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谍海谍中谍> 67.急搬救兵
  多情的春雨,淅沥淅沥,天地间,湿淋淋的。

  雨雾中,翠绿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浓。

  李华晚饭后,撑伞而出,钻进自己的轿车里,在夜雨中驾车回归海光寺特高课,他在特高课里转悠了一圈,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盛水烧水,准备泡壶茶来喝,思考今晚行动的一些细节问题。岂料,此时,木井浩二、井田深水带队而来。

  他们两队人马,均是握枪端枪指向李华。

  李华愕然反问:“木井君,井田君,怎么回事?你们要兵变吗?”他的意思是你们如此对我,是不给由岛大里面子喽?井田深水是很惧怕上岛大里的,顿时满脸尴尬。

  木井浩二是宪兵司令部的,只要有命令在手,便可以不给其他系统的人的面子。

  他冷冷地说,“酒井少佐指证你在她的茶杯里下毒,导致她忽然发疯,现在,宪兵司令芥川龙夫大佐命我前来拘捕你。请你跟我们到宪兵司令部的地牢里去一趟。芥川大佐和酒井少佐都在那等你。”

  李华没想到酒井久香还能想起那天的事情,心里暗暗吃惊,没想到这么快就东窗事发。但是,他也算计到酒井久香肯定现在还没证据,因为证据都给自己消灭了。

  所以,他又暗自镇定下来。

  井田深水欠欠身,无奈地说,“我可以作证。川田君,芥川大佐和酒井少佐确实在地牢审讯室等你。请吧。”李华淡定地说,“我要见由岛少佐。除非她来请我到地牢去。否则,我不会去的。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他说罢,伸手移下虎腰间,拔掉了一颗手雷的引信。

  其实,这颗手雷已经坏了,是他拿来吓唬人的。木井浩二、井田深水果然吓得急急退出了李华的办公室。李华趁机一脚踹上房门,掏枪而出,拉开保险。

  房门外,木井浩二和井田深水面面相觑。

  两人思忖一会,又相互点了点头,毕竟现在“川田古浚”是嫌疑人,还不是犯人,而且,“川田古浚”有由岛大里撑腰。他们俩若是带兵硬闯“川田古浚”的办公室也不好,由岛大里回来,可能也会找他们俩算账的。

  再说,如此硬来,难免会出现伤亡。

  于是,木井浩二下令自己的第一大队士兵暂时先包围着“川田古浚”的办公室,他拉着井田深水前往地牢审讯室,向芥川龙夫报告情况。

  李华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也暗自思忖:万一我现在出事了,庞萌萌今晚的行动就会很危险。但是,我现在无法打电话,无法出去报讯。怎么办?

  这件事,就看由岛大里怎么帮我?不过,从以往的情况来看,她是不会帮我的。她只会落井下石。怎么办?哦,对了,南木云子!对!现在,只有南木云子才能救我。

  李华思忖至此,急忙抓起电话,给仍然躺在鬼子陆军医院309号高级病房里养伤的南木云子打电话,简单说明情况,请求她先救自己,先保自己。南木云子现在能说话了,但是,哑着声音,像个男人。李华把芥川龙夫在宪兵司令部的地牢里等他的情况向了南木云子作了汇报。

  这个时候,李华能主动给南木云子打电话,让南木云子干涸的心得到了一些滋润。

  她脖子擦伤了,有些难看,其他男人都回避她,都不想看到她。

  但是,她没有男人也不行。

  现在,李华能主动打电话来,这证明“川田古浚”仍然是她的菜。于是,她爽快地答应了,放下电话,她就拔通了宪兵司令部地牢审讯室的电话,请芥川龙夫接听。

  她对芥川龙夫说,“芥川大佐阁下,你我有意见,有矛盾。但是,按照土肥将军的意图,川田古浚是要随我回上海任职的,请你放他一马,川田君是好人,也曾是我的枕边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至于酒井久香的案子,你可以慢慢调查,别动不动就用刑。另外,酒井久香一直与由岛大里竞争特高课长之职,不排除酒井久香故意陷害川田古浚来打击由岛大里课长。”

  芥川龙夫要的也是这么一个台阶,更不敢得罪南木云子背后的土肥,更何况此事涉及到由岛大里他这个未来的弟媳妇。于是,他放下电话,下令暂时不要拘捕“川田古浚”,改为秘密调查“川田古浚”和监视“川田古浚”。

  酒井久香随即大吼大叫起来:“不可能!川田古浚算什么东西?他以前不过是一介司机,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小队长。土肥将军会看得起他?我呸!南木云子想男想疯了。”

  芥川龙夫吩咐谷夫凡子带队送她去医院,给她实施强制治疗,并确保她的安全,确保她安静下来。尔后,芥川龙夫吩咐木井浩二,派人去找由岛大里回来。

  他有要事和由岛大里相商。

  如此,木井浩二带队四处去寻找由岛大里。

  井田深水奉令带队在特高课里盯着李华。

  李华见房门外没啥动静,便知道事情暂时过关了。

  他随即离开办公室,但是,凭他超凡的听力,异变的视力,他发现了井田深水对他的盯梢。干脆,他驾车来到了小鬼子军官俱乐部,端一杯红酒,穿梭于人群中。

  然后,他利用那么多鬼子军官的掩护,离开了军官俱乐部,驾车来到了公用电话亭,分别给秦花和庞萌萌打电话,要求今晚暂停行动。

  不用多说,秦花和庞萌萌也知道今晚的行动出现了故障,都赶紧的吩咐手下人停止行动,静候新消息。李华又驾车回归特高课,回到他自己的办公室,斜躺在沙发上睡觉。

  这件事,只有等到由岛大里回来,他才能有机会彻底摆脱井田深水的盯梢。

  不过,今晚,由岛大里真的回到了办公室。

  因为她也惹事了,她也想找李华诉诉苦,找他想想办法解决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这是一个感情问题。

  竹机关机关长岩黑喜欢她。

  而一直都深爱着由岛的芥川野夫也不是吃素的。

  今天,这两个男人都请她晚饭,她也高兴,但是,也很心烦。

  干脆,她把两个男人叫到福岛饭店一起吃晚饭。

  她心狠手辣地说,“我爱的男人是真男人!那么,你们俩都说很喜欢我,很爱我。我倒是要看看谁才是真男人。是不是真男人?看看他喝酒就知道。”

  如此一来,岩黑和芥川野夫就在饭桌上拼起酒来。

  他们醉了之后,两人还打起架来,都被对方打的头破血流。

  然后,他们的酒气也醒了,都愤怒地瞪着由岛大里。

  由岛大里自然也喝了丁点酒,俏脸红艳艳的。

  看到两个男人都为她而打架,所以,她很高兴,很激动,也证明了自己的魅力。

  她妩媚地含笑说,“谢谢二位的厚爱!今晚,你们过的只是第一关。好了,你们俩去医院包扎一下。接下来,还要过权力关、金钱关。谁能把我哄开心,我就嫁给谁!我可是黄花闺女哦!呵呵!”她说罢,转身扭着美臀而去。

  岩黑、芥川野夫均是伸手捂着滴血的额头,无奈地跟着她,都滴着口水,离开福岛饭店,各自钻进各自的轿车里,分别去鬼子陆军医院和亲善医院包扎伤口。

  由岛大里想想自己的公寓,“川田古浚”也没钥匙开门。

  她猜测“川田古浚”可能会在办公室里睡觉,于是,她就驾车回归海光寺特高课的办公室,经过李华办公室的房门,伸手敲了敲房门。

  李华起身拉开房门,含笑说,“师妹,回来了?今晚,差点出大事了。”

  由岛大里走进来,坐在沙发上,奇怪地问:“怎么回事?”

  李华便讲术了事情的经过。

  由岛大里恍然大悟地说,“哦,原来又是酒井久香这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在闹事。那好啊!明天给她打支针,让她痛痛快快的死去,这件事就完了。芥川大佐会给我面子的。他也只不过是装模作样的调查你。好了,咱俩回家睡觉去。”

  她说罢,起身挽起了李华的手,又探头看看房门外,低声说,“现在,芥川野夫和岩黑都追求我,今晚,还为我,他们俩打了一架。你看看,能不能把芥川野夫处理掉?这个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咱俩也有证据被他掌握在手里。一旦他因为追不到我,他会举报咱俩的。”

  李华点了点头,低声说,“师妹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他伸手摁灭了电灯,揽着由岛大里,出来驾车,一起回归她的公寓。两人度过了一个欢愉的夜晚。

  翌日一早,李华在由岛大里的陶醉中起来,驾车前往陆军医院,看望南木云子,给她的床头放了一个精致的小木盒,里面装着两条大黄鱼。

  南木云子哑声说,“川田君,你呀,对我还来这么一套?收回去吧。太见外了。再说,像我这样的人,也不缺钱。我缺的是爱,缺的是真挚的感情。我现在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要跟着我回上海任职。”

  李华拿回这只小木盒,放回皮包里,讪讪地说,“可以啊!我可以随时为你奉献一切。”话是如此,他心里却暗暗发怵。

看过《谍海谍中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