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谍海谍中谍> 114.反摆一刀
  岩黑本来想看看谷田樱子和“川田古浚”在干什么的,现在也没了心思去查谷田樱子和“川田古浚”了。

  于是,他气呼呼的起身走向电讯室,让电讯员马上给土肥发报,状告由岛大里任意妄为,胡作非为,破坏特高课的正常工作秩序,导致特高课的诸多重要情报流失。

  他申请严惩由岛大里及其随从人员。

  然后,他回到办公室,又气呼呼的拨通驻屯军司令部的电话,请求驻屯军司令部援助其向由岛大里要回郑功。驻屯军司令部的人说,这是土肥将军管的事情。

  然后,对方就把电话给挂了。

  岩黑气得放下电话,抄起一挺歪把子机枪就走,跑到楼下大声喝令行动队集合,随他去竹机关要人。刹那间,特高课的行动队紧急集合,分乘两辆军用卡车,直奔竹机关。

  整个特高课院子内的鬼子,瞬间都是高度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重要事情,岩黑竟然亲自抱着歪把子机枪出去了。但是,附近不远的竹机关,由岛大里早有防备。

  她已经事先向她的盟友芥川龙夫借调了诸多宪兵在竹机关四周布防设卡。岩黑带的那点人枪,根本不敢硬碰硬,只得留下田园山申在竹机关前门监视情况,他带队又退回特高课,静候土肥回电。

  但是,土肥并非整天呆在办公室的。

  他经常去各地巡视的,也要经常密会对手的重要将领,引导对手的重要将领前来投降的。

  当然,他每天也都会随时让随行人员打开电台,收发电报,并给各地的特务机关发送指令。只是,他收到情报后,也会区分轻重缓急的,并非轻易和焦急的给各地的特务机关回电的。岩黑等到天黑,也没等到土肥的回电,便气呼呼的和冯天祥外出用餐了。

  可当岩黑刚赶到福岛饭店时,田园山申气匆匆的驱车赶来,向岩黑报告,称谷田樱子硬闯竹机关,向由岛大里要求把郑功押解到特高课来,并大吵大闹的与竹机关外围的宪兵吵架且打起来。不过,谷田樱子被几名宪兵打倒在地,然后,她起身就驾车走开了。

  岩黑惊问:“川田古浚呢?”

  田园山申请欠欠身说:“川田队长没去!”

  岩黑咆吼一声:“走,回特高课里看看。”

  冯天祥唉声叹气,伸手直揉肚皮,很饿啊!这不刚到饭店吗?还没来得及点菜呐!又要回去!唉,去他娘的小鬼子!

  岩黑气急败坏地率队回归特高课,推开“川田古浚”的房门,发现“川田古浚”和谷田樱子都不在,不由大为光火,伸手连拍办公桌,把手掌心都拍红了。

  他又双手握拳,青筋毕露,然后,仰天长啸,接着又怒骂“川田古浚”:“川田古浚,你这狗东西去哪了?你这王八蛋!出门也不请示,不报告!”

  冯天祥焦虑地说:“太君,川田古浚原本就是由岛大里的人,你太重用他了。谷田樱子能去竹机关捣乱,肯定是上了川田古浚的当,或者原本就是川田古浚教唆谷田樱子做傻事的。”他话音刚落,就在此时,由岛大里带人过来。

  她质问岩黑为什么让谷田樱子过去她那里捣乱?她说要给土肥发报,状告岩黑不是东西。岩黑气得浑身哆嗦,怒骂由岛大里恶人先告状,无聊之极。

  两人互骂相怼,竟然拔枪相见。

  冯天祥怕事情闹大,上前劝架,却被由岛大里狠扇了一记耳光,打得冯天祥板牙脱落,牙血滴漏。

  而由岛大里打完冯天祥,收枪转身而去。

  其实她和岩黑谁也不敢开枪,两人都懂的。

  岩黑气呼呼的把手枪拍在办公桌上,面目狰狞,直喘粗气,血压狂飙,差点晕倒在地上。好在他急急伸手,撑在办公桌上,才稳住身子。

  其卫兵急忙帮忙找药,又倒水递与他喝水送药。

  岩黑又吩咐卫兵找侦辑队员们来问:“川田古浚去哪了?”队员们都说川田队长外出侦察情况去了,今晚有重要行动,川田队长可能先去盯行动要点了。谷田樱子也跟着川田队长去了,至于今晚具体去哪里?

  没有一个侦辑队员能说得出来。

  冯天祥说:“太君,卑职还是先陪你去吃饭吧。”

  岩黑甩手打了冯天祥一记耳光,张口怒骂:“你这饭桶,张口就知道吃!晚点去吃饭,你会饿死呀?你怎么不想想川田古浚为什么要鼓动谷田樱子去竹机关闹事?谷田樱子为什么忽然要投靠川田古浚?她早上不是说的好好的吗?她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要盯死川田古浚吗?老子现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老子不心疼的呀?吃吃吃,你这狗东西,大饭桶,大废物,就知道要吃!老子欠你的呀?”

  冯天祥的牙血又流,他双手捂着被打肿的脸,眼泪汪汪的,真想大哭一场。可他忽然想想,投靠小鬼子的这条路是自己选的,还好意思哭吗?

  他哭丧着脸说:“太君,我不是一直跟着你吗?我哪知道谷田樱子一天之内的变化这么大?鬼知道川田古浚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呀?”岩黑呼呼直喘气,一时无语。

  李华去哪里了?

  真的是谷田樱子去竹机关闹事吗?

  不是!

  因为冯天祥找来一个长相像极了宋词的鬼子美女特工谷田樱子来监视李华,试探李华,摆了李华一刀。幸好,这一刀没用好,还没捅来,便被李华发现了。

  现在,李华反过来,也摆岩黑和冯天祥一刀。

  这也是上午李华驾车到海沽监狱附近,把宋词抱进车里所说的那个计划。当时,他详细地说了谷田樱子的打扮,要求宋词将计就计,乔扮成谷田樱子到竹机关闹事,接下来还要不断的乔扮成谷田樱子窃取鬼子的“斩首计划”及表演其他行动,以激化岩黑和由岛大里的矛盾。

  无论岩黑办公室保险柜的“斩首计划”是真是假,都要窃取出来看看。而由宋词乔扮谷田樱子窃取那份绝密文件,再好不过,可以大摇大摆的自由进出岩黑的办公室。更重要的是李华偷听到由岛大里在岩黑办公室安装了窃听器,由岛大里一旦窃听到岩黑的重要情报,必定会抢先行动。

  果然,后面的事情如李华所料一样。

  宋词下午也就大胆的乔扮成谷田樱子的模样,驾车直闯竹机关,当然她也知道自己进不去的,事先李华也警醒过她的。所以,她只是与竹机关的卫兵大吵大闹一番,并与卫兵打了一架。她确实也打不过竹机关的卫兵。

  但是,竹机关的卫兵也不敢把“谷田樱子”往死里打,把她打翻在地便是。宋词滚爬起身,驾车就跑。反正能进一步加剧由岛大里与岩黑的矛盾就行。

  而李华午休之后,忽然跃身而起,此举吓得谷田樱子神经质般的腾跳起来,还急急掏出手枪,指向李华,紧张无比地质问:“川田古浚,你想干什么?我背后的大树可是岩黑少佐。你再敢乱来,我就毙了你。”

  李华这个动作确实是故意的。

  他就是要吓谷田樱子,就是要让谷田樱子一惊一乍的。他的目的就是要尽早的赶开谷田樱子,否则,每天24小时被她盯着,自己啥事也干不了。

  此时,他面对谷田樱子黑漆漆的枪口,举起了双手,笑嘻嘻地说:“樱子,刚才我只是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你披着美丽的婚妙,和我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所以,我很激动,一跃而起,没想到醒来之后,竟然面对的是危险。唉!”

  谷田樱子俏脸通红,怒骂起来:“我呸,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不会喜欢你的,我们帝国女特工皆应以南木云子为榜样,舍身为国。”

  人在被气坏的时候,智商会极速下降。谷田樱子又一次因为气而脱口而出,彻底泄露了她是小鬼子的女特务。

  但是,她骂完之后,她自己也甚是后悔。

  她忽然也明白了“川田古浚”的“险恶用心”了。

  李华一笑,放下手,淡淡地说:“没有癞蛤蟆,天鹅也寂寞!走吧,樱子,你不是想盯死我吗?行啊!咱们出去转转,侦察一下情况,晚上集结侦辑队员,打击英租界的烟馆,以确保我们帝国在烟馆生意正常和税收上升。”

  他说完,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谷田樱子无奈地收枪,紧张地跟着李华出门。

  李华走到楼下,吩咐侦辑队员刘佰旺传达他的命令。

  然后,他就驾车载着谷田樱子到英租界去转悠了。

  他得给宋词的闹事行动和窃取情报提供机会。

  傍晚时分,满天晚霞,西边红彤彤的。

  李华驾车载着谷田樱子来到地中海饭店吃西餐,仍然是悠然自得的。他还请谷田樱子品味名贵的法国红酒。谷田樱子起初怕“川田古浚”是为了灌醉她。但是,她看到“川田古浚”也是在品酒,便同意喝丁点。

  两人悠哉悠哉地品着红酒,吃着上等的牛排,忘了时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谍海谍中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