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102章 银月反应(求订阅月票)

星门 第102章 银月反应(求订阅月票)

  横断峡谷外的荒原上。

  李皓就这么默默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目视那辆汽车,缓缓驶离,李皓微微有些走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来了,刘隆速度极快,一路狂奔,冲了过来。

  而王明,也一跳一跳地跑了过来。

  两人在李皓身边落下,此刻,王明还是懵逼状态,刘隆倒是清醒了,只是依旧难掩眼中的震撼。

  “李皓!”

  刘隆喊了一声,李皓回神,看到刘隆,点点头:“老大!”

  “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

  李皓笑了,接着看向刘隆,忽然道:“老大,你说……他真受伤还是假受伤?”

  “不知道。”

  刘隆摇头,此刻的他,难掩骇色,惊叹道:“太强!强到我觉得……和我们根本不在一个层次,没想到银月居然还存在这样的人物!”

  侯霄尘,名声在银月不算小。

  可要说在整个天星王朝,他也不过只是99行省中,一个偏远行省的巡夜人首领,在银月,按照地位排名,这位也排不上前三。

  行政总署,驻军总部,巡检司总部……

  这些地方的老大,地位其实都比他要高。

  结果,就这样一个人,今日一枪镇天星!

  这比袁硕之前杀了三阳后期还要来的震撼!

  不是战斗击杀,而是……碾压!

  是的,碾压。

  让人怀疑,哪怕那红发再强一些,也难逃一死。

  一旁,王明还在发懵,听到两人对话,此刻好像也回神了,喃喃道:“管那么多干嘛,他……部长可是咱们顶头上司,好事啊,越厉害越好!”

  说罢,忽然有些激动地看向两人,看那样子,好像这时候才想到了什么,激动万分道:“李皓,咱们发财了啊!”

  “……”

  两人傻傻地看着王明,怎么忽然提到了发财的事?

  是,在遗迹里面,他们是发财了。

  可是……不至于到现在才激动吧?

  王明激动不已:“不……不是说那些,我是说……我是说侯部刚刚打死了一尊旭光!”

  然后呢?

  两人都有些傻眼,是打死了,可那旭光的尸体,人家都让郝连川去收拾了,你难不成以为没人要了,你去捡回来?

  想什么呢?

  王明都急死了:“紫月跑了,红月的人死的差不多了,可……你们忘了,还剩下三个红月日耀还活着!这时候其他人都吓死了,跑光了,谁管那几个日耀?巡夜人这边,这时候也忙着处理后面的事……没人管了!”

  还不懂?

  遗迹中出来的三个红月日耀,没人管了!

  李皓和刘隆张了张嘴,一脸震惊。

  我去!

  这家伙此刻居然想这事,难以置信。

  真的,李皓这时候都没想过这茬。

  王明却是急切道;“那边有个金系的……我记得,三个当中有一个是金系的!快,日耀速度就那样,现在肯定跑的不远……李皓,这不是发财了?”

  好吧,原来如此。

  因为有个金系的,所以被这家伙惦记上了。

  他又急忙道:“走不走……快点,不然等其他人回过神了,就没咱们事了!”

  李皓看了看刘隆,刘隆也看了看李皓。

  片刻后,两人对视一眼,笑了。

  王明这家伙,虽然现在有点欲求不满,利益熏心被冲昏了头脑的样子,可不得不说,红月的那三位日耀,现在不解决,回头真没他们事了。

  等其他人回神了,想起来了,加上红影的诱惑力,可能真的会迅速动手。

  都已经和红月打成这样了,干掉一个少一个。

  李皓不再多说,迅速跳跃,朝一个方向迅速追去。

  红月的人……太明显了。

  红影是绕不开的玩意。

  平时,对别人是威胁,可此刻,却是致命的玩意,因为红影很显眼,在这荒原上,其他超能跑了,也许还不是太显眼,可红月的人,大半夜的,那血红红的玩意,能瞒住李皓的眼睛?

  蚊子腿也是肉!

  三位红月日耀,先不说神秘能,这只是小事,关键三人都是从遗迹中走出,还进入过内城,虽说他们的神能石可能上交给了紫月。

  可是……万一呢?

  万一没交呢?

  万一他们也私吞了一些呢?

  刘隆他们能想到吞下一些,难道这几位日耀,就这么乖巧,真就把神能石全部上交了?

  还有,上交的话,会不会等出了遗迹再上交?

  一切都有可能!

  再加上红影……

  对李皓而言,现阶段,杀红月的人,才是利益最大化。

  他速度极快,刘隆和王明也迅速跟着。

  三人,两位斗千,一位日耀。

  对方三人,他们也知道实力如何,两位日耀中期,一位日耀后期。

  都不弱!

  王明胆子如此之大,不是觉得他自己多强,而是知道,李皓有多厉害,之前一剑差点杀死了他,他们联手还杀了一位三阳中期。

  如今,对付三位日耀后期,还是吓破胆的那种,有难度吗?

  ……

  荒原之上。

  三位红月强者,吓得胆颤。

  出来的时候,其实是半夜,不过峡谷那边,一尊尊强者存在,有超能照亮了四方,才显得那边如同白昼。

  实际上,此刻已经是深夜。

  三位日耀强者,此刻瑟瑟发抖,从峡谷中逃出,第一时间选择了躲藏,不敢贸然跑路,此刻,四面八方不知道多少强者在跑路。

  不小心的话,遭遇一位敌人……那就麻烦了。

  红发长老死了!

  紫月首领逃了……之前出来的那批人,大概被安排离开了,毕竟带着黑铠,如今,整个红月就他们三人在这,当红发死亡的那一刻,三人就吓得魂飞魄散。

  好在,那时候大家都吓傻了,而侯霄尘压根没在意他们几个小虾米,这才让他们侥幸逃生。

  此刻,三人躲在一块石头中。

  是的,石头。

  三人中,一位土系强者,直接利用超能,将整个石头掏空,三人藏身进入,又将石头封闭,超能沉寂。

  这是最安全的藏身手段了。

  至于土遁进入地下……地下压力其实极大,躲的浅了没用,躲的深了,还得一直承受土地的压迫。

  他们三人想好了,在这躲着,躲到什么时候出去?

  没有三五天的……他们都不敢出去了!

  此刻,三人藏身巨石之中,一言不发,都是面带恐惧之色,有些惶恐不安。

  强大的红月组织,这一次甚至来了一位中部的旭光大佬。

  结果……被人一枪就给扎死了!

  多让人难忘的一幕?

  甚至比之前那位黄金战士,一拳打死定尘更让人恐怖和绝望,也许那时候的飞天日耀,也是这种惶恐,他们三人,却是没心思去想飞天的人怎么想了,反正都死光了。

  四周,渐渐安静了下来。

  微弱的呼吸声传出,三人都轻轻吐了口气,其中一人,声音极其低微,微弱无比道:“紫月大人……会记起我们吗?”

  在这一直躲着,也不是一回事。

  可让他们自己离开,他们真不敢,此刻,只能寄希望中部来更强的存在,和紫月他们一起杀回来,然后他们就能出去了。

  “不知道……”

  “别说话!”

  第三人低声提醒一句,都别说话了,虽说藏身巨石,还是在中央,一点声音传不出去,可此刻,小心无大错。

  太危险了!

  三人没再说话,无声无息。

  ……

  巨石之外。

  李皓看着石头中央,那三个显眼的光团,再看看光团旁边,三个显眼的红影……

  李皓也是无语了!

  好显眼,藏在这干嘛?

  当然,他知道,那是自己特殊,看到的太多。

  正常情况下,谁会特意在无数石头中,寻找一块石头,然后还特意朝石头内部探查一下,正常人干不出这种事。

  刘隆朝李皓看了一眼。

  李皓微微摇头。

  打了个手势,示意刘隆稍等。

  而李皓,开始酝酿。

  酝酿什么?

  他在酝酿,压缩地剑!

  是的,脾脏中,大山被压缩的只有柱子那么大了,他之前一直控制着没再压缩,此刻,李皓想继续压缩一下。

  石头,正好。

  也算土系!

  自己凝聚出地剑势,以地剑势出手,会不会很厉害?

  他想试试看。

  里面三人,就是最好的靶子,而且这三位,此刻一动不动……也没危险性,可以给李皓更多的时间,去试验自己的第一次地剑势。

  多好的人!

  脾脏中,地剑被压缩,继续压缩,很快,一柄重剑的模样,被李皓刻画了出来。

  这把剑,他想了半天……最终刻画成了白银大剑的样子。

  是的,那位白银战士就是一把大剑,重剑无锋,但是斩击力却是极强,最后一剑,更是让李皓难以忘怀。

  之前,他觉得那一剑,和自己之前感悟的剑势不太相融。

  可此刻,他觉得,这一剑很适合地剑势!

  手中,地覆剑微微颤动。

  地覆剑,洪一堂的那把剑,还是很强悍的,当时他说足够李皓用到蕴神。

  可此刻,随着李皓地剑势缓缓呈现,这柄剑却是有些颤抖的样子。

  仿佛,这才是真正的地覆剑!

  渐渐地,李皓的势有了些变化,当重剑凝聚而成,他有一种感觉,这把剑,可以融入剑势之中,真正的成为地剑势!

  地和剑,融为一体!

  这种感觉,比他跨入斗千的时候,要更明显。

  跨入斗千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融合了势。

  可显得很刻意,不自然。

  这一刻,却是显得极其自然地融合到了一起。

  李皓露出了笑容,举起了地覆剑,他看着眼前的巨石,回想着当时白银战士的那一剑……

  下一刻,李皓气势一变!

  一往无前!

  斩向苍穹那不知名的敌人,视死如归的决心……

  “斩!”

  一声低喝,李皓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一剑,他很激动,很冲动,他忍不住去喊出来,尽管他知道,最好还是无声无息地去做。

  可是……我怕吗?

  随着他的一声低喝,石头中,三位日耀都听到了,感受到了,纷纷变色!

  下一刻,石头裂开。

  三人想瞬间冲出,他们不知道谁来了,可逃跑才是第一选择。

  然而,刚打开石头……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泰山压顶的重压感。

  土系?

  三人中,那位土系强者暴吼一声,也是一股土能爆发而出。

  金系强者,也是瞬间凝聚无数尖刺朝没看清楚的敌人射去!

  最后一人,则是水系,一条水龙直奔李皓而去……

  三人出手,也是极其果决。

  不止如此,三道红影,之前他们怕被人感应到,一直藏在附近,此刻,也是指挥一声,三道红影也迅速朝李皓那边杀去。

  无声无息的红影,往往是红月的制胜法宝。

  然而,这一次他们错估了李皓的实力。

  轰!

  一柄巨大的重剑,直接落下,一瞬间,土系强者制造的土盾瞬间破碎,飞出去的金刺纷纷炸裂,水龙直接被这一剑斩成了两半。

  大剑还在落下!

  砰!

  土系强者,一马当先,这位日耀中期的强者,直接被这大剑压下,骨骼寸断,下一刻,大剑落下,砰地一声巨响,直接炸裂开!

  到死,他都是震撼无比的。

  这是什么?

  不是超能?

  武师!

  这是一位武师,这一刻,他闪过的第一人,是洪一堂,是的,地覆剑!

  天翻地覆!

  可是,洪一堂为何要杀他?

  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他去想,炸裂的身体,让他的想法告一段落。

  那金系强者,脸色剧变。

  三人中,他实力最强,达到了日耀后期,可哪怕他再爆发,也做不到一剑就斩了日耀中期……三阳?

  他转头就要逃离!

  可重剑此刻才彻底落下,轰隆一声,一剑落下,无边的重力压制而来,夹杂着锋利无比的剑气,一瞬间,剑气将这人切割的如同血人。

  重剑轰隆一声落下,彻底将他压死!

  比土系好点,没有爆开。

  可这,只是一剑!

  一剑之下,土系日耀中期爆开,金系日耀后期被压死……

  这一刻,那位水系日耀,哪还有战斗的想法,只有一个心思,逃。

  趁着李皓这一剑落下,他逃了。

  瞬间朝李皓反方向冲去。

  就在这时候,耳边,隐约传来了一声水浪之声,下一刻,一个拳头呈现出来,刘隆一直在窝着,这一刻,如同猎豹,瞬间冲出,一拳打出!

  九锻劲!

  一位被吓破胆的日耀,一心只想逃的日耀……

  对方刚跑出十多米,被这一拳打中,砰地一声巨响,直接破开对方水盾,不止如此,这一拳之下,直接将对方打了个对穿!

  刘隆面色冷漠,这一次,他出手多次。

  打李大虎的时候,没能一拳打死,他耿耿于怀,铭记在心。

  对付张婷的时候,他便想法设法地,想着如何破开三阳的防御,杀了张婷后,他信心大涨。

  这一拳,也是对他这一次的一个总结。

  一拳之下,这位日耀中期,直接被打穿了胸膛,下一刻,刘隆拳如幻影,一连打出了十多拳,直到对方彻底被打爆,刘隆停手了。

  一眨眼的功夫,战斗结束了。

  而空中的三道红影,正冲到李皓脑袋边,瞬间停下。

  好像失去了指令。

  有些像送肉上门的感觉。

  远处,王明正急忙赶来,刚刚李皓让他稍等一会,战斗开始再杀来,他等李皓一动手,马上就杀来了……

  然后……没了!

  战斗结束了!

  刘隆在打扫战场,李皓正掏出一把小剑在乱刺,对着虚空乱刺,也不知道在干嘛。

  而他……继续茫然。

  结束了?

  三位日耀挂了?

  打的不是日耀,是月冥吧?

  自己是来干嘛的?

  王明稀里糊涂的,懵的不行,从出遗迹到现在,他都是懵的。

  没了吗?

  直到李皓处理完了红影,直接吞噬了红影力量,王明这才回神,看向刘隆,刘隆却是没理他,继续忙着,兴奋道:“果然,真有神能石,不过不多,这三个家伙胆子不算大,私藏了3颗,一人一颗,土、金、水各一颗,看来只敢留下一颗对应的神能石。”

  之前,他们获得了32颗。

  加上这3颗,足足35颗了!

  王明干巴巴道:“那个……刘部,下次……下次打扫战场的事情交给我就行。”

  我啥也没干!

  现在战场都不用打扫了。

  忽然觉得自己好没用,这么下去,下次吃肉还有我的份吗?

  这可不行!

  而李皓,正在吞噬三头红影的力量,这一次没看到八卦图,看来八卦图只能在银城看到。

  他心情不错。

  不是杀了这三位红月的日耀,不是一剑斩了一位日耀后期,而是因为他对地剑势有了新的感悟,尝试了一下,李皓发现,势比之前要强了许多。

  果然,之前洪一堂的一些理论是有用的。

  这一剑,证明了这一切。

  “快点处理好,走人!”

  李皓心情格外的好,趁着战斗结束的快,早点走人。

  刘隆迅速破坏战斗现场,王明见状,也急忙加入,帮着清理。

  很快,一切清理的差不多了。

  三人不说什么,迅速离去。

  ……

  没多久。

  郝连川带着几位日耀赶到,好像感受到了一些波动,迅速朝这边赶来,看了一会,微微皱眉:“这里发生过战斗,不知道是不是红月那几人……不过现场被清理了,应该有人死了!”

  他仔细感应一下,好像有股剑意,不是太明显。

  “部长,还继续找吗?”

  有人问了一句,郝连川也是处理完了旭光的尸体,才想起来红月还有几位日耀在。

  侯霄尘可以不在乎,他得在乎。

  日耀,还是有些威胁的。

  如今和红月都彻底撕破脸了,旭光都杀了,怎么能让对方离开。

  只是追踪了一路,没有追上。

  刚刚,他感觉这边有点动静,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跑来了,结果还是迟了。

  三阳出手了?

  他也不是太清楚,之前那股感觉,有点像三阳出手了。

  当然,此刻的银月,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强者,他也不好判断是谁下手的,死的很可能是红月的人,这个阶段,大概也就敢对红月出手了。

  “走,回去!”

  郝连川不再追踪,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接下来白月城才是重点,侯部一枪杀了一位旭光,接下来,不知道还有多少麻烦要解决。

  ……

  这一晚,平静中带着不平静。

  风暴来袭的感觉。

  随着侯霄尘进入白月城,白月城迅速进入了最好戒备状态,虎翼军调动频繁,城内巡检司大批出动,开始巡查整个白月城。

  行政总署一反往日的安静,这一晚也是灯火辉煌。

  侯霄尘,可能会反!

  这是一些人的判断。

  当然,不能确定。

  可侯霄尘等待中部出手,结果一直没动静,他自己出手了,直接格杀了一位顶级强者,一旦此人带着银月巡夜人反了,加上虎翼军,巡检司……

  那整个银月,瞬间会进入动荡。

  不止如此,万事就怕有人带头,一旦侯霄尘此刻反了,也许很快就会狼烟四起!

  个别强者暴动,其实不算大事。

  关键是,侯霄尘代表了巡夜人,还有巡检司和驻军配合,这不是一两个强者的问题,是整个官方体系出现了大的变故,那样的变动,是无法容忍的。

  如今,天星王朝虽然混乱,甚至出现了一些大人物野心勃勃,想要独立,可目前为止,99行省中,就算零星出现过一些暴动……可没有巨头级人物出头。

  侯霄尘,能算上一位。

  ……

  行政总署。

  此刻,不单单是总署的人在,还有几位身份特殊的客人。

  其中,有人还穿着巡检司的制服。

  一位留着短发,眼神犀利的男子,看向小会议室中的几人,沉声道:“万万没想到,侯霄尘隐藏的如此之深!早在那一年,他和映红月交手后,却是不分胜负,没能被杀,我们就知道此人不简单!之后,中部多次征调他过去,甚至给他升官加爵,巡检司那边更是给出了超乎寻常的待遇,甚至允诺他总司副司长一职,都被他拒绝了!”

  从地位上看,巡检司作为九司之一,九司的司长是王朝九大巨头。

  之下的副司长,那也是整个王朝的大人物了。

  从侯霄尘的身份,相当于连升三级!

  可就算如此,侯霄尘还是拒绝了。

  男子说着,冷笑一声:“果然,这家伙早就心存反意!一直不愿被征调,这次不藏了,我看,他很快便会造反……”

  “咳咳!”

  小会议室中,一位头发略显花白的老人,轻声咳嗽了一声,“慎言!征调不去,那是侯霄尘不对,出手杀红月旭光,还是应该的……他一日没举旗,一日还是王朝要员,不可乱言,否则,逼反了侯霄尘……诸位……谁来负责?”

  会议室中,几人纷纷看向这位老人。

  这也是整个银月,名义上最高的领袖,行政总署的银月署长。

  侯霄尘和军方勾结,和巡检司沆瀣一气,唯独行政总署,一直没有理会,还多次提醒上面,需要重视银月,所以这些人,从横断峡谷逃走,第一时间便来了这边。

  “赵大人……”

  那人还想再说,老人再次咳嗽一声,听到这咳嗽声,在场有几人,明显有些不太自在。

  侯霄尘就喜欢咳嗽!

  银月的人,都这样,动不动咳嗽几声。

  据说,那袁硕有时候也会如此。

  一个个都体弱多病吗?

  这位赵大人,赵署长,虽说之前只是文人,可超能崛起后,作为银月最高领袖,上面还是给予了许多超厚待遇,对方也跨入了超能……二十年下来,也勉强跨入了日耀层次了。

  日耀……年纪是大了点,也不至于身体很差吧!

  几人心中腹诽,有些无奈。

  对方实力是不算强,可地位很高,在天星城那边关系很复杂,几人也不敢随意打断他。

  老人咳嗽几声,缓缓道:“诸位,还是稍安勿躁!等待一下后续,侯霄尘此人,除非到了无法避免的阶段,才有可能举旗……此刻,我觉得还是可以……适当争取一二……如此强大的战力,留在银月,可以巩固银月,若是愿意去中部,也能为王朝征战四方……逼反了他,不是好事!”

  “赵大人,你的意思是……不管他?”

  短发男子皱眉:“今日他故意高呼,让中部来人支援……既然他有如此实力,此举明显是挑衅!”

  “……”

  赵大人笑了笑,轻声道:“不要想太多,也许只是他不愿意动手也不一定,我觉得暂时不要下这样的定论,毕竟一枪杀死了一位旭光,我想诸位也不愿意看到他被逼反吧?”

  说到这,又道:“我还是建议,大家见一面,谈一谈!包括驻军那边三位统帅,巡检司司长,还有侯霄尘,加上我,以及诸位天星城来的代表……一起坐下谈谈!”

  “谈谈?”

  短发男子沉声道:“他愿意谈吗?我们现身,说不定直接就被他杀了!”

  说罢,沉默一会又道:“另外,我要说一件事,之前总部有位特派员入驻银月,负责督查一些案件,结果这一次失踪了!”

  “失踪,特派员?”

  “对,一位三阳中期的巡夜人,还携带了一柄源神兵,跟着一起进入了遗迹,之后再也没出来过!”

  说到这,短发男沉重道:“人和源神兵都不见了,我们也询问过,通过一些特殊渠道,都说那位入了城之后,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我怀疑……”

  老人再次咳嗽起来:“事情我听说了,据说内城很是危险,甚至有旭光甚至超越旭光的存在,这次进去的三阳,唯有胡定方和郝连川有机会对付他们……可这两人,一直和其他三阳一起行动,若是真动手了,紫月和轮转,会为他们遮掩吗?”

  老人皱眉道:“可以怀疑,可以质疑侯霄尘,不要听风便是雨!更不要胡乱栽赃!”

  “我不满侯霄尘的一些行为举动,更不满他和军方勾结,也不满他架空了巡检司……”

  “可是!”

  老人语气威严起来:“不代表,任何事情都要栽赃给他,这很不好!天星城这次让你们过来,来的都是实力强大的超能之辈,为何不来一位脑子还算清醒的文官?”

  他不顾几人难看的脸色,皱眉道:“这样不妥!武力,并非唯一!如果武力强大,就能做任何事,还需要我们做什么?”

  他有些恼怒:“你们几人,做事冲动,行事不属正道!意思我听明白了,不管证据,特派员之死,反正直接栽赃给巡夜人就完事了,不反,那也得反!”

  他拍了一下桌子,显得极其恼火:“你们就是这么做事的?侯霄尘反了,你们是有把握平定他,立大功,还是有把握击杀他,直接拎着他的头颅,去天星城邀功?”

  这几人的语气,他越听越是不对劲,越听越是不耐烦。

  这一次来的几个家伙,居然都是这种混蛋玩意!

  他很不满!

  场中几人,有人脸色难看,有人沉默不语。

  老人,身份毕竟高。

  尽管他们实力强大,短发男子甚至还是旭光……是的,旭光层次的顶级存在,还是一位天眷神师,强大无比,可此刻,也只能皱眉忍耐。

  “赵大人!”

  短发男也皱起了眉头:“好,可以按照你的想法,去和他谈……但是我不出面,此事交给赵大人,免得见面反而起了冲突……我会在明后日再入城……希望赵大人保密。”

  老人叹息一声:“何必呢?你们以为他不知道你们来了?”

  明后天入城……自然是为了伪装一下,说明他们之前没来得及赶到。

  可是,真把侯霄尘当傻瓜吗?

  这些年,超能崛起,一批超能强者,无才,无德,无能,却是身居高位!

  处理银月之事,边境行省,居然没有派来一位靠谱的王朝要员,而是派来了几位实力强大的莽夫……这能成事?

  他好像有些累了,摆摆手道:“行吧,我明白了!几位去休息吧,侯霄尘那边,我会尽量沟通,银月短时间内乱不了,也不会乱!”

  短发男不说什么,起身,其他几人也迅速起身,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对这位,他们也是耐心用尽。

  只是日耀罢了!

  结果,却是耍起了威风。

  ……

  等人都走了,老人看了一眼身旁的副手,叹息一声:“看来,九司那边也觉得,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什么才能、智慧、手段都是次要的,我们这些人……要被淘汰了!”

  副手年纪也不小了,头发也显得有些花白,还戴着如今几乎看不到的眼镜,正在看一些资料,闻言抬头笑道:“署长,要接受新时代到来的现实!中部乱局呈现,大战不断,实力为王!九司那边,都急匆匆地想尽办法,提升自己实力,没实力……如何镇压那些不听话的强者?”

  老人叹息,问道:“你觉得,我该如何去做呢?”

  “署长早有决定,不是吗?”

  “也许吧!”

  老人再次叹息一声,有些疲惫。

  这一次来人,给了他重重一击,他原以为,会来几位老熟人,当年都是精要之辈,精明能干,有他们在,随便来一位,不说让侯霄尘放下造反的心思,起码,侯霄尘就算有心,也不会贸然做什么。

  结果倒好……来了几个巴不得侯霄尘造反的混蛋玩意!

  生怕侯霄尘不反,不反……哪来的功劳?

  不反,如何和上面说,侯霄尘错了,他们对的?

  老人愈加无奈,起身,感慨道:“大厦将倾,妖孽辈出!实力为王,民不聊生!这年头,还有几人,愿为百姓着想?”

  “原以为侯霄尘是反王,是奸臣……”

  “而今……再看,侯霄尘却算得上难得的好人了!可悲,可笑,可叹!”

  老人摇着头,缓缓离去。

  这些年,他一直在压制巡夜人壮大,一直在努力让侯霄尘调走,这人在边境,太危险,他在银月威望太高,这不是好事。

  结果现在看来……来个新人,恐怕九成九不如侯霄尘!

  银月,只能靠银月人啊!

  ……

  同一时间。

  巡夜人。

  侯霄尘朝行政总署的方向看去,面带笑容,身旁,郝连川正在详细汇报遗迹内的事。

  侯霄尘好像没太大的兴趣,只是看着那边,半晌才道:“老郝,你说,姓赵的现在是哭是笑?”

  “啊?”

  郝连川懵了,说啥呢?

  说谁呢?

  “我说行政总署那位。”

  “哦!”

  郝连川了然,笑道:“那糟老头子,顽固不化,现在大概在担心部长取他脑袋!”

  “那你就错了!”

  侯霄尘笑了:“糟老头子还真不怕,何况……我取他脑袋做什么?你说的我好像坏人一般,老郝,你这种印象不好,我这些年,何曾做过这种事?”

  “……”

  好吧,郝连川无言以对。

  “部长,那遗迹那边?”

  “等下个月再说吧!”

  侯霄尘笑了一声,轻咳一声,“行了,就这样吧,这两天没事别找我,伤势复发,有些难受。三天后,李皓来了白月城,你再通知我。”

  “是!”

  郝连川点头。

  心中却是腹诽,伤势复发?

  真的假的?

  说实话,现在他都不太相信了!

  你有伤在身,还一枪扎死了旭光,你忽悠谁呢?

  这家伙,总把自己当家长,把所有人当孩子骗……真欺负人啊!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