91小说网 > 星门> 第4章 迷雾渐散(求收藏推荐)

星门 第4章 迷雾渐散(求收藏推荐)

  李皓想起来了!

  要说剑,李家还真有一把……或者一枚?

  之所以有些不确定,那是因为李皓想起来的剑……它有点不像剑。

  可偏偏李皓又知道,这就是剑。

  很矛盾。

  然而,这是事实。

  小时候,李皓的父亲将一枚剑形玉佩佩戴到了李皓脖子上,很严肃地告诉他,“这叫星空剑,是我李家唯一传下来的老物件,以后你交给你孩子,不要说是玉,这就是剑。”

  说话的时候,父亲很严肃。

  当然,严肃了片刻,见李皓迷茫,父亲也很无奈,又说:“这是你爷爷跟我说的,老祖宗传下来的话,都是这么交代的,非要说是剑,反正你就这么叫它就行了。”

  所以李皓才能第一时间想到,李家还真有剑,名为星空剑。

  实际上,此刻就佩戴在李皓脖子上,一枚小小的剑形玉佩。

  此刻的李皓,微微有些混乱。

  如果,俚曲中说的李家的剑,说的就是这玉佩,那李家的确有剑。

  张家有刀吗?

  别人李皓不太清楚,张远父母早早离世,李皓和他认识多年,他对张远很熟悉。

  “张家的刀……”

  李皓仔细回想了一阵,张家有没有刀?

  回忆过往,很快,李皓眼神微微动容了一下,张家,可能真有刀。

  和自己的玉佩不一样,玉好歹是个值钱的玩意,还是块老玉,多少值点钱,李家还是有些重视的。

  而张家的刀,李皓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去张远家玩,张远曾经偷拿出一样东西和李皓一起玩,很快被张远父亲发现,暴揍了张远一顿。

  那东西……好像是一块刀型石头。

  此刻的李皓,记忆有些遥远模糊,可隐约还记得,当日张远父亲骂了一阵,说那玩意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虽然不值钱,就传了块破石头,可那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不许乱丢。

  当然,实际上李皓明明看见,张远父亲随意将那石头丢到了一旁,李皓怀疑,当日张父就是想揍儿子而已,随便找了个借口。

  “难道说,那就是俚曲中说的张家的刀?”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能对上了。

  后来,李皓再也没见过那块石头,实际上年纪大了,李皓和张远也不会闲着没事,跑去玩一块石头,路边多的是。

  这一刻,李皓大体上能确定了,可能这俚曲中说的都是真的。

  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玉佩清凉,并无任何变化。

  这一丝清凉,也让李皓瞬间觉醒,很快,他看向陈娜,有些渴望和冲动,迅速道:“娜姐,我能见见你奶奶吗?”

  他想知道,这曲子从哪传出来的,谁传出来的,传播多少年了,这曲子完整不完整?

  为何这自焚案,会和一首乡间俚曲扯上关系?

  那红影又是什么,为何要杀这俚曲中八家的人?

  而且,杀的话,是杀一个,还是说只要和八家有关系的人都杀,若是如此……

  “嗯?”

  不等陈娜说话,李皓陡然一怔。

  他迅速翻开文件档案,虽然这些文件,他早已看了无数遍,此刻还是迅速查看了起来,喃喃道:“洪娇父母已经过世,她死的时候年纪不大,所以洪娇死后,洪家这边,也没其他人了。”

  “周庆这边,他爱人倒是还活着,不过周庆并无子女,夫妻多年并未孕育后代。”

  “张远不用说……”

  张家也就张远一根独苗,张远父母早年过世,所以张远也是张家唯一一位后人了。

  “王浩明死的时候还没结婚,不过王浩明并非独子,他还有个弟弟……”

  “刘云生是个老人,光棍了一辈子。”

  “赵世豪有个女儿,赵世豪死后,跟着他妻子一起离开银城了,行踪不明。”

  李皓迅速查看了一番,这些人有的结婚了,有的有孩子,并非都是孤家寡人,所以之前李皓并未在这上面发现什么问题。

  可此刻,李皓忽然想到了自己。

  “我父母三年前意外过世……绝对的意外,车辆失控导致的翻车,可是……现在还是意外吗?”

  李皓的父母,三年前过世。

  一场意外导致的!

  和自焚案毫无关联,所以李皓之前也从未将自己的父母代入其中,代入这个案子,因为这是自焚案。

  这一刻,李皓心中千头万绪。

  张、洪、周、刘四家算是彻底断绝了,没有直系存在了。

  王浩明有个弟弟,赵世豪有个女儿,而自己若是李家的剑所说的李,那李家……好像也就自己了。

  “这不是杀一人,而是……灭族啊!”

  心中愈加惊恐,惊恐的同时,也愈加愤怒!

  我的父母,不是意外死亡的吗?

  当然,这一切还无法完全确定,毕竟现在王、赵两家还有人。

  ……

  “李皓!”

  陈娜的喊声,让李皓清醒了过来。

  “你没事吧?”

  陈娜见李皓问完话,自己回答,他也不理,好像走神了。

  “没事!”

  李皓急忙摇头,陈娜看了他一眼,忽然道:“你……你觉得这几个人,和曲子中的几家有关?可都是乡村俚曲,有些就是根据一些神话改编的,有些干脆就是平日里随便唱唱,我觉得可能只是意外巧合,这不是还少两个吗?”

  说着,她想笑,还没笑出来,忽然微微一怔神,看了一眼李皓。

  少了两家,一个姓郑,一个姓李!

  李皓?

  这事和李皓有关?

  她好歹也是巡检,基本的逻辑和思考还是有的,一瞬间就联想到了李皓身上,李皓一直追查这些人,不会和他有关系吧?

  “李皓,你姓李对吧?”

  “……”

  李皓苦笑一声,我能说不是吗?

  陈娜顿时皱眉:“你实话跟我说,这六个人的死亡,是不是有问题?”

  她看了文件,没细看,可好像都是意外死亡,而且不是集中在一年,这也能扯上关系?

  “娜姐,先不说这个,我可以见见你奶奶吗?”

  李皓不想在这上面多说。

  陈娜见状,也不再问,将事情先压了下来,开口道:“刚刚我说了,你没听到,我奶奶几年前就过世了……”

  “抱歉!”

  “没事,我奶奶走的时候都九十多了,算是喜丧。”

  陈娜倒是没什么,很快道:“不过这曲子,我奶奶那边很多人会唱……小时候是这样,现在不知道了,老家那边,还不知道有几位老人还在世,我好些年没回去了。”

  陈娜见李皓上心,又道:“要不这样,你要是真感兴趣,咱们抽个时间,去我老家一趟,实地查看一下,如果遇到会唱的老人家,也许能问到点什么。”

  李皓想了想,点了点头。

  “后天我们休息,娜姐你方便吗?”

  “可以!”

  两人说好了,李皓也没再纠结这个,迅速道:“娜姐,你在巡检司关系比我广,能帮我个忙吗?”

  “说说看。”

  此刻的李皓,因为给陈娜看了档案,也不再藏着掩着,低声道:“你能帮我查查几个人的行踪吗?第一个,王浩明的弟弟,他不在银城,银城这边,他就王浩明一个亲人了,王浩明死亡后,他很久没有回来过。”

  “第二个,赵世豪的女儿!赵世豪死后,他女儿和他妻子一起搬家离开了银城,也没了消息。”

  银城巡检司能管的地方,也就银城这一块,对其他区域没有管辖权,更没有档案查询的资格。

  找陈娜,是因为陈娜在巡检司认识的人更多。

  而巡检司这边,李皓和外城的巡检司不熟,可总有其他人的同事、同学、朋友在其他地方的巡检司任职,真要去打探一下,也能打听到消息。

  陈娜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查几个当事人的家属?

  李皓是什么意思?

  “娜姐,你看能查到吗?”

  陈娜想了想,点点头:“大体上有个区域的话,那就好查,怕就怕一点线索没有,你要知道,出了银城,天大地大,咱们没有跨区域执法权限,也没有资料查询权限,托人的话,也得有个固定目标才好托人打探。”

  “明白,他们的资料,我有一些,回头我写给你,虽然不知道具体位置,可在哪个城市,我还是知道的。”

  李皓查了很久,对几位死者的家属情况也有一些了解,只是因为对方在外地,李皓无法联系上罢了。

  “那就好办,这事交给我好了!”

  陈娜答应的痛快。

  李皓连忙道谢。

  两人说了一阵,陈娜忽然压低了声音道:“李皓,有些事……反正你自己注意点吧!我觉得……觉得这事也许不太简单。”

  她也不傻,大体上也猜到了一些。

  此刻,陈娜在考虑,李皓要是真是俚曲中“李家的剑”中的李,那会不会也遭遇危险?

  巡检司不怕危险,怕的是不知道来自何处的危险。

  那几个人的案子,可都是意外导致的。

  李皓微微点头,没多说什么。

  而李皓自己此刻也有很多事需要忙,需要去验证。

  他要查10年前的案子,郑家的人是否死了?

  若是情况允许,他还要去一趟张远的家,张远死后,他家就空下来了,李皓想去看看,张家的刀,还在不在?

  不止张家的刀,还有洪家的锤,周家的枪,这些俚曲中的兵器,到底存在不存在,还有没有?

  红影盯上的到底是八家的人,还是八家在俚曲中的兵器?

  拳脚不用多说,人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可兵器,若是各家真有传承,和李家一样,当传家宝传承下来,也许还能找到一些线索。

  得确定红影的目的,更了解对方,才能更好地去应对危机。

  ……

  李皓并未直接去张家,也没回家,他还有事要忙。

  巡检司。

  档案库。

  管理档案的赵大妈,从满是灰尘的库房中,搬出了一摞资料,拍了拍灰尘,扬起一片灰雾。

  将发黄的资料递给了李皓,有些奇怪道:“小皓,你要这些做什么?年,银城死亡销户的郑姓名单都在这,总共几百人吧,不过人都死了很多年了……”

  李皓脸上满是纯真的笑容,“赵姐,机要室那边有些疑案涉及到了这些,具体的不好多说,您受累,回头找到了线索,我请您吃饭。”

  “吃饭就算了,小皓啊,你这都20岁了,说小也不小了,我女儿今年22,比你是大了两岁……”

  “……”

  李皓有些无奈,依旧保持笑容:“赵姐,咱回头聊,我还小。”

  说着,略显狼狈地拿着档案迅速离开。

  巡检司的大妈们很热情,但是就这点不太好,喜欢给他介绍女儿。

  不是女儿,就是侄女,要不就是谁谁谁家的姑娘。

  谁让他李皓考进过银城古院,虽然退学了,依旧不妨碍他受欢迎的程度。

  拿到了名单的李皓,迅速翻看起来。

  几百人的名单不多,大体上都介绍了死亡原因,这是销户名单,接下来李皓还要排除一部分,再结合一些其他资料,才能锁定是否有他想要寻找的郑家人。

  最好的结果,自然是直接有介绍,死于自焚,那是最好最方便的。

  李皓算是发现了,红影杀人,或者说如果红影背后有什么势力的话,他们杀人,杀八家的嫡系或者独苗,都是用自焚的手段去杀人。

  如果不是如此,李皓也没办法锁定前面几人。

  这其中,也许隐藏着一些秘密,李皓暂且还无法探知。

  “1720年发生过自焚案,接着是1723年发生的,所以前面的时间应该是对等或者越来越长,最大的可能,是1717年之前死亡的。”

  李皓边走边看,他必须要确定,这郑家的人,是否死了。

  如果死了,那代表之前的猜测都是对的。

  如果没死……那郑家人若是活着,倒也不是没收获,对方活着,可能会给李皓提供更多的线索,甚至他觉得郑家人活着更好,那很有可能和红影有直接关联。

  “俚曲中,唱的是郑家的少爷拖后腿,和其他几家不太一样……也许郑家也有点不同之处。”

  正想着,李皓翻到了一页。

  “郑云奇,1715年9月12死亡,死因:煤气爆炸……”

  李皓眼神瞬间犀利起来,煤气爆炸?

  这样的话,死亡的时候,可能会死无全尸,和自焚死亡的方式很类似。

  而且这样的死亡方式,并不会太引人注意。

  “是他吗?”

  李皓喃喃一声,煤气爆炸,可能死的不止一个,这样的话,郑家甚至可以一锅端了!

  翻看这几百个名单,这位是俚曲中郑家人的可能性最大。

  “也许……可以去看看。”

  李皓想着,上面有对方的地址,当然,15年后,那地方还在不在,也不好说。

  今日陈娜的一首俚曲,让李皓瞬间掌握了很多线索。

  脑海中,也渐渐理清了这自焚案的关键所在。

  如果这郑云奇就是李皓要找的郑家人,那么说,八姓人中,可能就自己还活着了。

  “复仇?还是别的?”

  “红影是人为养的,还是一种特殊的能力,又或者只是一种障眼法?”

  李皓再次摸了摸胸口的玉剑,这祖传的玉剑,只是单纯的家传宝,还是有些别的作用?

  “七家的人都死了,那么下一个必然是我,对方又是如何找到我,找到其他人的,我们并无任何特殊之处,红影为什么可以锁定我们?”

  死亡的危机,好像渐渐来临。

  这一刻,李皓已经感受到了风雨欲来,他迅速查看了一下手中的通讯器,他要查查,最近哪天是阴雨天,按照时间规矩,下一次阴雨天,可能就是红影出现的时候。

  “7月18日,阴!”

  李皓脸色微变,今日是12号,接下来几天都是好天气,18号会转阴,之后就有一段时间的阴雨天了。

  “也就是说,最快的话,可能六天后,红影就会再次出现?就算不是六天,接下来的阴雨天,对方都可能会出现。”

  这一刻,李皓心脏好像被攥紧了!

  之前他还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要找自己,下一个目标是不是自己,可此刻,他很笃定,红影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小远最后让我逃,是不是说,他也猜到了,或者从红影那里得知,下一个杀的就是我?”

  “那为何上一次红影不直接杀了我,何必隔了一年才来杀我?”

  “红影杀人,也许是有限制的,或者说,自焚的手段,也许只能用出一次,而杀我,必须要用自焚的手段才行?”

  揉了揉太阳穴,李皓忽然笑了。

  “安心了!”

  对未知的恐惧,其实胜过即将到来的危机。

  之前他对红影了解太少了,目的、来历、目标……这些李皓都一无所知,所以他这一年来,其实很恐惧。

  然而,当他摸清了一些线索,明确知道对方的目标就是自己,李皓反而没那么恐惧了。

  有的只是愤怒,愤恨!

  血债血偿!

  这一次,对方如果真的会出现,哪怕冒着暴露的风险,他也要去找巡夜人,去找他们,告诉他们,自己可以看到红影!

  若是能击杀红影,哪怕自己也落得个身死的下场,那也值了!

  “小远……还有爸妈,如果你们也是死在红影手中的,这一次,我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

  李皓握紧了拳头,温和的脸上,露出一抹不相符的狰狞之色!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