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谍海谍中谍> 111.怀柔手段
  既然是怀柔手段,一是美男计,二是金钱,三是假惺惺的关心,四是挖坑让人跳。这四招是特务界屡试都爽的招式,也是行之有效的方式,极少数人除外不会上当。对意志不坚定者,有时候用其中一招就够。确实不行,几招连环。再不行,四招同步使用。

  于是,李华从怀中掏出一叠军票,塞到谷田樱子的手中,低声说:“樱子,看得出,你家里生活不易。把钱拿去吧,寄回国内去,好好的孝敬你的父母。国内的人,为了支持这场战争发,撑的很不容易。”

  他又将谷田樱子的另一只手翻过来,盖在那只托着一大叠军票上面。他这种做法是极其真诚的,也是暗藏着那招假惺惺的关心。但是,总体上是让人暖心的。

  “呜……”

  谷田樱子双手捧着一大叠军票,感动而哭,却又紧急止哭,生怕此时岩黑忽然来到,听到她的哭声。

  李华见状,便关上房门,又低声说:“樱子,别哭,乖哦!以后,如果你认可我,就认我是你的哥哥吧。我会永远照顾好你的。而且,我也没有妹妹,我也想要一个好妹妹。像你这般清纯又可爱的姑娘,我挺喜欢的。只是我立足未稳,不敢想像娶妻生子,而且,我有师仇未报,我肩上担子很重,压力很大,我师妹又老是逼着我赶紧的寻找到仇人的下落,替师门报仇雪恨。唉!其实,其实,其实,我,我,我喜欢你,对,对,对你一见钟情。”

  他表演一番,又结结巴巴起来,并且忽然将谷田樱子揽入怀中。

  “啊?”谷田樱子急用手肘撑开李华,又急急的把钱收入衣兜里,退后几步,伸手抹抹泪水,惊叹了一声,泪眼朦朦的望着李华,眼神里全是疑惑。

  李华便拉着谷田樱子的纤手,坐在沙发上,把“川田古浚”与“妙手空空”的恩怨说出来,把自己与由岛大里的守望相助说出来,以便让谷田樱子更好的了解“自己”,了解由岛大里。谷田樱子听着“川田古浚”的故事,时而直掉同情眼泪,时而张大樱桃小嘴,惊奇万分。

  她想想由岛大里的狠毒与手段,心里更是阵阵恐慌。

  (李华在这里没说由岛大里的手段用于争权夺利,而只是说由岛大里为了逼他早日报仇,使用了种种手段。这个时候,他不可能出卖由岛大里是如何争权夺利的。他需要由岛大里的支撑,他只能在鬼子的任何机关里说尽由岛大里的好话。不然,由岛大里死了,他就没有任何护身符了。)

  李华一边说,一边观察谷田樱子的表情变化。

  虽然看她悲苦和恐慌,但也怕她是伪装出来的。

  他心里也有些苦恼。

  现在,他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谨慎多了。

  百分之百的谨慎。

  就在此时,走廊里有人说:“岩黑君,早上好!”

  那是冯天祥的声音。

  他稍微早到岩黑的办公室门前,无声的守在那里,静候着岩黑的到来。

  李华赶紧的分开谷田樱子,又起身拿过毛巾(他刚才洗脸用过的,还湿的),为谷田樱子擦拭脸上的泪痕,低声说:“你快过去吧,不然,可能会被骂。”

  谷田樱子点了点头,轻轻的拉开李华的房门,走了出去,来到了岩黑的办公室,并顺手关上了房门。

  李华则是轻轻的关上房门,然后身子靠在墙壁上,把耳朵贴在墙壁上,以此偷听隔壁办公室岩黑和冯天祥、谷田樱子在聊什么。他穿越过来之后,就成了千米眼、夜视光、顺风耳。虽然只是略有变异,但是,为他潜伏在敌特心脏起到了很好的辅助作用。

  岩黑看到谷田樱子进来,急忙在坐椅上起身,走到谷田樱子身前,低声问:“怎么样?”

  谷田樱子欠欠身,低声说:“他昨晚一个人睡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我们侦辑队到处设路卡,也没查到什么,也没看到他在行动中有什么异样。他隐藏得很深!不是短时间可以观察到他有什么异样的。哦,我就睡在你办公室的沙发上,打开房门,静静听着隔壁办公室的动静。但是,他睡在他的办公室里,什么动静也没有,今天早上相见,他精气神十足,可见他昨晚是真的睡着了。另外,他刚才给了我一大叠军票,想收买我,可能他已经看出我不是真的宋词了。”

  她说完,从裤兜里掏出一大叠军票来递给岩黑。

  李华的猜测有一定的道理。

  小鬼子的特工是经过洗脑和特训的,哪有那么容易背叛她的岛国的?谷田樱子在此之前,在李华面前,她的可怜也好,她的神情变化也罢,全是伪装的。

  幸好,李华来此潜伏了近一年,又经历诸多风险,已经学会了谨慎。不然,他真的可能会死于谷田樱子之手。这看似表面是美人计,实则没那么简单。

  岩黑和冯天祥这一招,具有丰富的内涵。

  李华在应付谷田樱子这个女鬼子的时候,稍有不慎,便会前功尽弃,死无葬身之地。而且,他背后的组织也要能会尽毁于其手上。

  “哟是!马上将这叠军票拿到技术室鉴定出川田古浚的指纹,然后抓捕他,指证他。”岩黑并不接过那大叠军票,而是赞扬了谷田樱子,然后吩咐她马上去技术室鉴定李华的指纹。这钱既然是李华掏给谷田樱子的,那自然就有李华的指纹。就凭他收买谷田樱子这一点,便可以定他的罪。

  当然,岩黑会不会凭着李华的指纹,就马上定李华的罪呢?这里面还有很多因素要考虑。岩黑现在也谨慎起来了,吃了那么多苦头,又经常遭由岛大里的嘲讽,尤其是昨天晚上那一幕,让他痛定思痛。

  他可是昨夜没怎么睡的。

  他整夜都在思考自己的优势和缺点。

  他整夜都在整理他的思路。

  “是!”谷田樱子躬身应了一声,急捧着那大叠军票,小跑去技术室做指纹鉴定。

  隔壁的李华贴耳听到此,握拳暗骂小鬼子真是毒!谷田樱子,老子同情你,你却将老子卖了,还想着老子被你卖了再帮你数钱。哼!

  “铃铃铃……”

  就在此时,电话铃声响了。

  李华急忙快步到办公桌前并抓起电话。

  “川田古浚,你什么意思?背着我又和我们的小姑娘搞什么暧味?还给人家一大叠军票?你什么意思?说!”

  电话是由岛大里打来的,她的醋味和火药味都很浓。

  因为她在监听岩黑的动静。

  她听到这里,火冒三丈,恨不得马上就一枪毙了李华。

  李华真是暗暗叫苦,在军统这边,他需要应付秦花和唐诗的争风吃醋,在游击队那边,还得小心翼翼的表现好,不然郑功不会给他好脸色,想娶到宋词也不可能。

  花在这方面的时间,每天都占用了他好几个小时。

  他有时候想想自己也是怪可怜的,刚刚穿越而来,就陷入很多的醋坛陷阱里,经常弄得自己也是浑身醋味。

  此时,他急忙陪着笑脸,低声说:“师妹,你误会了。我在试探谷田樱子是不是监视我和你的。所以,我给她一大叠军票试一试。现在可好了,试出来了。接下来,咱们就做掉她。不然的话,我一旦和你有什么风吹草动,谷田樱子必定会向岩黑报告,也会暗藏着咱俩的证据。毕竟,岩黑是特高课课长,他必要时是可以直接向土肥报告工作的。只要咱俩有些事情被他捅到土肥那里去,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由岛大里听到此,语气缓和下来,但是,话语仍然甚是凌厉:“好!但愿这是你的心里话。你懂的,我已经是你的女人。如果你心里还有别的女人,大不了,我和你同归于尽。”

  她说完,便挂上电话了。

  “啪!”

  “嘟嘟嘟……”

  她挂上话筒的时候,可能因为心里有气,所以很用力。

  这“啪”的一声,震得李华耳膜都疼。

  李华轻轻的放下话筒,又迈步到墙壁前,继续贴耳偷听岩黑和冯天祥的对话。不过,他打电话之时,冯天祥看到谷田樱子已经离去,已经开始向岩黑报告情况了。

  有些对话,李华已经没听到了。

  冯天祥此时说:“太君,川田古浚既然可以看出谷田樱子不是宋词,这就证明,川田古浚就是军统之花嘴里的狗蛋。”岩黑摇摇头说:“不不不!光凭这一点,抓不了川田古浚。因为他能看出谷田樱子是真的谷田樱子,这也可证明他就是我们的国人。否则,他才是中国人。事物的发展都具有两面性。如果他看不出谷田樱子是谷田樱子,那才是证明他是伪装的。”他这话气得冯天祥差点噎过气去。

  顿了顿,冯天祥缓过气来,却不死心地说:“可那叠军票就算能验出川田古浚的指纹,又能怎么样呢?他不可以支持一下谷田樱子的生活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和谷田樱子现在也是同事啊!还有,就算他不把谷田樱子当作同事,他也可以找借口说,他喜欢谷田樱子,所以,他愿意在生活上照顾她。”

  :。:

看过《谍海谍中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