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127章 银月第八剑(求月票订阅)

星门 第127章 银月第八剑(求月票订阅)

  武卫军。

  眨眼间,便是9月12日。

  李皓来武卫军的第三天。

  这一日,武卫军生活区,又多了几人。

  陈坚一脸憨厚,憨厚中带着一些震撼,一路走来,他看到了好多武师,个个都是强悍无比,光是那种势的压迫感,一路上,他感觉好多人都有。

  势,破百圆满才有。

  可在这里,好像遇到的人,隔几个就有势。

  他原以为,自己和吴超,吸收了一些神秘无比的神秘能,迅速从破百初期跨入中期,在武师群体中,算是比较厉害的了。

  可哪知道,到了白月城,这才发现,破百……好弱!

  一旁,身材瘦削的吴超,也是眼含惊意,没有了平日的逍遥,走起路来,都有些飘,吓得有些飘,这里好多强者。

  还能稳得住的,也就刘隆了。

  至于柳艳,倒是看不出什么,眼底深处却是有些急迫和羡慕,在李皓的帮助下,她迅速跨入了破百后期,可是,破百圆满是个坎。

  感悟势,她迟迟没有这样的感受。

  李皓来了白月城,没去找过她,倒是让王明去见了她一次,让她尽量小心些,没事也不用来找李皓,主要是不太安全。

  这让柳艳很难受。

  可是,她知道,之前的情况,不见面也许才是最安全的。

  可此刻,进入了武卫军,柳艳愈加急迫和憋屈,这里武师太多了,多到她这个破百后期,在这,只是很一般,完全没有想象中,没有超能,她也算一方强者的感觉。

  刘隆却是一脸平静,不动声色。

  此刻,他正跟着一位年轻人一起朝前走,年轻人不是木林,而是金枪的亲卫队长,王庆。

  无他,对刘隆有些好奇罢了。

  银枪的儿子。

  三枪当年齐名银月,提起银月枪道强者,只有这三位,如今铜枪传承好像已经断绝,银枪的儿子好像也不再用枪。

  他在刘隆身上,没能感受到那种枪道之意。

  对这位一直留在银城,从不离开的银枪之子,他还是有些好奇的。

  可见了面,却又觉得……不过如此。

  真实感受!

  刘隆没能带给他丝毫压迫感,只有平淡,水波不惊的平淡。

  就这样一位武师,当年在白月城,在巡夜人,曾说过,他要一人镇一城,抛下了成为超能的诱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白月城,在那小小的银城,拉起了一支所谓的猎魔小队。

  他身边,就是他这些年拉起来的队员吧?

  三位破百武师……

  破百,在银城小地方也许不错了,可在这武卫军,破百才是主流,才是起步,偌大的武卫军,破百武师超过了一半,剩下的,也都是即将晋级的斩十境。

  “刘巡城,前面就是你们住的地方了。”

  王庆开口,又道:“李百夫长最近一直在修炼,不方便打扰,不过提前说过,你们来了,刘巡城自便即可,顺便帮他整顿一下内务,李百夫长已经成立了百人队,现有队员30人,都是来自剑门。”

  刘隆微微点头,声音冷漠:“多谢!”

  “不客气。”

  王庆带着几人到了小楼面前,想了想还是道:“刘巡城安顿好了,可以去一趟千夫长大人那边,大人有话想和刘巡城聊聊。”

  刘隆点头。

  金枪!

  来之前,他已经知道,此地是金枪做主,而金枪,和银枪的关系其实还可以,三枪齐名,银枪刘昊没死之前也曾和刘隆提过一些,年纪小的时候,其实刘隆见过一次,不过很多年了,早就没什么印象了。

  刘隆目送王庆离去,没急着去找李皓,也没急着去见剑门那些人。

  带着几位队员,一起进了自己安排的房间。

  小小的房间中,除了晋级超能的云瑶不在,几位队员都聚齐了,而云瑶,则是被安排去了巡夜人,刘隆不想李皓为难,武卫军既然不太愿意接收超能,月冥的超能,在巡夜人也能过的不错。

  “兜兜转转……猎魔小队还是都来了白月城。”

  刘隆轻声说了一句,又看了一眼窗外,“既然大家跟我一起来了,那也不用多说什么,今日起,我就不再是几位的老大了,在这……李皓才是当家做主的人了。我虽是斗千,可实力远不如李皓,实力是一点,手段不如李皓,胆魄也不如李皓。”

  几人沉默不语。

  刘隆继续道:“刚刚那王庆一路上看了我不下十次,也许在想,这就是银枪的儿子?如此弱小,父亲居然也配和金枪齐名?”

  “他这亲卫队长,跑去接我,恐怕也是想掂量掂量我的分量,结果看到了,却是不合心意,否则,少不得提出找我切磋一二……如今,连切磋都不提,显然看不上我。”

  此话一出,几人有些发怒,又不知怒从何起。

  人家没提出切磋,有错吗?

  没错。

  可是,的确有些被人看不起的感觉。

  刘隆继续道:“几位兄弟,一路跟着我,从猎魔小队成立开始到如今,也快四年时间了。我没能给大家带来什么,除了满身伤痛,李皓没来之前,小队也就我一位破百境。”

  “几位若是愿意,早早来白月城,不说破百圆满,在超能崛起的时代,投靠一家,任何一家,组织也好,机构也好,哪怕不是超能,也是破百后期了……几年下来,我给大家带来的,也只有那一二十方微不足道的神秘能。”

  银城太小了,也太弱了。

  几年时间,偷摸着猎杀了一些月冥超能,也只能获得那么点神秘能。

  若是来白月城,他们这些斩十境巅峰的武师,肯定还是有人愿意要的,毕竟斩十境一旦晋级,月冥很轻松,远比在银城挣扎来的强。

  “老大!”

  陈坚闷闷道:“老大,那也是我们自己愿意!再说了,我觉得挺好,若是老大觉得在这过的不舒心,咱们还回银城!”

  刘隆笑了:“不,不回去了!起码现在不用回去,银城还是太小,哪怕是我们的根,可现在有黄云在,银城很好,只有来了这,大家见识多了,获得的好处多了,才有机会赶上别人。”

  “外面的那些人,就一定比我们强?不见得!他们见识更广,收获更多,小地方来有小地方来的好处,那就是大家潜力还没被开发出来……只要机会合适,迟早可以赶上去!”

  众人急忙点头。

  刘隆轻轻吐了口气:“我决定了,就在这武卫军待着!面子,都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施舍的,猎魔小队,到了哪,都是一流的……以前是,以后也是!只是,到了这,记住了,李皓才是我们的核心……免得让人看了笑话。”

  几人再次点头。

  他们也明白刘隆的意思,唯一有些心疼的,就是刘隆的感受,他之前可是一直都是小队的核心,李皓还是他一步步带起来的。

  而今,李皓却是成了老大的上司。

  最需要适应的,其实是刘隆。

  陈坚挠头道:“李皓……”

  “以后不要喊他名字了。”

  刘隆提醒道:“这算是在军中,按照职级来喊吧,免得让外人看了笑话,觉得我们银城来的人没规矩。”

  “好吧!”

  陈坚有些无奈,还是改口道:“百夫长……是这个吧?百夫长没来,咱们要不要去见剑门的人?”

  “去吧!”

  刘隆笑道:“打好关系,以后一口锅里吃饭了,百夫长让我过来,也是因为他在白月城没有根基,希望咱们能帮他一把,站稳脚跟。咱们记住一点就行,我们可以受点委屈,可是不能让其他人受了委屈……咱们关起门来,都是自己人,所以,也要把其他人拉拢成自己人。”

  他很明白,李皓让自己来的目的和意义。

  所以,他再次提醒道:“百夫长不在队伍中,咱们就是他的眼睛和喉舌,明白了吗?”

  “明白!”

  几人都点头示意。

  刘隆吐了口气,不再说什么,他相信小队的人都能做到,只是也难免有些忐忑和不安,这一次来了白月城……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站稳脚跟,或者狼狈逃回银城。

  当年,他就很狼狈地逃回了银城。

  还有,李皓在白月城,是想出人头地,还是只是自保就够了?

  此刻,他也不太清楚李皓的目的。

  ……

  丛林中。

  李皓一剑接连一剑,剑已经快到了极致,甚至压制住了火凤枪,每一剑都快速无比,然而,李皓越是出剑,越是急躁。

  剑势,还是没能呈现。

  金剑,好像没那么容易呈现出来。

  火凤枪光芒暗淡了下来,显然,这一次的一枚神能石,要再次耗空了,这三天下来,李皓喂了火凤枪足足9次!

  9枚神能石。

  若不是之前缴获了一些,他自己剩下的那点都不够。

  9枚神能石,换成神秘能,也就几千方了。

  可此刻,就这么浪费了,都被火凤枪吃了,若是金剑势彻底呈现,那还划算,可一直无法呈现,给李皓一种巨亏的感觉。

  这几日,他出剑越来越快,甚至快到了出剑的最后一刻,剑出许久,才会产生音爆声。

  无影剑,都已经修炼到了一个极致状态。

  可是……依旧不行。

  “还是不行!”

  李皓一剑出,当地一声,磕飞了火凤枪,火凤枪黯淡了下去,第九块神能石耗空了。

  李皓吐了口气,瘫坐在地。

  他看着黯淡的火凤枪,皱眉。

  吃了这么多神能石,也只是充当陪练罢了,一开始,前几次效果还行,后面几次……却是越来越无聊了,这火凤感觉没有那么强。

  到最后,甚至不能给李皓造成太大威胁了。

  此刻的李皓,看了看自己剩下的神能石,还有11块。

  再看看火凤枪,迟疑要不要再喂养一块。

  明天,玉总管恐怕就要取走火凤枪了。

  “我的剑,已经很快了,却是迟迟没有剑势呈现,是压力不够吗?还是其他?”

  三天,其实也不算长。

  可地剑势也好,火剑势也好,还是剑势总纲,李皓每次抓住了核心,感悟势其实都很快,已经有了头绪,他会迅速感悟成功的。

  所以,李皓原本觉得,这一次也一样。

  三天还不够吗?

  然而,就是不够。

  片刻后,李皓拿起了火凤枪,稍微抚摸了一下,忽然道:“这几天,你一直用火凤势和我交手,我却是从未感悟过侯部长的意和势……侯部长不可能没用过这些,你一定是知道的。当年他能打破我师父的意,代表哪怕20年前,他也强大无比……为何你不用他留下的意和势对付我?”

  当初贺勇让他借火凤枪,其实就是为了让李皓感悟接触侯霄尘的意。

  可是,几天下来,李皓并未感受到。

  火凤枪,藏拙了!

  火凤枪颤抖了一下,李皓皱眉,和一柄兵器交流,其实很费劲。

  他只能靠猜测。

  “是担心,爆发了侯部的意,会杀死我?”

  火凤枪颤抖了一下。

  只是一下。

  说明,有这方面的担心。

  但是,过了一会,火凤枪再次颤抖了起来。

  李皓再次猜测:“神能石能量不够?”

  颤抖了一下。

  李皓明白了,第一,怕杀死自己,第二,提供的能量不够。

  显然,这些能量,不足以让火凤枪在自发情况下,爆发出侯部的意,这代表,侯部的意,的确比现在面对的火凤要强!

  贺勇也说,若是李皓能接下不死,他倒是能掂量一下侯霄尘的强弱。

  贺勇,强大吗?

  李皓觉得,也许自己感知不准确,这家伙也许并不弱,三阳初期?

  不好说。

  他看向火凤枪,开口道:“需要几块神能石,你才能爆发出侯部的意?”

  火凤枪颤抖。

  一下,两下,三下……

  足足三次!

  代表,最少三块神能石,才能爆发出那股意,这让李皓眉头紧皱,只是爆发一下,居然需要3块神能石,一块神能石蕴含的神秘能,足足数百方,一两千方的神秘能,就够你爆发一下的?

  夸张了吧!

  当然,这火凤枪一定私吞了一些,百分百的。

  看着储物戒中的11块神能石,李皓深吸一口气,若是想感受一下,那就剩8块了……

  关键是,还是找虐的那种。

  自己花钱,虐待自己。

  若是还没收获,这次就亏大了。

  侯霄尘的意,值得自己付出这么大代价吗?

  只是迟疑了一瞬间,李皓有了决定。

  金剑势,迟迟无法呈现,也许还是压力不够大,压力大一些,也许可以促进自己去感悟,去突破。

  没再考虑什么。

  李皓取出了三块神能石,这一次,三块神能石,都是金系的。

  他只剩下三块金系的。

  没有选用火系的,火凤枪虽然是火系的,可作为一把枪,金系也一样可以发挥出实力。

  取出神能石,他破碎了神能石。

  一瞬间,火凤枪开始吸收。

  好像很是雀跃。

  李皓,也调整了一下状态,默默等待了起来。

  火凤枪……能给自己一些惊喜吗?

  眨眼间,三块神能石的能量,都被吸收了。

  火凤枪闪烁着光辉。

  这一刻,李皓隐约看到了一头小凤凰,在枪身中游走,和之前几次不同,这一次,火凤枪好像也在酝酿什么。

  枪体内,一股淡淡的势呈现。

  很淡薄。

  就在李皓死死盯着看的时候,忽然,眼前一花,他这一次好像有些陷入幻境一般,有些精神恍惚。

  就在这一刻,一杆枪浮现在脑海中。

  一枪破天!

  这一枪,无声无息地朝李皓刺来,长枪破开了一切!

  这一刻,他甚至隐约听到了一些声音,好像是来自侯霄尘的声音。

  “裂神!”

  冷漠,霸道,嚣张。

  枪出裂神!

  裂精神,裂神意!

  裂神枪!

  李皓恍恍惚惚,此刻,他仿佛看到了侯霄尘就站在对面,一枪扎来,就如当日侯霄尘轻松击杀红发一样,此刻,李皓恍惚中,也有被斩杀的感觉。

  死亡……好像就在眼前。

  这一刻,他精神都出现了分裂,一边是这把枪,一边是死亡的窒息感,仿佛回到了那一日。

  那一日,他的好友,被杀了。

  就是这种窒息感……他隔着几米看着,仿佛心脏被人攥紧了。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红影,看到超能力量。

  好像灵魂都被人抽取了一般。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好友惨死当场,看着好友挣扎着,痛苦着,向自己无声地诉说,逃!

  逃走!

  危险!

  就是那种绝望的感觉,仿佛下一刻,死的就是自己。

  今日,这种感觉再次浮现了。

  这是李皓这一年多来,再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无力感,死亡的窒息感。

  心脏,被攥紧了。

  ……

  同一时间。

  横断峡谷。

  侯霄尘陡然皱眉,朝白月城方向看去,脸色有些阴沉,有些难看。

  火凤枪……被彻底激活了!

  谁做的?

  火凤枪借给了李皓,他是知道的,可他已经封锁了火凤枪,除非遇到了生死危机,否则不可能会被激发的,哪怕李皓喂养神能石也不行。

  他不知道,火凤吸收了不少神能石,早就破开了他的封锁。

  他也不知道,火凤担心不能满足李皓,会被星空剑斩断,它怕长生剑斩来,所以,火凤压根没有不能爆发的意识,李皓要见识,那就给他见识。

  侯霄尘皱着眉头,看向那边,一直没出声。

  此刻,回去也来不及了。

  他也不知道李皓遭遇了什么,还是火凤枪遭遇了什么,可自己的枪意爆发,他有数,三阳巅峰,也许都会被这一枪剿灭精神。

  精神,也是神意。

  武师有,其实超能也有,并非超能就没有,只是无法动用,无法使用罢了。

  强大的超能,岂会没有这些?

  火凤枪一旦被激发,他残留的神意,会碎裂对手的神!

  侯霄尘默默等待了一会,便不再去管。

  管,也没任何作用。

  他能感受到一些,那是因为火凤枪认主了,可距离太远,能有些微弱的感应就不错了,指望他隔空千里,能将火凤枪压制下来,那是开玩笑,再强,他也做不到。

  ……

  与此同时。

  被惊动的,还有一人。

  就在李皓激发火凤枪的一瞬间,武卫军中,金枪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一瞬间,他身影消失。

  再出现,已经浮现在李皓前方百米处。

  这一刻,他眼神微变,脸色有些难看,李皓……怎么忽然激发出侯部的意了?

  关键是,火凤枪这一次爆发,太强了!

  给他的感觉,好像侯部就在眼前。

  这让他回想起了当年,侯部一枪之下,破开了自己的魔,他隐约间,也看到了一些,侯霄尘一枪出,直接击破了五头禽兽。

  那是一种精神上的压制,来自五禽的压制,结果,被人从精神上打破了。

  “侯部的枪意,不是肉身上的……麻烦了!”

  这一刻,金枪脸色有些难看了,这一枪,真要面对面,他不惧。

  可此刻,裂神枪已经杀出,这一枪,涉及到的是神意之战,精神之战,虽说他此刻可以去压制火凤枪……可实际上一点作用都没有。

  因为,枪意已经深入李皓神意之中,金枪还没那个本事,可以驱逐李皓神意中的裂神一枪。

  ……

  不远处。

  李皓瞬间七窍流血,身体摇晃。

  他的眼中,只有那不断下落的一枪,好像要彻底杀死自己。

  “红影……”

  李皓心中喃喃一声,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红影,尽管两者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可一样的,和一年前一样,都对自己造成了巨大的死亡危机。

  我曾被吓退过一次!

  那一次,张远距离自己很近很近,自己担心、害怕、恐惧,自己想上前,却是不敢。

  若是说,银月其他武师的心魔,是袁硕。

  那李皓的心魔,也许就是红影。

  哪怕他杀过红影,可张远还是死了,那一晚,他退缩了,他害怕了,哪怕他知道,那不是他的错,当日的他,只是个普通人,他第一次看到那种场景,他真的怕,怕到颤抖。

  这样的惧怕,李皓无法去克制。

  可今日……当这种感受再次来临,李皓眼中也露出了惧怕之意,惧怕之后,却是一种疯狂。

  从接触超能开始,从真正跨入武道之后。

  他不断地强大,不断地寻找机会,不断地去冒险,杀张婷也好,冒险猎杀三大组织强者也好,杀于啸也好,搏杀黄杰也罢……他其实想的很简单,那样无力的场景,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第一次杀人,他便杀的冷血无情,杀的柳艳他们都直呼变态……怕吗?

  有一些。

  恶心吗?

  也有一点。

  可心中,却是没那么恐惧,比这恐惧的事情,他见过。

  这一次,你还想吓到我吗?

  不可能!

  火剑势,地剑势,剑势总纲……

  三股势,瞬间在脑海中浮现。

  山峰浮现,猛虎浮现……

  眼中,浮现出先祖斩出的那一剑,浮现出白银战士那极致升华的一剑!

  有什么恐惧,是长剑斩不破的呢?

  若是有,那就是你的剑不够强!

  “杀!”

  一声来自精神上的呐喊,瞬间爆发,李皓挥剑!

  这一剑,极尽他所能!

  所有的感悟,所有的爆发,都在这一剑上,他要斩破这一枪,斩破那一晚,红影对他的威慑。

  剑意浮现!

  眨眼间,融合成了一把断我之剑,一剑斩出,对面,裂神长枪刺破苍穹而来,那是侯霄尘的意,可是,谁在乎呢?

  现实中,火凤枪微微一颤。

  李皓拔剑,速度不快,可是,一瞬间的极致爆发,一柄小剑瞬间斩出,这一剑斩出,火凤枪本体仿佛受到了惊吓,一眨眼,刺破虚空,消失在原地。

  然而,一股剑意,锁定了火凤枪的本体。

  火凤枪上,一道火凤之魂瞬间浮现,火凤眼神中好像带着一股惊恐之意,看到了金枪就在附近,一瞬间,火凤枪躲到了金枪背后。

  逃!

  它怕!

  它怕李皓,怕这股剑意,那破碎的记忆深处,仿佛曾看到过这样的剑,可怕至极。

  斩出侯霄尘那一枪,火凤枪原本就没心思搭理李皓了,可此刻,却是被逼的不得不遁逃,躲入了金枪身后。

  下一秒,一股强悍的剑意朝金枪覆盖而来。

  金枪也是脸色微动。

  李皓……反击了?

  在侯部枪意压制下,他居然能反击,而且还是反击出了前所未有的一剑。

  金枪原本不想硬接,他只是想避开。

  可稍微感应一番,这一剑……锁定了他!

  金枪顾不得再去想什么,下一刻,一柄长枪浮现,一声低喝,一枪杀出!

  长枪如火,映射虚空。

  枪意展现!

  强悍无比,光是内劲,就震荡的虚空颤抖,四周树木纷纷破碎,金枪也非浪得虚名!

  轰!

  一声惊天巨响爆发,一股热浪席卷四方,金枪手持长枪,枪意爆发,一枪将李皓的融合剑意,直接击破,剑意溃散。

  而他的枪意,也瞬间溃散。

  金枪站立原地,一动不动。

  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远处的李皓,仿佛看到了他神意中另外的一枪和一剑,在爆鸣,在碰撞,在厮杀……

  李皓的剑意,现实中已经消散。

  他和金枪的撞击,只是造成了大范围的破坏,让四周草木全部断裂开,倒也没有造成其他的破坏了。

  金枪手持长枪,一动不动地看着李皓。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枪额头上,露出了一道小小的血痕,一滴血液,缓缓滑落,滴落在地。

  这一刻,金枪才轻轻抚摸了一下额头,眼中,有些难掩的震撼。

  他的剑气,已经溃散。

  可是……这溃散的同时,带着一股决绝,一股快到极致的爆发,瞬间炸裂开,最后一刹那,还是给了他一些反击,额头被刺破了。

  不算严重,只是小伤口罢了,对金枪而言,内劲稍微运转一下,这伤口就会愈合。

  可是,金枪的心,不平静。

  一点也不平静。

  他这一生,经历过三次这样的不平静。

  第一次,他被袁硕击败,袁硕的五禽之意,死死压制了他,让他没有还击之力,困扰了他多年。

  第二次,侯霄尘一枪击破了五禽之魔,让他顺利跨入了斗千,那一日,他经历了李皓现在的一幕,神意中,枪和五禽的对决,侯霄尘赢了,因为他太强。

  前两次,都让他震撼了很多年。

  而第三次,就是此刻。

  实力不算太强的李皓,起码没有他金枪强大,在这一刻,斩出了一剑,斩的他金枪有些心绪不平,难言感受。

  那剑气爆开的瞬间,他仿佛有些看懂了眼前的年轻人。

  不甘心,不屈服,不退却!

  哪怕,你是侯霄尘!

  那个一枪杀旭光的侯霄尘,我李皓,依旧不会退让……

  年轻一代的武师,很少能见到这样的人了,或者说,他没见到过,王庆也好,孔幽芸也好,好像并没有这种决绝到极致的不甘。

  李皓,为何会有这种极致的不甘心呢?

  他知道李皓的履历,可李皓,好像并未经历过这样的险境,他好像还是很顺利的,顺利的成为袁硕的徒弟,顺利的度过了银城危机,顺利地从战天城中走出,顺利地击杀了于啸……

  仔细看李皓的履历,其实都是一路顺风,没有太大挫折,至于挫败,更是无从说起。

  为什么?

  在金枪的疑惑中,一股只有神意可以感知的爆发,碰撞,这一刻彻底展开。

  轰!

  那是来自精神层面的撞击。

  金枪眼前微微一花,好像浮现出两人,李皓和侯霄尘,一人持枪,一人持剑,这一刻,长枪和长剑在虚空碰撞,都是极致的强,极致的爆炸!

  长枪裂开了长剑,枪意强悍无边,可转瞬间,长剑如同猛虎出笼,爆发出前所未有的不甘心和愤怒,一股火焰焚烧了天地,烧断了长枪!

  山峰断裂,猛虎垂死!

  那一刻,金枪看到了,看到了李皓挥手,以手为剑,极致的快,快到了让人忽略了空间和时间,唯有那一剑心无杂念地斩向苍穹!

  垂死的猛虎,瞬间融入手臂,断裂的山峰,再次浮现。

  以手臂为剑,斩向那断裂的长枪。

  轰!

  来自神意的轰鸣声,震荡着四方,金枪微微一个恍惚,仿佛看到了山川爆碎,苍穹裂开,那是什么样的场景?

  他这一生,未曾见过。

  星空好像都在碎裂。

  “我不怕你!”

  这一刻,一声嘶吼,响彻脑海。

  那是李皓的声音,他说,他不怕!

  ……

  李皓发出了憋在心中的怒吼。

  我不怕你!

  小远,我不怕这玩意,我再也不会后退,再也不会颤抖的双腿都无法迈动,我不怕。

  我要粉碎这一切!

  手臂爆碎,李皓挥剑斩破了苍穹,将最后一截长枪,轰隆一声,斩的粉碎,一声厉吼,再次一剑,仿佛斩向那看不到的红影。

  映红月,我也不怕你!

  “杀!”

  唯有厮杀声,响彻天地。

  然而这一刻,唯有一人在观战,其他人并无感受,只有金枪目睹了这一切,他看到了李皓,看到了李皓斩破了那一枪,将侯霄尘的枪意,彻底斩碎!

  轰!

  又是一声巨响,火凤枪本体颤抖了一下。

  李皓一口鲜血喷出,下一刻,手臂陡然裂开,一道道剑气溢散而出,一道道血箭四射而出。

  右臂,鲜血不断流淌。

  李皓剧烈喘息,仿佛垂死的鱼儿,他猛烈地呼吸,一口又一口地贪婪地呼吸着,他七窍还有血液流淌,此刻,却是露出了一些笑容,看向不远处的金枪。

  “千夫长……见笑了!”

  金枪看着他,许久,沉声道:“你……太冒险了!”

  疯狂的家伙!

  他居然引发出了侯部的枪意,而且居然不可思议地击碎了那位的枪意。

  除了一句太冒险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说眼前的年轻人。

  你在怕什么?

  你又在粉碎什么?

  不管他怕什么,李皓,赢了。

  金枪恍惚了一下,若是当初我能和李皓一样,以这种决绝之心,击破五禽镇压之势,那我……是否可以自己突破斗千?

  那今日的自己,是否会比此刻更强大?

  隐约间有些后悔,可很快,化为了无奈。

  我尝试过!

  可我,没法打破那魔咒。

  此刻再去后悔,倒是显得自己更无能了。

  他心中有数,若是李皓是昔日被袁硕镇压的武师,此人……也许可以打破袁硕的魔咒,走出新我。

  一想到这,他就觉得不可思议。

  而不远处的李皓,还在剧烈喘息,擦干了脸上的血迹,手臂的伤势显得狰狞无比,李皓脱下了上衣,将右臂包裹了起来,免得被人看到了手上的狰狞裂痕。

  他露出了一些笑容,勉强战力了起来,身体好像被掏空了,彻底的被掏空,内劲,精气神,这一刻感觉和施展了血刀诀一样,甚至比施展了血刀诀还要严重。

  可和血刀诀不同的是,血刀诀施展过后,有种被吞噬一空的感觉,而这一次,却是有种焕然新生的感觉。

  一个是走向死亡,一个是走向新生。

  金枪也从记忆中回归,看着这样的李皓,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到口的话,变成了:“李皓,回去休息一天,睡一觉,醒了,就是新生!”

  说罢,转身离去。

  走着走着,他其实有些后悔,没有说出到口的话。

  他其实想说,若是20年前,银月七剑,今日便是银月八剑,不止如此,李皓的剑,在这八剑中,哪怕不是第一,也是第二,在金枪看来,仅次于天剑,甚至可以匹敌天剑。

  银月三十六英雄,也许李皓也能坐上一把交椅,还是靠前的那种。

  天剑,当年打破了袁硕的镇压吗?

  金枪不知道。

  也许有,也许没有,因为天剑自己走了,没人知道他是否能打破,还是打破了才走的,以天剑的性格,没打破袁硕的意,他甘心那样离开吗?

  ……

  身后,李皓笑了一声。

  踉跄着站起,带着一些说不出的爽。

  陡然,朝南方竖起了中指。

  映红月,不过如此!

  红影,再也不是我的心魔,这红影,便是你映红月!

  而侯霄尘击杀旭光的那一枪,也再也不会对他掀起丝毫波澜。

  “我曾见过天外天,岂会被你们所压倒……”

  李皓笑了一声,朝远处的火凤枪伸了伸手:“过来,不斩你,你再敢跑,我就斩断了你!”

  火凤枪好像有些害怕,挣扎一会,还是迅速飞回到了李皓手中。

  李皓挥舞了一下,忽然一笑,最后一丝丝力量涌入火凤枪,没有丝毫阻拦,一枪扎出,枪破虚空,火势蔓延!

  若是玉总管他们在这,恐怕会震撼的无以复加。

  源神兵,只有一主。

  除了主人,除非主人借给你用,否则,你是无法发挥出源神兵的强悍的。

  或者主人死了。

  可此刻,李皓却是没有丝毫凝滞,稍微动用了一下,居然让火凤枪爆发出了真正的源神兵之势。

  “枪不错,就是用的不太顺手……”

  李皓摇头,又笑了起来,“裂神……原来,侯部的枪,叫裂神。”

  不是火凤枪,而是侯霄尘的枪法。

  枪出而裂神。

  这枪法,好像隐约在哪本古籍上看到过,李皓陷入了沉思中,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却是觉得大脑不够用了,这一刻,有些昏沉。

  算了,管他呢。

  我又不用枪。

  而火凤枪,则是乖巧无比,任由李皓随意挥动,哪怕这家伙把长枪当拐棍用,也没有丝毫动静,若是换成郝连川,早就被火凤枪烧成火人了。

  ……

  这一刻。

  横断峡谷,侯霄尘陡然停下了脚步,看向远处的白月城,微微凝眉。

  “李皓吗?”

  他呢喃一声,这个他只在乎是八大家血脉传人的小子,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我的枪意,消散了。

  比想象中的要快,是强者击破了自己的枪意,还是李皓呢?

  若是强者,不用多说,那只是他留下的意,不代表对方可以击败自己。

  可若是李皓……战胜了自己的意,这是否代表着,李皓比自己同阶更强?

  “先是袁硕,再是李皓……这一脉,真的这么强吗?”

  侯霄尘忽然笑了,有些期待。

  期待这一脉,能成长起来,成长到自己这个地步,那时候,也许才能见个分晓。

  此次,若真是李皓击破了自己的枪意,那也许,很快,银月会再次多出一位顶级武师,堪比霸刀天剑他们那样的存在。

  轻轻吐了口气,侯霄尘瞬间消失在原地。

  是不是李皓,回去便知道了。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