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谍海谍中谍> 33.好棋险棋
  李华走出雅间,看到宋词和郑功已经走远,便端着一杯红酒,东张西望,没发现可疑人物,便溜到了后台,向秦花报告了郑功提供的情报,但是,没说是郑功说的。

  他不能让秦花察觉他也是红党的的人。

  秦花其实已经有所察觉,但是,也不点破,不揭穿。

  现在,她需要李华配合她做好平津区的情报工作、打击敌特的工作。

  她说:“这份情报很重要。我们军队的辖区,可能也会出现鬼子提前印制的伪钞。呆会,我回家后,就给戴老板发报,报告鬼子发起的经济战争的情况。哦,对了,你什么时候佯装抓捕陈洋的人?戴老板派来支援我们的人,已经陆续赶来津门,并且,戴老板已经给我提供了红党的联络人名单。这次,打击鬼子的伪钞印制点,可是大手笔,大行动。狗蛋,你千万要保护好自己,千万别暴露身份。”

  李华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明天带队行动,抓捕妙手空空的嫌疑人,后天把小白脸的人抓来,送到海沽监狱里作内应。你发报之后,回我的别墅里审讯腾田净良吧,他应该知道伪钞印刷点在哪?包括在鬼子军舰上的印钞点。另外,我刚才说的鬼子的几间银行,我们也得想法潜进去,把鬼子正在发行的伪钞炸掉。不然,咱们的老百姓损失就更惨重了。在此乱世,好不容易活下来,却又要遭受假币之苦,物资给小鬼子白白的骗走了。”

  秦花点了点头。

  李华随即离开后台化妆间,回到舞厅。

  此时,舞池已经舞动起来。

  李华东张西望,没发现可疑之处,便来到他麾下的十名行动队员面前,提醒他们,自己要先回宪兵司令部了。那十名小鬼子玩得正欢,向李华挥挥手,继续猜拳喝酒。

  李华随即出去,驾车回归宪兵司令部。

  此时时间尚早,才是晚上九点钟。

  南木云子、酒井、由岛也是外出吃饭,陆续回到了宪兵司令部,回到了特高课的办公室,把白天没处理完的文件处理好。南木云子看到李华来到她的办公室,便妩媚地笑问:“听说你带了十名队员到法租界的时尚都会去玩,你怎么那么早回来?他们呢?”李华盛水烧水,笑道:“他们还在那里玩。我带他们出去,是引蛇出洞,目标是引出妙手空空。”

  南木云子饶有兴趣地笑道:“哦?可有效果?”

  李华躬身说道:“报告少佐阁下,其实,这个妙手空空,我已经查清楚,但是,尚未抓到他,我无法佐证。其实,这个人便是斧头帮的霍应扬。他今晚一样潜伏在时尚都会大门口斜对面的屋顶上。我的目标是他,他的目标也是我。此人很多年前就靠暗算来杀我师父苍松古夫。我也追查了这个仇人很久。但是,在今天之前,我一直是单枪匹马,很难对付他。不过,今天开始,因为你给我一些权力,我有了队伍,我就可以抓到他。也让你和芥川龙夫大佐可以向上级交差。”

  南木云子灿笑道:“很好!送我回家吧。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开始,咱们吃遍津门的所有的特色早餐。过些天,我要去执行特别任务了。我的这个代理课长,任期即将结束。可能还是要让酒井来当这个课长。她比较稳重。”

  李华心里暗暗吃惊,但是,却深沉不露,说道:“恭喜少佐阁下又要去立新功了。那,坐一会,再回家吧。咱俩难得聚聚。以后,我也未必能见得上少佐阁下了。”

  他说罢,关上了房门。

  南木云子颇为感动地说道:“嗯!你倒是懂得感恩。好吧,我来泡茶。其实,我心里也是舍不得离开你的。”她伸手拽着李华的手,一起坐到沙发前,她亲自泡起功夫茶来。

  岂料,由岛就在她房门口左侧,偷偷窃听南木云子和李华的对话,由岛大吃一惊:霍应扬?川田古浚竟然怀疑霍应扬是妙手空空?麻烦了!她赶紧的回她自己的办公室里,抓起电话,拨通了斧头帮帮主陆安山的电话,要求中止霍应扬对川田古浚的暗杀行动。

  陆安山气急败坏地向由岛报告了今晚霍应扬失踪之事。

  由岛吓坏了,要求陆安山抓紧把斧头帮的人撒出去,寻找霍应扬的下落。然后,她挂上电话,却顿时手酸脚软,浑身冷汗渗冒。她起身又立足不稳,急忙伸手撑在办公桌上,倚靠着办公桌,心里暗道:南木云子要走,酒井又复任特高课长,我仍然是一个副官。唉,我这是什么命啊?不行!我现在得反过来,讨好川田古浚,利用他的特别行动队,暗杀酒井久香,然后,我来当这个特高课长。嗯!就这么定了。

  在南木云子离开津门之前,必须做掉酒井。

  为了复任特高课长,由岛真的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做。

  此时,南木云子的办公室房门响了。

  由岛蹑手蹑脚的,轻轻的拉开自己办公室的房门,偷偷的瞄着南木云子和李华亲热的并肩的说说笑笑的离开办公室,走出了宪兵司令部大楼,又一起钻进轿车里,驾车而去。

  由岛打开房门,站在走廊的栏杆前,心头阵阵失落。

  酒井无声的走来,低声笑问:“怎么样?心里很失落吧?你的川田师兄对你那么好,你却要暗杀他。嘿嘿,是你把他推向了你的对立面。现在,川田君已经在特高课里站稳了脚跟。他可是特别行动队的队长。以后,无论谁当特高课长,都暂时不可能赶开川田君。这个人,并非你之前所说的一介武夫,他城府极深,实际上在他木讷的背后,他还是很善于讨好人的。你看看,南木云子被讨好的多舒服啊!以前,你和川田君也是出入成双成对的,但是,我看不到你真正的甜蜜的幸福的笑。可是,现在呢,我能看到南木云子的笑,是由衷的,发自肺府的。她的笑,是幸福的笑。”

  由岛无语,心如针刺。

  酒井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转身而去。

  由岛回到办公室,关上房门,坐在办公桌前,托腮沉思,又抓起电话,给安青帮的袁桧打了一个电话,约他出来,到法租界的蓝山咖啡馆西式雅间里坐坐。

  袁桧心头大喜,放下电话,飞车而来。

  由岛却不会随便让人占便宜的,她深夜找来袁桧,无非是让袁桧替她卖命,让他暗杀酒井。袁桧很失望,但是,由岛太美了,他还是甘心供由岛驱使。

  由岛驱车回归日租界的花园街公寓,在楼下,她抬头往楼上看,看到了南木云子和李华的人影出现窗帘前,可就此瞬间,他们熄灭了电灯。由岛双手握拳,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撕碎南木云子。她知道,获益的是南木云子,是南木云子在享受她的川田师兄,正如之前自己在享受川田师兄一样。

  当由岛愤恨地回到她的小公寓里的时候,电话响铃了。

  这个电话,是陆安山打来的。

  “大尉阁下,没找到霍应扬的下落啊!但是,我们替霍应扬警戒的兄弟,却全部被人击晕在时尚都会大门正对面的小巷里、小楼里。不知道是不是霍应扬自己的?还是川田古浚发现了霍应扬之后,由川田古浚及其手下干的?”

  “陆桑,别紧张,要淡定。你可是一帮之主,出点小问题,怕什么?最多就是霍应扬卷款逃跑而已。而且,你也放心,我会盯着特高课和宪兵司令部这边。当务之紧,你要与安青帮联手,查探霍应扬的下落。”

  “是!”

  由岛话是如此,但是,她放下电话的时候,已经浑身都是冷汗了。

  她赶紧的移开炭炉的盖子,生火取暖,泡一杯茶,呷了口茶,润润喉,心道:难道“川田古浚”这个王八蛋已经把霍应扬抓起来了?并且把霍应扬藏起来了?若然如此,那就麻烦了。怪不得,南木云子要让酒井复任特高课长之职。原来,她和“川田古浚”掌握了我的罪证。怎么办?如何是好?我对“川田古浚”那么狠,若是他抓到霍应扬,会饶了我?

  不行!我明天得对“川田古浚”亲热点,套套话。

  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抓捕霍应扬并把霍应扬藏在什么地方了?

  隔壁的那套公寓里,酒井也一样睡不着,也在托腮沉思。

  她在梳理今天之前的事情,寻找由岛作案的蛛丝马迹。

  她很明白,由岛一直暗中捣乱。如果自己能复任特高课长,但是,如果不铲除由岛这个内鬼,自己一样做不出成绩来。可对于“川田古浚”,她现在则是有些好感。

  因为“川田古浚”对南木云子投桃报李啊!懂得感恩啊!舍命相护啊!

  特高课这两个狡猾的女人乱了心,正是李华所求的。

  这也正是李华和秦花商定的,暂时不审讯霍应扬,暂时把霍应扬藏起来,只要酒井和由岛两人乱了方寸,特高课的事情就好办。李华、郑功、秦花、隋峻山、陈洋等人就可以联手,炸毁鬼子的两个伪钞印刷点。

  这是李华的一招好棋,也是一招险棋。

看过《谍海谍中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