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33章 善良的人运气好(求月票)

星门 第33章 善良的人运气好(求月票)

  /

  李皓迈着轻快的步伐,进入了机要室。

  心情不错。

  看到王明,心情更好了。

  “小明来了?”

  王明正在录入档案,听到这特殊的称呼,有些僵硬,还是很快招呼道:“皓哥来了,今天又去执法队了?”

  “嗯。”

  李皓说着,故意展露了一下手中的锦旗。

  这是新巡检的荣耀!

  哪怕李皓平日里老实低调,可此刻,也忍不住拿着锦旗炫耀了一下。

  看看,有人送我锦旗!

  王明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带着一些好奇:“锦旗?送皓哥你的?”

  “嗯,小事情,主要是人家太客气了,非要给我送锦旗!”

  李皓故作不在意地回了一句,接着又笑哈哈道:“当然,小明你迟早也会有的!”

  这时候,机要室其他人也被吸引了注意力,纷纷朝李皓看来。

  等看到他手中的锦旗,也是一个个八卦起来,询问起发生了什么。

  李皓自然是老实交代,没干啥,就是帮人修了车而已。

  都是真话!

  至于人家送锦旗来了之后发生了什么……谁在意这个?

  ……

  机要室热闹了一阵。

  李皓挂上了锦旗,这才坐下,想到了什么,问道:“小明,你不是说你今天来迟点,你家里长辈来吗?”

  之前吃饭,这家伙说今天家里来长辈的。

  “来了!早上我迟到了一个小时,皓哥不在,所以不知道。”

  李皓点点头。

  来了!

  巡夜人的强者还是真的长辈?

  李皓笑的憨厚:“要不我们下班了去看望一下?让你长辈知道,在这,我们带你,你保证顺利的很。”

  “那倒不用了!”

  王明拒绝了,客气道:“我那长辈不太喜欢和人接触,有些怪癖。”

  懂了!

  绝对的巡夜人,要不然,也不必一直长辈长辈地说着,是爹就是爹,是娘就是娘。

  李皓也不再试探,说多了容易引起怀疑。

  而王明,却是想主动和李皓多聊聊,压低了声音道:“皓哥,接下来两天,银城好像有雨,咱们刚好放假,你有什么安排吗?”

  今天号银城有雨。

  而号两天,李皓他们会休假。

  “你有安排?”

  李皓好像有些好奇,问道:“你刚来,也知道银城哪里有好玩的?要不你说个地方,我看看情况,能不能过去?”

  “去爬山怎么样?”

  王明一脸期待道:“银城郊外,不是有座天王山吗?听说很是雄伟壮观……咱们上山玩玩?”

  爬山!

  郊外!

  李皓若有所思,一旁,陈娜有些嫌弃道:“爬山有什么好玩的!荒郊野岭的,而且还下雨,避雨的地方都没,要不去唱歌吃饭?”

  王明干笑一声:“娜姐,我们男的不喜欢唱歌,爬山还能锻炼身体!而且山上也有住宿的地方,晚上累了,还能留宿山上,看看日出,雨夜的天王山,也许更美丽!”

  陈娜敬谢不敏!

  算了吧,她才不想爬山,累死人不说,还没任何意义。

  而李皓,迅速判断了一下。

  王明让自己爬山,是不是也想找巡夜人合适的伏击地。

  天王山人烟稀少,下雨天更不会有人去,倒是符合巡夜人的心思,在那和红影一方交战,对银城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毕竟是官方组织,正义秩序,这一点,哪怕巡夜人问题很多,依旧改变不了巡夜人是普通人最大的保护组织的事实。

  所以,巡夜人包括猎魔小队,其实都希望将交战地点定在郊外,而不是城内。

  超能者交手,一个不慎,就可能引起大规模的普通人丧命。

  天王山……

  李皓思考了一下,猎魔小队定下的地点不在那,虽然也是在郊外,可猎魔小队更依仗热武器可以见效,所以需要平原地,而不是山上,山上不好埋炸药什么的。

  “再看看吧!”

  李皓没急着拒绝,问问刘隆他们再说。

  王明还想再说,可见李皓低头工作了,只好不再强求。

  心里却是有些着急。

  李皓一直留在城内可不行!

  这家伙就是对方的下一个目标,巡夜人这次来了一位大佬级人物,对银城八大家其实相当重视,王明知道的不算太多,隐约知道一些东西。

  这银城八大家,之前重视的人少,可最近好像超能领域发生点什么,可能和这不知名的八大家有点关系。

  所以这一次,巡夜人的大佬级人物到来,一方面是为了解决麻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看看李家的剑到底什么样的。

  当然,他知道李皓和猎魔小队有合作。

  考虑了一番,也许李皓还得听猎魔小队的安排,这么一来,只能让那位大人物考虑如何安排了。

  ……

  机要室,上午很安静。

  除了李皓获得了锦旗,让大家热议了一阵,很快大家该聊天的聊天,该喝茶看报的便喝茶看报,没人在意周贺那两人的行踪。

  在所有人想来,送完了锦旗,人家自然是走了。

  谁会留下,难道等着巡检司请吃饭?

  ……

  而同一时间。

  巡检司外。

  一位老人,不经意一般,缓缓从巡检司门口走过,一路朝前,走了一会,一辆黑色小车停留在这。

  银7219。

  老人朝车内瞥了一眼,仿佛无意。

  很快,自然地离去。

  车中无人!

  而这辆车,在这停留了几个小时了。

  走了一会,老人进入了一个小巷子,工作时间,也没几个人在外面转悠,小巷子内很安静。

  老人一边走着,一边缓缓说道:“人不在,进去之后就没了消息。”

  片刻后,花白头发之下,隐藏在耳边的耳机中传来了一声幽冷男声:“你先回来!周贺不会贸然进去,而且进去之后,仿佛就失踪了……巡检司那边也没任何情报传来!很显然,要不他们俩潜逃了,要不就是……被暗中抓捕了,抓捕他们的,可能就是猎魔小队!”

  不是执法队。

  否则,多少都有点消息传回。

  至于周贺为何进去……听说是为了给李皓送锦旗……真他么操蛋!

  和李皓有关系吗?

  应该没有!

  因为根据收到的情报,李皓还喜滋滋地拿着锦旗,回到了机要室去炫耀。

  一个新巡检,真要周贺他们被抓的事,和此人有关,哪有这么大的心脏,还拿着锦旗去炫耀的,所以这事发生,对方第一时间排除了和李皓有关。

  极有可能是被刘隆他们发现了,直接暗中抓捕了周贺他们。

  “周贺这蠢货!”

  老人耳边,再次响起了一声骂声。

  骂周贺愚蠢!

  你闲着没事干了?

  跑去给李皓送锦旗……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真以为刘隆他们不会下手?

  “算了,抓了就抓了……那俩家伙也不知道什么,只是可惜了……周贺这蠢货,本来这次任务完成,他会被召回,进行引能仪式,很有希望跨入超能的!”

  一位斩十境,各大超能组织其实都是相当在意的。

  这次给周贺的任务不难,只是让他立功而已,立功之后,才有足够的功劳和理由,进行引能,成为超能者,很有希望直接跨入月冥!

  现在,一切成空了!

  只能说周贺自己作死。

  老人也不回复什么,越走越快,身影渐渐消失在小巷中。

  既然确定周贺被抓了,那就不需要他再做什么了。

  ……

  巡检司。

  李皓虽然现在快被调走了,可还是认认真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下午,忙完了手头上的事,他桌上的座机响起。

  柳艳打来的。

  让他去执法队一趟。

  李皓和陈娜王明说了一声,在陈娜羡慕的眼神下,王明好奇的眼神下,独自离开,朝执法队那边走去。

  地下室。

  血液已经被清理掉了。

  没看到周贺和那个元姓女人,不知道死了还是活着。

  李皓不关心这个。

  有时候,李皓对生死看的其实挺淡的,孤家寡人的,朋友死了,父母死了,看的案卷无数,没有不死人的。

  看了这么多,看多了,心也就淡了。

  地下室有个小会议室。

  此刻,刘隆、柳艳两人都在,其他人不知道去哪了,没有看到。

  等李皓进门,刘隆示意他坐下。

  李皓乖乖入座。

  而身旁的柳艳,直到这时候都还有些异样,看了一眼李皓,眼神异样道:“回去工作,有没有想到什么恶心的事?”

  “……”

  李皓一脸疑惑,什么恶心的事?

  柳艳只好再道:“没后怕吗?”

  “嗯?”

  李皓真的有些古怪,后怕?

  为什么?

  不是都打完了吗?

  为什么要后怕?

  柳艳看他这眼神,有些心累,有些无奈,这家伙绝对是真的变态。

  他居然真的若无其事地回去工作了!

  第一次实战,谁不是回味好久!

  无论是输是赢,无论有没有杀人,甚至没见血,都值得你回味无穷!

  可是……李皓呢?

  他真的回去干活了,好像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小皓皓,你就一点没想?”

  李皓思考了一下,开口道:“想了,姐,我又不是没心没肺,我回去的时候就在想,那个周贺是斩十境的武师,他身上有没有什么武功秘籍之类的?有没有神秘能?还有,武师死了,能不能和超能者一样,剥离什么神秘能出来……就算没有,那武师也有内劲,能剥离出来吗?”

  艹!

  柳艳这时候发现,这小子真的变态!

  她忍不住低声骂道:“死变态!冷血的家伙!”

  “……”

  李皓无辜的不行!

  怎么了啊?

  在他看来,猎魔小队的人才不正常。

  这不是正常人都会思考的事吗?

  杀人放火金腰带,自己杀了一个斩十境,问问有没有好处可以拿,这个有问题吗?

  刘隆也是无语,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沉声道:“好了!先不说这些!说说我刚刚获得的一些情报,李皓你是当事人,所以这次只让你来旁听一下!”

  李皓乖乖点头。

  “你打死的那个周贺……”

  李皓举手,如同学生,连忙反驳:“我没打死他!”

  “……”

  刘隆冷冷道:“你粉碎了他的脚掌,击穿了他的胸骨,踢碎了他的肾,打破了他的脾……要不是武师生命力更强大一些,当场就死了!就算如此,后期也没救回来!”

  所以,周贺真的死了。

  李皓有些怔神,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没说什么。

  死就死了。

  他反正没有亲手打死对方,对方是在审讯的时候死的,不死在自己眼前,李皓就当不知道了。

  第一次出手,就打死了一位斩十境的武师。

  李皓其实还是有些在意的,只是……想到对方是坏人,李皓很心安理得,作为巡检,惩恶扬善,击杀犯罪分子,这是培训的时候,巡检司也提倡的!

  在罪犯反抗的情况下,有能力伤害自己的情况下,巡检司也建议直接击毙罪犯!

  既然如此……那没什么可说的。

  刘隆也不管他怎么想,继续道:“周贺,40岁,耀光城武师!”

  耀光城,银月行省第二大城,仅次于白月城,人口千万,比银城繁华十倍!

  “21岁习武,师从耀光城一位破百武师……他老师十年前就过世了,周贺则是在32岁跨入了斩十境,之后8年,无寸进!”

  “一年前,周贺加入一个和超能者有关的外围组织,这个组织叫鬼面!鬼面的负责人是一位破百武师,并非超能者,周贺和元晓都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超能者下属的组织?

  李皓若有所思,而刘隆则是沉声道:“超能者组织不少,但是,让一位破百武师开设外围组织,还招揽了一批武师,斩十境不少,这样的超能组织……绝对不弱!”

  “你要知道,无利不起早!对武师而言,除非晋级,否则,很难收买他们。让他们甘心卖命,更是难上加难,而这个组织,却是为这些斩十境武师,提供大量的神秘能,若是无法突破,成为超能者,也可以晋级破百……你要知道,哪怕巡夜人,也不会将神秘能乱用!”

  李皓微微皱眉:“老大的意思是,这个组织财力雄厚!可能规模很大,实力极强?”

  “是!”

  刘隆点点头,看了李皓一眼,继续道:“还有,只是一个外围组织,就有破百武师……如今这个时代,破百武师其实不算太多了,当然,耀光城要多一些,可一位破百,也是难得一见的武道强者!甘心为人卖命,也不简单。”

  李皓再次点头。

  刘隆继续道:“据周贺所交代,他和元晓的任务,只是跟踪你,不让你脱离银城,任务很简单,并非关键角色!”

  李皓再次点头。

  刘隆忽然道:“这其中,有个问题,你能听出来吗?”

  什么问题?

  李皓回想了一下,分析了一阵,想到了什么,轻声道:“老大是说,这个组织很强,所以来的人很强……这个我们早有猜测,应该不是关键……”

  再看看刘隆,好像想到了什么,李皓眼神微动道:“对方有外围组织,也就是说,不是单纯的超能者组织,也没有那种对普通人完全不重视的俯视感!而且,破百武师,若是在地方上,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太贫困,或者地位太低,要不就和老大一样,是巡检司的头头……热武器?”

  他忽然想到了这个!

  刘隆他们本土作战,其实还是有一部分依靠热武器的强大,才能不断击杀超能者的。

  这么说,这个组织,可能也有热武器?

  刘隆点点头:“不止如此!对方的武师,甚至可能去过巡夜人那边,热武器是一点,第二,可能掌握了我们猎魔小队的所有情报!所以,我们在他们眼中,几乎毫无秘密可言!”

  柳艳接话了,“第三,在普通人领域有个组织,情报能力不会太差,你老师袁硕可能也在他们的考虑当中!包括银城的两位巡夜人,两位月冥层次的巡夜人,应该都在他们考虑当中!”

  柳艳也有些凝重了:“如此一来,以他们的谨慎,布局十多年,那最少会安排堪比两位破百,两位月冥层次的袭击能力!加上我们……对方最少准备了5位月冥和破百层次的强者前来对付你!”

  这个,就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了。

  柳艳又道:“若是来一位日耀级的超能者,其实还好一点,怕就怕,来的大多都是月冥和破百,日耀层次的强者,独自一人,尽管单打独斗很强……可能做的事情有限,我们现在担心,对方袭击的那天会分兵!用一部人牵制我们,再单独对付你!”

  李皓没吭声,这个的确很麻烦。

  刘隆看了李皓一眼,开口道:“所以,我有个想法……李家的剑在你手上,对方可能需要你的命,也需要剑!我们最好能分开……你若是放心,把那把剑交给我保管,如此一来,对方不会全力对付你一人,就算真分开了我们,你那边受到的压力也会相对减少许多。”

  是的,他主要目的还是希望李皓可以将剑交给他。

  李皓在他们看来,只是个普通人。

  如果剑和李皓在一起,那肯定会遭受最强的攻击,可一旦剑不在李皓身上,李皓就算被分开了,可能只会遭受次一级的袭击。

  而李皓已经是斩十境,这一点倒是秘密。

  对方一旦轻视李皓,只是派出等同于斩十境的家伙对付李皓,到时候可能会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

  然而,李家的剑……李皓放心交给外人吗?

  刘隆思考了起来,因为这样很容易让李皓觉得,自己是在打他的传家宝的主意。

  “给你!”

  刚想着,李皓把剑掏出来了。

  放在了桌子上!

  刘隆微微一愣,有些意外地看向李皓。

  李皓一脸纯真的笑容:“我不相信老大还能相信谁?既然加入了小队,那我就是其中一员!老大的心思我明白,都是为了我的安全,我应该感恩,而不是怀疑什么!一把剑而已,也许是宝物,也许一文不值……可我现在又没办法利用,留在身上就是祸害……老大拿了,反而承受更大的风险!”

  这话一出,说的刘隆都有些感动了!

  刘隆看着桌上的剑,隐约间感受到了神秘能的起伏,那把剑,一看外表就知道有些不凡,神秘能的波动,也让人感觉不一般。

  这样的剑,李皓说拿出来就拿出来了!

  这一刻,刘隆甚至都在想,让李皓当诱饵,是不是不合适?

  太对不起这家伙了。

  当然,很快这样的念头压了下去,李皓必须当诱饵,这个是没办法的事。

  “李皓……”

  此刻,刘隆没多说什么,只是语气郑重道:“放心,我活着,人在剑在!另外,此次任务结束,若是我们都死了,你还活着……猎魔小队中的一切都归属于你!”

  好家伙!

  李皓暗暗咋舌,这就是我的了?

  我一下子就打入猎魔小队的核心了?

  老刘怎么这么感性呢!

  李皓觉得自己还是个相当理性的人,可刘隆也太感性了吧,连人在剑在的话都说出来了。

  “老大,咱们能赢!正义必胜!”

  李皓给他鼓了鼓劲!

  而刘隆,也不说什么。

  考虑了一下,忽然从怀中取出了一本发黄的书籍,随意丢给了李皓:“自己拿回去看看,也许有用,没有用的话就当闲暇之余的闲书看看。”

  说罢,刘隆拿走了小剑,直接迈步离去。

  而他一走,柳艳忽然一把抢过那本发黄的小册子,看了一眼,接着一脸的羡慕:“果然,是他最擅长的《九锻劲》,这家伙还真是……”

  见李皓有些不懂,解释道:“这是老大修炼的武师秘术,《九锻劲》,顾名思义,就是爆发的时候,劲力九叠!这也是老大父亲当年扬名的时候所修炼的秘术,他父亲当年是银月行省的顶级武师!”

  李皓知道!

  银枪嘛!

  银月三枪之一,连老师都说过,应该不弱,最少也是破百中的顶级存在,否则老师不至于提及。

  不是枪法,而是《九锻劲》,这倒是让李皓有些意外。

  当然,更意外的是,这玩意……给我了?

  武师对自己的传承,其实比超能要严谨的多。

  柳艳又道:“好好拿着,好好看看……这本秘术很强的,不比你老师传承的《五禽新书》差!你老师的秘术,全面的很,但是全面也有缺点,不够爆!《九锻劲》就是一种极其爆的功法,一劲九叠……当然,一般人做不到,体质也不够对方支撑的!”

  她再次感慨一声,起身离去。

  因为刘隆居然把这个留下来了,让柳艳感受到了危险,极大的危险。

  武师,有些人到死都不愿意把自己的武术传承下去。

  刘隆之前也不愿意,可现在却是忽然传给了李皓……这代表什么?

  这一次,有去无回吗?

  而李皓,拿着那本小册子,忽然有些沉甸甸的,心里也沉甸甸的,这个就这么传给我了?

  “九锻劲……”

  最擅长爆发的功法!

  李皓不明白到底有多珍贵,可是,刘隆的看家本领,应该不会太弱。

  他想了想,忽然拿起了通讯,拨通了一个号码。

  作为袁硕的关门弟子,也不能贸然学其他武师的传承的。

  “老师!”

  “有事?”

  袁硕的声音有些疲惫,可能刚吸收了刀能。

  “老师,我们队长的《九锻劲》,您听说过吗?”

  “废话!银枪的看家本事,一枪九叠!是本不错的秘术,虽然弊端不少,但是爆发力极强,我以前拿《五禽新书》换,那家伙还不乐意……不过那家伙死的早,也和这个有关,一枪九叠,身体扛不住,年纪轻轻的,双臂就废了,抑郁而死!不过要是我来,我身体好,一拳九叠,打的日耀都不认识妈!”

  老师的话,看起来是鄙视,实际上却是高度赞扬了这本秘术。

  李皓想了想,小声道:“那个……队长传给我了,我可以学吗?”

  “什么?”

  袁硕一愣,下一刻,忽然吼道:“废话,学啊!你小子身体多好,就他么适合这个,我之前还想着怎么给你找更适合你的功法……这个多好!刘隆他们到老了,都是病秧子,你一定不会!学!”

  说着,又疑惑无比:“怎么给你了?”

  才几天啊!

  刘隆是个白痴吗?

  这就给传出去了?

  还有,李皓这小家伙,这么能忽悠吗?

  没感觉出来啊!

  李皓讪讪:“我也不知道,我就把那个小剑给了队长,他就把这个传给我了……”

  好吧!

  袁硕知道内情,知道那把剑,不是什么好物件,谁拿谁倒霉。

  合着,这是把引祸的玩意送出去了,还把刘隆给忽悠的感动了?

  真他么……无言以对啊!

  “行吧,你自己看,别的武师的秘术,我不适合看,不适合指导你,但是这本秘术的确很贴合你,学好了,真能做到一次三叠,哪怕你初入斩十境,干掉一般的斩十境中段都行了!”

  显然,袁硕是真的看好。

  而且,这副作用,对身体的反噬,对李皓而言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因为他有星光能,这一点袁硕也知道。

  ……

  挂断了通讯。

  袁家大院。

  袁硕忽然失笑一声,接着低声骂了一句,“狗日的!小崽子运道这么强?”

  真的强!

  感觉什么好东西都主动送上门了!

  《九锻劲》啊!

  银枪……你这老家伙,大概到死都不知道,你家传秘术,最终还是落到了老子的学生手中吧!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