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谍海谍中谍> 69.四计同步
  由岛大里朝她眨眨眼,又朝他挥挥手。

  她不心狠手辣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挺迷人的。

  其实,她有要事要办,有更重要的情报需要处理。

  不过,特高课的核心情报,暂时不能让“川田古浚”知道。

  她现在是和“川田古浚”睡在一起,但是,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川田古浚”的怀疑。

  这个“川田古浚”,是很像她十四岁那年的川田古浚,但是,师兄妹俩毕竟十年没见,忽然又在津门见面,并随她加入了特高课,但是,她每次安排任务给“川田古浚”,他都能顺利完成,奇怪就奇怪在这里。

  感情归感情,工作归工作。

  由岛大里能分辨出孰轻孰重!

  李华躬身退出了由岛大里的办公室。

  这样也好,他更自由。

  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自由。

  有了自由,他才能完成眼下最迫切的几项紧急任务。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集结他的特别行动队,吩咐队员们继续搜寻腾田净良的下落,然后,他离开特高课,驱车回到法租界,来到天祥大市场百货背后的公寓里,看望郑功及其游击队员。宋词惊喜地说,“狗蛋,你来了?你的药方太灵了,你看看,郑队长好多了,气色也好。”她娇艳灿笑,妙目含情。

  李华心神一荡,真想抱抱她,亲亲她。

  但是,郑功却瞬间给宋词和李华泼了一盆冷水。

  他叹息地说,“狗蛋,你很有才,可惜,你没有加入我们的队伍。不然,你和宋词就是一对壁人。唉,也许,你们这辈子只能有缘无分了。”这话如利剑般的刺在宋词的心房上,瞬间扎得她心碎心痛,眼泪汪汪。

  李华已经失去了唐诗,生怕再失去宋词。

  他赶紧立正敬礼说,“郑队长,我,狗蛋,现在申请加入游击队,加入红党。”

  宋词芳心一阵狂喜,骤然激动泪下,心爱的人啊!为了她,真是不顾一切啊!

  宋词蓦然扑入李华的怀中,双手搂紧了李华的脖子,激动泪下,泣声说,“狗蛋,你太好了!这辈子,没人可以把我们分开。我可以打鬼子而死,也可以为你而死。”

  郑功见状,心酸酸地说,“狗蛋,你还得把你的申请,形成文字材料,然后向我递交申请。加入我们红党,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除了我支部批准,还得上级组织批准,还得有一个考验期。”对这些理论、程序,作为现代红党、特战队长穿越而来的李华,自然是懂的。

  他轻轻分开宋词,又立正敬礼,“是!”

  宋词掏出手帕,抹抹泪水,转身面向郑功,不满地说,“咱们对狗蛋的考验还少吗?这一年来,不是他一直在向我们提供枪枝弹药吗?不是他一直在送情报给我们吗?不是他一直在营救我们的人吗?没有他的帮忙,你和重伤的几位同志,早死一百遍了。哼!”

  郑功满脸涨红,却不退让,仍然很原则地说,“小宋,你现在是预备D员,你得有组织纪律性,而不是在和组织讨价还价。你知道,为了支持你来当我们游击队的指导员,我一直顶着,不让上级派指导员过来。你过了预备期,成为正式D员,你就可以当指导员了。你以后是要为我们队伍做思想工作的,管理整个队伍生活的,还要动员群众支持我们抗战的。所以,你要加强学习,提升素质,不能小女人,不能小家子气。不然,你将来怎么当这个指导员?”

  宋词不敢吭声了。

  李华明白郑功的意图了:郑功是要好好的培养宋词啊!

  于是,李华含笑说,“郑队长,安心养伤吧。我现在要去执行重要任务,可能好几天不能来看你了。等你养好伤,我送几支微冲给你们,那火力,猛得不得了,打鬼子更带劲。”

  郑功愕然反问,“微冲?什么意思?什么武器?老子没听说过有微冲这种武器啊!哦,对了,你执行什么重要任务?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把你在军统站的任务告诉我们。这也是我们组织对你的考验。”宋词见状,赶紧的机灵的给李华泡茶去。

  李华移过凳子,坐在郑功的床头前,低声把要杀潘毓、周思、川岛方子、南木云子、酒井久香并要炸毁芙蓉旅馆、长盘旅馆等情况向郑功作了汇报。郑功讥笑地说,“你们军统能不能专门搞暗杀呀?除了暗杀,你们好像没别的事情干了。”这话可把李华激怒了。

  李华愤怒地说,“郑队长,你职务低,读书少,你根本就不了解战况,不了解国情,不了解小鬼子。你知道潘毓、周思、川岛方子是什么样的大汉奸吗?你知道南木云子对我们的军队破坏有多厉害吗?我告诉你,他们这几个人不死,我们的军队就永远无法打胜仗。东北的伪满,你知道吗?那是川岛方子筹建的,她就厉害到这个地步。皇姑事件,你知道吗?那也是川岛方子策划的。两次淞沪会战,都是我军提前泄漏了要塞信息、关键防卫图,就是因为南木云子这个妖孽间谍,迷倒了我军大批将领,提前窃取了情报。南苑血战失败,也是因为潘毓这个大汉奸,提前将我军的布防计划和布防图提供给了日军,导致我军两个整编团的弟兄全部壮烈牺牲,上千名爱国学生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下。你能说军统的人是在头脑简单的专搞暗杀吗?”

  郑功顿时脸红耳赤,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他现在方知,自己确实很无知啊!

  宋词端着茶水进来,也是顿时呆若木鸡。

  李华又严正地说,“郑队长,以后有空,多看书,多看报。了解天下事,了解宇宙苍生,才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要以为你曾经打过几次小胜仗,就很了不起。好啦,你好好休息,我先去执行任务了。”

  他说罢,起身转身,气呼呼地离去。

  宋词转身想喊,却又发不出声响。

  但是,李华发怒的时候,就像一头雄狮,要吃人似的。

  她怔怔地望着他雄伟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李华出来,钻进轿车里,驾车来到了梨栈道的蓝山咖啡馆。

  庞萌萌一怔,李华径直来到了西式雅间。

  庞萌萌转身看看,左右看看,前后看看,没发现可疑的眼光,便尾随李华来到了西式雅间,关上房门,低声问,“老板,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脸色不太好!”

  李华自然不会说与郑功发生了争执,他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烟,仰天吐了一个又大又圆的烟圈,努力平静下来说,“没事,在小鬼子那里,我职务不高,经常受气,那也是很正常的。只要我能继续潜伏下去,就好!哦,对了,今晚,我们的人要到鬼子陆军医院暗杀酒井久香,你提前带队,进入鬼子的长盘旅馆闹闹事,最好炸掉长盘旅馆,把小鬼子的兵力全部调到郊外去。呐,我把证件、定时炸弹给你带来了。还有,我凭记忆画出来的长盘旅馆的结构图,进入里面是如何排队的。这些,我都写好了具体方案。”

  他说罢,掏出十枚定时炸弹,又摊开长盘旅馆的结构图。庞萌萌急忙坐下来,与李华一起研究如何炸掉鬼子的长盘旅馆,营救民妇,送走民妇。

  然后,李华离开蓝山咖啡馆,驾车回归梨园别墅,将相关新情况向秦花作了汇报,又说,“花姐,今晚,会有人配合你们杀酒井久香。这些人,先到长盘旅馆闹事,择机炸毁长盘旅馆,营救里面受苦受难的姐妹们,并护送这些姐妹们离开津门,回归她们的故乡。只要长盘旅馆爆炸,城里的小鬼子兵力就会被调往长盘旅馆一带,包括一直潜伏在鬼子陆军医院的兵力也会被调出来。因为徐州会战,鬼子在台儿庄战役中吃了败仗,所以,在津门的鬼子兵力也被抽调到徐州,支援徐州会战去了。城里的鬼子兵力不多。我呢?单兵作战,狙击前来搜捕你们的伪警,择机暗杀伪警局长周思。”

  秦花兴奋的拍案而起说,“太好了,狗蛋。行,就这么定了。今晚,四步同行,李辉仍然进入芙蓉旅馆侦察敌情,择机炸毁芙蓉旅馆,行刺川岛方子。另外,我让铁头押着腾田净良到福岛饭店门前晃一晃,算是帮你给由岛大里一个交代。哦,为了奖励你,今天中午,我给你做饭菜。”哈哈哈哈!李华被逗得大笑起来。

  秦花随即下厨,还真做出了色香味俱全的几碟菜出来。

  她和李华午餐后,便各自休息,养精蓄锐。

  雨雾弥漫,春雨仿佛是千万条银丝,荡漾在天空中,为天地拉下了珠帘,如烟似云地笼罩着天地。庞萌萌咬咬牙,来到了附近的理发室,把头发剪短。

  晚上,她盘发戴着军帽,乔装成小鬼子的士兵,带着几个弟兄,也一样的乔扮成小鬼子,来到了长盘旅馆,买了门票,排队等候服务。

  里面的房间,响起了阵阵揪心的惨叫声。

  那些每天接待数十名鬼子的漂亮民妇,不堪重负,疼得死去活来,泪流满脸,稍一哭泣,又要被小鬼子拳打脚踢,真让人惨不忍睹。

看过《谍海谍中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