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92章 晋级斗千(求订阅月票)

星门 第92章 晋级斗千(求订阅月票)

  随着部分黑铠撤离,战斗愈加轻松了。

  哪怕白银强者不肯离去,还在爆发,可越来越多的三阳加入战场,那位白银千夫长也顶不住了。

  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声,白色铠甲之上,爆发出一股刺目的光芒,对方腾空而起,瞬间升空,摆脱了压制。

  升空后,这就不好打了。

  因为三阳现在都被限制了,无法凌空作战。

  这里空禁太强!

  所以,片刻后,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位白银强者踏空而去,消失在众人面前。

  不过,战果还是极其辉煌的。

  战斗继续!

  只是,这时候就是一边倒了。

  砰砰砰!

  一具具黑铠,被丢到了广场之外,大概过了几分钟,战场彻底被清空。

  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800多的黑铠,这一次,起码解决了500具。

  直接一次性斩获过半!

  一支千人队,此刻大概城内也就剩下三百左右了,甚至还有3尊青铜甲士,也被直接打爆。

  青铜甲士,无法捕捉。

  一旦离开城市范围,都会爆炸,所以这一次,也没人想要俘虏对方,直接被对方爆开了。

  一位千夫长,5位百夫长,加上300左右的黑铠逃离了此地。

  战果还是极其辉煌的!

  当然,黑铠的杀伤力也是可怕。

  之前150多人,闯第二通道死了20多位,这一次正面进攻,前面抵挡那一分钟,也死了20多位超能。

  此刻,剩下的超能,也就百人左右了。

  折损也近半。

  不过折损的都是一些弱者,月冥死的最多,日耀倒是不算多,三阳更是只有倒霉无比的耀承,折损在了第二通道中。

  人数虽然少了一大截,可战力,说实话,影响不算太大。

  这一次,哪怕巡夜人也有几位月冥战死了。

  郝连川虽然不弱,可此刻他没暴露火凤枪,所以也没法做到兼顾四方,黑铠又都不弱,有几位月冥倒霉,被瞬间击杀了。

  不过,进来之前,大家都有准备。

  不死人,那不可能。

  巡夜人还算好的,起码日耀到现在都还活着。

  比起阎罗……阎罗一方,此刻,轮转王脸都是绿的,进来30多人,现在加上他自己……还剩下9个!

  其中5个走了第二通道,加上他,4人没有过第二通道。

  9人!

  轮转王没有丝毫的开心,那些月冥日耀死了,他其实无所谓,可三阳境死了,真的影响到大局了!

  耀承……废物!

  洪一堂都活着,你却是死了!

  剩下的百人队伍,飞天居然还有接近20人,对方都没进来多少人,几乎没什么折损。

  剩下的巡夜人最多,接近30位。

  红月20位左右,剑门也差不多20,加上阎罗,差不多百人了。

  而散修……活到现在的,也就五六位日耀境了,日耀之下的,几乎都死光了。

  这就是小组织和散修的悲哀。

  没有三阳坐镇,遇到了危机,日耀也难抗住,别说去帮助别人了,不被拖累就算好事,大组织这边,三阳强者,好歹还时不时地帮他们清理一下危机。

  战斗结束,众人没有出去,而是在广场上伫立。

  地上,一些尸体正在被吞噬。

  李皓他们,直接开始清理战场,不管谁的尸体,自家的抢回来带走,不是自家的……也偷摸着弄点东西出来,最好弄点神秘能。

  三阳强者们,开始汇合。

  胡定方这一次倒是主动开口了,沉声道:“那白银强者跑了,还跑了300多的黑甲,此刻,不知道是分散在城内,还是回到了城门那边……城门那边,除了这一支千人队,还有其他强者吗?”

  郝连川开口道:“我看不少黑铠并未逃回去,而是分散了,现在不如从第九街道开始,一一清扫,然后我们在城门附近集合!到现在……过去差不多一天了!”

  这一次,进入遗迹,只有三天时间。

  如今,恐怕是第一天的晚上了。

  清剿外城,在内外城的城门那边汇合,做最后的大决战!

  这是郝连川的打算。

  众人思考了一下,有人点头,有人沉声道:“不如集体行动?分散的话,危险会增加!”

  此刻,很忌讳分兵的!

  若是哪里隐藏了大量黑甲怎么办?

  他们不明白,郝连川为何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可几大巨头,那些三阳,却是没人反对,没人说什么不对。

  集体行动?

  到了这时候,是分享战果的时候了。

  谁解决了黑甲,那就是谁的。

  这是其一,其二,一起行动……怎么方便干点私事?

  比如,巡夜人活下来的人最多……不弄死一些合适吗?

  尤其是轮转王……他是最不爽的!

  巴不得分兵才好!

  现在,黑铠解决了大半,剩下的小半,他们几位三阳都能解决了,多死几个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这才是人性!

  本就是敌对的,所谓的合作,都是个笑话。

  至于内城……内城就算不去,这一次,拿到了这么多黑铠,其实也赚了。

  所以当郝连川说分兵的时候……其实那些三阳都没意见。

  而轮转王更是淡淡道:“城内都是一些黑甲,没太大威胁,我们几位,去城门那边看看,以防万一,防止白银强者再次出现……”

  就差说,我们这些三阳走远点,你们给我狠狠的在城内杀!

  杀黑甲,也杀其他人。

  这才是遗迹探索的本质,不单单是遗迹的财富,还有其他超能者的财富。

  而这,显然也不是第一次了。

  人群中的超能者也好,武师也好,好像都很习以为常。

  郝连川又道:“大家要合作,合作才能共赢!清剿了城内黑甲,大家去城门口集合,对了,城内解决的黑甲,谁解决的归谁……就算贡献上去,也都会算贡献的!”

  众人纷纷沉默不语。

  这才是超能的本质,也是银月武林的一个延续……反正你们看着办,我们这些三阳走远点,你们怕死的,就迅速去城门口集合。

  不怕死的,就在城内给我干!

  是的,他们还是给了一些人机会,你可以去城门口和三阳汇合,那样的话,大家起码面子上要过的去,不至于在城门口干什么。

  下一刻,紫月率先离开,冷冷道:“走了,都速度点,也要小心内城还有强者……那就麻烦了!”

  一位位三阳,迅速离去。

  胡定方有心带着李皓,朝李皓招了招手……

  带个把人直接一起去,那也没什么,没看洪一堂带着他女儿一起走了吗?

  不过李皓却是摇了摇头,一脸憨厚耿直,看了一眼刘隆和柳艳,好像在说,他要跟着队长一起走!

  胡定方微微皱眉。

  郝连川传音道:“没事的,走了,红月那边大概有命令,不敢杀他的!其他人,也不敢贸然动他,何况,他和剑门交好……真正敢对他动手的没几个,刘隆还是斗千强者,问题不大!”

  胡定方有些迟疑,不过还是没再说什么,迈步离开。

  而李皓,其实想说点什么。

  飞天、剑门都还有一位三阳隐藏着呢,要不要一起带走?

  他想告诉郝连川的……不过考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因为,这俩走了,未必是好事。

  不走的话,可能还有意外收获。

  随着三阳离开,留下的日耀和月冥,都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没说话。

  红月那边,一群人闷不吭声,迅速消失在原地。

  因为,此刻不少人暗暗打量红月的强者。

  听说,红月这边,有种无形的红影。

  这些家伙有吗?

  还有人看了一眼李皓,他们在想,李皓会提取红影吗?

  据说需要源神兵……这没关系,关键是,李皓知道怎么使用,才能成为蕴神吗?

  剑门那边,领头的则是一位日耀后期的强者,男子比较年轻,看了一眼李皓,笑道:“银月武林是一家,李皓,有事可以找我们剑门!”

  话落,也是一挥手,带着剑门的人迅速离去。

  李皓露出了牙齿,以笑容送走了这些人。

  其他几方,陆续离开。

  等他们都走了,那位金系的周部长沉声道:“大家都小心点,我们巡夜人这边,超能都没进入第二通道,没他们隐蔽!”

  他看了一圈,“我们这次来了7位日耀……”

  其实还有王明,刘隆其实也算。

  不过他没算进去。

  “兵分两路,一起的话目标太大,郝部走的时候,意思很明确,尽量解决掉一些三大组织的强者!”

  他沉声道:“我带一队人,老何带一队!”

  他和何部长,都是副部长。

  都是日耀巅峰的存在。

  他是金系,而何部长则是水系。

  剩下的5位日耀,也做了分配,他带走了3位,剩下的两位,李皓都认识,一个风系的黄云,一个土系的赵欢,显然,他知道王明和刘隆的实力,因为王明和刘隆都分到了第二队,这样的话,两边力量其实差不多。

  而张婷也在水系这一队,跟着何部长。

  李皓不知道,这是周部长无意间的安排,还是郝连川吩咐的,他也不在乎。

  这时候的他,杀心没那么强烈了。

  150方的水能,他还没用完呢。

  再说了,黑甲都快没了,我他么怎么弄死这位三阳中期?

  郝连川别想借刀杀人……何况,我这把刀太弱,你借刀杀人,那也没戏,要是之前,还有希望,现在的话,难度太高,李皓才不愿意冒险。

  李皓几人都在这一队,倒也算照顾了。

  领头的何部长,也不多说什么,迅速带着几人钻入了街道中,一边快速行走,一边道:“这也是给大家磨练自己的机会,各大组织经常用这种方式,让一些弱者见见世面,见见血!总之,待会遇到了三大组织的人,那就杀,没有任何可说的。”

  “遇到剑门的呢?”

  有人低声问了一句。

  “剑门……若是对方不招惹我们,我们也不招惹他们,剑门是本土组织,平时还有一些合作,三大组织,都是官方定义的邪能组织!遇到他们,只有杀!”

  之前还合作的好好的,眨眼间就开始翻脸。

  这也是一种日常。

  官和匪的区别。

  需要的时候喊宝宝,不需要的时候,那就是仇人了。

  而此刻,李皓没说话,他只是四处看看……哪怕那些人通过了第二条通道,遮掩了超能波动,可超能本身还是存在的,所以此刻的他……很是感慨。

  没有超能波动,隐藏的不错啊!

  他们路过的一座古屋,屋檐下居然有一位超能藏着,日耀巅峰的何部长居然没有发现。

  不得不说,此刻,通过第二条通道的那些超能者,还是有很大收获的。

  起码,在这个地方,他们占据了天时地利。

  可惜……在李皓眼中,一个个大灯泡,在这黑暗中格外显眼。

  他可以看到邻近一条街道的超能情况,更远的话,李皓就难看到了,可这就足够了,两侧的街道,加上本身这条街道,他可以同时看到三条街道的超能者。

  李皓需要防备的,其实只有武师。

  他好奇地东张西望,观察一位位超能,大概是他们人多,这些隐藏的超能者,并未对他们发动袭击,那是找死。

  这一方,多位日耀,还真不怕一般的袭击。

  所以,何部长才敢如此大胆地行走在街道上。

  李皓觉得很可惜……若是他和刘隆几人单独行动,此刻,屋檐下的那个家伙,已经被干掉了,还能捞一笔神秘能,可有人在这,他也不好提醒。

  不过,何部长没发现,那位三阳中期的存在,倒是可能感应到了一些动静。

  她也朝那边扫了一眼,一扫而过,并未说话,也没提醒的意思。

  见李皓东张西望的,张婷和他不远……此刻,也顺势低声问道:“李皓,你们之前进城,对城内布局熟悉吗?”

  “还行!”

  李皓龇牙笑了:“这是第六街道,每条街道不算太长,大概也就1500米左右,两侧都有一些小巷子,通往其他街道。之前都有黑甲巡逻,现在未必有了,那些黑甲说不定躲起来了……”

  正说着,忽然,前方一声尖锐的惨叫声传出!

  李皓众人急忙看去,下一刻,纷纷变色。

  就在此刻,他们看到了不同的一幕。

  一座古屋大门洞开,一尊铜甲瞬间浮现,一剑将屋外一位隐藏的超能,瞬间杀死,下一刻,那铜甲关上了大门,消失了!

  众人骇然!

  怎么可能?

  此刻,何部长顾不得许多了,大吼一声:“有铜甲出现在古屋中,突然出手杀人!”

  这是大事!

  也是以前没有发生过的,必须要小心警惕,其他人死了没关系,可另外一队未必知道情况,哪怕告诉所有人,也必须要通知到!

  此话一出,各条街道上,很快爆发了一阵混乱。

  古屋中有甲士!

  ……

  第一街道,内城门外。

  此刻,巨大的城门紧闭。

  几位三阳正在商量,忽然听到了何部长的吼声,众人微微变色,郝连川也是一脸郑重,陡然回头,看向其他方向,皱眉道:“怎么会!之前从未发生过这种情况……是铜甲才能进入古屋,还是黑甲也可以?如此一来……倒是有些麻烦了!”

  剩下的300左右的黑甲,并未出现在这,此刻,城门紧闭,只能隐约看到高墙上,还有一些黑甲,可城门外,却是一个黑甲都没了。

  这是打起了游击战吗?

  紫月几人也是面色变幻不定,纷纷看向郝连川:“古屋……有三阳进入过吗?”

  郝连川摇头:“没有,有日耀进去过,但是再也没有出现!”

  众人皱眉。

  这下倒是有些麻烦了。

  刚刚还想着,这些家伙都在街道上游荡,好解决呢。

  可是现在……

  正想着,又一声大吼传来:“黑甲不可入古屋……唯有铜甲才可以!”

  此话一出,几人倒是松了口气。

  还好!

  看来铜甲的权限,比黑甲要高一些,也是,铜甲是百夫长,算是官员了,而黑甲只是普通士兵,权限应该是不一样的。

  “只有5位铜甲……小心一些,问题不大。”

  众人倒是安心了一些,此刻,纷纷看向城门。

  巨大的城门,呈现出青铜古色。

  城门很高,恐怕近百米。

  飞天是没办法的,只能尝试打开城门。

  轮转王也不多说,迅速凝聚一枚风刃,朝城门射去,砰地一声,风刃炸裂开,却是对城门没有丝毫损伤,这下子,他这位三阳巅峰的存在,也有些头疼了。

  “郝连川,无法飞天,无法强行打开……这城门,你确定可以打开?”

  郝连川叹息一声:“还是有希望的……之前让袁硕进入,其实就是为了让他想办法打开城门,你们倒好,还没进来就把他赶走了……要不然,以他的见识,我觉得希望很大。”

  众人不语。

  是我们不给他进来吗?

  是他自己非要和孙一飞决战,直接杀了孙一飞,杀了红月那么多人,还暴露了蕴神境界,我们有什么办法?

  一群人,开始研究城门。

  同时也在防备那位白银强者出现。

  或者说……有心钓他出来,因为按照郝连川他们的判断,这位千夫长,也许执掌一些重要的东西,比如钥匙之类的,城门,是否可以用钥匙打开?

  而这钥匙,按照常例,应该在镇守城门的千夫长手中,比如他那把大剑,众人就觉得,很符合城门上的一个缝隙,可能就是钥匙!

  可惜,那家伙现在居然不出现了。

  隐约间,倒是看到了一些,城墙上,好像有银白色一闪而逝。

  众人心中判断,等城内的黑甲全部被解决,铜甲也死完了,这家伙可能会忍不住。

  ……

  砰!

  城内。

  李皓几人,联手将一尊黑铠打飞,你一拳,我一掌,有人来一下风能席卷……

  眨眼间,一具黑铠被他们打入空中一分钟。

  渐渐地,黑铠不再挣扎,这是他们解决的第三具黑铠了,小队到现在,没遇到几位超能,黑甲倒是遇到了几位,这些黑甲,还是意识不明,又不能和那些铜甲一样,藏身古屋,此刻,只能被他们联手解决掉。

  更前方,何部长他们也轻易解决了两具黑甲。

  小队走到现在,这条街道快要扫荡一空了,除了小心一点防着两侧的铜甲出现,对付黑甲,倒是手到擒来了。

  其他街道,也都有战斗声爆发。

  当然,也有倒霉的,被黑甲击杀的也有。

  毕竟还有300左右的黑甲,有些地方比较多,倒霉的话,被杀也是正常事。

  过了一会,何部长走了过来,丢下了几具黑铠,此刻,黑铠足足有10多具了,占据了不小的地盘。

  何部长稍显迟疑。

  这么多黑铠,带着不方便。

  可不带着,就放在这,被人拿走了,那就是别人的了,又没你名字。

  倒是广场外,各家都留了两三人在看守自家的收获。

  他扫了一眼众人,开口道:“刘隆,你和王明、李皓、柳艳,护送这些铠甲回去……算了,王明别去了,你是超能,波动明显,你们三位武师受累,快去快回!”

  李皓有些古怪。

  就我们仨?

  我以为你会安排张婷和我们一起……结果没有,看来是没有郝连川的吩咐了。

  让三位波动不明显的武师护送这些回去,倒也正常。

  可是,带着十多具黑铠了,这么大,目标太大了,除非城内的那些人瞎了眼,不然遇到了,必然可以看到啊,还在乎超能波动不波动的?

  这一刻,李皓忽然觉得……这位何部长不会想弄死我们吧?

  不怪他多想!

  就他们仨,哪怕刘隆,在官方也只是破百巅峰,而不是斗千,三位破百,护送十多具铠甲回去,这被人看到了,不管是财帛动人心,还是其他……都很危险的。

  不等李皓开口,黄云就主动道:“何部,这会不会有些危险了,黑铠太多,目标比较大,他们三人虽是武师,不过实力不算太强……”

  “没事,前面我们扫荡过,就算其他街道有人过来,我们也能很快回援!”

  何部长看了一眼前方道:“我们先把这条街道清理结束,还要防备铜甲偷袭,刘隆是老经验的武师了,关键时刻,可以放弃黑铠逃离,也方便逃离,没事的!”

  黄云还想再说,何部长摇头道:“不要多说了,现在哪里都有危险,既然来了,那就不能一点危险不冒……”

  黄云只好闭嘴。

  也是,其实护送黑铠回去,反而比他们更安全一些。

  刘隆微微皱眉,不过还是很快点头:“好!”

  说着,拖起了几具黑铠,李皓和柳艳也是一声不吭,各自拖着几具黑铠,托了起来,朝回走。

  走了一截,黑暗已经将前面的那些人遮掩住了。

  刘隆皱眉,低声道:“这何部长……什么意思?”

  虽说护送任务不算太难,可这时候,让他们单独离开,倒是有些让他们送死的味道了……

  李皓倒是没在意这些,他四处看了看,又朝后方看了一眼,撇撇嘴,小声道:“老大,你不是喜欢用这招吗?诱饵!大概觉得武师皮糙肉厚的,不会马上被干掉……这些人,在后面跟着呢!”

  刘隆这才释然,却是依旧忍不住低骂一声:“我说呢!好端端地让我们回去,就算要坑死我们……也不用这么明显,可这混蛋,也不打个招呼!”

  打个招呼,他都没啥意见。

  关键是,不是李皓发现,他都不知道后面那些人在跟着,显然,距离超过了他的感应范围。

  李皓无所谓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我进猎魔小队,老大不就说了吗?当诱饵用的。”

  “废话,我征求过你意见的!”

  刘隆不满,我又不是直接安排你当诱饵,你自己愿意的,现在说这个。

  李皓笑了一声,“那就当他们不存在……老大,我们三个继续独自行动怎么样?我发现了很多傻子,偷偷摸摸地藏着,我们也摸过去……说不定可以弄死几个,搞点神秘能。”

  此刻,三阳都不在这边。

  又不怕黑甲出现,可以比之前大胆一点了,至于后面的那些人……甩开就是了。

  三位武师想甩开他们,很简单的。

  李皓也想找个机会,再多战斗几次,吸收一些神秘能,看看能否晋级斗千。

  刘隆闻言,看了看手中的黑甲,问道:“这些怎么办?”

  “丢这……他们待会跟来了,自然会带走!”

  “你这……”

  刘隆无语,他还是有些守规矩的,还是想送回去的,黑铠价值不菲,李皓倒好,直接要丢在这。

  “老大,丢不了!放心吧。”

  李皓又道:“真要不放心,那就送回去,反正没多远。”

  刘隆考虑一下还是道:“还是送回去吧,送回去了,咱们想办法甩掉这些人,然后单独行动。”

  李皓虽然觉得浪费时间,不过还是听刘隆的话,三人继续拖着铠甲朝前走。

  三人目标还是很大的……可不得不说,也许黑铠数量太多,虽然路上李皓发现了一两个隐藏的超能,都没敢出手。

  而李皓,也没特意往超能堆里闯,他可以看见,自然也能避开。

  回到了广场那边,将黑铠丢给了看守的巡夜人,李皓三人再次进入黑暗之中,这一次,李皓特意甩开了何部长他们。

  和这些人在一起,缩手缩脚的,不自在。

  ……

  第七街道。

  三道人影,鬼祟无比。

  黑暗中,李皓一剑斩出,一处屋檐上,一位超能迅速反应过来,抬手就是一个木刺,刚要还击,就被后方突然冒出的刘隆一拳打出!

  这一拳下去,直接打的对方木刺破碎,李皓长剑爆发出剑芒,格外的犀利。

  地覆剑,真的不一般。

  一剑斩出,噗嗤一声,将对方斩杀当场。

  “木系,不错!”

  李皓吐了口气,“又是阎罗的……今天和阎罗杠上了?阎罗没几个人了吧?”

  说着,也不再说什么,盘膝坐下,直接开始吸收。

  火系,水系,土系,金系,木系……李皓现在抓到什么吸什么,水系的失衡,也因为之前的150方填补了不少。

  这次进入遗迹,他零零散散的,获得的神秘能绝对超过500方了,甚至不止,反正李皓有时间就吸收。

  剑能,已经很微弱了。

  四处,隐约间还能听到一些杀戮声,李皓一边吸收,一边睁眼看四周,下一刻,小声道:“老大,前面第九个屋子,那个破桌子下面有个超能……”

  刘隆此刻也是见怪不怪了!

  在这种环境下,超能的视线不广,武师其实也就那样。

  李皓倒好,他隔着几百米,都能看到超能的存在。

  有他在,这些超能算是倒了霉了。

  只要不是巡夜人和剑门的……其他都可杀!

  刘隆瞬间消失在原地,李皓继续吸收神秘能,很满足,很爽。

  他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进入斗千了。

  地势,他一直在感悟,甚至联系此地的大地,感受那种特殊的大地波动,而剑势,他也一直在强大,唯独融合,他觉得还稍微欠缺了点什么。

  “地势和剑势融合……到底怎么融合?”

  李皓陷入了沉思中。

  “天地……剑开天地吗?”

  以剑开天地,如同自己看到的那样,那位强者,一剑破开了苍穹,甚至感觉有些像开辟宇宙的样子了。

  可是,自己的剑势开地势,不会把地势给破坏了吧?

  李皓略显犹豫。

  那样的话,自己的地势就会消失了,单纯的走剑势好像也不错,剑客,纯粹一些好,可李皓更希望自己可以攻守兼备,而不是唯有杀伤力,缺乏防御力。

  此刻的李皓,有些纠结。

  他倒是想试试……可又害怕尝试之后,地势破灭,那就损失太大了。

  然而,一直卡在破百,也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如今,日耀一堆,三阳也有一大把,甚至中部区域可能会来三阳之上的旭光境,自己一个破百武师,太孱弱了。

  杀个人,都得偷偷摸摸的。

  “武师……当勇往直前!当时老大突破斗千的时候,我还说他迟疑不定,老师也说他欠缺一些勇气,现在到我了,才明白什么叫站着说话不腰疼!”

  李皓自嘲一笑,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说刘隆的时候,他大义凛然的,老大怎么这么娘们?

  磨磨唧唧的!

  等到了自己,他发现……真难抉择啊,生怕出现问题,那就麻烦了。

  “真要破了地势……没什么,大不了单独的剑势晋级好了,我要是真能成为我看到的那位剑客那样子……哪怕一势,也足够我杀服了天下了!”

  这一刻,李皓倒是下定了决心。

  试试好了!

  如果失败了,那就单独剑势晋级斗千,反正不会比老大差,李皓觉得只会更强,毕竟自己的剑势来源不一般。

  下定了决心,吸收了大量木能,李皓站了起来。

  等待了一会,刘隆回来了,还带着一块染血的骨头。

  露出了笑容:“红月的家伙,有那个血神子吗?”

  “不急,现在不要收取……免得被紫月发现了异常。”

  就算有,李皓也不准备现在收取,除非紫月挂了,不然,一旦紫月发现异常,肯定会猜到一点东西,太麻烦了。

  李皓笑道;“老大,我想找个日耀干一架,你给我压阵怎么样?”

  “嗯?”

  “我想晋级!”

  李皓低声道:“我想和日耀单挑一次,和孙墨弦一样,在战斗中,做到势融内劲,神意展现……我不是老大你,也不是老师,都是积年老武师,我太年轻了,不用这种方法,我直接晋级……大概率会失败!”

  大家不一样,刘隆也是积累多年,他太年轻了,直接晋级,希望反而不大。

  李皓笑道:“我觉得,我需要借助斩杀日耀的势,无敌之态,一举跨入斗千!”

  刘隆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日耀都不弱,你破百……”

  “我是五禽门人!”

  李皓笑了:“而且,我还会九锻劲,还会无影剑!之前,我甚至斩杀了即将晋级的孙墨弦,和他一战,说实话,对我影响很大,我觉得,我正在朝真正的无敌武师蜕变!”

  刘隆深吸一口气,点头:“好,不过我建议你,最好找土系、水系、木系交战……”

  “找到谁算谁,日耀初期就行,不挑剔!”

  李皓说完,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单独的日耀,或者一位日耀,带着几位月冥也行。

  这条街道,好像没有。

  前面上千米,隐约有几个光团,太远了,他懒得去。

  又朝隔壁街道看了一眼,李皓眼神一动:“那边好像有一个日耀……不知道是谁,要是剑门的就算了,要是其他人……那就干他!”

  剑门,好歹送了一柄剑,李皓还是很识趣的。

  刘隆也不说什么,三人迅速朝隔壁街道钻去。

  ……

  此刻,整个外城,有黑甲和超能的战斗,有超能之间的战斗。

  也有人蹲守在古屋外,蹲守那些铜甲,准备灭杀铜甲战士。

  当然,也有人一直躲在阴暗中,想看看,有没有便宜可捡。

  第八街道。

  一处小巷中,两堵墙之间,一道黑色身影腿脚支撑着自己,默默等待着猎物上钩。

  黑暗,笼罩了身躯。

  闯荡过第二通道的他,超能波动被屏蔽,在这黑暗中,更加隐蔽。

  作为日耀强者,他是暗系超能,这城市的环境,对他而言,得天独厚,若非超能波动,他之前也能混的如鱼得水,可惜,超能波动是一个大麻烦,不能太靠近对手。

  可自从进入了第二通道,超能被遮掩,他发现,如今,才是暗系的天下!

  来自飞天组织的他,这一次也有任务。

  飞天的任务很简单……多杀人。

  不管是巡夜人,还是三大组织之外的两个,还是剑门散修……多杀就对了。

  飞天的目标一直很诡异,行事也很诡异,更类似于杀手性质,有时候什么人都会杀,有时候又什么人都会帮,若非飞天强大,这样摇摆不定的组织,早就被联手灭了。

  飞天能生存到今日,自然有其独特之处。

  而飞天组织,也吸收了大量暗系强者,整个超能领域,暗系超能,八成都被飞天吸收了,愈加显得飞天神秘诡异。

  飞天很低调,却是被定为邪能组织,这就是原因之一,乱杀人,还没明确的目标,所以,不但巡夜人将其定为邪能组织,红月和阎罗,其实也将飞天排除在合作目标之外。

  超能领域,更喜欢将其视为独立存在的杀手组织。

  就在这人想着这些的时候,耳朵微微颤动一下,有人来了。

  黑暗中,一道人影从小巷尽头进入。

  “目标来了!”

  他心中暗喜。

  就在此刻,黑暗中,那张人脸,缓缓呈现出来,飞天的强者也看到了,微微皱眉,李皓?

  破百!

  关键不是这个,而是对方身份特殊,八大家传人之一,包括飞天也曾说过,遇到李皓,尽量不要直接杀死,可以逼问一些讯息。

  当然,若是能活捉李皓,那是最好的结果。

  此人正想着要不要放过李皓,毕竟在这抓人不太现实……

  可尽头,李皓越来越近了,等离他大概10米左右,李皓忽然开口了:“阁下好像是飞天的强者,爬墙不累吗?爬的太高了会很危险的,不如下来,让我见识一下日耀的强大之处?”

  他希望能和日耀正面一战,否则,偷袭的话,这家伙未必能反应过来。

  这一瞬间,那飞天强者心中一震,瞬间落地,转身就要离开。

  他们更喜欢黑暗中行动。

  被人发现了,那就撤离。

  这也是果决,哪怕对方只是破百,被发现了,他也不愿意正面交战。

  刚要离开,身后,一股剑势爆发!

  “你走,问过我了吗?”

  “找死!”

  飞天的日耀脸色一变,一个破百,居然敢主动袭击自己,虽然对方杀了孙墨弦,可破百就是破百,并非斗千!

  一瞬间,他转身回击,一柄小剑呈现在手,一剑朝李皓咽喉刺去。

  快,准,狠,隐蔽!

  这就是暗系的杀手特征。

  当!

  一声脆响,李皓回剑格挡,挡住了小剑,却是倒退了几步,微微扬眉,日耀果然比月冥强大的多。

  这也是他第一次单独和日耀强者交手,之前都是刘隆或者老师他们插手,李皓打个下手罢了。

  李皓不说什么,挥剑!

  剑势爆发!

  与此同时,脚下一蹬,一股雄厚的地势涌现。

  “嗯?”

  那飞天强者一震,什么情况?

  隐约间,他好像看到了大地起伏……这是势吗?

  可是……对方是剑势,这一点,他也知道的。

  “两种势?”

  一瞬间,他便明白了什么。

  袁硕出名在五种势融合,而他的弟子,居然也感悟了两种势!

  难怪这家伙敢和自己交手。

  “嘿嘿,不陪你玩了……果然是天才,可惜……”

  嗡!

  一声剑鸣声响起,李皓不说话,一剑刺出,让对方准备离开的动作瞬间受限,李皓平静道:“武师交手,必死一人,不死……你大概走不了!”

  一瞬间,两人再次交手。

  黑暗中,一柄小剑不断神出鬼没,李皓侧头避开,一剑刺出,转身又是一脚踢出,小巷中,一位日耀,一位破百武师,瞬间纠缠到了一起。

  这位日耀不准备走了!

  也许,也走不了了。

  李皓好像要和他单挑……那就先杀了李皓,因为他感应到了,小巷外好像有人。

  这一刻,他明白了。

  这人,也许把自己当成李皓的垫脚石了。

  倒是胆子不小!

  待我杀了李皓,让你后悔去。

  刺,无声的刺杀。

  李皓剑势一变,也是无声无息,无影剑。

  两柄剑,此刻在不断交错。

  李皓的剑,极其锋利,那是斩天一剑,只是李皓感悟的只是皮毛罢了,尽管如此,每一剑杀出,也是刺的对方浑身汗毛竖起。

  而这人的剑,强在诡异,往往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杀出,几次差点刺中了李皓。

  两人不断交错,改变方位。

  噗嗤一声,一剑入体。

  李皓率先受伤,手臂被一剑刺入,深可见骨。

  他也不在乎,反手就是一拳,如猛虎扑击,右手持剑,左手挥拳,一拳将对方打退,再次挥剑杀出!

  无影剑也是无影无形,一连杀出十多剑,李皓陡然吸气,噗嗤一声,一口气剑吐出!

  噗嗤一声,气剑直接将对方肩膀刺穿。

  “哼!”

  一声闷哼传出,那飞天日耀,有些震动,破百武师,他不是没见过,可能和日耀势均力敌的破百武师……极其少见。

  或者说,他知道的,其实也就一些少数老武师,感悟势多年的武师,才能做到这一点。

  李皓,太年轻!

  李皓不管这些,此刻的他,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这家伙,也许可以晋级……若是不能,那就剑破天地试试。

  以日耀当靶子,试试自己的势,能不能融合。

  试探了一番,李皓忽然有些遗憾。

  这家伙……感觉不太强。

  是的!

  他觉得,自己就算不尝试晋级,真和对方一直斗下去……未必会输。

  日耀初期……不过如此!

  两种势出现的李皓,感觉自己也不比他弱。

  “这家伙,能逼出我用剑势破地势吗?”

  李皓皱眉,不能的话,自己强行使用,未必是什么好事。

  正想着,对面,那位暗系强者,因为肩膀被洞穿,好像也有些怒了,甚至是急了!

  他想轻易斩杀李皓的心思,已经告破。

  原本,他想留力的,留力对付外面的人,可现在……好像李皓比想象的要难缠!

  “你在找死!”

  一声冷哼,下一刻,一股暗系力量弥漫,一眨眼,李皓和他都被拉入了一个黑暗光团之中,无声无息,连外面的刘隆,其实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这一刻,李皓却是感觉到了不对劲。

  自己好像被黑暗笼罩,甚至是陷入了黑暗的泥潭之中,感觉四周都是棉花,将自己堵住了。

  下一刻,一柄剑刺来,直奔咽喉。

  李皓的反应,比之前要慢一些,挥剑格挡……却是慢了一步,被一剑荡开,下一刻,细剑再次朝他咽喉刺来。

  李皓眼神一动,倒是有些欣喜。

  我说他怎么有些弱,原来如此,之前居然留力了!

  眼看着剑刺来,李皓内劲波动,一股地势瞬间涌现,咽喉处,浮现出一股淡淡的神意,当地一声,将小剑格挡在外,不过李皓咽喉上依旧留下了一道小小的血痕。

  要的就是这个!

  李皓大喜,这才是自己希望遇到的对手,对自己有致命的威胁!

  两人再次交手,那暗系强者,也是愈发心惊。

  他都不再留力了,居然也没能拿下李皓,这家伙好像越战越勇!

  两人在黑暗中,不断纠缠,李皓身上,被留下了一道道血痕,李皓却是越来越是欢喜,他在不断尝试地势和剑势配合。

  尽管有些生疏,可还是尝到了甜头,攻防一体。

  脑海中,又浮现出之前黑甲军形成军阵的那一幕。

  盾牌防守,防守中,盾牌开启,长枪扎出,长剑杀出……那也是一种攻防配合。

  很强!

  一群黑铠,甚至挡住了一群三阳。

  后来,若不是被前后夹击攻破了军阵,根本没那么容易拿下这些黑铠。

  “防守消失的瞬间……就是出击的时候!”

  “出击,也是一种防守……杀了敌人,自然也是防守……”

  李皓按照自己的领悟,去感悟势的配合,势的融合。

  非要剑破天地吗?

  未必吧!

  长枪和长剑,打破了盾牌吗?

  没有!

  配合,不一定非要需要打破。

  这一刻,李皓对两种势,有了更深的感悟。

  地势消失,剑势瞬间涌现,一剑杀出,噗嗤一声,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那暗系强者心中一惊!

  他感觉,李皓越来越强了!

  而李皓,沉浸在这种配合之中,满心的欢喜。

  “地势中蕴含剑势,剑势中蕴含地势,地包剑?”

  李皓想到了一个词,又想到了土系强者,有些家伙会用的土刺,忽然从土中冒出一些尖锐的石头,直接将人刺死!

  这一刻,他地势忽然变形,大地之上好像长出了一把剑,原本防守的李皓,一瞬间出剑!

  噗嗤一声,再次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那暗系强者,愈加心惊,此刻,甚至有些想逃走的冲动。

  这家伙……不会要晋级斗千了吧?

  他想逃了!

  身体一动,就要逃离。

  可是,这一刻,一股雄浑的地势浮现,四周忽然好像多了无形的墙壁。

  下一刻,李皓一步跨前,一剑斩出。

  与此同时,四周的无形墙壁上,好像也多了一道道尖锐的尖刺。

  纷纷朝暗系强者杀去!

  对方眼看着无法逃离,怒喝一声,一剑朝李皓刺来,这一剑也是恰到好处,正好处于一个空挡。

  可就在此刻,忽然,李皓的剑上,好像浮现出一道墙壁。

  一剑刺出……剑好像陷入了沼泽地一般,无法深入下去。

  李皓挽了个剑花,一剑环绕,噗嗤一声,直接将对方手臂切断!

  “嘶……”

  痛苦声传来,有些无法置信,暗影看向李皓,带着一些震惊,剑势中冒出了地势,这算什么?

  李皓这时候却是格外的欣喜,哪管他怎么想。

  他再次挥剑,一剑接连一剑,这时候,他的剑势好像大地之力一般,绵延不断,从四面八方杀出。

  噗嗤!

  一瞬间,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眼看着对方痛苦万分,好像要放声怒吼,李皓眼神一动,下一刻,长剑变了气势。

  好像极其雄浑!

  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可长剑四周,那雄浑的气息,却是又夹杂着一股特殊的锋利之力,破灭一切的力量!

  剑势和地势!

  地势,增加力量,谁说大地只能防守?

  大地,也是能攻击的!

  这一剑,和土系的重土类似,却又包含着一往无前的破灭之力!

  轰!

  剑出,传来了轰隆声,剑芒也是瞬间覆盖了暗影。

  小巷尽头,刘隆听到声音,睁大眼睛去看。

  剑光中,好像一座重山直接压下,这座山,还是刀山火海的山!

  咔嚓!

  地势直接压的对方瞬间半跪在地,痛苦无比,下一刻,剑芒闪烁,噗嗤一声,将对方一分两半!

  李皓斩杀了对手,却是没有停手。

  而是再次挥剑,泰山之剑再次浮现。

  一剑斩出!

  砰地一声巨响,地下被斩出了一道浅浅的痕迹,很快,这些痕迹开始修复。

  李皓踏前一步,剑势和地势爆发,直奔刘隆而去。

  刘隆微微皱眉,下一刻,一股海浪席卷而来。

  一瞬间,海浪和泰山之剑碰撞。

  砰地一声巨响,海浪熄灭,泰山崩碎。

  刘隆闷哼一声,李皓也是闷哼一声。

  下一刻,李皓再次挥剑斩出,刘隆一拳打出,他知道,这是李皓感觉还不够……正如他当初晋级,需要袁硕推波助澜。

  此刻,他也不介意推李皓一把。

  可是……他推的很艰难。

  袁硕打他,那是轻松无比,他打李皓……他么的,太难受了。

  砰地一声,三股势再次碰撞。

  刘隆脚蹬大地,不断倒退,有些恼怒,下一刻,一股九重海浪叠加而来,一鼓作气,直接席卷泰山之剑,将山峰破碎,将剑气泯灭!

  而下一刻,李皓再次一剑斩出,连绵不断!

  海浪,如何能摧毁大地?

  嗡!

  砰砰砰,响声不断,一连串的响声之下,九叠的海浪,依旧没能摧毁李皓的泰山之剑,反而越来越弱,眨眼间,李皓一连劈出了十多剑!

  砰地一声巨响,轰隆,刘隆脚踩大地,这一次,直接倒退十多步,甚至撞到了另外一边的建筑物,差点撞进了古屋。

  噗!

  一口鲜血吐出,刘隆满面震惊,震惊之后……是无法接受的崩溃。

  怎么可能?

  李皓……就算晋级斗千,只是初入,我好歹晋级有些天了,我还是老牌武师,李皓呢?

  对面,李皓清醒了。

  看到刘隆吐血……脸色微变,下一刻,他咬了一下舌头,一口鲜血喷出,喘息道:“老大……厉害……内腑……受伤了!”

  他剧烈喘息,一口鲜血再次喷出,“若不是强化了五脏……这九锻劲……便震碎了我的内腑……老大……你……你下手太狠了!”

  刘隆狐疑地看着他,真的?

  李皓喘息,迅速道:“老大……快背我……快走,动静太大了……会被人感应到的……”

  “好!”

  刘隆压下心中的狐疑,迅速上前背着他,小声道:“你受伤了?”

  “嗯!”

  “晋级了吗?”

  “算是!”

  斗千晋级,本就没太大的动静,武师都是如此,力量由内向外,变化也只是在体内,超能晋级,倒是动静不小,超能锁断裂,哗啦啦地响个没完。

  比如王明,晋级日耀,动静很大。

  而李皓,袁硕,刘隆,其实动静都不大,往往都是瞬间跨入斗千,气势神意汇聚。

  这时候,柳艳也迅速跑来,低声道:“李皓,你怎么打老大?”

  “不是我打老大……是晋级压力不够……需要老大的强大,来刺激我气势蜕变!老大太强了,伤到了我内腑……快撤!”

  被他这么一说,刘隆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可是,还是狐疑。

  有吗?

  大爷的,我觉得我被你打伤了,怎么是你伤势更重?

  难道之前和暗影交手,受伤了?

  “你二势融合,很强……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能这么快融合成功……李皓,我觉得……你……你也许很快可以超越我。”

  很快?

  他自己都有些不确定,此刻,只能压在心中。

  这小子不是好人,问他,他也未必会说的。

  而李皓,被他背着,露出了笑容。

  幸好我动作快,不然,老大现在大概要气死了。

  心中还在回味着刚刚的一切,泰山之剑,这是他自己的命名,重如泰山,却又锋利无比的一剑,那种感觉……杀日耀,也许真不难!

  这一刻,李皓觉得自己有些飘了。

  不能飘,低调!

  老师五势融合,进入斗千就能杀三阳,我和老师一比,就是个渣,我撑死了现在杀日耀中期,后期都难,这么一比……算了,我还是继续努力吧!

  当然,背着自己的老大,真的有些弱了。

  单独的一势斗千,感觉……感觉挺弱的!

  李皓心中想着,有些无奈,老大这么弱,以后要给面子,千万不能在人前表现的比他强,不然怕他受不了。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