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我真不是万界之神> 第6章 是祭品还是珍宝?(求点票票)

我真不是万界之神 第6章 是祭品还是珍宝?(求点票票)

  木匣子摔在地上是摔碎了,东西也落了出来。

  但不是骨灰,是一地的祭品。

  至少周萧认为这是祭品!

  仿造的珍珠、金元宝、玉器等等,大大小小有十多件。

  看着越像真的,越瘆人。

  扔进河里?

  要是郑大爷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东西被周萧扔了,下一次可能就不是在院子里面跳舞,而是在床上和周萧聊天了!

  周萧一阵哆嗦赶紧提着袋子,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扔到院子外的鸡棚里,然后用稻草掩盖住。

  他转手要去拿纸钱,却发现大部分的纸钱都被风给吹走了,剩下的几张,周萧也一股脑儿扔进捏成团扔到鸡棚里。

  正在睡觉的鸡莫名被吵醒以后相当不满意,开始“咕咕咕”叫着,鸡棚里唯一的公鸡更是亢奋了,以为早上已经到了,开始打鸣。

  浑浑噩噩的周萧回到了房间里睡觉,整晚上他的大脑都在和鬼神聊天,翻来覆去睡不着。

  公鸡继续在外面打鸣,气得杜霞打开窗户破口大骂。

  “个天刀杀的东西!要是睡不着一窝子的婆娘不知道玩啊,叫什么叫!信不信我明天把给你宰了!”

  杜霞的声音穿透力更强,让好不容易有点迷迷糊糊的周萧心里又是一紧,跳得扑通扑通的。

  早上起来后,周萧整个人顶着黑眼圈精神萎靡不振,就像是在kevin酒吧勤奋工作通宵拉客的小哥哥。

  洗漱之后,发现杜霞正在院子里杀鸡宰鹅,为了今天的宴请,杜霞可是早早的起来了。

  啪!

  菜刀重重的看在了鸡头上,尸首分身。

  杜霞说道:“别在那里杵着,给我洗山药棒子出来。”

  周萧:“妈,山药炖鸡干嘛不用母鸡啊。”

  杜霞扬了扬手里的菜刀说道:“这家伙活腻了,一窝子母鸡不喜欢,大晚上的还给我打鸣,宰了才好!别杵着,赶紧干活去,今天陈婶来是给你说工作的事。”

  周萧感觉后背一凉,赶紧帮忙。

  好酒好菜都摆上了桌子,周建国在外地打工没有回家,杜霞把他珍藏了十年的洋河大曲给拿了出来,可以说明今天的宴请非常重要了。

  接近十二点,一辆宝马320停在了门口,紧接着车上下来的两女一男一个小孩儿四人。

  “秀琴,哎呀,稀客稀客!”杜霞下门口迎接着大家。

  陈秀琴打扮的花枝招展,就差把脸蛋涂抹成一个红屁股。

  “这不是研究生吗!好久都没有见你回来!”陈秀琴给周萧打了个招呼,“小虎,你和老同学好久都没有见面了吧,今天你喝酒,妈可不管你。”

  苏小虎看着周萧掏出一包华子,递给周萧,“听说你在沪市那边当了大主编,怎么想着回来呢。”

  周萧笑着回答道:“这不是听说你当大老板了嘛,回来投奔你。”

  这话听着舒服,苏小虎拍拍周萧的肩膀说道:“咱们都是老同学,能帮上忙的一定帮。”

  小学同学的发展出现了截然不同的轨迹,一个是班上的乖宝宝老好人,顺利念完研究生进入大城市,结果失业、回家。

  一个高中毕业就跑社会,十九岁结婚当爹,摸爬滚打几年成了村里人人羡慕的大老板,人生赢家。

  三杯之后,苏小虎说道:“萧子不是生物医学的研究生嘛,江城人民医院有个什么临床实验研究中心,他们刚刚退休一个职工,那天三娘给我说萧子这事儿,我就给他们院长打电话了,对方同意先把萧子的简历递过去看看,进去的几率还是很大的,一个月工资得有七八千。”

  杜霞一听这话,赶紧给苏小虎满了满酒,说道:“这感情好!还是小虎有能耐。”

  陈秀琴赶紧接过话说道:“那肯定是!前几天小虎还和江城人民医院的罗院长一起喝酒呢。”

  周萧忍不住问道:“老同学现在在哪里发财?”

  苏小虎啄了一口酒谦虚说道:“发什么财啊,做些低贱的活路,丧葬一条龙,顺带看看阴阳风水,在做点古玩生意。”

  笑贫不笑娼,早就是这个时代的规矩。

  陈秀琴显然对自己儿子的这份行当十分满意,说道:“江城好多乡镇都归小虎管,你以后要是有需要,知会一声就是。”

  “噗!”周萧太阳穴一跳,他看着天空,这大白天的明晃晃的太阳,自己也没病啊!

  苏小虎赶紧说道:“妈!你瞎说什么话呢!”

  陈秀琴反应了过来,捂嘴说道:“瞧我这嘴,我没文化,你们可别往心里去啊。”

  饭后,苏小虎媳妇开车。

  临走之前,杜霞还把一叠厚厚的信封塞进了陈秀琴的怀里,“就有劳老姐妹费心了。”

  陈秀琴:“肯定!肯定!”

  杜霞回来后,周萧小声问道:“这事情都没有办成就要给钱?还给了这么多!”

  杜霞摸了摸额头的汗水,“这个世道,哪儿有不给钱就办事的?当真是活**干帮忙啊!去!赶紧去把碗洗了,我去养猪场看看。”

  杜霞在外打工二十多年,三年前回到家和村里几个姐妹每人投资十多万弄了个养猪场。

  辛苦是辛苦了一点,但是日子总过得去。

  周萧看着杜霞的头发又白了几根,让母亲担忧,他忽然有些愧疚。

  门外,苏小虎刚刚准备上车,就看到了车旁的几张纸钱,上面似乎还写着字。

  江城一代,烧纸钱就是烧纸钱,上面可从来不会写字,没有这个习俗。

  职业病让苏小虎弯腰捡起来这张纸钱,就在此时,他又看到了纸钱旁边草丛一个东西在反光。

  他顺手就把这个东西给摸了出来,半个拳头大小的珍珠。

  苏小虎心里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这玩意儿是假的。

  但是他一想,这东西就算是要作假,也不可能作假这么大的一颗?

  长期和死人以及古董打交道的苏小虎一摸珍珠的材质,就感觉不对劲。

  一瞬间,他身体整个汗毛都立起来了。

  将珍珠和纸钱揣好,苏小虎坐上了车。

  苏小虎问道:“妈,最近青霞村里死过人没有。”

  陈秀琴说道:“没有啊,村子里死不死人你不应该知道吗?”

  “奇怪……”苏小虎对老婆张娟说道:“先把我妈送回去,我们去一趟江城,早知道今天就不喝酒了。”

  陈秀琴:“周萧的事这么急?”

  苏小虎:“不是,另外的事情。”

看过《我真不是万界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