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星门> 第128章 痛苦面具(求月票订阅)

星门 第128章 痛苦面具(求月票订阅)

  李皓踉跄回到住宿楼,没来得及去见刘隆他们,直接倒地就睡。

  这一觉,睡的格外香甜。

  甚至还做了个梦,美梦。

  梦到了以前,和张远一起偷偷在他家后院烧烤,烤的很香很香,香的李皓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梦境中,李皓仔细一看,好家伙,烧烤的居然都是红影。

  炸的嘎嘣脆!

  一口一个红影,吃的格外香甜,吃完了浑身冒火光,害的李皓还以为着火了。

  结果一看,是血气太浓郁,都冒血光了。

  ……

  李皓醒了。

  撑醒的。

  梦境中,他和张远一起吃了无数红影,烤着吃,炖着吃,炸着吃……

  怎么好吃怎么来。

  吃到最后,李皓实在撑不住了,所以他醒了。

  睁眼,李皓感受到了撑。

  他有些发愣,我梦中吃红影,难道真有用?

  感觉内劲涨了一些啊。

  再仔细一看……无言了。

  小剑,暗淡地躺在了身侧。

  剑能,却是消耗一空。

  李皓抬头望天,半晌无言,明白了,睡梦中他大概运转了五禽吐纳术,不是吃撑了,是吸剑能吸撑了。

  小剑中的那点剑能,都被他给吸了。

  因为身体受伤了,需要能量补充。

  所以,他把剑能给吸收了。

  李皓一脸无语,我还以为我真的能梦中杀人,梦中吃红影呢,合着吃的还是我自己的东西,剑能又耗空了。

  不过之前手臂的伤势倒是恢复了。

  发出那一剑之后,身体中的一些内伤也都恢复了。

  “破财的命!”

  李皓摇头,叹息一声,算了,就当我梦中请客了,小远也吃了我一半,以前没钱,都没怎么请客,今天倒是请了一顿大餐,小远应该也很满意。

  果然,我还是很大方的。

  想通了这些,李皓露出了笑容。

  感受了一下身体,内劲的确比之前要强大了一些,气血也比之前强盛一些,经脉粗壮,骨骼坚固,心中郁结消除了不少。

  取出了3枚神能石,捏碎,火凤枪好像蠢蠢欲动,想要吸收。

  李皓却是拿起了小剑,运转五禽吐纳术,小剑有些不情不愿地吸收了起来,这下子,一旁的火凤枪乖了。

  不乖,小剑饿了,那就可能会吃凤凰腿了。

  3枚神能石,也让小剑恢复了一些剑能,李皓查探了一下戒指中的5枚神能石,有些愁眉苦脸,花钱太快,之前那么多神能石,这才多久啊。

  若不是缴获了一些,早就花完了。

  这些古文明时期的兵器,都是吃货吗?

  再次感应了一下自己的肉身,片刻后,李皓的目光聚焦在了肺部。

  肺部区域,好像多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李皓仔细感应了一番,说是势吧,好像不全是,可不是势,那又是什么?

  他之前斩出了一剑,极致的爆发,李皓觉得,那一剑斩出去,他应该算是领悟势了,第三势,金剑势。

  可此刻,肺部区域的玩意,好像不完全是势。

  神意呈现,李皓默默感受着。

  片刻后,眼神略显异样,应该算是势。

  可是,他的地势是山,火势是虎,他以为金剑势,可能是凤凰,可能是鸟,毕竟是飞鸟术转换来的,出现一只鸟其实很正常。

  可实际上并非如此。

  李皓仔细看了一下,就是一个点。

  是的,就是一个圆球大小的点点。

  弹珠一样。

  “是个球?还是个点?”

  李皓一脸茫然,金剑势为何是这种形态?

  这不应该啊。

  势和秘术、感悟都有关,不管是秘术还是感悟,金剑势都不该是一个点才对。

  李皓皱眉,是没有成功凝聚吗?

  还是说,只是初步感悟,势太弱小了,产生了这种情况?

  他思索了一番,片刻后决定尝试一下,那个小点点,被他一点点挪入了肺部,锁势!

  李皓准备锁第三势。

  金剑势刚进入肺部,倒是很安静,显得很弱小,李皓也有些古怪,感觉金剑势不会弱的,可现实是,无论是大山还是猛虎,进入五脏锁势,都挣扎的厉害。

  金剑势,却是没挣扎。

  算了,试试看。

  李皓肺部一条粗大的锁链浮现,超能锁。

  超能锁朝那个小圆球锁去。

  以前,猛虎和大山都会挣扎,这一次,圆球却是安静的让李皓都有些不安,任由锁链临近。

  就当李皓有些忐忑的时候。

  忽然,一瞬间,肺部一个光点爆发。

  速度快到李皓本人都没能反应过来。

  下一刻,当地一声脆响,在李皓脑海中响起。

  “噗!”

  刚好的身体,一下子被这一次撞击,弄的满目疮痍,李皓不断吐血,脸色苍白。

  此刻,光点消失。

  李皓却是脸色剧变!

  神意之中,肺部出现了巨大的变化,金色小光点,又变成了原样,安静无比,一动不动。

  可是,巨大的超能锁,那条链子上,却是明显出现了一道裂痕。

  李皓脸都绿了!

  这一刻,他迅速控制超能锁,迅速将超能锁隐藏,迅速将小光点移出了肺部,脸上只有后怕和震撼。

  卧槽!

  极致的爆发!

  这玩意,居然玩阴的,瞬间爆发,差点斩断了我的超能锁。

  一旦肺部超能锁被斩断……后果不堪设想。

  李皓会瞬间成为超能者,还是金系超能。

  可是……那是李皓要的结果吗?

  他好不容易走到了现在,感悟了三势,武道一路上,可谓是一片坦途,现在超能锁断裂,也许李皓也能很快成为超能中的强者……

  可是,那是他要的吗?

  李皓后怕,感受了一下,肺部的超能锁受到了创伤,有道裂痕浮现,隐约间好像有些能量溢散,正在改造李皓肺部。

  李皓不敢大意,这不是好事。

  起码现在不是。

  超能锁,也许迟早会打破,可不是现在,这是锁潜能的一种存在,一旦被打破,要不成超能,要不就彻底释放自身潜力。

  李皓现在还没到那个地步。

  他迅速将内劲融入肺部,不止如此,李皓又急忙破碎了一颗神能石,开始吸收能量,虽然金系的用完了,可神能石有强化全身的效果。

  他迅速将这些内劲,气血,能量,全部往肺部补充。

  李皓意外无比!

  吸收了1000方金系能的肺部,居然无法容纳这个金剑势化成的点。

  “金剑势……点……从点爆发,瞬间的极致爆发,爆发力甚至超过了火虎势。”

  这一刻,李皓对这种新出现的势,有了一些感悟。

  这就是他所领悟的。

  极致的爆发力!

  平时看着没伤害,一瞬间的爆发,甚至是三势中最强的,哪怕这股势,只是刚感悟。

  “蔫坏啊!”

  李皓咋舌,刚刚自己的超能锁弱一点,那就出问题了。

  可这样的话,自己的肺部,无法容纳这玩意啊。

  要不继续强化五脏,强化肺部,要不只能让金剑势单独存在,暂时不能锁势,不能锁势,代表这玩意不会乖乖地和火虎势、地剑势一起融合进入总纲,只能单打独斗。

  “1000方的肺,居然都容不下你?”

  李皓感应着神意中存在的那一点,猛虎势他以为已经很霸道了,很强大了,结果金剑势瞬间爆发力,还要超过猛虎势。

  “强是强……就是有些废人!”

  李皓无奈叹息,痛苦而快乐着。

  势强大,他喜欢。

  可强大的让他肺部无法容纳,这又是个问题了,如今,五脏强化达到了一个平衡,不是不能再强化,弄点神秘能,李皓也能弄到。

  可五脏太强了,气血冲击,他又得强化肉身、骨骼才能跟上节奏。

  这么一来,需要剑能就多了。

  提取神秘能,也需要剑能。

  总之,总结下来……他快没钱了。

  之前从巡夜人换来的风、雷二能,足足1200方,李皓到现在还没吸收呢,此刻,刚刚又消耗了一块神能石,还剩下4块。

  加上小剑刚吸收了3块……

  就算全部吸了,也就7块的量,转换成了剑能,其实也没多少,可能也就勉强够李皓将神秘能全部转换了。

  小剑吃钱,身体吃钱……

  吃的李皓这个大富豪,此刻都有些扛不住了。

  李皓叹息一声,暂时放弃了强化五脏的心思。

  金剑势,现在还不能融。

  扛不住!

  不过,风、雷二能,倒是可以先吸收了,强化一下骨骼和肉身,要不然,随着五脏越来越强,势越来越强,他身体会成为短板的。

  内劲虽然也在蕴养,可内劲是一个缓慢蕴养的过程,想立竿见影……还得靠剑能。

  看了一眼窗外,天色已黑。

  又看了看钟表,三点多。

  应该是凌晨三点多了,这个点,也不方便去找其他人。

  李皓不再管了,取出了储能戒,先将风雷二能吸收掉,小剑刚吸收的三块神能石,大概率不够用,希望剩下的几块用完之前,可以完成吸收。

  身体强大了,才能去强五脏,五脏现在明显超出肉身一大截。

  五脏太弱,那不行,无法支撑。

  五脏太强,那也不行,肉身负荷太大。

  还是讲究一个平衡,要不然,不是成为病痨鬼,一天到晚咳嗽什么的,就是成为孱弱小书生,肉身脆弱,稍有不慎就会被强悍的气血冲破。

  李皓又开始了修炼。

  感悟势的喜悦,也收敛了起来,金剑势的出现,虽然让他实力提升了一些,但是并不明显,关键就在于没能融入剑势总纲,不能进行蕴神。

  说到底,还是太穷,钱不够。

  实际上,他收获很多,神能石和神秘能都很多,可这也架不住李皓去疯狂提升,疯狂吸收。

  这一夜,李皓不断吸收风雷二能,肉身,也开始强化。

  之前,他肉身为剑,经常出现破碎,就是肉身不够强,无法承受势的体现,现在他更强了,以后再敢乱用肉身为剑,那就是破碎血肉那么简单了。

  强化肉身和骨骼,也是势在必行。

  ……

  天亮了。

  李皓依旧还在吸收雷能,骨骼啪啪作响,雷能环绕骨骼,正在淬骨。

  李皓也环绕在雷霆之中。

  许久,雷霆消散。

  李皓睁眼,感受了一番,肉身骨骼都强大了不少,可是……重重叹息一声,有些无奈。

  风雷二能,吸收了足足1200方。

  而消耗的神能石,不止三块。

  三块不够!

  这后半夜,他又破碎了两块神能石,到了这一刻,李皓只剩下最后两块神能石了,而小剑中剑能消耗殆尽。

  李皓看着剩下的两块,一块是暗系的,一块是光系的。

  原本他想自己吸收试试看效果的……

  可现在,算了。

  小剑中没点剑能,他不放心。

  剑能,是最大的保障。

  “挣钱,就是花的,花钱强大自己,再挣钱,才是良性循环。”

  李皓安慰了一下自己。

  不再多想,破碎了最后两块神能石,给小剑去吸收。

  至此,神能石彻底耗空,手中的神秘能也彻底耗空。

  而这一切,并没有白费。

  花费这么大代价,李皓获得的好处就是感悟了第三势,肉身骨骼都得到了强化,实力比起之前又提升了一些,接下来,五脏也许可以稍微强化一下了。

  尽快将金剑势融入五脏,三势融合的话,李皓觉得,只要成功了,他在三阳境界,应该也算达到一个巅峰了,起码,不会比之前遇到的那个黄杰弱了。

  到了那时候,他大概才超越了之前袁硕战齐眉棍的时候。

  那时候,老师是二势融合。

  而李皓,完成三势融合,按照他的想法和判断,可能会比老师强一些,但是强的有限,具体如何,还要看实战,老师经验比他丰富许多。

  “老师走的时候,是27号……今天是9月13号……”

  李皓有些恍惚,感觉很久了。

  可实际上,也就16天。

  16天前,老师还是至高无上的存在,16天后,若是老师最近没进步的话……李皓觉得,可以和老师板板手腕了。

  “16天,老师能完成第三势蕴神吗?他五脏不算强,不过听说他杀了不少红月中人,强化五脏,若是血神子足够多,也许……老师已经完成了第三势融合。”

  袁硕的融合,没那么复杂,五脏强大了,直接融入就完事,不需要去感悟,不需要去尝试,直接塞进去就行了。

  所以,血神子足够多的话,别说第三势,第四第五都有可能。

  刚刚升起的一些心思,瞬间消失。

  大概率……还是不行,斗不过老师。

  除非,自己比老师更快完成五势融合。

  起身,增强的肉身稍微有些不太适应。

  不过没多久,李皓就完成了适应期。

  神意强大,三势实际上是四势呈现,李皓如今的神意越来越强了,神意强,精神强,肉身还算孱弱的,倒也没什么太大的不适应。

  正常武师,都是先强肉身,再强神意。

  李皓倒是反过来了。

  神意越来越强了!

  此刻的他,若是不控制,神意齐爆发,一般的斗千大概都承受不住。

  走出小楼,外面阳光明媚。

  小楼外,远远地,武师的呼喝声传来。

  操练,又开始了。

  李皓心情不错,又想到了队长应该已经来了,心情愈加不错起来。

  真是美好的一天!

  还没等到刘隆,李皓都没出门,一道人影闪烁了一下,浮现在门口。

  玉总管面色清冷。

  显然,她来的挺早。

  “火凤枪呢?”

  李皓龇牙,真够小气的,我又没说不还。

  他一伸手,一杆长枪浮现,随意朝玉总管丢去。

  该见识的都见识了,火凤枪现在也没啥用了,除了本身挺强的,其实的一无是处,李皓也懒得要它。

  玉总管一手接住,眼神微微一动。

  她看了一眼李皓:“你好像……又有了一些变化,你激发了火凤枪?”

  侯部,已经封锁了这把枪。

  他如何激发的?

  “没啊!”

  睁眼说瞎话!

  玉总管凝眉,却是没再说什么,火凤枪完整归来就行。

  她再次看了一眼李皓,清冷道:“这几日,听说你没日没夜地修炼,修炼一道,松弛有道,一味的苦修,并非好事。”

  李皓点头,表示赞同。

  “总管说的不错,所以今天开始,我就不修炼了。”

  玉总管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多看了李皓几眼,李皓心情好像不错。

  看来,的确收获不小。

  眉宇间的一些抑郁之气,好像都消散了。

  “那我先走了,另外,最近不要乱走动,红月那边,大量强者涌入银月,对抗四大机构围剿,北方19省,红月强者都在朝这边汇聚……郝连川昨晚受伤了,巡夜人损失了一些,四大机构都受到了冲击,现在各方正在协议,是否放弃之前的计划,不再围剿……”

  “你是红月的眼中钉……所以,你自己小心一些,红月也没胆子进入白月城。”

  李皓眼神微动:“红月来了大量强者?”

  “不错!”

  玉总管点头,接着又微微皱眉:“其实四大机构杀的红月强者不多,可一些人暗中出手,之前的血神子还是引起了大家的重视,真正杀的红月不得不齐聚银月的,倒不是我们。”

  其实,四大机构实力有限,就算有强者,大多也都藏着掩着。

  所以,对红月造成的影响没那么大。

  杀了一些三阳之下的超能,至于三阳境……别看红月消失了好几位,和巡夜人他们没太大关系,郝连川本人也只是三阳中期,哪有那么容易杀三阳强者。

  若是四大机构围剿,蓝月未必会下这样的决定。

  可这一次,下手的岂止四大机构?

  银月武林,四方武师,甚至阎罗、飞天都暗下黑手,这才是蓝月孤注一掷,气急败坏之下,调集无数强者汇聚银月的关键。

  “北方19省,红月强者多吗?”

  “多。”

  玉总管依旧清冷:“一省就算来三五十人,也有近千超能了,红月这边,都是月冥起步,日耀不少,三阳哪怕一省两三位,也有数十位了!据说,可能有旭光潜入……北三省原本是有旭光坐镇的,可北三省此刻也很乱,所以情报处推断,也许旭光也会来临……你尽量不要出城!”

  “明白!”

  李皓点头,一脸郑重,旭光!

  惹不起啊!

  别说现在三势还没融合,就算融合了,他也打不过旭光啊。

  李皓心中还是有数的,三势融合,他能打三阳巅峰,甚至可以有希望击杀……

  可三势融合对付旭光,完全没戏。

  之前对付一个三阳巅峰,二势融合,还用了血刀诀,最后其实也就是半斤八两,实际上还是差了一些,若不是郝连川出现,他都未必能拿下黄杰。

  所以,一听到有旭光可能来了……李皓很紧张。

  小心一些!

  惹不起!

  当然,惹不起怕什么?

  红月的人,我才不怕,主要是红月的人遇到了他,第一想法是活捉李皓,杀意不重,这才是李皓不太怕的原因,若是飞天和阎罗的旭光……李皓真怕死了。

  玉总管也只是提醒一句,李皓不是小孩子,他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她没再多说,转身便要离去。

  李皓却是考虑一下,还是开口了:“总管,我若是想带人围杀紫月……你有什么想法吗?”

  玉总管脚步停滞,回头,看向李皓,眼神清冷:“无聊的试探,不要一次接连一次。我早已离开红月多年,你们的事,我不感兴趣。我离开的时候,红月还只是暗中存在的组织,至于如今的紫月……我并不熟悉,黑蜘蛛也和我多年不曾有过交流,你满意吗?”

  李皓连忙笑道:“满意满意,总管别误会,我就是怕伤了自家人。”

  玉总管走了几步,想了想还是回头,再次看向李皓:“还有,最好不要打这样的主意!如今的紫月,很可能是映红月之女……具体是不是我不清楚,黑蜘蛛性格有些特殊,一般人,是很难让她愿意生下一个孩子的……”

  “映红月胃口这么好?”

  李皓一愣。

  玉总管忽然笑了:“映红月……他也是很有趣的人,你说胃口好,倒也不算错,你师父前不久才杀了他一个儿子,而映红月,儿孙满堂,他儿女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不过,紫月也许相当受重视,和之前被杀的废物不太一样。”

  种马啊!

  李皓吸气,这才知道,映红月他么的居然有这么多后裔。

  儿女都有近百了,这……这要是孙子重孙子都有,他一个人岂不是制造了一个上千人的庞大组织?

  我去!

  一直都说映红月,可李皓这才知道,对方居然还是个老色魔。

  “明白了!”

  李皓点头,心中暗喜。

  映红月女儿?

  更好啊!

  这样,威胁起来,或者杀起来,更有感觉啊。

  不受重视的儿女,杀了人家映红月未必会在乎,比如老师杀的那个三阳初期,可若是杀了紫月,也许映红月会暴跳如雷的。

  玉总管微微皱眉,不知道李皓想些什么,又明白了什么。

  不管他了!

  很快,玉总管消失在李皓眼前,她来,只是为了取走火凤枪罢了。

  ……

  片刻后。

  李皓见到了刘隆几人,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些欢快无比的笑容。

  “老大,柳姐,超哥,坚哥……”

  李皓一脸笑容,主动上前一步,伸出双臂……刘隆还有些不太习惯,刚要拥抱,李皓就绕过了他,抱了抱柳艳,刘隆有些怔神。

  而柳艳,也是笑的妩媚:“怎么突然热情起来了?”

  李皓也只是一触即收,哈哈笑道:“好久没看到柳姐了,一看,又漂亮了!早知道,前几天就去看望一下了,这是遇到了老大,心情好了?”

  “……”

  柳艳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会。

  刘隆也不接这话茬,看了一眼李皓,沉声道:“这几日你都在修炼,又有进步了?”

  “还行吧!”

  李皓笑呵呵道:“一般般,到现在也就这样子,还不一定有我老师厉害……”

  这叫什么话?

  刘隆有些憋闷,什么叫不一定有你老师强?

  你老师走的时候,杀了齐眉棍,一位堪比三阳巅峰的存在,你这意思是……你也有希望杀三阳巅峰吗?

  “老大来的正好,我刚好有事呢,一起。”

  “做什么?”

  “去见王恒刚,让他给我一点人手,看看有没有铁衣一道的强者,加入我小队,刚好和坚哥一起,组个防御小队,配合上黑铠……嘿嘿,日耀都打不穿,三阳都得傻眼!”

  “王恒刚?”

  刘隆皱眉:“你和他很熟吗?”

  “不熟,老大你熟就行。”

  无言!

  刘隆的确相当熟悉,王恒刚在银城待了很多年,不过刘隆却是皱眉道:“我虽然和他挺熟,但是早些年闹翻了,当年他非要离开银城,我却是选择回了银城,所以闹了一些不愉快。”

  “没事,冤家宜解不宜结嘛,老大,他手底下有人吗?”

  “有肯定是有的。”

  刘隆解释道:“那家伙是铁衣一道的强者,早些年就进入了破百圆满,在附近也是知名度较高的武师,当年走的时候,也带走了巡检司的一些武道强者,也正因为如此,巡检司才越来越弱,所以对这家伙,我是一肚子不满意……”

  “那就去见见,对了,人家现在是三阳后期甚至是巅峰的强者了,老大,咱们客气点。”

  “嗯?”

  刘隆一怔,接着点点头,没再说。

  三阳巅峰?

  王恒刚?

  这进步,可以说是飞速了,可想了想,对方早些年跨入超能,应该就是日耀,几年下来,进入三阳也正常,毕竟武师本来潜力就不弱。

  只是,三阳巅峰还是有些超乎预期了。

  “柳姐,你们几个先和剑门那些人聊聊,我和老大去去就回!”

  “好!”

  ……

  李皓和刘隆很快就离开了武卫军,这次没走路,李皓找木林要了一辆车先开着,武卫军不可能没车,木林也很大气,便将他自己的座驾借给了李皓。

  车上。

  刘隆开车。

  李皓想开,刘隆没让。

  其实李皓觉得,老大有些看不起自己,之前初次开车,他有些掌握不住,现在他实力这么强大,加上又不是第一次开车了,老大看不起自己,有些不合适。

  刘隆没有理会李皓,一边开车一边道:“王恒刚是银城本地人,年岁不算大,和我差不多。他在巡检司司长任上,其实做的还不错,银城那几年的治安你也知道……他走后,我才成立了猎魔小队。在这之前,王恒刚和我一起坐镇银城,其实一般的超能不敢来撒野。”

  “我们俩,当时是一起进入巡夜人的,只是他成功晋级了,我没晋级……他晋级后,就不愿意离开白月城了,我对他的不满,不是他不愿意离开白月城,而是当时我建议,在银城开设分部,他当部长,我们给他打下手,这样的话,他当时是日耀,有他在,问题不算太大。”

  “四年前,日耀在银月还是至高无上的一批超能,整个巡夜人体系,当时日耀也没多少,可他不愿意……”

  李皓点点头,开口道:“人各有志,这些不重要,他有人手,借点武师给我就行。”

  刘隆想了想,点点头:“若是有老武师在,也许我都认识,当年他带走了十多位斩十境,还有一位破百,如今不知道是否晋级了超能,还是继续走武师一道。”

  那些人,当年是银城巡检司的根基,结果都被带走了。

  李皓想了想又道:“会不会是他知道一些东西,比如木森挺强的,木森去了银城,所以他觉得没关系……”

  给王恒刚开脱,是因为李皓看过对方一次。

  那个黑蛋,感觉上还是挺好的。

  当然,知人知面不知心。

  从刘隆的角度来看,对方带走了巡检司的强者,让银城防御呈现出最弱的姿态,其实是很讨人嫌的。

  刘隆倒是没那么生气,轻声道:“无所谓了,何况,当年他带走那批人……其实如今看来,是好事!否则,都留在银城,银城有什么?几年下来,还是老样子,没有丝毫进步。吴超他们跟着我,不愿意走,现在你也看到了,若不是你给了一些支持,都还是斩十境罢了!”

  叹息一声,摇头道:“所以,他当时带人走,也许也给了大家更广阔的前途,谈不上怪罪,只是心里始终有些不舒服罢了。”

  谈话间,车辆直接开往白月城巡检司。

  不是巡检司总部。

  白月城,也有单独的巡检司开设,只是存在感太微弱,一般人甚至都不知道白月城还有单独的巡检司分部。

  ……

  白月城巡检司。

  王恒刚正在忙碌着,随着红月强者大量涌入银月,他这位白月城巡检司司长,也很忙,得预防红月强者冲击白月城。

  正忙着,通讯响起。

  接通,里面传来了下面人的声音:“司长,楼下有人要见您,是巡夜人的一位巡城使和一位巡察使……”

  巡夜人?

  他微微一怔,自己和巡夜人牵扯不大,怎么会有人来见自己?

  巡城使,那最少也是日耀层次了。

  “叫什么?”

  “姓刘……说是银城来的……”

  一瞬间,王恒刚微微恍惚了一下,想到了刘隆,那个倔脾气的家伙。

  三年多前,他选择了来白月城,那家伙却是留在了银城。

  三年多前,他们关系很好。

  一个是巡检司司长,一个是执法队队长,整个银城,都在他们掌控之下,银城治安很好,合作了多年,也很愉快。

  可惜……

  轻轻吐了口气:“让他们上来……算了,带他们去会客室,我下去。”

  “司长……”

  “就这样吧!”

  王恒刚起身,有些踌躇,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下去。

  刘隆来找自己?

  打架吗?

  还是骂人?

  还是找茬?

  还是劝自己回银城?

  反正,这家伙几年不登门,今日登门,感觉来者不善啊。

  ……

  会客室中。

  李皓倒是一脸淡定,刘隆却是有些沉默。

  “老大,安心啦,要是真不爽,待会我们揍他一顿就走!”

  “……”

  刘隆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

  这是白月城巡检司!

  你在这,揍他们司长?

  还有,你都说了,人家是三阳巅峰,你很狂啊!

  正想着,脚步声响起。

  有些重。

  显然是故意发出来的。

  片刻后,门被推开。

  黑蛋出现。

  王恒刚看到了李皓,这才知道另外一人是李皓,倒也没说什么,看了一眼刘隆,笑了笑:“老刘……挺久没见了。”

  刘隆瞥了他一眼,点点头:“有几年了。”

  “晚上喝一杯?”

  “算了,公务在身,忙。”

  “那……”

  两人无视了李皓,李皓倒也不在意。

  还是刘隆主动道:“别客气,也没必要客气……知道武卫军吗?”

  “……”

  王恒刚无言,还是点头:“知道。”

  “武卫军新成立一支百人队,现在缺人手,你这边有合适的人手吗?”

  “有。”

  王恒刚点头:“当年的那批老兄弟,你也都认识,除了几位晋级了超能,现在都是武师,破百七位,斩十境还有9位,够吗?你开口,他们也愿意跟你走……这几年,他们其实也想回去找你,被我拦下了,我说了,真有需要的时候,咱们再回去,现在不是时候,在银城,咱们太难进步了。”

  16位武师。

  破百,足足有7位,不算少了。

  显然,他以为是刘隆加入了武卫军,作为斗千武师,要组建队伍。

  刘隆微微皱眉道:“不是我,是李皓!”

  “嗯?”

  王恒刚一愣,看向李皓,是李皓当这个百夫长?

  “李皓……斗千了?”

  “对!”

  刘隆接话,李皓也笑了笑:“侥幸侥幸……所以知道王大哥是银城人,所以特意喊上老大过来寻求一点支持,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只能求援王大哥了。”

  “那你……”

  王恒刚看向刘隆,刘隆平静道:“我给李皓打下手,别这么看我,他比你强!我给你打下手都做了这么多年,何况是李皓。你问问那些老弟兄,愿不愿意去,说清楚,而且比你这危险,愿意去就去,不愿意不用勉强,卖命的活,又不是逛街。”

  “你觉得他们会不愿意?”

  王恒刚笑了笑,不过还是皱眉道:“李皓人就在这,不是我看不上,是觉得,他是不是太年轻了……”

  刘隆也不客气,看向李皓:“给他一拳,看看他铁布衣还有几分功力!”

  李皓一脸雀跃,可以吗?

  王恒刚笑了起来,点头:“试试也好!李皓,你全力以赴,说实话,将人交给刘隆,我放心,交给你……我的确有些不安心,你全力以赴……”

  “王大哥,那你……全力防御啊!”

  “当然!”

  王恒刚笑了起来,知道你不弱,可是……我是三阳巅峰,你知道吗?

  李皓又提醒道:“真的,王大哥,要全力防御,我很强的,我之前打死过三阳的!”

  “……”

  王恒刚愣了一下,眼神闪烁,点了点头。

  打死过三阳?

  于啸?

  “那我打了?”

  “嗯!”

  下一刻,李皓那是真憋足了劲,没用火剑势,没有地剑势,而是用了金剑势的瞬间爆发力,一拳打出!

  轰!

  一声巨响,这一拳,好像打在了钢铁上。

  可是,金剑势的瞬间爆发力,还是强悍到了极致!

  轰隆一声巨响,王恒刚飞走了,直接将墙壁撞出了一个大洞。

  李皓耸耸肩,我说了,你要全力以赴的。

  这一拳,替老大打的。

  果然,刘隆此刻倒是露出了笑容,心情好像很不错,整个巡检司,也一下子混乱了起来,下一刻,王恒刚喝道:“无事,朋友切磋,该做什么做什么!”

  片刻后,王恒刚回来了,看向李皓,点点头:“不错,人你可以带走,有前途!”

  说罢,拍了拍胸口,好像拍灰尘一般:“我去换套衣服,好像打破了衣服,不雅观,我去去就回,等我一会……”

  说完,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忽然面目狰狞,龇牙咧嘴,吸气,吸的肺疼。

  黑黑的脸上,满是狰狞,露出了痛苦面具!!

  艹!

  这家伙……这一拳,太他么狠了!

  他感觉,自己骨头都被打的有些裂开了,而且看对方那举重若轻的样子……他么的,未必是全力。

  也不会是全力。

  真要全力以赴,不会是那样的。

  王恒刚面部狰狞无比,刚好有人看到了,露出了疑惑之色,司长怎么了?

  王恒刚瞬间恢复平静,“去忙你们的……”

  说完,迅速消失。

  痛!

  刘隆这王八蛋,我说他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合着故意给我下套呢!

看过《星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