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30章 风雨前夜
  剩下的8方,李皓敢想不敢要。

  而且,也过于沉重了。

  其实李皓现在急切的希望自己可以强大起来,然而,刘隆说了,一条人命,也就换来五六方的神秘能。

  李皓已经吸收了4方。

  他进入猎魔小队,刘隆也没欺骗他,从一开始就说了,李皓是来当诱饵的,能给予一个诱饵4方神秘能,其实已经证明了刘隆的诚意。

  这位,该算计的时候算计,但是该坦荡的时候也很坦荡。

  否则,一个诱饵,只是为了引出后面的超能者,完全没必要给李皓神秘能,时间太短,给了大概率也是浪费,如果李皓是一般人,吸收4方,斩十境恐怕都没戏。

  因为时间真的很紧!

  李皓没有说出那句话,此刻,他还在默默体会着这一次吸收神秘能的不同之处。

  “属性能,星光能……并不是中和,而是抽取其中的属性能。”

  这一点,和无属性神秘能又不一样。

  无属性的,星光能是中和其中带来的破坏力,而有属性的,是提取其中的特殊属性能量,然后这股能量会失去进攻性,但是会带来一些特殊的蕴养效果。

  听起来和星光能有些相似,却又不完全相同。

  星光能,蕴养的是全身。

  而属性能,蕴养的是内腑,从刚刚的一切判断,可能五行对应五脏,不同属性,蕴养的内脏位置不一样。

  此刻,李皓也感受到了星光能的特殊。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特殊,还是玉剑中的星光能特殊,但是,他吸收起来,和别人的效果的确不同。

  ……

  就在李皓思考这些的时候,刘隆忽然开口:“感觉如何?”

  “感觉……有些虚!”

  李皓苦笑。

  换血也好,还是排血也好,反正流血很多,尽管感受到身体在迅速造血,可此刻的确感觉有些虚弱。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好事!”

  刘隆点头夸赞了一句,又有些感慨道:“我也许知道,袁硕为何要收你为徒了!”

  李家的剑……

  这一刻,刘隆就在想,袁硕是不是知道?

  李家……是不是有些不同之处?

  古超能的后代?

  血脉中蕴含着古超能强者的特殊性?

  很多疑惑!

  但是他确信,眼前的李皓,可能真的是个天才,每一次都给他带来不同的感受。

  进步太快,这不是每个吸收神秘能的人都可以做到的。

  哪怕巡夜人当中,除非那些天眷神师,否则也难以和李皓比。

  天眷神师……是否也是和李皓一样的人?

  根据巡夜人中的一些研究记载,这些天眷神师,随着超能崛起,天生成就超能,这代表他们的先祖,昔年也可能是超能强者。

  超能锁天生被打开!

  李皓,倒是有些不太一样。

  想到这,他忽然问道:“李皓,你的超能锁,你能感受到吗?”

  李皓想了想,点点头:“吸收神秘能的时候,隐约可以感受到超能锁的存在。”

  “吸!”

  刘隆吸气,又有些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吸气的原因是,李皓才吸收两次,他就感受到了超能锁。

  推翻的原因是,李皓存在超能锁,这和那些天眷神师又不太一样。

  这代表李皓的先祖不是超能者?

  可李家的剑,明明是超凡物品!

  “时间太长了,所以退化了?不是任何古超能强者的后代都是天眷神师,李皓算是其中资质较差的那种,超能锁没有被打开?”

  也许,只能这么来解释了。

  想到这,他便开口道:“能很快感受到超能锁,代表你是个天才!然而,你要记住,你只是天才,而不是天眷之人!因为天眷神师,天生超能锁打开!”

  刘隆自嘲道:“虽然我觉得这些人不是真的天眷之人,可事实是,他们的确比我们有优势的多,天生便是超能者,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哪怕不修炼,都会越来越强!”

  真让人羡慕!

  天眷神师,天生没有超能锁?

  李皓若有所思,这倒是修炼简单多了,不需要打开超能锁,直接就是星光师,而刘隆这些人,为了打开超能锁,不知道付出了多少。

  至于李皓自己,他也明白,自己可能不是什么天才。

  因为超能锁,他感受过,好像彻底将自己封锁了,如同锁链一般。

  将自己身体的重要区域全部封锁住了!

  如今,光李皓感受到的,就有心脏、大脑几个部位被锁链锁住了,还不知道身体内有没有其他超能锁呢。

  于是,这一刻,哪怕李皓也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天生的星光师!

  真让人羡慕啊!

  虽然天生星光师,听起来也只是斩十境,可人家是超能,上限无限,武师的话,上限如今只是斗千,没法比的。

  “行了,老大,这时候说这个做什么?这不是打击小皓皓吗?”

  柳艳笑的灿烂:“小皓皓已经很有天赋了,没想到啊,拐回来当诱饵的小皓皓,居然还是个天才!姐姐都舍不得让你去当诱饵了。”

  李皓干笑。

  对这位,是真没什么好办法,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打……那也打不过啊!

  这时候,一直没再开口的云瑶忽然道:“李皓,虽然说,这一次你好像又提升了……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强了!这么下去,一旦持续几次无法成为星光师,你……恐怕要步刘大哥和你老师的后尘!”

  此话一出,众人一怔。

  刘隆刚刚光顾着开心了,此刻一想,也是微微皱眉,看了一眼李皓,忽然低沉道:“忘了这茬了,李皓……你……还是早日想办法晋级超能!武师,末路了!”

  有些不甘心,却是不得不承认,武师已经到了末路。

  斗千武师都多年没有出现了。

  银月行省内,破百的武师都没多少了。

  而破百,只是堪比月冥,超能领域,月冥的超能多少?

  这个没有具体的数量,可最少也是武师的10倍甚至百倍以上!

  连他自己,都在为超能搏命,而不是为了成为斗千武师而努力,因为前路真的看不见了。

  练武数十年,最终却是为了超能,不得不放弃对武道的追求,这也是刘隆的遗憾,可不成超能,成为斗千武师,需要多少年?

  一切顺利的话,十年还是二十年?或者就是一辈子?

  可只要超能了,他就有可能瞬间成为日耀境的超能,堪比斗千。

  轻叹一声,忽然又觉得李皓换血,未必是好事了。

  体质又更强了!

  体质越强,越难超能,这是定律。

  李皓却是无所谓,因为他对超能没有什么好感,倒是对武师,好感满满。

  他的老师就是武师。

  如今的队长刘隆,也是武师,而且虽然要把自己当诱饵,可好处不少给,还能保护自己,武师多好啊!

  小队里都是武师!

  武师,多好的一群人。

  至于武师末路了,斗千就是极限,如今的李皓刚接触武道,就成了斩十境,他距离斗千还远,而且觉得武师也不比超能差,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对刘隆的那种绝望,他体会不来,但是李皓见过真正的斗千武师,他觉得很强大!

  所以,这时候的李皓,回了一句让刘隆觉得太年轻的话。

  “老大,武师就武师,有什么不好的?超能很强吗?两个月冥超能,不也照样被我老师一招打飞,连个屁都不敢放!”

  刘隆失笑,太年轻了!

  李皓又道:“而且超能者,给我的印象并不好!”

  因为他们杀了自己的朋友,甚至是杀了自己的父母,自己了解的很多案子,都可能是超能者做的。

  这些人成为超能之后,却是缺乏匹配力量的素质和心理,很容易变态。

  武师不同!

  武师是一步步走上去的,小队中的几位武师,多则练武数十年,少则也有十年八年的,哪怕李皓都练武三年了。

  而那些天眷神师,有可能几岁就成了超能者,具备了斩十境的力量。

  小小年纪,就能轻松击杀十多位军士,这样的超能者,能不飘吗?

  “超能发展才20年,也就是说,最早的超能者,也才进入超能领域年来,培养的下一代超能者,我觉得很多都缺乏一些基本的做人理念!”

  “武师培养学生,会多方面的考察,看看是否适合继承自己的衣钵,可超能这边,我觉得,好像只看天赋,只看能否引能入体,好像完全不在乎其他方面的考量。”

  超能的选拔体系,李皓听王明说了一二,完全就是天赋论!

  至于其他,完全不用在乎。

  哪怕你是罪犯,都有超能组织愿意为你买单,只要你能成为超能者,既往不咎!

  刘隆笑了,却是没有接话。

  柳艳却是笑容格外的灿烂,笑的有些让人发寒,笑的让李皓都觉得有些异样。

  “小皓皓说的不错!”

  柳艳笑的甚至有些阴冷:“在20年前,哪怕武师犯罪,也会被擒拿归案,该杀就杀!武师又如何?实力强大又如何?你是坏人,那就当杀!”

  “而如今,一些超能组织,大规模吸收那些犯人,罪人!因为他们发现,罪犯的心理可能更好一些,更不怕死,更敢去引能入体!这也导致,有些组织中,犯罪的超能者数不胜数!”

  “又有甚者,你杀了人,没关系!只要你能成功晋级超能,只要不加入巡夜人,那就会有超能组织为你庇护,替你遮风挡雨!”

  柳艳越说越是激动,咬牙冷笑!

  “藏污纳垢,包庇罪犯,偏偏却能正大光明地行走在各地,哪怕巡夜人也无法奈何!”

  “巡夜人虽然不是坏人,可是,顾忌太多,实力无法定鼎天下,只能走妥协政策,为了获得一些组织的支持,只能听之任之,只要不是太过分,都不会追究,然而,却是让一些人愈加过分!”

  这是李皓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第一次知道超能组织的情况。

  他有些意外,也有些理所当然的感觉。

  “当力量超过凡俗界限,凡俗的热武器对他们失去了应有的威慑力,巡夜人这样的官方组织无法做到镇压,那出现这样的混乱,好像也是理所当然!”

  柳艳冷笑一声:“所以啊,想超脱凡俗的限制,那就必须要成为超能者!李皓,你记住了,你只要成了超能者,哪怕你有罪,那也没事,小罪的话,巡夜人都不会追究,大罪的话,那就加入其他组织,保证你活的滋润!”

  李皓摇头,笑道:“柳姐,看你说的,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受过高等教育,而且我加入巡检司一年,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我本身就是正义、善良秩序的人,那些堕落的,只是本身就是邪恶秩序行列,怎么能把我和他们混为一谈?”

  柳艳哼了一声:“越是读书多,变坏越容易!”

  “……”

  这话,那就没法说了。

  何况,成为超能者还是未来难说的事,李皓也不辩驳。

  一行6人,走出了秘库。

  ……

  随着李皓实力不断增强,此刻,他也感觉多了些底气,多了点自信。

  走在路上,他便开口主动相问:“老大,对付自焚案凶手,咱们有什么计划吗?”

  搁在之前,他不会问。

  而刘隆,也不会说。

  可此刻,刘隆想了想,便开口道:“计划简单,引蛇出洞,请君入瓮!主要还要借助一些热武器,地下埋雷,机枪扫射先进行热武器打击!弱的直接干掉,强的话,也会受伤,这时候才是我们出手猎杀的时候!”

  李皓皱眉:“对方不可能不了解,我甚至怀疑对方在执法队有人,怎么可能不了解热武器的强大,而且,之前对方跟踪我,老大你已经暴露了!对方也该猜到猎魔小队的存在,甚至知道你们杀了几个超能者……”

  他觉得刘隆是不是大意了?

  虽说他的底牌是老师,可也不希望刘隆他们因为大意,导致损失惨重,就这么几个人了。

  刘隆笑了笑,点点头:“我知道,当然,还有些额外的安排,不过你知道太多,也不是好事,反正你知道,我们还有别的安排就行!”

  “你的任务很简单,雨夜到来,想办法将对方引到我们的既定地点,那时候就等着对方上钩了!”

  李皓欲言又止。

  刘隆笑道:“觉得很危险?”

  “有点。”

  “没办法。”

  刘隆轻笑一声:“除此之外,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我倒是想强势镇杀对方,可我们没这个实力,也想布局暗杀,可对方行踪都找不到!那就直接干脆点,对方要是还想杀你,他就得入瓮!”

  说着,挥挥手,对其他几人道:“你们先走,我和李皓有话说。”

  几人没问,纷纷离去。

  等他们走远了,刘隆叹息一声:“柳艳这边……刚刚你看到了,她结过婚,丈夫就是被超能者杀死的,对方加入了一个超能组织,巡夜人也没办法奈何对方,只能当做看不见,所以刚刚情绪有些激动。”

  李皓心中微动。

  刘隆又道:“说这个,只是想告诉你,她疯疯癫癫的,有时候一些行为无法理解,都是被逼出来的!柳艳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最悍不畏死的一个,你别看她是女人,疯狂起来,连我都不如!她加入猎魔小队,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是想成为超能者,能去猎杀那个家伙……可惜,至今没有成功。”

  他还是简单诉说了一下柳艳的事,主要是柳艳疯癫的很,一直缠着李皓,刘隆不希望让柳艳在李皓眼中留下什么恶劣印象。

  “缠着你,也不是真的想和你发生点什么……”

  说到这,刘隆都笑了:“她对新人都很热情,主要是寄希望新人能够进入超能,说句难听点的,新人能进入超能,她还真愿意陪你做点什么……就一个目的,报仇!但是我每次都会提醒一下新人,免得占了便宜不认账,要知道,她背负血海深仇,她是带刺的玫瑰,不是谁都能吃下去的!”

  李皓皱眉道:“巡夜人也没办法吗?好歹也是巡检司的巡察使!巡察使的家人被杀了,巡夜人都不报仇,那这样的组织,哪怕是官方的,还有多少威慑力?”

  他没想到,因为忌惮超能组织,巡夜人连巡察使的家人被杀了,都没办法复仇。

  这……还能威慑四方吗?

  以李皓的性格,哪怕不明面上报仇,暗地里也得想办法杀鸡儆猴才行,否则,如何能威慑四方?

  对柳艳,也只剩下了同情。

  刘隆的话很明白,如果谁能给柳艳报仇,这朵带刺的玫瑰,恐怕会愿意做一切,任何事!

  其实是很悲哀的一件事!

  她可是巡察使,李皓只是一位三级巡检,双方还差了几个等级,结果巡察使的仇都没法。

  刘隆再次叹息,今日叹息的次数很多。

  他有些无奈,摇头道:“超能领域,比你想象的要复杂!这么说吧,巡夜人是不弱,可要说整体实力,未必就是超能中最强的!也许还有几个组织,超过或者不弱于巡夜人!而且巡夜人还需要顾忌,毕竟是官方组织,不能随意的你死我活,鱼死网破……你要知道,巡夜人还承担着镇守各大城池的任务!”

  简单来说,巡夜人掣肘太多。

  为了一个巡察使,得罪一个超能大组织,也许会引起其他组织的反抗,这在高层看来,是得不偿失的。

  站在高层的角度,是能理解的。

  站在李皓和当事人的角度,却是无法理解。

  “那柳姐的仇,就没法报了?”

  “没办法,除非我们成为超能中的强者,那我们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去报仇,不能借用巡夜人的名义……”

  刘隆平静道:“这事,我作为队长,自然有计划!前提是,我能成为超能者。”

  否则,就是放屁,根本不现实。

  杀柳艳丈夫的那人,如今已经是月冥巅峰,甚至有希望跨入日耀层次的存在,日耀,在任何组织,都是高层人物了。

  不成超能,一个破百,根本不可能对那人如何。

  李皓默默点头,尽管心中想法万千,此刻却是没有说出来。

  他又想到了其他几人,问道:“老大,那其他几位呢?”

  “他们?”

  刘隆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何必揭人伤口!柳艳这边,是因为我看她对你寄予厚望,你刚刚吸收神秘能太快,我看她真有些动了心思,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免得你年纪轻轻的,就栽了跟头,受女色诱惑,最终落个不好的下场。”

  李皓摇摇头:“老大也太多心了,我可不是那种人!”

  刘隆也不再说什么。

  小年轻啊,你嘴上说了不是那种人,等柳艳真把你给办了,你是帮她还是不帮,那时候,他作为队长都要为难。

  “王明……”

  李皓刚想说王明的事,刘隆微微摇头,低声道:“不用管他!这人的身份,我已经查清楚了,当然,你装不知道就行,的确是巡夜人那边的,我自有安排!”

  李皓点头。

  对刘隆的安排,还是放心的,这位虽然看起来莽,实际上心思还是蛮多的,否则不会这时候私底下和自己说柳艳的事。

  两人沟通了一阵,李皓也没什么事了,和刘隆分道扬镳。

  没急着离开,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好在,地下室很大,设备齐全。

  浴室也是有的,至于换洗衣服,这边的衣橱中,一堆新的巡检服,显然,老刘这几位,也都是懒人,往往都是巡检服脏了破了,直接就扔了,换一套新的,因为李皓在垃圾桶看到了好几套扔掉的旧衣服。

  果然,巡检司执法队的老大,还是有点小权力的,衣服随便穿。

  ……

  洗了个澡,换了身新衣服,李皓只觉得神清气爽。

  脾脏被壮大,对他的好处,此刻正在慢慢体现出来。

  血液流淌更快,李皓随意一拳,都能打出那种鞭抽声,筋骨齐鸣的感觉格外明显。

  这一天,李皓几乎没离开地下室。

  继续消化神秘能,也顺带着和吴超、陈坚两位切磋切磋,这两位比柳艳、云瑶好对付一些,刘隆太忙,不知道跑哪去了,李皓找他俩切磋,一个擅防,一个擅跑,都是不错的对手。

  一天下来,李皓也觉得受益匪浅。

  而吴超和陈坚,就一个感受,李皓是个畜生!

  进步,真的肉眼可见!

  原本不太熟练的五禽术,此刻也是打的有模有样,除了实战方面真的有些欠缺,杀伐之气不够之外,此刻的李皓倒是有了点真正意义上斩十境的样子。

  斩十境,在过去,往往需要真的去杀人才行,过去的斩十境,也更多的时候会出现在战场上。

  当然,到了李皓这个时代,超能和热武器呈现,武师已经很少会有这样的考验了。

  ……

  15号晚,李皓回家,夜风来袭。

  炎热的夏天,这一次倒是迎来了清凉夜。

  而对李皓来说,这样的天气变化,其实也代表一件事,阴雨季可能快要到来了,时间不会太远。

  ……

  同一时间。

  银城外。

  一道道血影呈现在黑夜之中。

  不是一道,而是很多。

  而每一道血影背后,都站着一位鬼脸面具人。

  “雨夜快来了!”

  黑暗中,有鬼脸面具人语气萧瑟,好像有些期待,又有些遗憾。

  “李家的剑……该收割了!”

  有人笑了,又有人玩味道:“银城猎魔小队参与进来了,还有袁硕,也可能参与进来了!”

  “呵呵!”

  “猎魔小队?”

  “是刘隆那愚蠢的家伙吗?我知道他!得罪了巡夜人的破百武师!当初巡夜人看他实力不弱,寄希望他能晋级超能,成为下一个日耀天才!结果,那家伙失败了不说,还大放厥词,说武师未必不如超能,他刘隆留在银城,照样能镇守一方……贻笑大方!”

  “是可笑,听说这几年暗中猎杀超能,杀了几个月冥,也就是一些闲散超能,否则,早就被人干掉了!”

  “诸位,银城地方虽小,还是不要大意了!银城小,巡夜人甚至不来这边,可不代表没有威胁,小小银城,破百武师都有几位……还是要重视一些的!”

  破百武师!

  有鬼脸顿时失笑:“那还是多防着点热武器,破百武师敢出现,出来一个死一个!此次是八脉汇聚的最后一脉,也是我们最后一次在银城执行任务!诸位,做完了这一次,这地方……我们一辈子也未必会再来了!”

  “明白!”

  “放心吧,银城这边虽有准备,甚至巡夜人都有人来了……那又如何?我们知道他们,他们可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速战速决,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李家之人,取走李家的剑,八脉汇聚计划便彻底完成!”

  “张家的刀呢?”

  “没事,李家的剑到手,张家的刀,重要性会下降许多,未必不能找其他东西取代。张家的刀,一直没有出现,可能已经真的遗失了!”

  “明白了!”

  “……”

  伴随着一声声回应,片刻后,一道道红影消失在暗中。

  而那些鬼脸,也纷纷消失在原地。

  正如李皓猜测的一般,红影……并非一个,也非一人!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