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73章 银月武林(三更求订阅)

星门 第73章 银月武林(三更求订阅)

  一夜无话。

  王明和柳艳各自巩固境界,适应新能量。

  而李皓和袁硕,也并未休息,师徒俩都在看书,看的并非武道书籍,只是一些基本常识书籍。

  当然,李皓严重怀疑,老师那书封之下,藏的是第三排的那些书。

  早上,柳艳先行离开,王明没走,继续留在这巩固境界。

  ……

  书房中。

  李皓和袁硕看了一夜的书,昨晚两人并未入眠。

  王明打开超能锁的刹那,其实对两人都有些影响。

  看了一晚上的书,袁硕可能是在思考什么,等到了早上,忽然看向李皓道:“王明看到的五条超能锁,分别是四肢和肺部的超能锁,由此,他开启了金系超能。”

  李皓放下书,看向老师。

  袁硕继续道:“单纯从一系去看,打开心脏的超能锁,应该就是火系超能。”

  李皓点点头,这一点他也这么觉得。

  袁硕轻轻敲了敲桌子,又道:“如果打开五系呢?”

  李皓露出疑色,五系?

  “就说你现在,是不是在强化五脏,若是有人发现了五脏的五道超能锁,全部打开,那又是什么状态?”

  李皓思考了一番,开口道:“五系中和,然后平衡?化为内劲?”

  说到这,李皓自己都笑了!

  然而,袁硕平静无比,漠然道:“为何不可能?”

  李皓一愣,什么意思?

  袁硕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陷入了思考之中,片刻后又道:“五系中和之后,就算不是内劲,应该也不是简单的超能!”

  “我进入斗千之后,其实也感受到内劲蕴体,强化五脏!”

  他看向李皓,陷入了一种挣扎徘徊之中:“斗千之上,无路可走了!什么才是万人敌?”

  “我在想,武师到了这地步,弱点就在于内腑……那若是我的内腑强大到了一个极致……蕴养内腑,等到内腑也和超能一样,蕴养到五脏超能锁自然打开,是否会出现一股强大的力量,让我内外蜕变,从而跨入新境界?”

  王明打开左臂超能锁,出现能量爆发的场景,袁硕感受的太清晰了。

  人体,本身就是宝藏!

  他不想强行打开超能锁,导致内劲被吞噬,外力占据主体。

  可若是蕴养到了极致,内腑本身强大到解开了超能锁,那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他看向李皓:“你一直在蕴养五脏,你觉得,蕴养到了现在,五脏超能锁,是弱了还是强了?”

  “更强大了!”

  李皓如实回答,考虑一番又道:“以前我还能感受到超能锁的存在,现在都难以感受了……有种感觉,木桶更深了!能装下更多的能量,所以我的五脏超能锁现在出现的更难了。”

  “那超能锁还存在吗?”

  “存在!”

  李皓再次点头:“必然是存在的,若是不存在,我可以感受到。”

  “那若是你的五脏强大到,可以打开超能锁呢?自然打开,你觉得,你会有一次爆发吗?”

  李皓这次陷入了沉思,这是未知的,他不好说。

  从本身的感受来看……李皓给出了中肯的回答:“有可能!五脏吸收了太多的五系精华,可五脏只是强大了一些,那我吸收了那么多是神秘能,难道都溢散了?不可能!所以,五脏一定有一个蕴藏能量的地方,将我这些能量全部内蕴其中了!”

  “这也是我猜测的!”

  袁硕露出了笑容,片刻后缓缓道:“所谓五脏,藏精气而不泄也,故满而不能实。”

  这话的意思,李皓懂。

  古籍记载,五脏是蕴藏精气的地方,而且蕴藏而不外泄。

  袁硕思考一番,又道:“五脏往往和六腑相关,五脏满而不实,六腑却是实而不满……”

  他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

  过了好一会才道:“先不管六腑,六腑更抽象!五脏更实际。五脏,又称五脏神,五神脏。而斗千,蕴神!神连五脏,五脏神出……”

  他又想到了很多很多,这一刻,他忽然又道:“我以五禽蕴神!五禽神、五脏神……一神一脏!破超能锁,蕴养五神,你觉得,我有希望跨入更高层次吗?”

  这一刻,李皓迅速思考。

  他听懂了老师的意思,老师是说,以五禽术中的五种势,分别去破开五脏的五道超能锁,或者吸收,或者蕴养,不是简单的破开。

  再融五禽之势,五禽之神,跨入新境界。

  有可能吗?

  李皓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也许很凶险。

  未知的路,往往都是如此,每前进一步,都是凶险无比的,但是,伴随而来的,也是巨大的收获。

  老师若是成功,那是什么境界?

  老师口中的镇万?

  不!

  绝对不是!

  五禽神破五脏锁,相当于直接打破了五道超能锁,而打破五道超能锁,在超能领域,已经是第五个层次,三阳之上。

  所以,老师很可能直接跨过超能中的三阳层次,一步跨入三阳之上。

  当然,那是按照超能划分。

  武师的话,毕竟不一样。

  李皓看向老师,袁硕笑了一声:“我觉得可以试试看!不尝试,如何知道能不能行?这一次,据说孙一飞会去,老师我现在的实力,未必能够匹敌他,或者说……几乎不可能!”

  他笑了一声,也不觉得丢人,感慨道:“他是三阳后期,我杀一个三阳初期的乔飞龙,都要搏命!对上他……我可能会死。输给其他人,那没事。我这辈子,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输给当年的手下败将!”

  “我曾说过,被我镇压的人,一辈子都要被我骑在头上,我不想我老了,还被当年的手下败将骑在了头上,孙一飞不行,映红月这边,我若是有机会,迟早也会报复回来!”

  李皓沉声道:“老师决定了?”

  “决定了!”

  袁硕缓缓道:“其实你当时蕴养五脏的时候,我就思考过,直到昨夜王明打开超能锁,让我看到了内蕴的力量多强大,我更是打定了主意,我要蕴五脏!刚好,我的五禽术,最为匹配,最为适合!”

  “五脏蕴五势,蕴五神……等到五神出脏的那一刻……我要不死,要不就是晋级斗千之上!”

  他看向李皓,又道:“心肝脾肺肾,虎熊鹿猿鸟,一脏一禽!心火猿,心主火,猿属火!心脏蕴心猿!熊属土,土蕴脾胃,脾脏蕴熊!虎走肾,强肾健体……鸟应肺,鹿主肝……”

  袁硕说了很多,说他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思路。

  将五种神,搁置五脏蕴养,最后破脏而出……不,破锁而出。

  李皓认真倾听。

  他知道,老师这是怕出了事,这些东西会就此断了传承。

  五脏蕴五神,到底对不对?

  古人若是有路,绝对不会是这么走的。

  无他,古人不可能人人都修炼五禽术,不可能人人都练出了五禽之势,所以老师的路,必然是他首创的,独特的。

  也许大方向上,可能和古人有些相似,但是细节上,一定是老师自己去走的。

  别的不说,光是五种势,哪怕老师真走出来了,李皓未必能学,能用。

  可起码,这是一条路!

  说到最后,袁硕露出了桀骜的笑容:“小皓,我想现在就蕴五脏神!实力方面,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五脏神不出,我恐怕也不会再有提升!所以老师考虑了一下……之前杀乔飞龙的火能,我先自己用,看看能否培养出心火猿。”

  李皓连忙道:“老师,这是应该的!我们还剩下400方的五行之力,还有200方左右的无属性之力……老师都用了!”

  袁硕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我原本想留给你斗千之后用,迅速强化五脏,可现在……算了,我若是成功了,那自然不缺!不过,我还需要一部分剑能……”

  “老师随意取!”

  李皓拿出了小剑,直接递给了老师。

  老师这次可能会遭遇强敌,三阳后期是强,可老师真拼命了,加上石刀和血刀诀,也不一定说就彻底会败。

  可若是来了三阳之上,老师必败,必死!

  五脏神,若是能蕴出一脏之神,也许就有办法应对,当然,若是五脏神全出,可能会更好一些。

  不过现在,也许来不及了。

  五脏神,先出心火猿,也不一定不行。

  袁硕又道:“我先尝试蕴一脏之神,若是我失败了,你后来若是还有机会,你就蕴五脏之神!”

  “五脏平衡,也许才是最好的结果,一脏先强,可能也会有弊端。”

  李皓正色:“老师放心,所有的一切,我都谨记于心!若是老师失败了……待我蕴五脏神出,杀光老师仇敌,再去祭奠老师!”

  袁硕哈哈大笑!

  丧气吗?

  一点也不!

  只有宽慰。

  说的好!

  就该如此,自己先走这条路,若是失败了,也给李皓留下一些经验,待他成功了,杀光仇敌,祭奠自己,也算是一桩美谈。

  “那剑、刀我都先留下,另外,那些神秘能,我也都先留下。”

  袁硕开口道:“按照我的计算,五日内,应该初步有成效,你先回去吧,五天后来见我,若是成功了,那天便动身去横断峡谷,若是失败了,心脏破碎……你带上所有的东西,将真的刀剑,全部献给侯霄尘,让他保你性命!”

  真的刀剑!

  显然,他觉得侯霄尘可能猜到上次李皓给的是假的。

  若是失败了,李皓无人再保,刘隆不行,整个银月行省,有把握保住李皓的,唯有侯霄尘。

  “老师!”

  李皓刚想开口,袁硕笑道:“去吧!武道一途,老师也想走出一条路来,今日心血来潮,确定了方向,那就去尝试,失败也好,成功也好,都不愧于心!”

  拍了拍李皓的肩膀,又露出了笑容。

  李皓低着头,没有说话。

  “师父……那我……回去了!”

  师父……

  武林传道,亦师亦父。

  只是以前,李皓叫习惯了老师,因为之前,袁硕传的是文道,而非武道。

  传武道之时,李皓已经叫习惯了。

  今日,李皓却是改了称呼。

  因为这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

  师徒俩并非优柔寡断之辈,老师的决定已经下了,李皓知道阻拦不得,也没资格去阻拦。

  他匍匐在地,磕了个头,“师父,我等你出关!若是您失败了,我就去白月城,低调几年,等我功成,杀光这世间敌!”

  “哈哈哈!”

  袁硕大笑一声,挥了挥手:“老子还是希望自己来!”

  “那你我师徒,一起杀光他们!”

  “杀心太重……滚吧!”

  李皓起身,转身离去。

  袁硕目视他离去,露出了笑容。

  片刻后,轻轻吐了口气,五脏神,心火猿……那今日起,我就蕴一蕴这心火猿。

  都说我袁硕,像大马猴。

  很好!

  待我心火猿出,那时候,让你们见见真正的大马猴。

  孙一飞?

  三阳后期?

  想找我报仇是吧,尽管放马过来!

  数十年前,打的你跳崖自尽,那时候,也是横断峡谷,这一次刚好,还是横断峡谷,别以为靠上了映红月就能如何,映红月当年照样是我手下败将!

  ……

  同一时间。

  银月行省边缘。

  一人踏地而行,身材修长,背负一根齐眉长棍,看起来最多40岁,头发略显花白,眼神却是格外的犀利,相貌也不算老,唯独那头发却是没有打理一般,洒落披肩。

  而这人身后,还跟着数位年轻人。

  “师父,我们到银月行省了!”

  有人看到了界碑,露出了喜色。

  总算到了!

  走在前方的齐眉棍王,看了一眼界碑,露出了一抹笑容,一抹惆怅。

  二十年了!

  离开此次二十年,这是二十年来,第一次踏足他的故乡。

  当年败给了袁老魔,二十年来,袁老魔困守银月,原本以为他终老于破百境,不曾想老了老了,那家伙居然跨入了斗千,刀斩三阳。

  也好!

  欺负弱者,他不屑。

  报仇,他想。

  可杀一个将死的破百,他不屑为之。

  映红月一心要杀袁硕,也不单单是为了报仇,还有一些别的目的,比如逼问出一些古籍内容,遗迹地点,包括五禽吐纳术。

  可孙一飞不在乎这些,他此次前来,只为了打死袁硕,告诉袁硕,他孙一飞回来了!

  不止如此,他还带了几位得意门生。

  因为他听说,袁硕出手,便是为了他的关门弟子李皓,也是红月要抓的人。

  无所谓!

  他也不在乎,他带门人来,就是为了杀袁硕弟子,而且这几位门人,都是武师,不是超能,是他二十年来,专门培养的武师传承!

  若是他轻松斩杀了袁硕……那也许不公平。

  他要让自己的弟子门人,格杀了李皓,证明齐眉棍强于五禽术。

  斩十巅峰一位,破百巅峰一位,破百圆满一位。

  他不知道袁硕的弟子,目前是什么境界了,可能很弱,可他最弱的弟子,也有斩十巅峰了,所以这一次,他带来了这位最弱的弟子。

  若是袁硕的弟子,连最弱的都斗不过,那也不能怪他孙一飞以力压人。

  “师父,咱们直接去横断峡谷?还是直接去银城?”

  后方,那位破百圆满的男子轻声道:“以师父的实力,我想整个银月也没人可以阻拦,若是嫌耽误时间,不如直接去银城,格杀袁硕,斩其弟子,断了他五禽术的传承!”

  孙一飞回头,扫了他一眼,半晌才道:“不要小看了银月!当年首领来银月,也是吃过亏的。”

  “嗯,弟子明白!听说是银月巡夜人首领侯霄尘出手,不过也是因为中部来了强者,让首领不得不离开,侯霄尘只是占了中部来人的便宜……”

  孙一飞瞥了他一眼,平静道:“没那么简单!侯霄尘出手的时候,首领就在一旁,为何不阻拦?只是因为他地位高,所以特意等着侯霄尘杀完人,再和他单打独斗?”

  年轻人,总是想的很简单。

  对这几位武师弟子,他看的比几位超能弟子要更重。

  超能……他其实不太喜欢,哪怕他自己现在就是超能。

  可超能一道,师承不是太重要,除了一些超能技,其实没太多的技巧而言,就是吸收能量,打破超能锁,然后学点超能技罢了。

  和武师一道,差距很大。

  武师一道的师徒传承,更容易培养感情,更容易传授一些经验、战法、技巧之类的。

  所以,哪怕他超能一道上,已经有几位弟子跨入了日耀,他其实也不是太在乎。

  当年,他无缘斗千,在破百圆满被击败,势遭到了破坏,不得不晋级超能,延缓衰落,结果,最终也没办法再次回归武师一道。

  所以,他希望几位弟子,有人能跨入斗千。

  比如说话的大弟子,武师一道的大弟子,已经初步掌握了势,斗千有望,他很看重他。

  “墨弦,不要小看了银月!”

  孙一飞对这位武道大弟子,那是真的看重,此刻,语重心长地指点道:“银月,自古处于边疆地带,武风昌盛!二十年前,超能没出现的时候,银月的武师,天下闻名!”

  “那些年,银月的武师,走遍天下99行省,横行一世!后来,天星王朝一统天下,有段时间,就因为银月武师混乱,不得不下令禁武!”

  “二十年前,其实已经是银月武林的末代时期,依旧走出了许多强者,包括像袁硕这样的老魔头,虽不是斗千,也曾在超能崛起初期,击杀多位天眷神师,扬名天下!”

  “银月武林,底蕴深厚,谁知道哪个犄角旮旯,就有可能藏着一位斗千?”

  孙一飞沉声道:“超能和武师,如今冲突不多,一些老一辈武师,或者退隐山林,或者暗中蛰伏,等待时机,有些更是改头换面,成为了一些超能组织的首领。”

  “三大组织中,红月首领来自银月……实际上,飞天阎罗两家的首领,多少也和银月有些关系!你们眼中强大的中部地区,强者是多,可那又如何?”

  说起家乡,哪怕在这有仇人,孙一飞依旧满是感慨。

  强者,还是有的。

  银月武林,走出了许多强者,比如映红月,虽然和官方敌对,可映红月的确还是如今首屈一指的人物,而他便是银月的人。

  所以,哪怕银月在超能领域,如今渐渐没落,银月之名,依旧响彻天星王朝。

  这个统治了大地的王朝,哪怕如今日渐衰落,也还没到彻底坠毁的时候,映红月能否带领红月占据一席之地,这也是难说的事。

  孙墨弦连忙点头:“弟子知道了!”

  孙墨弦身旁,还有一位背负长棍的年轻女子,头发扎起,显得极为干练,此刻也开口问道:“师父,银月武林强大,我倒是有所耳闻,可近些年,银月却是不曾出现斗千武师,倒是中部,出现了多位斗千武师,还有不少活跃在超能战场……甚至传说,有斗千武师,已经有希望跨入斗千之上,为何会衰落的这么快?”

  银月武林强大,这一点她听说过,不单单是师父在说,一些老一辈的武师也会说。

  可据她所知,银月很多年没出斗千武师了,倒是中部,斗千武师虽然也难见,然而不是没有,她和自己的师父,就曾拜访过几位斗千武师,只是他们都不是来自银月。

  “银月武林没落……”

  说到这,孙一飞难得有些无奈,摇头道:“其实……也不算没落!真要说,还和我们有一些关系,加速了没落的速度。当年,银月多位武师,都有希望晋级斗千……是很多位,不是一两位!”

  “当年也被人誉为银月武林最后的疯狂!我也好,首领也好,还有那个袁硕,在那个时期,下手都极其狠,杀了许多破百圆满的武师……”

  “当年的银月七剑,银月三枪,南北拳王,四方刀王,霹雳腿,开山斧,铁布衣……”

  他一一例举了当年的银月强者,几乎都是破百圆满,哪怕不是,也差不多了。

  很多很多!

  那是一个璀璨的时代,超能崛起前,最后的疯狂时代。

  银月武林,眼看着便要崛起了,结果……孙一飞叹息一声,有些感慨:“结果,光是银月七剑,三人死在了袁硕手中,四方刀王被他杀了两个,铁布衣被他五禽术打破了肉身……”

  孙一飞笑道:“光这老东西,一个人就杀了半个武林的强者!剩下的,我,首领,还有其他几位,也差不多打死了半个武林的强者……”

  所以,银月武林就此没落了!

  几人目瞪口呆!

  这事,他们真不太清楚。

  合着,银月武林,是被他们自己打没了。

  “那……那袁硕为何一直没能跨入斗千?”

  “他心太大!”

  孙一飞冷冷道:“那家伙,修五禽术,练五禽之势,自古以来,大多武师,都是专修一势,他倒好,五禽之势还不够,还要融五禽!这家伙进入斗千,斩杀三阳,我一点不奇怪!他要不无法跨入,若是跨入斗千,必然是斗千中的顶级存在,光是一个五禽融势,他能斩三阳,在我看来,理所当然!”

  他很看重袁硕,或者说,当年的银月武林出去的武师,没人敢不看重。

  一个人,杀了半个武林强者的存在。

  融五禽五势的家伙!

  哪怕映红月,如今高高在上,你要让他说,袁硕没能跨入斗千就是废物……那映红月就是打自己的脸。

  谁能做到破百融五禽五势?

  侯霄尘保袁硕,也不单单是因为袁硕可以探索遗迹,其实也报了一丝丝希望,袁硕可以晋级斗千,别断了银月武林的最后希望。

  “五禽五势……”

  孙墨弦有些咋舌:“他真成功了?别说五势,就是第二势,我也难融!”

  此刻,他倒是有些明白,为何师父如此郑重了。

  这样的人物,哪怕多年不曾斗千,直到今日才进入斗千,也不该小觑。

  他是破百圆满,所以他深深明白,光是一势跨入斗千,就有多难。

  别说五势了!

  “师父,所以他杀三阳,也是真实力,而不是取巧?”

  “当然!”

  孙一飞沉声道:“怎么可能是取巧?没有硬实力,哪来的取巧之说!中部一些超能,狂妄自大,觉得袁硕杀了断天,完全是巧合,是意外,是偷袭……放屁!那些家伙,侥幸得到了力量,就敢小觑武林强者,那些人,长不了!”

  他此刻,虽然身为超能,却是言语不屑,溢于言表。

  他睥睨四方,意气风发道:“若是有机会,我还想成为武师!超越斗千的武师!什么三阳后期,那又如何?墨弦,你记住了,武师,远比超能有前途!”

  一位三阳后期的超能,说出这样的话,传出去恐怕会让超能领域震荡。

  孙墨弦急忙点头,又忍不住道:“那……师父您……”

  “担心我会被他打死?”

  孙一飞笑了:“我不是一般的三阳超能,别忘了,我也是曾差点跨入斗千的武师!在中部,我也曾杀过三阳后期的超能……不值一提!在我眼中,袁硕是强,可他毕竟耽误了多年,我其实更渴望他能和我一战,有实力一战,若是真被我轻松打死……那才是真的可惜!”

  他有些斗志昂扬起来。

  袁硕,他太期待和那家伙一战了!

  孙墨弦再次道:“师父,那您觉得袁硕和云上宗师谁更强?”

  云上宗师,中部区域,一位顶级武师强者。

  曾在超能战场上,一剑斩了一位日耀巅峰强者,也曾和三阳强者正面厮杀过,只是没能斩杀对方,却也击伤了对方,让那位三阳遁逃。

  这是中部少有的几位,能击败三阳的顶级武师,也给中部的一些武师,保留了许多期待和希望。

  “云上……”

  孙一飞考虑片刻,“云上前几年出手,击伤了那家伙之后,就一直闭关不出,有人说,他可能找到了斗千之上的路。袁硕的话,他刚跨入斗千不久,实力也许和几年前的云上不相上下,现在的话,袁硕应该不是他对手。”

  那就好!

  孙墨弦放心了,因为云上也只是击伤了三阳初期,师父却是三阳后期,还是武师晋级的,如此一来,袁硕虽强,恐怕也难敌师父。

  几人站在界碑旁,畅谈武林,中部强者也一个个出现在他们口中。

  斗千,三阳是主流。

  日耀很少会提及,三阳之上也很少会提。

  畅谈一阵,和弟子们诉说了一下当年的辉煌,孙一飞继续迈步,跨入了银月界内。

  这一刻,他直奔横断峡谷而去。

  没去银城,他要在横断峡谷,击败甚至击杀袁硕,当年他败在那,今日就要在横断峡谷再次爬起来,找回场子。

  ……

  白月城。

  侯霄尘坐在办公椅上,看着一条条讯息划过,片刻后,看到了一条讯息:“孙一飞携弟子三人,进入银月界内!”

  “孙一飞……”

  来了!

  侯霄尘微微皱眉,这可不是好惹的,不知道郝连川有没有把握对付。

  至于袁硕,毕竟晋级时间太短,大概率不敌孙一飞,哪怕他进步神速,跨入所谓的斗千巅峰,也难敌同样是武师出身的孙一飞。

  倒是郝连川,携带火凤枪,击败或者阻挡孙一飞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正想着,门被敲响,玉总管进门:“部长,中部传讯,隔壁的北戈行省出现了暴乱,如今情况紧急,希望部长可以携源神兵,前往北戈行省平乱!”

  侯霄尘眼神一厉,下一刻恢复了冷静,平静道:“传讯回去,就说郝连川带队前往遗迹探索,白月城无人坐镇,我无法离开!”

  “好!”

  玉总管应了一声,又低声道:“阎罗的轮转王,红月的紫月,希望能在白月城外,和部长进行一次会谈。”

  侯霄尘笑了:“他们到底在怕什么?”

  “怕部长暗中出手!”

  玉总管露出了笑容:“部长的强大,他们深知,所以,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缠住部长,不让部长出现在遗迹当中。”

  这就是侯霄尘的强大!

  轮转王和红月驻银月的首领紫月,两人联袂而来,就是为了阻拦侯霄尘出城。

  “好,告诉他们,我在白月山巅等他们,千万不要不敢来!”

  说罢,又笑道:“飞天的半山呢?”

  飞天在银月也有一位首领,自号半山,神秘无比。

  “半山没有情报显示,半山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人前了……不是受伤闭关了,就是……要晋级了!”

  玉总管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侯霄尘微微点头,的确有晋级的可能。

  “算了,不管他,若是晋级了,那也没办法,飞天行事风格,比红月还诡异,的确难以捉摸。”

  说罢,他看向银城方向。

  沉默了一会,没再去看。

  这一次,袁硕的出现,让他更改了一些计划,不知道袁硕如今到底还有几分袁老魔的作风。

  当年杀的银月武林差点灭绝的袁老魔,如今倒是修身养性起来了,也低调起来了。

  他都不好判断袁硕具体实力。

  侯霄尘笑了一声,又看向中部区域,中部乱糟糟的,连巡夜人都有些乱,有人支持开战,有人不支持,有人要防守,有人要进攻……真够乱的!

  也不知道天星王朝,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若是彻底崩溃了,天下99行省,也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