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谍海谍中谍> 29.妙手空空
  李华惊叫一声,松开了庞萌萌,怒怼由岛,骂道:“我有钱啊!关你什么事?哼!”他捂腮愤然而去。庞萌萌俏脸通红,眼神迷离,低头闪身而开,机灵地跑到她哥哥庞明明的那张桌子去了。她哥哥可以保护她的安全。这张桌子,还坐着法租界的总探长里查。

  他是每晚都来揩“红红”和辛蕾的油的人。每次“红红”和辛蕾唱完歌,他都要跑到后台,拥抱“红红”和辛蕾。庞萌萌落坐之后,东张西望,真希望能再看到李华的身影,真希望他能再啃自己几口。可惜,那份甜蜜太短暂了。

  李华跑出舞厅,恰遇乔扮成男士的宋词,急拉着她的小手跑开。

  宋词边跑边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华把她拽到侧边一条小胡同里,东张西望,低声说道:“由岛和酒井在舞厅里,我和由岛发生了冲突。好了,不管了,说正事要紧。”他又东张西望,并抬头望望四周的屋顶,没发现可疑之处,便低声把小鬼子偷印法币并发动经济战争的阴谋告诉了宋词。

  宋词呆楞着,怔怔地望着李华,眸光有些呆滞。

  她大学未念完,就参加了学生团,参加了南苑血战。

  她虽然在南苑血战之后,从事地下工作,但是,毕竟是姑娘家家的,哪懂那么多的战争理论?在她看来,只要情报准确,只要仗打好了,就能早日打跑小鬼子。她却没想到,原来战争是有那么多因素左右的,世上竟然还有货币战。

  然后,李华又低声说道:“战争是双方综合实力的较量。金融直接关系到物资动员能力,是支撑战争进行下去的物质基础。鬼子的第一批假币,已经印刷出来了,他们会利用汉奸,伪装成商人或我方工作人员进入我根据地,把假币抛出来,或用这些假币用来高价收购粮食和其他物资。鬼子的第一种办法是会在每千元之中混入三四百元的假钞。第二种办法是利用汉奸找关系,专在根据地内的粮食市、布市上行使。第三种办法是利用农民不认识假票,喜欢新票的心理,大力抛出假币,收购根据地的粮食、山货、布匹、土特产、药材等战略物资。第四种办法是利用假钞票到乡村购买汇票,既可以大量推出假票,又因为不是在市场上买卖,不易被发觉。第五种办法是利用奸细伪装成我方工作人员,冒充在市场上查禁假票,专门查禁真币,推行假币。”宋词惊叫一声:“啊?经济战争?还会有经济战争?”

  她终于惊叫出声了。李华急促地说道:“你现在赶快回去发报,并请郑功郑队长带队回到城里来,配合戴老板的人,打掉鬼子在海沽监狱的印钞点。一旦假币泛滥,我们的经济就会崩溃,就会被小鬼子用假币买走所有的物资,利用我们的物资来打我们。我刚才说的小鬼子的几种办法,你记住了没有?”宋词说道:“嗯!我虽然不懂什么经济战争,但是,你说的情报,我全记住了。好,我马上回去。”

  她说罢,松开李华的手,就顺着这条小巷,跑步而去,消失在夜幕下了。

  李华回到时尚都会门前,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

  “砰!”

  一声枪响。

  一颗子弹击来。

  好在李华听力极佳。

  当有人扣动板机的时候,他即时趴到了地上。

  “砰嚓!”

  轿车的车窗玻璃被那颗子弹击碎了。

  由岛今晚来时尚都会,就是来查李华的下落,当她发现李华跑出了舞厅,便让她的随从出去找斧头帮的狙击手霍应扬,霍应扬发现了李华的轿车之后,就潜伏在对面的屋顶上,发现李华过来驾车,便扣动板机。幸好,刚才宋词沿着小胡同跑开了,不然,这一枪可能会要了宋词的命。李华躲过要命的一枪之后,就地打滚,起身就跑。

  霍应扬用瞄准镜扫描,却再也没有发现李华的身影。

  李华跑了一会,钻进一条小巷里,斧头帮的门徒握着斧头呼拉拉的砍来。李华抬起大长腿,迎面踢断一名门徒的手腕,咔嚓!啊!那名门徒惨叫一声,仰天而倒。

  斧头扬飞而起。

  李华探手抓过斧头,就大开杀戒。

  他左手抓去,抓住那断了手腕的门徒的左手一拽,不让其倒下,又将其拖到自己身前又一旋转,用那门徒的身体挡住了后面劈来的一斧,咔嚓!啊!那门徒肩膀被斧头劈裂。

  李华握斧格开一斧,飞起一脚,踢在那人的下巴上,咔嚓!那人仰天后倒,仰天吐血,满嘴牙齿仰天吐出,天女散花一样的洒落地在上。李华握斧脱手甩去,那人身后的门徒额门被斧头劈中,咔嚓!那人又仰天而倒,死不瞑目,血流一滩。

  李华侧身一脚踹去,手一松,又抬脚而起,将自己拽着的那名门徒踹飞,倒撞身后数名门徒,砰砰砰!哎哟!啊啊!数声惨叫声响起。李华旋身,闪开劈来的一斧,横肘击去,又横掌一拨,一个前蹬腿,一名门徒当胸挨了一脚,胸骨即断,仰天而倒。李华再扬腿而起,又踹飞一人,又转身往原来身后的方向跑了几步,又双足一点,纵身一跃,越过小胡同口几名门徒,双足落地,抬腿横扫,咔咔嚓!砰砰砰!

  几名门徒跌翻在地上,腿也被李华扫断了。

  继而,李华又跑开了。他又跑回到时尚都会大门前,拉开车门,驾车回归宪兵司令部,跑到南木云子的办公室。南木云子看到李华浑身是血,惊叫起身:“怎么回事?”她也同时合上文件夹,不让李华看到文件夹的文件内容。但是,李华目光就那一瞥,已经看到了她拟草的文件部分内容,那是印假币和推动假币发行的具体方案。

  于是,李华机智地说道:“妙手空空要杀我,把我的车窗都击碎了。由岛和酒井可以作证。”南木云子大怒,吼道:“武夫,武夫!”没人应答。她抓起电话,通知今晚值勤的宪兵一大队长木井浩二过来。

  此时,由岛和酒井、武夫次子驾车回来了。

  南木云子通报了李华提供的情况。

  由岛吓得不敢吭声,心里也不知道是感激“川田古浚”好,还是骂“川田古浚”好,或是赞叹“川田古浚”好。她心情顿时复杂起来,也只好说确实是妙手空空在暗杀川田师兄。木井浩二和武夫次子赶紧去查案。南木云子想了想,又拨通圣战报社的电话,通知圣战报,明天要刊载通辑妙手空空的通辑令。尔后,她让李华驾车送她回家。

  其实,她是让李华继续陪她睡觉。

  酒井暗暗好笑,却不发声,也不点破。由岛回到她的办公室,关好房门,双拳紧握,也不开灯,心情苦闷之极,她没想到“川田古浚”这么得南木云子的欢心。

看过《谍海谍中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