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28章 初试牛刀(求月票争前十)

星门 第28章 初试牛刀(求月票争前十)

  送出了石刀,李皓心情平静了不少。

  该做的,他都做了。

  如今的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至于巡夜人那边,看刘隆如何安排,王明的存在,李皓告诉了刘隆,具体情况李皓不了解,想必刘隆比他更清楚怎么做。

  “红影的不可见性,如今老师和刘隆也都知道了!”

  还有什么没说的吗?

  李皓回想了一下,哦,还有一点没说,我能看见……但是这个不重要了。

  也不用非要把所有老底都掏出来,他能看见,无人知道,也许还有点作用,说了,也未必会给大家带来什么帮助。

  “接下来几天,就是我努力提升自己的时候了!”

  如今,来不及自强,否则李皓更愿意默默地修炼下去,然后自己亲自动手干掉红影。

  可时间不在他这。

  不过做到这一步了,接下来他所需要做的,就很简单了,强大自己。

  进入了斩十境的他,没有和任何强者交手过。

  也没有实际意义上的战斗过一场。

  这样的武师,按照老师的话说,就是个样子货,其实真本事不怎么样,就是跑的比别人快点,打起来一拳打的更疼点。

  ……

  又是一夜太平。

  7月15日。

  巡检司,地下室,猎魔小队基地。

  李皓今天来的很早,也没兴趣去和王明兜圈子,所以干脆直接来了这边。

  一大早,李皓就开始在这修炼五禽术。

  在这,不用担心吵着楼下大妈了。

  拳术,抓功,熊抱,虎扑……

  李皓这一次尝试五禽齐用。

  虎、熊、鹿、猿、鸟。

  他练起来,姿势有些难看,甚至手脚齐用,有时候会直接趴伏在地,如同野兽,一跃而起,奔腾而上。

  五禽术中,鸟术其实最难练。

  飞鸟术,讲究的是轻盈自己,腾空飞起,主要在于一个借力腾空,这一点,对于李皓这样的新手很不友好,几次飞扑,李皓都直接坠落在地,重重砸下,还没有猿术好用。

  几次下来,李皓干脆放弃了飞鸟术,专攻自己最熟练的猿术。

  李皓正练的起劲,有人进来了。

  身材壮硕无比的陈坚,有些没睡醒一般,带着一些憨厚,推门而入,看到李皓,稍显愣神,有些意外。

  “李皓,你来这么早?”

  昨晚他没怎么睡好,可也是第一个来的,倒是没想到李皓比自己还要先到。

  至于保护李皓的任务,有老大在,他倒是不用太操心。

  “坚哥!”

  李皓微微喘息,笑了笑,忽然道:“坚哥,有兴趣和我再练练手吗?”

  “嗯?”

  陈坚有些意外,他以为李皓上次吃了亏之后,恐怕不会再想和自己交手了,没想到这小子主动提及。

  陈坚憨憨笑道:“你要和我练?我其实不擅攻,主要还是防守……要不这样,我就防守好了,不攻击,给你当陪练!”

  李皓脸上一喜,陈坚这样的盾防陪练,恐怕是他这种新人最喜欢的。

  活人和靶子毕竟不一样。

  何况,对方还是一名极其强大的武师盾防,有陈坚陪练,一定比自己练起来强多了。

  “坚哥,我昨天吸收了神秘能……”

  “没事!”

  陈坚一脸憨笑,心里却是无力吐槽。

  我知道啊!

  昨天你吸收了两方,我当然知道,关键是……你也知道你昨天才吸收的,神秘能的作用,并非一天就能吸收消化的,而是一个长期消化的过程。

  还有,李皓之前虽然有点底子,可真的不咋样,比一般人强点,在真正的武师面前……不堪一击!

  陈坚还是盾防,岂会担心李皓伤到自己?

  李皓停下了修炼,面露欢喜之色:“那……那我就不矫情了,坚哥,请赐教!”

  “你随便打,我虽然不还击,不过我会避开,这也是盾防的基础本能……”

  “明白!”

  李皓喜形于色,这样更好。

  否则,那还不如去打铁。

  两人也不再多说,李皓一个虎扑,上来就是虎斗术。

  双手如爪,直奔陈坚双臂,欲要扣其双臂。

  陈坚虽然胖,可动作却是极其灵敏,也没太大的动作,脚下轻轻一动,避开三寸。

  李皓抓了个空,空气被抓的有些呜鸣。

  刚避开的陈坚,微微一怔,爪功破空?

  提升这么多?

  而就在这瞬间,李皓毫不耽误,一抓没有建功,顺势直接扑倒在地,四肢贴地,双腿一蹬,如雄鹿爆发,鹿走轻盈灵便,状态安舒,然而遭遇危机,雄鹿爆发之力,也是强大至极!

  “咦……”

  陈坚再次一动,就要避开,然而,却是没有李皓这一蹬腿来的快。

  陈坚也不再避。

  作为盾防,避不开,那就防!

  轰!

  一声爆鸣!

  李皓身体处于半空,借力蹬腿,全身力量集中于双臂,此刻,如猛虎下山,直接双手握拳,临空砸出!

  砰!

  陈坚倒退一步,李皓也是被巨大的反击力震退,可他退避的瞬间,好像猿猴一般,在空中不可思议地来了个荡漾。

  原本倒飞而出的李皓,一下子荡漾而回。

  这一次,双手呈爪,一抓而下!

  陈坚此刻觉得很不可思议,他居然被李皓击退了一步,而且觉得自己双臂有些疼痛感。

  这样的震撼,甚至让他有些失神。

  因为他前天才和李皓交手了一次,一巴掌就拍飞了李皓。

  李皓怎么可能击退自己!

  然而,这样的震撼,在此刻是不合时宜的。

  李皓不可思议的荡漾而回,速度极快,双爪一把扣住陈坚双臂,尖锐的力量从十指传出,一爪下去,直接将陈坚双臂外的衣袖抓的四分五裂!

  当!

  如同金属摩擦,传出了刺耳的声音,手指抓击陈坚双臂,一瞬间在双臂上留下了十道血痕,当然,李皓也不好受,十个手指头的指甲,都有些掀起。

  “吸!”

  陈坚这下真的惊讶了,可此刻在交手,也顾不得细问,他说了只防守,此刻也没准备改变心思。

  眼看着李皓再次抓来,他双臂一震,震开了李皓。

  双臂交叉合拢,挡住了李皓挥拳。

  而下一刻,陈坚怀疑自己听觉出现了问题。

  “咔咔咔!”

  一连串的筋骨齐鸣声响起,下一刻,映入眼帘的是李皓的腿,如同长鞭一般,凌空抽射而来!

  “我去!”

  陈坚再也忍不住了。

  卧槽!

  斩十境!

  开什么玩笑,前天还是个战五渣,隔了一天,人家斩十了,你逗我呢?

  他也只是斩十境,虽然不是初入,可一下子毫无防备地被一位斩十境武师踢中,那也不会好受。

  李皓这家伙,此刻才拿出了全力。

  陈坚二话不说,右手呈拳,一拳朝李皓脚底砸去。

  别说什么只防守了,他才不干,被李皓一脚踢下去,虽然不一定有多大事,可保证会痛不欲生的。

  砰!

  又是一声巨响,李皓脚上穿的可是巡检司特有的皮靴,很坚固,也很硬。

  这一脚下去,刚好和陈坚拳头碰撞。

  陈坚的拳头也硬的可怕。

  咔嚓!

  又是一声轻响,李皓感觉脚骨好像被打裂了。

  然而,这时候的李皓却是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再次借力,如同猿猴一般,荡漾而起,陈坚的拳头,就是一个支点,他的脚依靠这个支点,带动了身体旋转。

  此时此刻,在外人看来,好像陈坚抓住了李皓的脚,将李皓甩圈子。

  实际上,却完全不是这回事。

  陈坚感觉自己的拳头,好像被李皓的脚给抓住了!

  粘在了一起!

  李皓以拳头为支点,进行盘旋,盘旋一周,脚下一点,腾空跃起,双脚疯狂爆踢!

  “啪啪啪!”

  空气爆鸣声不断响起。

  而陈坚,也是脸色郑重,双手护头,护住了要害,抽空就是一拳回击。

  两人你来我往,此刻在健身区域大战起来。

  李皓再次一个重踢,陈坚避开,砰地一声,墙壁上被李皓一脚踢出一个窟窿。

  ……

  就在两人大战的同时。

  门口,有人觉得不可思议。

  柳艳目瞪口呆,侧头看了一眼刘隆,刘隆也是一脸呆滞,目光有些涣散,许久,声音低沉:“神秘能……第一次效果真好!”

  除此之外,无话可说。

  前天的李皓,是什么样子,大家都看到了。

  昨天的李皓,吸收了神秘能之后倒是不错,好歹踢了柳艳一脚。

  可今日的李皓……要不是刘隆确定时间对的,他怀疑,是不是隔了几年才再次见到了李皓。

  好家伙,一晚上,斩十境了!

  虽然还有些稚嫩,看起来经验缺乏,可他的对手,也刚好适合李皓发挥,是一个不擅长进攻的盾防,倒是让李皓的实力得以全部展示出来。

  柳艳翻白眼。

  去你的!

  我们又不是没吸收过神秘能,哪有这么好的效果,要是吸收个两方,就能成为斩十境武师……那巡夜人当中,可能就不存在所谓的星光境了!

  斩十境的武师,一旦晋级,往往都是月冥!

  所以,巡夜人其实也希望一些有基础的武师,能够加入他们,引能入体,成为月冥师。

  当然,破百的话太难,比如刘隆,若是他能轻松晋级,那巡夜人把他当宝。

  可刘隆其实吸收了许多神秘能,一直无法晋级,这就让巡夜人对他有些失望和无奈,不得不放弃了继续支持刘隆,让他打道回府了。

  这家伙,之前在巡夜人那边,也不算是过客,只是一直无法晋级,武师在那待着其实也很压抑,选择回银城,也是刘隆自己的选择。

  斩十境,也是巡夜人最喜欢吸收的群体。

  只是很可惜,武师难成,往往修炼到了斩十境,年纪都不会小了,而且随着超能发展,其实也有一部分人难以承受练武的煎熬,恨不得马上成为超能者。

  能静下心来练武的,不算太多了。

  就在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云瑶,忽然轻声道:“他体内的神秘能……你们感觉的到吗?”

  一般情况下,李皓这种新手,吸收了神秘能,会有一个持续溢散外泄的过程。

  哪怕刘隆,其实体表外也有神秘能,猎魔小队都有。

  这也是李皓可以看到星光的原因。

  而袁硕,李皓却是看不到。

  随着云瑶的话一出口,刘隆眼神微变,下一刻,想到了什么,忽然冷笑一声:“袁硕的弟子,就是不一般!那老头子,武师都快灭绝了,还一天到晚藏着掩着,不愿意对武师界的同道伸出援手!”

  这一刻,他想到了袁硕。

  袁硕就是这样!

  每次吸收完神秘能,大家感应不到,好像被他全部吸收了。

  巡夜人也知道这事,大家都怀疑,袁硕有一套超强的引能入体法,可惜,袁硕不说,也没人能逼他说出来。

  以前,他们觉得也许是因为袁硕太强导致的。

  可今日,李皓的身上,体外,居然也感受不到神秘能。

  这代表什么,刘隆一下子就明白了。

  “昨天下午和晚上,这小子两次去了袁硕那边……也不知道是刚学的,还是早就学了,去和袁硕探讨,听说袁硕还传了他别的秘术,连巡夜人的面子都不卖,重伤了一个!”

  刘隆信息也很灵通,昨天的事,他也收到了消息。

  柳艳低声道:“老大,你是说……李皓学会了袁老的秘术?”

  吸收超强的秘术?

  这恐怕是所有人都渴望的秘术了!

  按理说,怀璧其罪,袁硕有这么强的秘术,哪怕他是古文明系的大家,也得引起无数人关注,不过袁硕到现在都好好的,也没交出秘术,由此可见,这老头子还是有些手段的。

  “嗯!”

  刘隆点点头,只能往这上面去想。

  他有些羡慕,也有些讨厌袁硕。

  其实他和袁硕还是老熟人,他父亲和袁硕当年关系还行,小时候甚至还去见过袁硕,希望袁硕可以收徒,结果袁硕拒绝了。

  按照袁硕的话说,他喜欢教聪明人,哪怕聪明人想法多,不太听话,那也比教傻子强!

  就差直接说刘隆是傻子了!

  就这样,刘隆小时候就和袁硕结仇了。

  如今,武师一道,几近灭绝。

  刘隆有心让银城的武师界能够站起来,在巡夜人不愿驻守小城的情况下,给银城一些保障,结果袁硕这老头子,一生继续无数,却是不愿意拔毛一根!

  别说超强秘术,那老头子,连一般的武道秘籍都不愿意贡献一本!

  刘隆有时候都搞不懂袁硕!

  何必呢?

  那些东西,对袁硕用处不大了,能发扬壮大武师一道,不好吗?

  银城太小,强者太少,出些人才,你脸上不也有光吗?

  在银城古院执教多年,袁硕从不传授武道,只教书,这也是很多人诟病的地方,多年来,袁硕收的学生有限,一部分压根没学过武道。

  倒是李皓,还学了五禽术,算是少数几位学到袁硕武艺的学员了。

  若是李皓不进入猎魔小队,也许也会当成普通强身健体的锻炼方式去修炼,最终恐怕也修不出什么玩意来。

  几位猎魔人,此刻都没再说话了。

  纷纷看向那边。

  李皓一直强攻!

  陈坚防守为主,不时反击,两人倒是打的有声有色。

  ……

  “坚哥,小心了!”

  就在此刻,李皓一声暴喝,吸引了陈坚注意。

  下一刻,一声虎啸响彻地下室!

  “吼!”

  猛虎咆哮!

  当然,李皓见过老虎,却是只见过笼中虎,没有真正意义上见过那些野生的猛虎,也没有听过野生猛虎的咆哮声。

  所以这一声咆哮,完全不可和袁硕比。

  袁硕那是真正的和野生猛虎搏杀过的主。

  和袁硕比,正是猛虎和笼中虎的区别,缺乏杀伐之气,缺乏震慑力。

  可李皓这突如其来的一声虎啸,依旧让陈坚微微有些动容,耳膜震荡。

  震荡的瞬间,李皓如黑熊一般,双臂环抱住陈坚,身材胖大的陈坚,比李皓个头大的多,也胖的多,陈坚更像黑熊。

  可此刻,却是被李皓倒拔杨柳,拔地而起!

  “走你!”

  李皓一声怒喝,浑身劲力齐出,也是用出了吃奶的劲,一把将陈坚倒拔而起,双臂一抖,将陈坚甩出!

  轰!

  一声巨响,陈坚直接撞在了墙壁上,墙壁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印记,水泥墙壁哗啦啦地掉落一些水泥下来。

  陈坚被砸的有些灰头土脸,却是没有受到伤害。

  只是有些震撼和意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李皓。

  “呼!”

  李皓累的喘气,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坚。

  我去!

  打了半天,陈坚除了手臂上多了几道血痕,几乎没有受任何伤害。

  这还是人吗?

  他李皓,连钢铁铸造的管子都踢断了一根,结果陈坚屁事没有,这……这就算打到天亮,也打不死他吧!

  自己恐怕会累死!

  “坚哥厉害!”

  陈坚却是瞬间面红耳赤,他觉得李皓这小子不地道,这时候居然嘲讽自己。

  “啪啪啪!”

  这时候,门外,鼓掌声响起。

  柳艳笑靥如花,笑的花枝灿烂,眼神都放光了,看向浑身大汗的李皓,下一刻,在李皓还有些愣神中,柳艳瞬间贴近,一把搂住李皓的脖子,用发腻的语气娇笑道:“小皓皓,真厉害啊!”

  “……”

  李皓不动声色,稍微扭动了一下,却是没能摆脱这位。

  鼻尖,隐约有香味传来。

  李皓揉了揉鼻子,有些羞涩:“柳姐,先放开我!”

  “哟,害羞了!”

  柳艳笑的花枝乱颤,非但没松手,又和李皓贴近了一些,声音甜腻,“小皓皓,你吸收神秘能好快,能教教姐姐吗?”

  李皓讪讪:“柳姐,我问问我老师,看看能不能传,传了会不会清理门户。”

  “……”

  柳艳瞬间凝滞,一把推开李皓,一脸幽怨:“一点不怜花惜玉!”

  小家伙,真会说话。

  她可得罪不起那位。

  真被清理门户了,她找谁说理去?

  没见昨日巡夜人想看看传授什么,都被袁硕差点打死吗?

  这样的老家伙,别去招惹。

  而李皓,既然表现出了斩十境的实力,也就没想过瞒着。

  五禽吐纳术,恐怕很难遮掩。

  因为李皓身上,体表外没有神秘能存在。

  一看就知道,他已经消化了。

  这一点,袁硕倒是说过,没关系,他袁硕也是如此,巡夜人也知道,但是问题不大,知道就知道,不知道怎么练就行。

  此刻,刘隆迈步上前,有些欣赏,难得的语气温和一些,夸赞道:“不错!出乎我的预料,我想着你引入神秘能,也许可以很快进入斩十境,可很快……我觉得起码需要一个月以上!”

  然而,李皓用了一天!

  李皓谦虚道:“不是我厉害,是我老师厉害!昨天我去找老师,老师才是真的强!”

  李皓感慨一声:“昨日,老师因为被人偷窥练武,有些愤怒,动了本不该动用的实力,那一刻,老师说他犹如神临!说,他那一刻已经接近昔日巅峰,神临我身……也是那时候,老师带我感悟五禽秘术,用神意牵引我进入了斩十境……”

  说到这,李皓忽然面露哀色:“可是……老师引我进入斩十,却是吐血不止,我担心……哎!”

  这话一出,刘隆忽然也是一声叹息。

  往日的一些抱怨,忽然消散了。

  有些自嘲,有些悲哀:“银月行省,第一武道宗师,可能就此落幕了!昨日的事,我听说了,袁硕几年前受伤不轻,昨日又被人窥探秘术,一怒之下,动用巅峰破百武师战力,一招击溃两位月冥……哎,可惜了!那一刻,他恐怕真的接近了斗千,神临我身……我一直向往的境界,没想到,你倒是提前见识到了。”

  这一刻,他毫不意外李皓可以跨入斩十境了!

  一位巅峰破百的武师,在最后一次爆发中,再次感悟神意,这样的存在,本可以跨入斗千的!

  可是,袁硕老了,伤势太重了。

  结果,只是早就了一位斩十境的弟子,仔细一想,真他么不值得啊!

  哪怕传出去了,连巡夜人中的强者都得感慨,不值得!

  李皓进入斩十,也只是个小虾米。

  袁硕若是能进入斗千,那才是真的厉害。

  而其他猎魔队员,听闻此言,也是纷纷用异样的眼神看向李皓。

  神意!

  柳艳有些惊叹:“神临我身……这是斗千的手段了!如果袁老几年前不受伤,恐怕真的踏入了斗千领域,成为武师一道中的陆地神仙!”

  她有些震撼,有些感慨,有些羡慕,也有些同情!

  是的,同情!

  可悲啊!

  这样的宗师,恐怕再也做不到之前那样了,一招击溃两位月冥。

  李皓也是一声叹息,苦笑一声:“所以我今天一来,就想试试自己的实力如何了,能不能对得起老师的栽培!要不然,我心难安!”

  刘隆微微点头:“很不错了!陈坚是斩十境中段,不是初入,严格来说,如果斩十境真的分斩,陈坚应该具备斩30左右的实力!当然,他还是防守为主,你能打的他这样,代表你比一般的斩十境都要厉害了……”

  只是说攻击!

  实战的话,这个不好说,也许比李皓弱的,也能击杀他。

  李皓却是有些失望:“坚哥都没受伤,我却是全力以赴了!”

  “你还想伤他?”

  刘隆笑了:“他要是那么容易被你打伤了,那我们还猎魔?陈坚能承受破百武师一击都不会受伤太重,刚刚和你交手,没有运转他的铁衣功罢了,你不会真以为他就这么点防御力吧?”

  “……”

  李皓愈加无奈,合着还不是全力以赴啊!

  亏我觉得自己还算厉害了!

  刘隆盘算了一下,很快道:“看你这样子,昨日晋级斩十境,吸收的两方神秘能大概消化完了,原本昨日我答应了再给你提供两方神秘能,要隔几天,现在看来……就今天吧!”

  “老大!”

  其他人纷纷看向刘隆,又提供两方?

  这神秘能,并非刘隆一人的,大家虽然觉得李皓很厉害,可是……他们出生入死,才得到这么多,这是不是有些不公平了?

  刘隆笑道:“这次若是能活下去,李皓也活着,那他少分点!若是死了,他的那份我们活着的分了,若是都死了,留着也没用!”

  众人闻言,这才安静了下来,仔细一想,好像也对。

  刘隆说罢,再次看向李皓,轻叹一声道:“李皓,你也许不懂,但是我还是要说,神秘能真的很珍贵,杀一位星光师,一般情况下,能剥离5-10方左右的神秘能。”

  “杀一位月冥,大概能有20-40方左右。至于更厉害的,我不知道,因为没杀过。”

  “我们猎魔小队,杀了五位魔道超能,一共采集了120方的神秘能,大部分被我们几个吸收了,一部分被其他人吸收了……现在都死了!剩下的12方,是我们用几十条人命换来的,剩下的全部神秘能!”

  他又想了想,自嘲笑道:“我算算,死了22位兄弟了,用人命算的话,一条人命,也就五六方神秘能,都是巡检司的精锐!你再吸收两方……都接近一条人命的代价了!”

  这一刻,李皓忽然感受到了那些神秘能的沉重。

  死了22个人,斩获120方神秘能!

  这……代价太大了!

  “老大……值得吗?”

  李皓忽然问了一句。

  刘隆笑了。

  笑的很狂!

  “值得!因为……我们是正义!”

  守护银城的正义使者!

  李皓咀嚼着这句话,之前他觉得很……很可笑。

  可这一刻,却是有些笑不出来。

  好像,也没那么可笑。

  是正义吗?

  也许是吧!

  PS:求保底月票啊,前十保不住了,没有推荐,可怜的老鹰!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