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82章 乱世加把火(三更求月票订阅)

星门 第82章 乱世加把火(三更求月票订阅)

  这一战,结束了。

  本以为是袁硕被碾压的一战,结果五禽一门,强悍无比,李皓杀孙墨弦,袁硕更是突破斗千,阵斩孙一飞。

  从中部来的强者,魂归故土。

  落叶终究要归根。

  孙一飞这一战,注定会在银月武林上留下浓重一笔。

  然而,这一战的余波,才开始。

  现场,安静了一瞬间罢了。

  下一刻,有人一跃而起,直奔天空而去。

  那是孙一飞陨落的地方,孙一飞死后,并未留下什么,只剩下一些强大的神秘能还没彻底溢散,但是在那里……隐约间居然浮现出一柄断掉的长棍。

  齐眉棍!

  不是之前那柄,而是后来用神秘源凝聚的那一柄。

  无法想象!

  这是以强大的精神意志,最后一刻,居然还留下了一柄断掉的齐眉棍。

  宝物!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宝物,一位三阳后期,最后关头,以强大的意志,无匹的战意,留下来的一柄断掉的齐眉棍。

  这样的宝物,哪怕不是超凡物品,也胜过大多超凡物品了。

  这一刻,有人破空而去。

  有三阳,也有日耀。

  至于更弱的,没人敢抢。

  这一刻,下方的李皓,有种嗜血的冲动。

  那东西……你们不配拿!

  是的,他们不配。

  孙一飞尽管战死,尽管是敌人,可战死之后,袁硕敬重他,李皓也觉得此人是响当当的武师,一代宗师武者,这些人,有什么资格拿走他的齐眉棍?

  李皓蹬地而起,手持星空剑,直奔一位日耀而去……

  他还没追上对方,就在此刻,一声厉喝响彻四方:“都滚蛋!”

  一声暴吼,下一刻,郝连川腾空而起,火光冲天,怒吼道:“你们敢!谁的东西你们都敢动?”

  这一刻的郝连川,愤怒无比。

  不知为何而愤怒。

  也许,因为孙一飞是火系超能?

  他一拳打出,火光耀射四方,那些日耀超能,纷纷避退,可现场还有数位三阳。

  阎罗,飞天,剑门,都有三阳强者存在。

  阎罗一方,一位冷漠的中年,冷冷道:“袁硕已走,难道你要阻拦我们?郝连川,你高估你自己了,也高估巡夜人了!”

  郝连川有些抓狂,此刻,他想取出火凤枪,大杀四方!

  该死的!

  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红月覆灭,你们以为你们还占据很大优势吗?

  他陡然看向洪一堂,愤怒道:“洪一堂,你也要抢?”

  洪一堂微微皱眉,避开了一些:“并非抢夺此物,只是不愿让孙大哥死后受人干扰,此半截齐眉棍……我若拿走,保证不会自用,我会命人送往中部……送给那孙红袖!”

  此话一出,郝连川顿时皱眉。

  有些不满。

  送给孙红袖?

  真送去了,对方真要获得了什么,甚至获得了孙一飞的一些意志加成,岂不是要来杀李皓他们?

  之前,孙红袖可是放了狠话的。

  如今,更是血海深仇。

  郝连川虽然同情孙一飞,可袁硕和李皓,才是巡夜人一方的,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

  不管洪一堂是真的送,还是假的送……东西肯定不能给他的。

  “洪一堂,武林规矩!孙一飞死于袁硕之手,他的齐眉棍,便是袁硕的战利品,袁硕离开,他的关门弟子李皓还在,轮得到你来夺宝?”

  洪一堂微微皱眉,点点头:“那便罢了,我并无夺宝之心,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同为武林中人,洪某不至于在孙大哥死后,夺他遗物!”

  话落,他退后了一大截,让开了位置。

  谨慎也好,真的无心夺宝也罢,此刻,他选择了放弃。

  一瞬间,场中只剩下三位三阳对峙。

  阎罗的冷面中年,飞天的斗篷神秘人。

  那斗篷神秘人,好像看了一眼四方,片刻后,无声无息,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原地,眨眼间回到了飞天阵营中,一挥手,一群飞天组织的强者,纷纷迅速消失。

  对方也放弃了夺宝。

  阎罗那位强者,顿时皱眉。

  他倒也不怕郝连川,可飞天的人走了,剑门的洪一堂在旁边看着,加上袁硕虽然走了……可未必不会回来,尽管大家都猜测,袁硕是因为受伤太重逃离,可不得不防。

  “巡夜人……袁硕……”

  他心中呢喃一声,下一刻,破空离去。

  下方,阎罗的强者,也纷纷离去。

  到了此刻,首领走了,他们自然也不敢久留。

  今日一战,需要他们回去消化,也需要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至于孙一飞留下的半截齐眉棍……巡夜人也未必能保住。

  就算他们不夺,也许有人会夺。

  通过这半根齐眉棍,也许可以发现一点秘密,袁硕的秘密,蕴神的秘密,还有孙一飞死后,为何能留下这半截齐眉棍的秘密。

  这其中,也许有很多珍贵之处。

  随着阎罗的人也退走了,这下子,那些小组织哪有胆子留下来,纷纷不要命地逃离了现场。

  今天这一战结束,明天的遗迹之行还能不能继续都难说了。

  此刻,也有一些小组织打起了退堂鼓。

  要不撤吧?

  太危险了!

  原本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遗迹之行,大组织在前面吃肉,他们跟在后面喝汤就行。

  好家伙,汤还没喝到,人家光明岛直接喝没了。

  三大组织之一的红月,更是接连战死两位三阳。

  加上之前的断天,短短一个多月时间,红月在银月陨落了三位三阳强者。

  以往,三阳不可见。

  可随着三阳出现,并未出现横扫无敌的情况,而是接连被杀,关键在于,杀他们的还是同一人,袁硕!

  这老魔头的名声,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众人仔细一想,可不是吗?

  从断天,到孙一飞,再到昊空,他们还不知道乔飞龙,若是知道了,袁硕平均十天杀一位三阳,这有多可怕?

  当然,此刻所有人都忘了一人。

  光明岛主!

  知名度很高的一位强者,还是天眷神师……

  可今日一战,对方的存在感太弱,甚至还不如昊空,昊空好歹还有红月撑腰,大家都知道,昊空死了,红月不会罢休。

  至于光明岛主……算了吧,人都死了,光明岛都没了,谁会在意他?

  此刻,所有人都遗忘了他的存在。

  一位三阳的天眷神师,死的甚至不如孙墨弦让人瞩目。

  ……

  半空中。

  郝连川拿到了齐眉棍,那半截齐眉棍,好像挣扎了一下。

  郝连川落地。

  刚落地,一人走来,正是李皓。

  他看向郝连川。

  郝连川也看着他。

  半晌,李皓闷闷道:“谢谢郝部长!”

  “……”

  郝连川无言,什么意思?

  “谢谢郝部长帮我取回来齐眉棍!”

  “……”

  这下,郝连川彻底懂了。

  他一时间有些尴尬,他其实想把这个留下,送到巡夜人,让部长研究一下的,可是……可是他刚刚还说,这是袁硕的战利品。

  按照规矩,属于袁硕,属于李皓。

  “李皓,这个……”

  李皓闷闷道:“谢谢郝部长!”

  “……”

  他要齐眉棍。

  不是因为这东西是宝物,宝物他有,星空剑都还没弄明白。

  可齐眉棍,是老师敌人的武器……最后一刻,对方挥拳,留手,他李皓也看在眼中。

  这齐眉棍……

  李皓想拿回来,等到时机合适,也许他会送回中部,送还给齐眉棍王的传人。

  是的!

  哪怕他知道,对方拿了东西,也不会感激他,甚至恨不得杀死他。

  可是……他还是想送回去。

  人死了,传承还在。

  齐眉棍王的传承,还有。

  迂腐吗?

  正如他自己之前所想的,很迂腐,不斩草除根也就罢了,还要送回齐眉棍王留下的意志之棍,傻了吧?

  是傻了。

  可是,武师,不正是如此吗?

  我还是武师!

  此刻的李皓,血还没冷。

  郝连川无语至极,半晌才道:“现在盯着的人很多,等回到了巡夜人总部,我会给你的。”

  “谢谢!”

  李皓道谢。

  这一刻,他默默看着上空,又看了看远处孙墨弦的坟墓,他走了过去,在地上寻找一些可以证明齐眉棍王身份的东西。

  不能太珍贵,若是将齐眉棍葬进去,大概每天都有人来挖坟。

  片刻后,李皓找到了一些破损的衣衫,那是之前战斗的时候留下来的,还有一小截断掉的齐眉棍,是一开始的那一根,只剩下一点点,也不会太让人在意。

  在新生的坟墓之前,李皓将这些东西,全部埋葬了进去。

  找了个大石头,沉默许久,李皓只留下了不多的一些字。

  “齐眉棍王孙一飞,齐眉棍传人孙墨弦之墓。”

  没有战绩,没有功勋,没有年月,什么都没有。

  而这,足够了。

  此刻,身边多了一人,洪一堂。

  他带着自己的女儿,一步步走了过来,洪一堂看了一眼墓碑,轻叹一声,微微躬身:“孙大哥,得偿所愿,见证了蕴神的诞生,我想你走的时候,也是心甘情愿的!”

  “银月武师一道,终究还是没有断了传承……”

  有些感慨,有些感伤。

  又少了一人。

  他看向李皓,轻声道:“你也很不错,不用想太多,武师……就是如此!如今的江湖已不在,可当你师父走出了银城,江湖便又出现了!”

  “银月武林的神话,我相信,还会继续下去!”

  “李皓,好自珍重吧,你师父杀了孙一飞,突破了蕴神,打破了斗千的桎梏,如今他离开了,若是找不到他,我相信,很快会有人来找你。”

  “切磋也好,杀你也好,肯定不会让你安心,你要知道……武师,已经没落了!”

  这话,意味深长。

  也有些感伤。

  武师,已经被取代了。

  取代武道的,是如今如日中天的超能。

  可武师当中,出了一个另类,超能会容忍武师再次崛起吗?

  不一定!

  当年超能崛起,杀了许多武师,也有很多武师不得不跨入了超能,如今若是证明武师更胜一筹……岂不是打了很多人的脸?

  尤其是那些跨入超能的武师,不是人人都是孙一飞,不是人人都希望武道再次崛起。

  有些超能武师,反而通亨武师崛起。

  这代表,他们当年的选择是错误的。

  没人愿意承认自己是错误的!

  所以,武师就此彻底沉寂下去,才符合他们的心思。

  洪一堂就是超能武师,此刻,深深能明白这种感受,他没说,当他看到袁硕这么强大的时候,他也有一些后悔,武师的路,虽然难,可是否更强大?

  这些念头,很快消散。

  可心中,总是有挥之不去的遗憾。

  他感觉自己算是豁达的,不豁达,被袁硕几次上门挑战,他避而不战,这种情况,是很屈辱的,他都能忍受,可此刻,连他都有了点后悔的心思,可想而知,其他超能武师如何?

  身旁。

  李皓看着洪一堂,微微躬身:“晚辈明白!不过……堂堂正正来挑战,晚辈也不惧!我师父能杀出一片天,我也会!若是暗杀、偷袭,那洪剑主小看巡夜人了!”

  李皓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巡夜人遍布99行省,如今还是天星王朝的天下,杀我,也要看巡夜人答应不答应,就算巡夜人答应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忘记了,我老师还活着!”

  又不是死了!

  此话一出,洪一堂笑了,微微点头:“你有打算便好,明日的遗迹之行,未必可以顺利,就算顺利……你最好也不要进去,太危险。”

  “多谢洪剑主告诫!”

  说完,李皓看向他身旁的洪青:“洪青姑娘,剑已经破碎了,很抱歉,等我回了巡夜人,会重新让人打造一柄,给你送过去。”

  “没事。”

  洪青好奇地看了他一眼,摇头道:“只是一把凡俗剑,并非超凡物品,坏了就坏了。”

  她按耐不住地好奇:“你……才练武三年?”

  “是。”

  “真厉害!”

  洪青有些佩服,真的才三年。

  天才!

  她从小练武,到如今,已经练武十多年了,破百后期,算是很厉害了。

  可眼前这人,练武三年,阵斩孙墨弦……那位感悟了势的天才,还即将踏入斗千的天才。

  对今日战死的两位武师,洪青都觉得很可惜。

  当然,若是李皓和袁硕战死了,她也会觉得很可惜。

  都是武师一道的天才和强者,就这么死了,她难免也有些伤感。

  “过誉了!”

  李皓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他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聊太多,尽管洪一堂表现的很友善,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洪一堂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

  回到巡夜人阵营中,此刻,其他人正在收拾残局。

  红月的人死了,需要打扫战场,提取神秘能,这一点,其他人不敢干,巡夜人倒是无所谓,反正这锅,巡夜人背定了!

  袁硕说他不是巡夜人……可外人不这么看。

  当初侯霄尘保住了袁硕,在外人眼中,他袁硕就是巡夜人一伙的,既然如此……郝连川当然不会客气,袁硕杀了人,夺走了红影,其他人看不到,所以大家都觉得袁硕只是为了杀人而杀人。

  此刻,那些神秘能,都在。

  今日死了很多强者,神秘能很多,至于空中的火能,正在溢散,却是没人去收取,哪怕郝连川内心深处觉得有些可惜了,还是选择了放弃。

  没去收取!

  孙一飞此人,虽然也是红月一员,可郝连川也为他今日的武师荣耀,而感到佩服,这样的强者,死后不该受此折辱。

  无关阵营,单纯的佩服而已。

  若是红月人人都是如此,他倒是敬佩红月组织都是条汉子,可惜,孙一飞这样的人太少。

  ……

  这时候的王明,也凑了过来,一脸唏嘘:“师兄,没想到这一战,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

  愣住了。

  李皓愣住了,刘隆愣住了,柳艳也惊呆了,而郝连川更是仿佛刚认识王明一般,一脸呆滞。

  什么?

  师兄?

  王明好像没看到他们的表情,有些担忧道:“师兄,老师走了,是不是受伤太重了?之前老师受伤大家都看到了,而且今日一战的消息传出去,恐怕无数人都想杀老师,或者逼问武师晋级的秘密……老师很危险,师兄,我们有办法帮老师吗?”

  李皓有些艰难地回应道:“老王……”

  “喊我小明!”

  王明坚定道:“师兄,武师礼仪不可废,之前我不懂,今日我深有感触,长幼有序,你是师兄,我是师弟,别说我比你还小一些,就算大,你也不能喊我老王,喊我小明就好!”

  一群人都很无语。

  可是……能辩驳吗?

  不能。

  他的确是袁硕的弟子,记名弟子也是弟子。

  当日袁硕想给李皓铺路,没想到李皓进步飞快,而他自己也进步飞快,直接跨入了蕴神,如今,这收下的三位记名弟子,倒是混了个名号了。

  五禽门人!

  郝连川也是眼神异样,很快,笑道:“对,李皓,有需要帮忙的,可以说。至于王明……王明,你和你师兄多请教请教,武道……还是很有前途的。”

  他乐见其成。

  心中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当初袁硕逼迫他们几人拜师,他还觉得有些不妥,可现在看看,呵呵,袁硕,你也没想到吧。

  你的记名弟子,黏上你了!

  李皓懒得再说什么,王明这家伙,有时候就是这样,他只是随口道:“在外别乱喊,别以为多占便宜,你要明白,现在……多少人希望老师死,希望我死。”

  武师,超能,红月……

  甚至巡夜人当中,也未必都希望袁硕活着。

  他又想到了侯霄尘的话……上面再逼迫,他就反了!

  那时候,更是可怕无比。

  而且,现在他们附近,就有一位三阳中期的强者,在默默窥探他们。

  说太多,也容易引起注意。

  老师走的时候,没有吸收剑能,只是带走了红影,也不知道红影力量能否帮老师恢复,而且他强行蕴养第二神,现在一定肾亏的厉害。

  李皓,还是有些担忧的。

  至于老师逃走,他能理解。

  这个时候不跑,消息传出去了,他伤势又没好,那就是靶子!

  在这,很容易被人给围剿了。

  此刻,郝连川也想到了这些,有些郑重道:“遗迹的事,有些麻烦了!现在消息可能已经传出去了,我要马上汇报给侯部长!李皓,你跟我来!”

  说完,他带着李皓就往巡夜人阵营走。

  这事,他觉得自己未必能处理……不是未必,是百分百处理不了。

  麻烦大了!

  幸好袁硕跑了,袁硕要是不跑,麻烦更大。

  他有些庆幸,袁硕要是还留下来,三大组织可能都会有顶级强者从中部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就算中部太远,其他周边行省,也会紧急调动力量过来。

  ……

  同一时间。

  消息,的确外传了。

  白月山脚。

  一处茶楼中。

  轮转王刚走到山脚下,怀中一面镜子震荡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渐渐地,脸色开始凝重起来。

  到后来,更是化为沉重。

  消息不多。

  可是,极其骇人。

  袁硕突破,晋级蕴神,斗千之上,武师还有路!

  袁硕阵斩孙一飞,孙一飞以神秘源为兵,依旧被杀,袁硕战力接近三阳之上!

  可怕的消息!

  当然,还附带了一条,袁硕重伤,遁逃,临走之前,斩杀红月探险队所有人,昊空也被杀了。

  这消息,倒是让轮转王笑了。

  又不是阎罗的人,三大组织有合作,也有针对,死了更好。

  当然,他也没心思去嘲讽什么。

  原本准备上山的他,瞬间转向,破空而出,朝横断峡谷飞去。

  此刻,牵制侯霄尘,不再是大事了。

  他先走了!

  片刻后,一声愤怒的喝声,响彻天地,一瞬间,一道紫色身影,浮空而去。

  那是红月的首领紫月!

  她也收到了消息,尽管红月的人被杀光了,可在场的那些超能,总有人会告知她的,至于是谁,那不重要,红月情报向来不弱。

  ……

  白月山巅。

  侯霄尘正在山巅的凉亭中喝茶,身边,玉总管迅速送来了一面屏幕,沉声道:“郝部长急报!”

  “接!”

  侯霄尘已经知道出事了,紫月和轮转王离开,他感受到了。

  只是什么样的事,会让他们如此急切?

  郝连川,拿出了火凤枪吗?

  所以,他们急着去夺取源神兵?

  这一点,也在他算计之中。

  去就去好了!

  源神兵,也不是那么容易夺走的。

  所以,他并不是太急躁。

  当屏幕上出现郝连川的面孔,他还有心思笑道:“你还不跑?”

  源神兵暴露了,你还待在那?

  “跑?”

  郝连川一怔,下一刻,急忙道:“部长,要撤吗?”

  “不然呢?”

  “可是……”

  郝连川着急道:“可是现在时机很好,红月折损严重,我觉得倒是机会。”

  “简单说说吧。”

  侯霄尘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实际上,也预判了很多种情况,所以,就算出事,他也有所安排。

  “部长,袁硕晋级蕴神,找到了斗千之上的武道路,斩杀了孙一飞,杀光了红月所有人,灭了光明岛……”

  啪!

  茶杯被捏碎,捏的粉碎。

  “部长?”

  郝连川疑惑,部长不是知道了吗?

  侯霄尘面不改色,微微点头:“嗯,还有呢?”

  此刻,心中却是震惊。

  什么情况?

  袁硕……蕴神?

  袁硕能赢孙一飞,不能说完全不在他考虑之中,他考虑过,比如袁硕拿着火凤枪,爆发出强大的力量,这是很有可能的。

  袁硕手持八大家的神秘武器,爆发,击败孙一飞……也在考虑中。

  袁硕不敌孙一飞,最终逃离……嗯,也在考虑当中。

  唯独没去考虑,袁硕居然真的靠硬实力,杀了孙一飞,是的,这一点,别说他,就是神,也考虑不到,一个月前才晋级的袁硕,居然在晋级斗千之后,迅速找到了通向斗千之上的武道路。

  甚至还跨入了其中!

  蕴神?

  侯霄尘真的惊讶,真的骇然,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

  可是……刚刚的风淡云轻,让他无法此刻表现出骇然失色。

  唯独玉总管,看到了向来镇定的部长,此刻,把手中的杯子都快捏成粉末了。

  “部长,袁硕杀完了红月的人,重伤逃走了!那我们现在不探索遗迹,放弃遗迹,现在撤离吗?”

  撤离?

  撤离个屁!

  横断峡谷,很快会成为各方的关注点,此刻不能走,走了,那个遗迹就没了,这次一旦离开,很快就会有大批强者到来,前往横断峡谷探秘。

  一定要在他们来之前,去把遗迹探索掉。

  而他……需要亲自去坐镇!

  此刻,连白月城都顾不上了,当然,不止他,三大组织也好,上面也好,都没人顾得上白月城了,开玩笑,谁还有心思在乎白月城?

  他们都要去找袁硕,找不到袁硕……先找他弟子也一样!

  “我马上到!”

  丢下这话,侯霄尘直接挂断了通讯,一边下山,一边道:“给驻军总部通讯!”

  玉总管迅速打通了通讯,侯霄尘接通,拿到手中,沉声道:“不管一切,驻军开始驻扎横断峡谷,封锁横断峡谷,所有武器,覆盖横断峡谷!另外……开启一级战备……关键时刻,可以动用那些东西,覆盖性打击!”

  “侯部?”

  “相信我,否则,这次恐怕有些麻烦。”

  “好,明白,只是……一旦如此做,恐怕会导致一些不好的影响。”

  “没关系,我们有准备,大不了……就按照最坏的打算去做。”

  “明白!”

  侯霄尘挂断了通讯,考虑了一会,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对外宣传,大肆宣传,袁硕晋级蕴神,跨入斗千之上,三招格杀三阳后期的孙一飞!此刻袁硕已经前往中部,欲以蕴神之力,格杀映红月,让映红月洗干净脖子等着他来杀!”

  “还有,袁硕有心重组银月武林,愿传授蕴神之法,凡是志同道合之辈,愿和他一起击杀红月强者的武师,他都愿意收纳,传授蕴神之法……”

  一旁,玉总管眼睛不断眨动。

  这……合适吗?

  当然,这么一搞,映红月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会死死盯着袁硕了,大概率会在中部等他来。

  而天下武师,强者大多都会去中部寻找袁硕。

  至于是杀袁硕,还是杀红月之人,这就不好说了。

  至于大家信不信……为何不信?

  这口吻,太符合袁老魔的风格了,凡是了解袁硕的,大概率不会怀疑什么。

  这时候的侯霄尘,也淡定了起来。

  没有之前的惊诧和震撼。

  他恢复了平静,想了想又道:“给中央通讯!”

  “就说,需要支援,让他们来几位旭光层次的强者,携带三五件源神兵,不然挡不住!”

  玉总管震惊道:“真要这么发报?”

  “对!”

  侯霄尘忽然笑了:“就这么发!还有,通知他们,让他们在中部给予袁硕照顾,袁硕已经暗中投效巡夜人,告诉总部,袁硕答应,若是帮他杀了映红月,他会向我们提供最完整的蕴神之法,帮我们解决超能一些麻烦,还会将五禽吐纳术的更高层版本传授给我们……”

  就是胡编乱造,可都极其像袁硕的口吻。

  “至于我……我此刻不得不携伤前往横断峡谷,告诉总部,来人的时候,顺便带一枚元神果给我,帮我疗伤,不然我怕撑不了太久!”

  玉总管迅速记下。

  此刻,心中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还是部长厉害。

  “最后……”

  此刻,侯霄尘站在山腰上,看向远方:“再告诉全天下一个消息,红月的血神子,是袁硕突破蕴神的关键,凡是源神兵,都可以提取血神子,提取之法,全部公开出去!”

  他笑了!

  玉总管却是有些心中发寒,若是这消息传出去,不管是超能还是武师,凡是有源神兵的组织,都会动心的。

  研究也好,储存也好,他们一定会动心的。

  以前,这个消息其实没啥用。

  谁信啊?

  可现在呢!

  会相信的!

  “细节要准备好,他杀了断天之后,夺取了血神子,迅速晋级。这一次重伤之后,杀了昊空,再次夺取了血神子,等袁硕再次出现,可能便是更强的强者了,这些,都要全部透露出去,从他的轨迹、进步速度来看,这是最符合他晋级蕴神特征的宝物!”

  侯霄尘大脑迅速运转,眨眼间,一条条阴谋诡计就形成了。

  而若是仔细去查,还真有些无懈可击的味道。

  “还有,巡夜人这边,赠送他一枚三阳层次的血神子消息,也传播出去,他拿到了血神子,开始闭关多日的消息,都要事无巨细地传播出去……通过那些暗子就行!”

  “明白了!”

  玉总管愈加佩服,心中也为红月默哀。

  这么一来,哪怕红月承受住了压力,短时间内,大概也没精力找银月的麻烦,找银城的麻烦了。

  他们先照顾好自己再说吧!

  ……

  此刻的李皓,还不知道这一切。

  否则,他就该佩服老师了。

  难怪老师临走的时候,会说,烂摊子全部交给侯霄尘解决,显然,袁硕相信,侯霄尘可以解决这些麻烦,将危险压到最低。

  而侯霄尘,也的确不负所望。

  只是转眼间,就一条条地安排了下去,当这些消息爆发,最难受的不是袁硕,不是李皓,而是红月那边。

  血神子,可以晋级。

  杀红月的人,还能获得蕴神之法。

  这一来二去的,有野心的,多少都有些行动,不杀几个红月强者,不试验一下,谁甘心?

  哪怕知道消息未必是真的,也会有强者会尝试的。

  一定会!

  甚至红月内部的强者,未必会安稳下来。

  ……

  这一日,侯霄尘他们还没抵达横断峡谷,消息已经在一些圈子中传荡开了。

  ……

  “袁硕晋级蕴神,斗千之上的武师,杀了差点突破旭光境的孙一飞!”

  ……

  “大新闻,大消息!银月老魔,二十多年前横行武林的袁硕,晋级斗千之上,一刀斩杀旭光层次的孙一飞,他晋级之法,居然是红月自己提供的,红月的影神,居然是武师突破的关键!”

  “难怪!我说呢,我早就有所猜测,红月的影神不一般,映红月培育影神,却是从不让武师去培育,都是超能,而且隔一段时间,还会回收影神……原来如此,难道映红月也还保留着内劲?”

  “……”

  ……

  “变天了!武师有人晋级斗千之上,堪比旭光,而晋级关键是红月的影神,一种隐匿能力特别强大的宝物,很多红月超能身上都有,只要三枚三阳层次的影神组成的血神子,就可以晋级到蕴神!”

  “真的?”

  “不骗你,恐怕现在99行省都传遍了!”

  “三阳……三阳就行?走,准备一下……需要源神兵是吗?快,带上源神兵……趁着其他人还没准备好,先杀几个再说!”

  “……”

  这一刻,整个天星王朝都轰动了。

  杀一位三阳后期,其实没什么太了不起的,在中部,三阳后期又不是没死过,哪怕三阳之上的旭光境,都有人陨落。

  可是,一位武师杀了对方……那就是最大的新闻。

  何况,这位武师打破了武师的极限,对很多人而言,很多组织而言,其实武师,一直没被放弃,因为大家都知道,武师晋级的超能,很强大!

  许多组织,都会培养武师,哪怕三大组织也不例外,以武师晋级,会让大家更强大。

  所以,此刻听说可以晋级斗千之上,还能堪比三阳甚至旭光,一些人疯狂了。

  因为他们知道,武师晋级,一般会提升一层。

  蕴神晋级,那岂不是直接旭光了?

  甚至更强!

  若是传言是真的,袁硕堪比旭光……那岂不是说,袁硕晋级之后,能超越旭光,达到超能如今还没出现的极限境界?

  这一点,任何组织都不会放过。

  乱了!

  余波,正式扩散开。

  袁硕,红月,血神子……

  这些,都成为了这一刻四面八方强者们热议的关键词。

  而其中,少不得侯霄尘的推波助澜。

  无数的组织,开始打听消息真假,动用银月的暗子,或者巡夜人的暗子,希望获得更真实的消息。

  而侯霄尘透露的消息……格外的真实。

  尤其是袁硕跨入斗千,斩杀了断天之后,迅速进步,侯霄尘送过去了一枚三阳血神子,对方闭关几日,出来后就迎战孙一飞……这一切,都无比的真实!

  无论是谁,从这当中,都找不出什么问题。

  袁硕的弟子李皓,学武三年,服用一颗日耀层次的血神子,直接进入了破百圆满,杀了掌握了势的孙墨弦,这也出现在了很多组织的消息中。

  一个学武三年的新人,迅速进入破百圆满……更是确定了消息的正确性!

  当然,李皓也因此获得了不少关注。

  找不到袁硕,那就找李皓好了。

  前提是,杀一个红月强者,提取一颗血神子,带着真宝物去找,不然找到了李皓,没宝物在身,他告诉你怎么吸收,你又能如何?

  李皓他们显然是没有的,有,也早就用了。

  不带一颗血神子,怎么好意思跑那么远过去找人?

  ……

  原本就混乱的天星王朝,这一刻,更加混乱了。

  红月那边,还没反应过来,眨眼间,就有许多红月强者消失了。

  不是死了,是消失了。

  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弱者就算了,甚至有数位三阳强者,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距离消息泄露,还不到一个小时,可见一些暗中超能组织的强大。

  ……

  中部。

  一处秘地之中,一位长相略显阴柔,却是极其帅气的男子,陡然眼神一厉!

  “混账!”

  他怒了!

  映红月,若是袁硕看到了,大概会骂一句闷骚,这么多年了,还保持这副模样,老头子一个了,还跟个小年轻似的。

  怒归怒,下一刻,他迅速喝道:“快,收拢各大行省势力!所有人,等待命令,摧毁据点,潜藏!”

  该死的!

  这一刻,他也气的肝疼,就反应迟了一会,结果……好几位坐镇行省的三阳居然联系不上了,为什么?

  还用问吗!

  混蛋!

  这其中,少不了各大组织和巡夜人的出力,否则,三阳哪有那么容易就消失了,何况还需要源神兵,小组织也不可能有啊!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