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31章 热心小巡检(求月票)

星门 第31章 热心小巡检(求月票)

  7月16日。

  天气闷热。

  很闷,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明白的都懂,这是暴风雨即将来袭的征兆。

  早上。

  李皓骑着车,单手放马,一手吃着包子,一手扶着车把,悠闲地骑车朝巡检司那边驶去。

  昨夜太平。

  没看到红影,猎魔小队也没找他,老师也没来通讯,王明也没骚扰他……

  就连黑豹,昨晚都很乖,一声不吭的。

  昨夜,是个难得的好夜晚。

  自行车旁,一辆辆小车呼啸而过。

  银7219。

  熟悉的车牌号。

  李皓吃着包子,漫不经心,仿佛随意扫了一眼,脸上带着年轻人该有的朝气和笑容。

  记得前几天,刚上报自焚案上去,当天就是这辆车跟着自己。

  几天没见,没想到又看到这辆车了。

  “越来越迫切了吗?”

  连白天都要监视自己了,这是怕自己跑了?

  李皓猜测了一下,自己如果忽然跑了……会不会很好玩?

  当然,现在跑的话,可能会更危险,打乱了刘隆的一些部署,也无法给老师争取更多的时间。

  是的,时间。

  此刻的李皓,希望再拖拖。

  老师就算进入斗千,可现在吸收刀能,也需要时间,刀能的冲击力太强了,哪怕老师,恐怕也无法一次性汲取太多。

  那想强大起来,是需要时间的。

  “看那花开花落,惹人怜爱……”

  骑着车,唱着小曲,今日的李皓,好像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

  车中。

  还是一男一女,汽车飞驰而过,车窗开着,两人都听到了李皓的歌声。

  很难听!

  离开李皓一截,汽车继续行驶。

  副驾的女人忽然笑了:“人啊,有时候真可怜!”

  说的就是李皓。

  不知自己将死,而且死的可能很惨。

  此刻,还在唱着小曲,真是够可悲的。

  开车的中年也淡淡一笑,“正常,这就是普通人的悲哀!”

  车辆,缓缓停下。

  好像在维修。

  男子下了车,女人也跟着下了车,车辆停靠在路边,等待着李皓。

  上面下了死命令,这两天不要顾及任何东西,死盯李皓,绝不能让李皓离开视线,当然,李皓进入巡检司,那在外面等着就行,巡检司内自有安排。

  片刻后。

  自行车路过。

  李皓还在哼着小曲,忽然小曲中断,李皓停下了车,看向路边停靠的小车,面带笑容,很是淳朴。

  “两位,需要帮忙吗?”

  李皓很热情!

  “有困难,找巡检!”

  李皓笑道:“我是巡检司三级巡检李皓,我看二位的车好像坏了,需要我帮忙吗?”

  两人对视一眼,有些意外。

  还真是……够热情的!

  也有些哭笑不得,多傻的孩子。

  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男子看了一眼李皓,笑了笑,轻声道:“多谢了,不用,我们自己修就行!”

  “真不用?”

  李皓停下了自行车,将车放在一旁,走到两人身边,低头看了看车,询问道:“哪里坏了?我以前也修过车,巡检司巡检乐于助人,当然,我帮二位修好车,二位能去巡检司送一面锦旗最好了额……哈哈哈,开个玩笑,不送也没关系!”

  李皓一脸的羞涩,好像想要,又不好意思说。

  我只是想要一面锦旗!

  女人都被逗笑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毛都没长齐的家伙,有时候还真够幼稚的。

  锦旗?

  女人笑了:“巡检,你会修车?”

  李皓一脸的笑容,有些止不住的得意:“会!二位老板,能开得起车,我想也不介意去定一面锦旗的……咳咳,我算巡检司新人,二位老板也懂,新人需要一点展示的机会……因为我可能快升二级巡检了!需要一点荣誉……二位,你们看?”

  两人是真的意外和无语!

  这家伙,上赶着帮他们修车,然后还主动提出想要锦旗,目的是因为他可能要升职了!

  这个,两人还真清楚。

  据说,李皓要被调入执法队,那样的话,他的确有很大机会升职。

  可如今,眼前这小子,小命都快没了,他自己真的一点没数?

  这时候升职,有用吗?

  升上去了,你也没命享受啊!

  男子笑了,笑容温和:“那劳烦这位李巡检了,若是能修好车,锦旗自然是必须的。”

  他现在有种很玄妙的感觉。

  被跟踪的人,主动搭讪,主动帮忙,也许……更容易完成任务。

  很有意思!

  据他所知,李皓没有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亲人,很孤僻的一个人,上面对李皓的了解其实不多。

  如果,自己和这家伙有更多的接触,那是否能给上面提供更好的讯息?

  再说了,人家巡检这么热情,你一直拒绝,倒是显得有些古怪了。

  而李皓,这下也不客气了。

  上前打开车盖,探头进去查看了一下,又摸了摸发动机,过了一会,又绕车观察了一圈,有些奇怪道:“发动不了吗?是不是发动机过热了……”

  男子笑道:“那我再试试看,刚刚熄火了,几次点火都没能发动。”

  “那行,我查着感觉没什么大问题,车还是新车……”

  交谈了几句,男子上车点火。

  这一次,车辆点火成功了。

  本来就没什么问题,他们停在这,也只是为了更好的跟着李皓罢了。

  女人这时候也是一脸欣喜,急忙道:“巡检,多谢了!”

  “别,我感觉我没出力……锦旗飞了,有些可惜,不过二位平安就好,解决群众的麻烦,也是巡检司的职责!”

  李皓淳朴的笑!

  两人也好像被他的笑容感染了,男子下车,一脸正色道:“不能这么说,李巡检乐于助人,主动帮忙,我们夫妻刚来银城不久,能结识李巡检也是缘分……那这样,我们现在就去定制锦旗,待会就给巡检司送去!”

  “别啊!”

  李皓急忙摆手,“真的别这样!”

  说着,又有些尴尬,小声道:“那个……那个不行的话,锦旗的钱我来出!我没什么朋友,不然早就让人……咳咳,你们知道的,巡检也是人,能多一面锦旗都是荣耀,二位不介意的话,我出钱也行!”

  两人真被逗笑了。

  真可爱!

  真的很纯善!

  为了一面锦旗,这是不好意思了,却又无法抗拒?

  男子笑道:“放心,李巡检就别说钱的事了,一面锦旗几个钱?那不是打我脸吗?”

  “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皓好像很开心,笑容灿烂无比,又看了看时间道:“不行,我要迟到了!二位来了,直接去机要室找我,要是我不在,二位就去执法队找我,我快调入执法队了……以后更多时间会在外面执勤,交个朋友也好,多谢二位了!”

  李皓急忙跳上自行车,一脸的开心,朝两人挥挥手,迅速骑车离去。

  等他走了,女人有些唏嘘:“不得不说,这样的人,其实很有趣,很可爱,带着一颗童心,一颗真心……可惜,你我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男子也微微点头。

  他都被李皓的笑容感染了。

  年轻人,就是不一样。

  主动帮忙,乐于助人,巡检司的人可不是都这样。

  女人又道:“真的去送锦旗?”

  “当然!”

  男子笑了,笑的有些奸诈:“为何不去送?我们的身份没问题,进去看看也好,多了解了解,正大光明的去巡检司,这样的机会,也很难得!”

  说罢又道:“有了这个契机,我们接下来再频繁出现在巡检司附近,有人会觉得不妥吗?我们完全有借口说是去找李皓,请他吃饭什么的……感谢他的帮助,谁还会在意我们?”

  女人一想,也点点头。

  是个不错的借口!

  这还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之前还在考虑,一直跟着李皓,会不会被发现,或者被人怀疑。

  现在……安全性反而更高一些了!

  ……

  同一时间。

  巡检司。

  李皓到了,脸上笑容极为开怀。

  “啦啦啦,嘚嘚嘚,今天是个好日子……”

  小歌唱起,心情愉悦,等待之后的小鱼上钩。

  没去机要室,直奔执法队。

  柳艳办公室。

  柳艳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也听到了那渐渐消停的唱歌声,有些意外,这小子今日这么开心?

  咚咚咚!

  门被推开。

  李皓一脸笑容,“柳姐,来的这么早?”

  “嗯!”

  柳艳靠在椅子上,大长腿依旧搭在桌子上,极为嚣张的样子。

  有些奇怪道:“今天心情好像不错?”

  “对啊!”

  李皓笑眯眯道:“姐啊,我这不寻思着,我是个新人小菜鸡吗?长这么大,都没杀过鸡,见了血都害怕,有些腿软,我怕我回头真见了大场面会被吓死,所以我决定了,我要锻炼我的胆量!”

  什么鬼?

  柳艳疑惑,现在到哪找地方,找机会给你锻炼胆量去?

  时间也来不及啊!

  李皓好像知道她的心思,笑呵呵道:“不用劳烦老大和柳姐,我自己找的靶子!两个武师……或者一个武师,一个普通人!”

  李皓笑嘻嘻道:“找姐就是想说一声,让姐给我提供个场地,还有,给我压压阵,我一个人还是有些害怕的,我是个好学生,也没打过架,我怕见了血,我一下子就吓傻了!”

  “……”

  柳艳有些呆滞,看了一眼李皓,今天是真的有些古怪了,“你……自己找了靶子?李皓,你要学坏?”

  这家伙,是不是昨天自己说,他成了超能,犯法也没事,他当真了?

  柳艳脸色有些冷了下来!

  她就那么一说,话中是带着嘲讽意味的,这小子没听懂是吗?

  找人当靶子……见血!

  听听,这话说出来,是个好人会说的吗?

  柳艳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可她知道一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她承受过那种被欺凌无处伸冤的痛苦!

  而李皓,好像也在成为这种人。

  一下子,好感跌落到了负数,甚至有些厌恶!

  李皓一脸纯真,笑容灿烂:“姐,两个跟踪我的坏人,大概是自焚案背后黑手操控的小人物,盯梢来的!八九不离十,不确定的话,可以审一审!反正,现在跟踪我的,除了咱们小队,没好人!”

  李皓笑的开心:“我这不是刚进入斩十境吗?天天打木头靶子多没意思,还没有实战的作用,我想着,让他们来我这,给我练练手!”

  “抓人?”

  柳艳微微扬眉:“这时候抓人……打草惊蛇不合适吧?”

  李皓笑道:“不抓人!他们自己来!还有啊,姐,你觉得现在是打草惊蛇的事吗?对方恐怕早就知道咱们是一伙的了,现在其实就是公开的,只是大家不说破而已!”

  “所以啊,真抓了人,杀了人,他们也不会在乎!”

  李皓想的明白,红影早就知道刘隆他们的存在了,隐瞒什么?

  什么都没隐瞒!

  除了袁硕这边,红影不知道,李皓觉得,刘隆这边的老底早就被人知道了。

  此刻,抓两个小人物,有问题吗?

  对方根本不会在意!

  但是,我先过把瘾再说,顺便练练手。

  柳艳倒是没在意后面的话,而是有些意外:“自己来?”

  你当别人是白痴吗?

  跟踪你就算了,还自己来?

  你是不是把人当傻子了!

  李皓笑了:“真的!那俩家伙可热情了,说好了来这给我当靶子的,还要给我送锦旗……”

  他么的!

  李皓这小家伙,越来越不着调了!

  柳艳都无语了。

  你是把我当傻子了,还是把别人当傻子了?

  自己来给你当靶子,然后还要给你送锦旗……你直接说,人家把脑袋送给你,这不是更好?

  “滚出去!”

  柳艳有些不耐烦了,小家伙前两天还正常的很,今天怎么一下子就失心疯了,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真的……”

  “你不滚,我送你一颗手雷!”

  李皓有些无奈,真的啊!

  干嘛不信?

  就在此刻,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柳艳接起,是前厅来的电话。

  一接通,就听前厅那边的巡检报告道:“柳队,外面来了两个人,说是给李皓送锦旗!机要室那边说人在我们执法队,我问了一下,说李皓去了您那边,您看方便让李皓下来一会吗?”

  柳艳:“……”

  柳艳有些呆呆地看着李皓,什么情况?

  她挂断了电话,看着李皓,皱眉:“你确定,来送锦旗的是跟踪你的人?”

  “百分百确定!”

  李皓连忙点头,喜笑颜开:“来的真快,就比我迟一会,这锦旗的效率……啧啧,真厉害!”

  李皓也是欢喜:“姐,我下去一会,您看在哪审讯他们合适?我带他们过来。”

  “……”

  柳艳真有些呆滞了。

  好家伙,你这是……这是真让人送上门,自己挑地方,伸出脑袋给你砍?

  这一刻,她觉得,那跟踪李皓的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要不然,怎么可能会送上门来给李皓当靶子用?

  带着一些古怪,柳艳起身:“我陪你一起……”

  “别!”

  李皓摇头:“姐,你就找个地方就行了!”

  “那……你带去地下室吧!”

  柳艳也是无言了,又道:“真不需要我陪你一起?”

  “哪用那么麻烦,他们自己进来就行了!”

  李皓笑道:“姐,你待会给我压阵啊,我真有些怕,第一次干这种事,你也知道,我以前是个好学生,当了巡检也是机要室那边干文职,这种见血的事……我真怕我会吐,会腿发软!”

  说的有些夸张,但是也是事实。

  第一次见血,不是常规意义上的那种看见血,而是伤人杀人,这种情况下,腿软、心虚、害怕、恐惧都很常见,除非真的天生就是恶人,有杀人倾向。

  而李皓,的确想在遭遇红影之前,找个机会练手。

  他怕!

  怕真见到了大战,自己会害怕,会腿软,会瑟瑟发抖。

  这是人之常情!

  他不觉得自己有颗超大的心脏,见了死人可以无动于衷。

  当日小远死的时候,他就害怕、恐惧,那一刻,甚至腿脚都无法动弹,腿软的厉害,整个人都没了力气,连惊叫声都难发出。

  所以,这次路过那两人,他忽然有了点想法。

  也许……我该锻炼一下自己的小胆了。

  柳艳有些刷新了对李皓的印象,她印象中的李皓,是个有些害羞的小男生,有些天赋,但是只是个小菜鸡,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

  她其实也觉得,李皓到了真正的战场,就是个累赘,能不能保命……真的不好说。

  可此刻,忽然有些颠覆。

  李皓,他给自己找了靶子来练手,说要锻炼胆量……这还是她认知的李皓吗?

  她调查过李皓的一切,这家伙在机要室就是个老实人,老好人,每天上班早,下班迟,打扫卫生,端茶倒水,别提多乖巧了。

  可现在,他在说什么?

  意外!

  甚至有些震惊,这家伙,不会被超能者入侵了吧?

  “李皓……”

  “姐,那我先下去了,你先去地下室等我?”

  “……”

  柳艳想说点什么,最终放弃了,点点头:“你小心点!”

  “放心好了,这可是巡检司!”

  李皓笑了,进了巡检司,两个小人物,还有胆量做点什么吗?

  有那个胆子,就不是跟踪自己的小人物了!

  ……

  楼下。

  男人和女人是真的带了锦旗来的。

  两人也是第一次进入执法队大楼,此刻,四处观望,一点也不显突兀,这地方,一般人还真来不了,这一次借着李皓的光,倒是正大光明地进来了。

  接待员也不管他们,来送锦旗的,还是送给李皓的……对李皓,执法队也不熟悉,听说可能要调来,还是机要室那边的人,大家只是有些疑惑,李皓做了什么好事,让人送锦旗来了?

  “二位大哥大姐!”

  此刻,李皓下楼了,一脸的兴奋:“二位还真来了,一点小事而已,我以为两位开玩笑呢!”

  “李巡检!”

  男子笑着起身,招呼了一句,“岂会开玩笑,李巡检乐于助人,救人于危难之时,早上我夫妻差点出了车祸,都亏李巡检出手相助……”

  他给李皓抬了一截!

  花花轿子人人抬,小年轻不就喜欢这个吗?

  “哈哈哈……大哥真客气!”

  李皓嘴巴也甜,笑呵呵道:“二位,别在这说话了,弄的我不好意思,我还没正式调来呢!两位,跟我走,喝杯茶,锦旗……锦旗我就收了,不和二位客气了!但是来了,一定喝杯茶再走!”

  两人对视一眼,也是面露笑容。

  真客气啊!

  真热情!

  来都来了,见识一下也好。

  两人点点头,跟着李皓一起走,李皓带着他们一直走到一楼的走廊尽头,边走边道:“我是个新人,这里老人多,被看到了,大家有些……那个,你们懂得!我们去地下室,那边没什么人,我们喝杯茶,这次真多亏二位帮忙了!”

  李皓带着他们走楼梯,一路上笑容没断过。

  “忘了问了,大哥贵姓?”

  “免贵,我叫周贺,我爱人姓元。”

  “周大哥,元大姐!”

  李皓也是嘴巴超甜!

  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

  很快,带着两人走到了地下一层,猎魔小队的总部就在前面,地下室不显得阴森,反而光线很足。

  “就在前面,这边没什么人来,周哥、元姐一看就是做生意的大老板,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我这人,最喜欢帮人解决麻烦了!”

  周贺一直带着微笑,真淳朴的孩子。

  女人也是不断附和着李皓,还有这么热情的巡检,也是难得了。

  可惜啊!

  下一刻,李皓推门,两人跟着一起走进了地下室,也就是猎魔小队平时休息活动的区域。

  李皓热情邀请两人进入,接着关上了地下室的门。

  这个门……真不一般!

  隔音一流,防护一流,别说人,就是炸弹都难以炸穿。

  门一关,那都是带密码指纹的,否则出不去。

  看到李皓关门,周贺隐约觉得有些不妥,而李皓边关门边笑道:“关起来,免得其他人进来了,以为我偷懒呢!”

  周贺没再开口。

  而下一刻,周贺脸色有些变化,他看了一眼屋内的摆设,眼神微变。

  这不是会客室,也不是什么休息室。

  这里,好像……是个大型聚集地!

  健身器材,枪支弹药,好像什么都有,更像是……军火库!

  这是哪?

  这一刻,周贺有些不安了,这地方是我一个外人可以来的吗?

  他身边的女人也是变了脸色。

  因为他们看到了那边的枪械,甚至还有一门小火炮,艹!

  这是一般人能来的地方?

  两人瞬间感受到了浓浓的不安和忐忑,我们只是来和李皓套套近乎,怎么就来了这里?

  而李皓,已经彻底关上了大门。

  真开心!

  这两位好配合,一点没有反抗,舒服。

  这种请君入瓮的感觉,真舒坦啊。

  趁着周贺有些愣神,李皓从后面拍了拍周贺的肩膀,笑道:“周大哥,这地方没人,安静……”

  下一刻,膝盖曲起。

  一膝顶出!

  砰!

  一声脆响,周贺尽力扭曲身体,避开了要害,还是被李皓一膝顶中了后腰,剧痛感瞬间传遍全身!

  遭了!

  这一刻,周贺就一个念头,老子上当了!

  还是自己主动送上门的!

  一旁,那女人也是脸色剧变,二话不说,忽然从腿部深处,拔出一把匕首,一匕首朝李皓刺去!

  ……

  地下室深处,此刻,却是有几人在默默看着。

  刘隆也在!

  他眼神有些复杂,有些异样。

  好一个关门打狗,请君入瓮!

  这……还真是……有些不敢置信。

  李皓这家伙,真的胆小吗?

  我看他是胆大包天!

  这是正常人敢做的事吗?

  “这小子,这次要是活下去了……未来……也是个狠人啊!”

  瘦弱旗杆的吴超,也是幽幽感慨一声。

  胖墩墩的陈坚,憨笑有些收敛,这小子……好坏!

  云瑶和柳艳今日倒是都没说话,只是默默看着。

  许久,刘隆轻声道:“还真是棋逢对手……一个斩十境,一个虽然没进入斩十,也是练过的练家子!看来那边真不弱,只是两个盯梢的,居然都有斩十境存在!”

  斩十境,听起来不怎么样,可刘隆知道,整个银城,百万人口,斩十境的武师和星光师,恐怕都不到百人!

  万中无一!

  而现在,这里就有一个,只是个盯梢的。

  李皓,第一次实战,能对付这两人吗?

  这两人哪怕被他算计了,可一看就知道不是新手,都是老油条了。

  这一刻,五位猎魔小队的人,纷纷观战。

  ……

  而场中。

  李皓得了先手,二话不说,继续抢攻!

  虎扑!

  双手呈爪,毫不留情,这不是切磋,李皓把这一次当成了自己的成人礼,当成了斩十境的贺礼和晋级礼!

  红影要杀我……那我也不能躺着等杀!

  老子先杀了你这边两个再说,哪怕是小人物,也让你们吃个亏!

  噗嗤!

  双手直接抓入周贺的双臂之中,一抓下去,抓出一大块血肉,血液飙射,李皓却是龇牙咧嘴,这一刻,脾脏血液爆发,好像很激动,可是……唯独少了一些害怕!

  老子怕你们?

  红影在老子面前,你李大爷也敢下狠手,何况,你们也是人!

  “吼!”

  虎啸山林,地下室瞬间化为战场,李皓初次实战的战场。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