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69章 打架的爽(求订阅月票)

星门 第69章 打架的爽(求订阅月票)

  知道了遗迹这次来的强者多,李皓也重视了起来。

  袁家大院。

  李皓简单将事情告知了一下,他也没办法帮忙,只能勤学苦练,争取早日进入斗千,那时候才有资格参与一些强者之战。

  院子中,李皓又开始了练武之路。

  内劲,正在朝剑形转换。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实对李皓而言,是漫长的,正常情况下,需要几个月时间,对很多破百武师而言,这只是一个过渡期,其实一点不难熬。

  过几个月,就是真正的破百圆满,谁会着急?

  李皓着急。

  一旁,袁硕正靠在椅子上思考着什么。

  藤椅发出了吱呀吱呀声。

  袁硕忽然道:“孙一飞,齐眉棍王,擅长棍法,一根齐眉棍当年打遍银月,几乎无敌手!”

  “当年,在银月武师界,练剑的有七剑客。练枪的有银月三枪。练拳的,有南北双拳。练棍的……就一个齐眉棍王!”

  “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棍法好入手,却是难精通!齐眉棍王孙一飞,却是棍法出神入化,不算斗千,在破百层次,那家伙的确强悍!”

  李皓没插话,他继续练拳,默默倾听。

  老师很少说过去的事,这次倒是来了兴趣,他也想听听。

  “我和孙一飞,当年其实没什么恩怨。要说大仇,原本是没有的……不过我比他年轻一些,他有个弟子,年岁和我差不多大。”

  “当时年轻的时候,武师谁不冲动?有一次,我和他弟子因为一些琐事,起了争执,我那时候正处于爆发期,出手之下,出拳过重,三拳打死了那家伙。”

  袁硕有些感慨:“武师,出手便是杀人……其实也常见,所以当年官方禁武,其实是对的。也因为这个,我和孙一飞结下了大仇。后来,我和他在横断峡谷约战,当年那边有座横断天桥,我俩在桥上约战,说好了,谁退出天桥,谁便是输家。”

  “孙一飞当年年纪比我大10岁左右,拳怕少壮,那时候我刚好处于巅峰,约战一开始,我就占据了上风,用虎斗术,生生打断了他的双臂,折断了他的齐眉棍……孙一飞不堪受辱,直接跳下了天桥,那横断天桥距离峡谷数百米高……我以为他死了。”

  袁硕叹息一声:“没想到他居然加入了红月,看样子,映红月当初被我击败后,成立了红月,可能拉拢了一些当初被我击败的武师。”

  李皓却是忍不住有些好奇了:“老师,映红月当年还不如你,怎么能建立起红月这样的大组织?”

  二十年前,对方还不如老师呢。

  “不太清楚,我和他交手,大概在25年前左右吧,当时我快50岁了,那家伙比我小一些,大概觉得我走下坡路了,想踩着我扬名……不过那时候我已经感悟了五禽之势,只是五禽之势没融合,尽管如此,那家伙也被我打的跪地……”

  “老师,您向来下手都是斩草除根,那次怎么没杀人?”

  这也是李皓奇怪的地方,怎么留下这么多仇人了?

  袁硕无语:“我又不是谁都杀!说的我好像魔头似的,我杀人,一般都是交战的时候,无法控制。要不对方太弱,要不对方太强,要不就是旗鼓相当……”

  所以就打死人了。

  李皓想了想,有些瞠目结舌。

  强的,弱的,旗鼓相当的,你都给打死了……那……你还不是魔头?

  “映红月这些人,当初没死,其实也有一些别的原因,要不识趣,眼看着输了,就主动投降。要不就是对方伤势重,我的也不轻,再打下去,就是两败俱伤。要不就是背后有人……不好打死了。”

  袁硕笑道:“映红月算后一种,他背后有人,我不知道是谁,不过比武的时候,我能感受到,有人锁定我,盯着我,如今想来……不是破百圆满,就是斗千!”

  他笑道:“你老师我又不傻,对方可能存着一些历练映红月的心思,我要是真把人打死了,那我也麻烦。”

  好吧,这下倒是明白了。

  孙一飞是跳了下去,老师以为对方摔死了。

  映红月是当年背后就有人,站着强者,所以老师不敢打死。

  李皓开始练剑,将拳换成了剑,内劲震荡,一次四叠,一剑破空!

  袁硕皱眉:“不要发出破空声,你以为很帅吗?对强者而言,你出剑破空,他早就锁定了你出剑方位,你只要不是碾压局,出剑有声,你就败了!”

  出剑有声,其实简单。

  出剑无声,对武师而言,很难很难。

  武师内劲强大,内劲爆发之下,破开空气阻力,一剑刺出,那瞬间的速度,会超过音速,自然会产生一些破空声。

  除非一直保持这样的速度,超过了音速,等到声音出现,你剑已经出完了。

  所以想无声,要不极快,要不极慢。

  李皓再次出剑,依旧有声。

  内劲不涌出,单纯的刺剑,这下倒是没什么声音了,可杀伤力显然弱的惊人。

  李皓微微皱眉。

  出剑无声……难!

  袁硕又道:“剑,我不太精通。但是出拳也好,出剑也好,道理都是一样的。要不快拳,快到你听到声音,我早就打完了。要不慢拳,慢到你没感觉到,我就打中了。”

  李皓点头,这个也是他考虑的。

  “老师,突破音速,我还差了点……”

  “那就慢一点!”

  李皓慢吞吞地出剑,有些别扭。

  袁硕无奈:“不是这种慢法,我平时打五禽术,你看到了吗?”

  “嗯,养生拳,很慢……可老师战斗的时候,很快很快的,并不慢。”

  李皓还是无法理解。

  “你还是不懂,快慢,不一定非要定死了。”

  袁硕解释道:“我是出拳慢,爆发快!比如说现在,我距离你还有5米,我前面4米,我出拳都很慢,慢到你都不在意,等我靠近你只有1米……”

  话落,他起身,慢悠悠地一拳朝李皓打来,丝毫不带声音的。

  等靠近了李皓,不到一米的时候,陡然,一瞬间的拳速超过了眼睛的视线捕捉,一眨眼,李皓头发飞起,袁硕一拳打断了他很多根头发。

  “看到了吗?”

  砰!

  直到这时候,忽然空气炸裂开,传出了音爆声。

  袁硕严肃道:“比武,战斗,就是制造杀机的一个过程!我们不追求在战斗过程中好看,我们要有一个目标,杀了对手!”

  “或者说,所有的战斗过程,都是为了最终的那一剑,那一拳而准备!前面,全部都是铺垫,制造战机,直到最后一刻,你达成了目标,一击必杀!这才是战斗!”

  这是真正的武师,真正的杀人术!

  所有的战斗过程,在袁硕口中,都只是一个铺垫的过程,一切都为了那最后一击。

  在这个过程中,你要将你的拳,你的剑,送到你该送的位置上,在最后一刻,瞬间爆发,完成必杀。

  秘术也好,超能技也好,最终的目标,都是为了杀人。

  “李皓,你要记住了,所有的战斗,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杀人!不存在切磋,明白吗?不存在点到即止!从武术被发明的那一刻起,从超能出现的那一刻起,你超凡的力量,就是用于杀人的!”

  李皓点头。

  “什么练武强身健体……那都是扯淡。什么超能造福社会,那也是扯淡。没有超凡力量,就没办法造福社会了?就没办法强身健体了?所以,超凡的力量,就一个目的,杀人!”

  李皓肃然,再次点头。

  “你这次要跟我一起去遗迹……必见血!”

  袁硕沉声道:“而且,和之前不一样。之前,你可以躲着,躲在我身后,可以阴别人,都可以……但是,这一次,你可能要独自去战斗,独自去面对危机。我的敌人很多,仇家很多,想杀我的人太多。甚至你刚去,还不等进遗迹,你都可能会面临生命危险。”

  李皓露出疑色:“还没进去,他们就会动手?”

  “不好说。”

  袁硕不确定道:“要看情况,你是我关门弟子,大家都知道。若是有传武的武师,非要和我按照传武规矩来,你可能要替我迎战几场……未必是他们本人,也许是学生,是弟子,是传人。”

  “虽然如今超能崛起,武师一道没落,可若是真有武师和我讲规矩,有些规矩……还是要讲的……没人的时候可以不讲,有人的时候不行。”

  说到这,他忽然道:“我不太希望你去,可你不去,留在银城我又担心你的安全,要不我送你去白月城算了。”

  他觉得,这一次不止是自己危险,李皓也很危险。

  没人的时候,他袁硕不讲规矩的。

  可很多人都在,甚至超过自己的人也在,这时候,你得守规矩,因为这时候的规矩,其实是用来保护你自己的。

  李皓摇头。

  袁硕无奈。

  他知道,可是他还想试试。

  这一次,李皓拒绝了,他也没再提及。

  “行吧,你继续练武,争取在出发之前,完成内劲一体化,这样的话,你才是真正的破百圆满……”

  但是时间可能来不及了。

  想到这,他开口道:“我对你太了解,实力超越你太多,没办法给予你该有的刺激,你还是去找刘隆,实战!告诉刘隆,只要不打死你,那就随意。”

  李皓吸气。

  队长,可能真的会下狠手的。

  “老师……”

  “少废话,去吧!”

  说着,袁硕又道:“另外,这几天晚上回来,我会将一些遗迹的基本情况告诉你,还有,巡夜人那边,你也要收集一些基本情报才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明白了!”

  李皓也不再说,心中想着,我去找队长,肯定要暴露全部实力,看来,我这是瞒不住了啊。

  果然,低调的人,上天都要和他作对。

  ……

  执法楼。

  刘隆正在忙事情,听到李皓的话,有些走神:“和我切磋?”

  “不是。”

  李皓摇头,一脸认真道:“是请老大指点!”

  切磋,我怎么可能和斗千切磋?

  只是指点一二。

  “忙着!”

  刘隆没好气道:“眼睛呢?我很忙!你要是想找人切磋,随便谁,整个小队,你随便挑,都行!”

  你一个破百初期,队伍里谁不比你强。

  当然,李皓这小子可能吃掉了那颗血神子,破百中期了?

  所以飘了?

  可就算破百中期,那又如何?

  柳艳不行吗?

  人家虽然没到中期,可战斗经验丰富,也够你打的了。

  再不行,找王明啊!

  想到这,他又道:“找王明去,刚好增加一点经验,和超能者对战的经验,你不可能一直遇到武师,你对超能者了解太少。”

  “他不行!”

  “为什么?”

  刘隆好奇。

  李皓想了想道:“他……他不适合压迫我进步,他战斗经验太少。”

  好家伙!

  刘隆都惊呆了,你嫌弃王明战斗经验少?

  他好歹还执行过不少任务,也是杀过人的,之前还杀了日耀……虽然一直说王明经验不多,那是相对那些老武师而言,真放在超能领域,他除了比那些刀口舔血的家伙少一些经验,还真不算差。

  李皓居然嫌弃人家!

  “没时间……”

  李皓见队长再次拒绝,只好道:“老大,我老师让我来的。”

  “……”

  好吧,刘隆因为袁硕晋级的斗千。

  此刻,李皓搬出了老师,他也无奈了。

  可他真的有点忙。

  想到这,刘隆暗暗发狠,小兔崽子,让你找别人,非要找我,行,今天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狠狠揍李皓一顿,这小子下次自然不敢再来找他了。

  “好,那就现在!打完了,我忙事,你该干嘛干嘛。”

  李皓露出了笑容。

  这就好。

  “那老大,咱们去地下室,这里踩坏了……”

  “行!”

  刘隆答应的痛快,你等着。

  咱们速战速决,瞬间搞定你,让你知道,找我,你是真的一点经验都无法提升,毫无作用。

  两人一起朝地下室走去。

  ……

  地下室。

  其他人不在,云瑶倒是在这。

  这女人,一般都在地下室待着,也不知道忙些什么。

  李皓想请人家出去走走,可惜,云瑶压根没看他们,见他们来了,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不知道捣鼓啥去了。

  刘隆也没赶人走的意思。

  他想速战速决。

  风衣都没脱下来,直接道:“开始吧!”

  “……”

  李皓觉得被羞辱了,老大,好歹脱个风衣啊。

  算了,谁让我弱呢。

  还没等他安慰完自己,刘隆又道:“受点皮外伤没事吧?你老师不会说什么吧?”

  好家伙,真把自己当少爷了。

  李皓彻底无语。

  他没说什么,走到一旁,取出了一把剑,他自己的剑太锋利,不敢乱用。

  他手握长剑,开口道:“老大,我用剑!”

  “随你!”

  刘隆真无所谓,用剑用拳,有差别吗?

  都是一招打飞的事。

  李皓深吸一口气,眼前这人,是一位斗千强者,俯视自己是应该的,他一点也不生气,只是觉得,这样的刘隆,自己能因为对方轻敌之心,占点便宜。

  至于占便宜之后,被人打的更惨,也许这也是老师希望看到的。

  不认真起来,如何逼迫自己进步?

  “老大,那你小心了!”

  李皓出剑,内劲爆发,一剑杀出,长剑发出了呼啸声。

  刘隆看了一眼,还行,有模有样的……也就这样了。

  他都没用九锻劲,就是简单的内劲爆发,甚至势都没用,因为用了,对李皓而言太强,真怕打死这小子。

  平铺的一拳!

  毫无花哨,也没任何特殊之处,就一拳打倒李皓完事。

  李皓的剑,已经刺来。

  刺到一半,陡然回剑。

  刘隆一拳已经打出,原本都快打到李皓的剑了,此刻李皓忽然回剑,倒是让刘隆微微有些措手不及。

  他太过敷衍了。

  而李皓,就在此刻,再次出剑,出剑缓慢,脚下移动,宛如猿猴一般灵敏,错开了对方的拳头,长剑轻轻刺出。

  刺剑无声。

  直到长剑靠近刘隆,这一瞬间,刘隆忽然汗毛竖起!

  就在这一刻,李皓缓慢的剑,瞬间快到了极点,如同闪电,直奔咽喉而去。

  没准备杀人,李皓知道,也难杀一位斗千。

  可他要让队长知道,轻视自己,是错误的。

  轻视任何人都是错误的!

  这一刻,刘隆居然感受到了危机,原本无所谓的态度,瞬间变了,暴喝一声,瞬间回拳,右臂颤动,一重巨浪爆发,轰地一声巨响,一拳重重打出,本人也迅速倒退。

  而李皓,却是内劲爆发,长剑上内劲叠加,一重又一重,眨眼间第四重内劲叠加而出。

  当!

  刘隆毕竟是斗千,出拳极快,一拳打中长剑,传出了金属碰撞声。

  可他来不及庆幸,就在此刻,李皓长剑还在挥舞,脚下一跺脚,地面颤动,刘隆不动如山,却也被这地面震荡的微微有些摇晃。

  刘隆满脸惊讶,变拳为抓,一把抓住长剑,想将李皓拽过来。

  这普通的剑,还难伤他。

  他刚要拽剑,李皓陡然弃剑,手呈抓状,顺势一把抓住刘隆的手臂,右手指劲爆发,一把死死扣住他的手臂,甚至抓出了五个血洞。

  刘隆手臂刺痛,内劲爆发,直接外放。

  砰地一声,弹出了李皓的手指头。

  李皓瞬间抽手离开,虎扑而上,一招黑虎掏心,直奔他心脏而去。

  刘隆还在迟疑,要不要爆发势,爆发九锻劲……

  就在他迟疑的瞬间,李皓忽然眼神如电。

  一眼瞪向刘隆,嘴巴微微张开,下一刻,一声宛如猛虎咆哮的吼声震荡四方!

  “吼!”

  声浪爆发,轰隆一声,刘隆被他眼神一看,骇然无比,不是李皓太强,而是……李皓内劲灌眼,这是破百后期才会诞生的征兆。

  而那一声虎吼,更是恰到时机。

  这一刻,刘隆再也顾不得了,李皓……圆满了!

  不,半步圆满。

  他掌握了势的雏形,只差一点了,好像内劲还没一体化,可这样的李皓,已经不能再和之前那样轻视了。

  刘隆九锻劲爆发。

  这时候,不再是双臂,而是胸口巨浪起伏,内劲外放,巨浪叠加,砰地一声,内劲和李皓的手掌碰撞,强大的内劲,直接震荡的李皓手掌血液溅射而出。

  而李皓,却是没有感觉一般,再次跺脚,大地震荡。

  拳脚齐用!

  这一刻,刘隆居然隐约被逼退了一步,他还是没用全力,可就算如此,以他的经验,以他的实力,哪怕小看李皓,没有防备,被李皓逼退一步,也是惊人的结果。

  “老大,你不行!”

  李皓陡然开口,说话刺激。

  刘隆刚想开口说什么,一开口,一声巨吼,再次传来。

  “吼!”

  刘隆低喝一声,有些恼火,这一次,再次一拳打出,迅猛无比,一拳打中李皓刚抓过来的手掌,砰地一声,手掌好像被打的裂开。

  刘隆下意识地出拳,出拳就后悔了,打重了!

  结果……他刚想停手,李皓陡然一掌抓出,噗地一声,这一爪抓下去,直接将刘隆风衣抓碎,再次抓中了刘隆的手臂,又是留下了五个血洞,甚至是五道长长的血痕。

  刘隆这一次彻底变了脸色。

  迅速倒退了几步,避开了李皓的再次攻击,有些不敢置信:“圆满……”

  破百圆满!

  艹!

  是我疯了,还是李皓疯了?

  “老大,再来!”

  李皓不管他,忽然一跺脚,长剑飞起,李皓一把抓入手中,下一刻,脑海中回想起那一剑。

  那斩灭天地的一剑!

  出剑!

  快!

  这一次,他追求的是快,一剑出,让敌人无所逃避。

  这一剑还没出手,长剑陡然崩碎,李皓忽然停下了脚步,微微皱眉。

  而对面,刘隆却是汗毛再次竖起,忍不住喊道:“停!”

  他陡然看向李皓:“你要出剑……这什么剑招?”

  还没出剑呢,居然崩碎了长剑。

  虽然只是普通的剑,可能被收藏在这,其实质量还行的。

  结果好像承受不住杀气,直接崩碎了。

  李皓无奈:“我老师教我的,也是想让我和老大交手,让我内劲一体化,融形成剑。”

  “不……不对啊!”

  刘隆摇头:“你……你不是融大地之势吗?”

  都把我搞糊涂了。

  怎么要融内劲为剑?

  “攻防一体!”

  这么一说,刘隆懂了,有些惊讶,这家伙,要融两种势。

  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臂,上面被抓出了10个血洞,被李皓抓了两次。

  风衣已经破碎了,而且李皓第一剑,出剑很突兀,居然也在胸口留下了一道小小的血痕。

  刘隆彻底无言!

  他看了看李皓,李皓就手掌裂开了,看起来,反而比他要好一些,自己一个斗千,居然被逼到了这份上……哪怕他之前太过轻视,压根没在意。

  “小看你了!”

  刘隆感慨一声,很快,正色了起来:“我说呢,你怎么一个劲地要找我练,原来如此,希望我逼迫你完成内劲一体,是吧?”

  “对!”

  “你早说,我也不会如此轻视……”

  李皓纯真地笑着:“我怕说了,老大不信!”

  大爷的!

  刘隆无语,不过别说,真有可能。

  刚刚李皓要是说,他找自己是为了完成内劲一体化,自己信吗?

  信个屁。

  正准备说话,地下室深处,云瑶默默看着两人,“打就打,别吼了,吼的让人无法安静!”

  说罢,转身回屋。

  心中却是掀起惊涛骇浪。

  李皓……居然逼迫的斗千的队长后退受伤了,尽管她知道,队长小看了李皓,可李皓是谁?

  一个月前,李皓还只是个普通人,被陈坚一巴掌打飞的存在。

  结果,眨眼间,对方居然和斗千的队长斗上了。

  “天才?妖孽?还是……八大家的血脉,真的如此神奇?”

  云瑶进屋,久久无法平静。

  此刻,心中想起了很多事,很多尘封的往事。

  这个小队,真的能发展起来吗?

  真的可以强大到那时候吗?

  原本,好像不可能。

  成立了三年多,死了二十多人,最强的破百,其他全部只是斩十。

  太弱小了!

  在银城,也许还算可以,放在白月城,那就是一支最小规模的行动队罢了。

  再放到中部……那就是村卫队。

  是的,中部有的村子,都能拿出这样的力量,战乱时分,能保存下来的村子,村中的卫队力量都比这个强。

  可随着李皓进入,短短一月不到,队伍的实力,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这一刻,云瑶迷茫了。

  ……

  而外面。

  李皓有些尴尬,吼声太大了吗?

  算了,待会不吼了。

  有准备的队长,吼了也没用。

  他没管这个,看向刘隆:“老大,拿出点真本事来!就这,你怎么逼迫我拼命?”

  “行!”

  刘隆这一次露出了笑容:“之前倒是小看你了,李皓,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怕!”

  不是实力,而是进步速度。

  既然如此,我真不客气了。

  让你明白,斗千,真的不是破百可比的。

  下一刻,一拳打出,巨浪滔天。

  他连势都用出来了。

  李皓忽然觉得,自己被锁定了,气势压迫。

  不过他承受过袁硕的势,这点势,还压不住他。

  双脚站立,大地之势爆发,内劲血气爆发,如长龙一般,李皓跺脚,不动如山。

  稳固身形之后,一蹬而起,直扑刘隆。

  四只手,两双拳,这一刻迅速碰撞。

  李皓正面强攻!

  刘隆再次惊讶,强攻?

  我是斗千,你居然强攻?

  可这一刻,李皓打出的,不是五禽之力,这一刻,他拳头上好像有剑气。

  是的,长剑破碎,李皓想到了以身为剑。

  他的身体,还是很强壮的。

  一拳打出,如利剑出手,噗嗤一声,一拳之下,李皓的拳头破开,露出了白骨,而刘隆,居然也被那锋利的拳头……是的,拳头居然是锋利的!

  这一拳下去,刘隆也是双拳流血,隐约可见白骨。

  “剑?”

  刘隆愈发惊讶,这到底是什么秘术?

  破坏力太强了!

  非但如此,那种感觉……让人窒息。

  袁硕还会这样的剑法?

  从未听说过!

  “破!”

  刘隆低喝,再次挥拳,同时一脚踢出,巨浪再起。

  而这一刻,李皓也是挥拳如剑。

  拳头直奔巨浪而去,下一刻,拳变为抓,他想学袁硕,直接擒拿刘隆的势。

  “好大的胆!”

  刘隆都气笑了,我是斗千!

  你这胆子,要上天。

  砰地一声,巨浪在李皓手中炸裂,直接爆发出强悍的内劲,打的李皓手掌成了筛子,血液一滴滴落下。

  而李皓,也感受到了斗千的强悍之处。

  当然,他很欣喜。

  不是他莽撞,而是他就想试试,斗千到底多强,势到底有多强。

  现在,他知道了。

  很强!

  他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当日看到的一幕。

  断天,断地,断长生!

  什么势不势的,一剑之下,一切破灭。

  这一刻,他眼中都浮现出了剑意,内劲爆发,外放凝聚成剑,一剑斩出!

  嗡!

  破空声起,而当这破空声出现的时候,剑气已经斩出,直接斩中了巨浪长龙,刚刚还炸裂了李皓手掌的巨浪长龙,直接被这一剑外放内劲之剑,斩的破灭。

  浪花熄灭。

  而李皓趁势杀出,手握内劲之剑,刚想再斩,砰地一声,一只拳头打来,直接打的内劲之剑炸裂,直接碎开。

  李皓吐血!

  而刘隆,这时候没再追击,只是默默看着自己的手掌,他的手掌上,也多了一道血痕。

  刘隆再看看李皓,半晌,忽然道:“今天开始,你每天和我对练一个小时!忘记一切,忘记你的拳,忘记你的五禽术,用内劲之剑,和我对练!”

  “一小时?”

  李皓愣了一下,刘隆皱眉:“多了?不算太多,你……如果能每天坚持一小时,我相信,月底,你可能可以正式跨入圆满,内劲一体!”

  对于武师而言,一小时,其实真的很长。

  战斗,往往都在几分钟内结束。

  而李皓,却是笑了起来:“老大……要不……打到虚脱为止,你看如何?”

  “你确定?”

  刘隆盘算了一下,破百巅峰,打到虚脱……其实和一小时差不多。

  他点点头:“都一样!”

  李皓露出了笑容,这可是你说的。

  至于虚脱……怎么会呢。

  剑能,无敌!

  我要吸剑能,和队长这位斗千强者,一直打下去,一位免费的斗千陪练,太爽了。

  “老大,那从现在开始!”

  “现在?你还能打?”

  “当然!”

  “那行!”

  刘隆没意见,此刻,他也不去忙事了,有什么好忙的。

  等李皓跨入了破百圆满,不比其他事重要多了?

  下一刻,两人再次交手。

  不久后,砰地一声,李皓被一拳打出,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刘隆微微松了口气,他当然有消耗,不过还行,消耗两三成,不过打太久也累,总算把这小子打的无力了。

  他刚想休息一会,刚刚还躺尸的李皓,忽然笔直地站了起来。

  下一刻,李皓精神抖擞,疯狂冲击而来!

  刘隆一愣……

  没他发愣的时间了,李皓攻击极其疯狂,而且每一次出剑,其实都很强大,给刘隆的感觉,他若是不晋级斗千,以之前的状态,稍不小心,都可能会被李皓一剑给斩杀了!

  刘隆虽是斗千,可也不能全力以赴,以免打死了李皓。

  这样收着力,也极其的累。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打飞了李皓,而他自己身上,也多了几道血痕,都是被李皓斩的,而李皓,伤势比他重多了。

  结果,没到一分钟……又来了!

  “老大,继续!”

  ……

  一次又一次,李皓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他很欣喜,可以找一位斗千当陪练,不收着,就知道打就行。

  反正打不死刘隆!

  砰砰砰!

  整个地下室,从下午一点多,一直到五点多,响声还在继续。

  六点,七点……

  直到云瑶再次走出来,有些愤怒道:“今天还没结束吗?不吃饭了吗?不休息了吗?从下午一点,打到现在,打了七个小时了!”

  “呼……”

  刘隆剧烈喘息着,他就是斗千,跟人打了七个小时,此刻也有些虚脱了。

  李皓也剧烈喘息,有些迷茫:“七……七个小时了?”

  好快啊!

  我还以为才过去一两个小时呢。

  云瑶看看两人满身是血,李皓就算了,刘隆连风衣都被打没了,此刻,就剩下裤衩了,她有些无语了。

  队长可是斗千……怎么成这样了?

  而且,刘隆身上,血痕真的不少,一道又一道的,好多还在流血。

  刘隆喘息了几声,开口道:“今天……要不到这就算了?”

  他得休息!

  李皓不对劲,这小子有问题,很严重的问题。

  一个破百,打了七个小时,正常的破百,别说内劲了,连个屁都放不出来了。

  李皓倒好,感觉他还能打!

  李皓也是口干舌燥,点点头:“好……明天继续……老大,你……要不要疗伤?明天能恢复吗?”

  “小问题!”

  “那就好……”

  李皓喘息着,竖起了大拇指:“老大,你……厉害!”

  刘隆微微一笑,笑的有些苦涩。

  合着,就一句厉害完事了?

  我失心疯了,居然答应和你天天打!

  “老大,明天早上我早点来……6点吧,咱们打一天……今天不尽兴……”

  说完,李皓转身朝外走去。

  后面,云瑶一直等他开了门,看到了门外的柳艳几人,这才淡淡道:“衣服都快没了,被那个不要脸的占了便宜,很开心吗?”

  门口,柳艳抱着胳膊,上下打量了一番,笑的如同狐狸:“还可以,就是流血了,不然白白嫩嫩的,摸起来应该手感不错!”

  李皓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也没什么羞涩之意,看就看呗,我不是还有裤衩吗?

  他转身回去换了一套新衣服。

  而门口,柳艳默默看了一会,笑容收敛了起来,再看看刘隆,半晌才道:“老大,你陪他打完了,陪我打!”

  “……”

  去你的吧!

  刘隆黑着脸,直接进去换衣服。

  打个屁!

  显然,柳艳被刺激到了。

  看刘隆这状态就知道,李皓的实力,也许超乎大家的预期。

  柳艳没说什么,走了进来,看了看地下室的情况,很多地方都被打的四分五裂,她判断了一下,心中有些震动。

  太强了!

  她又看了一眼云瑶,走了过去,低声道:“什么实力?”

  “圆满!”

  云瑶瞥了她一眼,丢下两个字,直接进屋。

  而柳艳,却是呆滞在了原地。

  圆满!

  破百圆满!

  她原以为李皓就算进入了破百,进步也没那么快,然而……李皓圆满了!

  这一刻,她忽然有些沮丧,有些嫉妒,有些羡慕。

  下一刻,她忽然冲进了云瑶的房间,咬着牙,低声道:“今晚你我打!我破百初期巅峰,你月冥残月,实力相当,你想不想进步?”

  云瑶还想说什么,柳艳压低声音道:“正常吸收神秘能太慢了,唯有打个你死我活,才能快速吸收!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打你……我觉得我可以下狠手!”

  “一样!”

  云瑶本想拒绝,可想到了今日的一切,忽然答应了下来。

  轻哼一声,冷冷道:“打爆你!”

  柳艳一挺胸,冷笑一声:“我怕你被打中了,也不会爆,反而会长大一些,我成全你!”

  这一刻,刀光剑影在这小小的房间中溢散。

  ……

  而李皓,换好了衣服,直接跑路。

  他好饿好饿!

  感觉自己可以吃下一头牛。

  牛,不吃了。

  回去吃五行之力,他觉得,今晚自己可以再吸收100方!

  撑死自己,然后明天早上到巡检司,继续找队长干架。

  真爽啊!

  李皓心中欢喜,那种拳拳到肉的感觉,让他有些留恋,打的真爽,原来打架是这样的,比阴人要爽多了。

  不止如此,李皓觉得,这么下去,也许几天时间,他就能完成内劲一体了。

  正常情况下,那得几个月才行。

  可没人会和他一样,一连打了七个小时,都是巅峰状态。

  而他的对手,陪练,也一连陪练了七个小时,这是正常人难以找到的对手。

  ……

  这一刻。

  执法楼中,刘隆打了个喷嚏,忽然有些担心……真的要打到去遗迹之前吗?

  他怕自己扛不住啊。

  说到底,斗千还是人。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