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谍海谍中谍> 117.重案悬案
  李华接听电话的时候,在电话里说的也是日语,不管对方能否听懂,反正表明自己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李华如此讲日语,当然是因为自己被房门外的那名卫兵监视着。

  他说日语来以此表明,他接听到的电话都是侦辑大队的队员打来的。

  那些侦辑队员现在不是在英租界捣乱吗?而在随后的来电中,确实是有些队员给李华打电话,汇报他们在英租界捣乱的工作情况。

  然后,李华掏出那极小包的用油纸裹着的白色粉末,给一个茶杯倒进丁点,用手摇匀那杯茶,又收起和藏好那包白色粉末,又打开房门,叫卫兵进来喝茶。

  这包白色粉末便是之前由岛大里给他的“失心疯散”,曾经把酒井弄疯过。

  但是,当时下的药量比较大。

  现在,李华下的药量并不大,只想迷失那名卫兵的心智,让卫兵传令去释放谷田樱子,引导谷田樱子去陆军医院看望岩黑和冯天祥。

  卫兵迟疑了一下,但是,李华又塞给他一叠军票,用曾经惩罚过谷田樱子的同样的办法,抹除了李华自己的指纹印。收人钱财,虽然不是替人消灾,但是,那卫兵顿时消除了戒心。

  他含笑地进来喝茶。

  不一会,他有些神智混乱,信誓旦旦的答应李华,然后起身走到一楼的禁闭室,向看守传令释放谷田樱子,并说这是岩黑走之前交办的,只关押谷田樱子一个小时。

  接着,他又让谷田樱子去鬼子的陆军医院看望岩黑和冯天祥。然后,他回到“川田古浚”的办公室复命。李华看到他这个样子,知道“失心疯散”起了特效作用,便让他把军票交回来,又让他马上去鬼子的陆军医院,看望岩黑,并说这是岩黑说的。

  那卫兵一切照办,接着便驾车去鬼子的陆军医院陪伴岩黑去了。李华紧急的把给卫兵喝过的杯子清洗好,把那叠军票最上面和最下面的那一张烧掉,因为有那卫兵的指纹。

  这年代,查指纹成了查案的重要特点。不管接下来,由岛大里查不查,李华都要毁掉一切可能的证据。他得更加小心翼翼的把自己隐藏起来,深藏起来。

  谷田樱子听说岩黑释放自己,以为自己真的被岩黑调查清楚了,不由激动万分,当即驾车前往鬼子的陆军医院,看望岩黑和冯天祥。

  冯天祥还在手术室做手术。

  岩黑却包扎好了,看到谷田樱子过来,不由愤怒的破口大骂谷田樱子。

  谷田樱子吓得步步后退,退出房门外,转身就跑。

  她生怕又会被岩黑关押起来。

  此时,她想到了川田古浚,想向他问计,明天如何是好?

  她想川田古浚既然喜欢自己,必定会为自己献计献策,必定会帮助自己逃过这一劫的。

  但是,她刚驾车离开鬼子的陆军医院不远,便被一辆轿车截停了,她推门下车,却被秦花用枪指着,被秦花押到了秦花的轿车上。而唐诗则是从黑暗中过来,钻进谷田樱子的轿车里,驾车直奔石煌的军营附近,接上宋词。

  姐妹花两人在车上乔装打扮。

  因为唐诗是有备而来的,早已经准备好了鬼子的军衣、配枪和配刀。

  然后,唐诗驾车直奔竹机关。

  她们姐妹花驾车到了竹机关附近。

  宋词下车,躲在一株大树后。

  唐诗则是一边驾车直冲竹机关大门,一边朝卫兵开枪,瞬间击毙了竹机关大门的两名卫兵。

  “砰砰!”

  “啊啊!”

  “不好,有敌手来捣乱!”

  “快抓捕袭击我们的人。”

  竹机关里的鬼子纷纷持枪而出。

  唐诗驾车而去。

  宋词此时是身穿鬼子军官服饰的,她趁乱混进竹机关,握刀刺杀了几名看守,救出了还没来得及挨打的周静,两人一起扶着浑身没片好肉的郑功,走出竹机关。

  秦花押着谷田樱子来到,又打开车门,将宋词、周静和郑功接到车上来,然后驾车而去,消失在夜幕下。

  而唐诗驾车进入英租界前,便弃车而逃。

  今晚,李华的侦辑大队在英租界行动,那些队员看到这辆熟悉的轿车,肯定会驾回特高课或是提供给由岛大里查案的。

  结果,竹机关追来的人发现了谷田樱子的轿车,则是把轿车开回竹机关去,发现里面的看守被刺杀,犯人也不见了,吓得赶紧往石煌军营打电话,向由岛大里报告情况。

  由岛大里又惊又气,生怕失职,低声和芥川龙夫商议几句,便留下芥川龙夫继续会晤石煌,完善盗墓方案。她自己则是匆匆赶回竹机关处置事情。

  她的手下均向她指证是谷田樱子串通特高课的人所为。由岛大里气得让电讯员马上给土肥发报,状告岩黑。她自己带上几名亲信,亲自驾车直奔特高课,直奔李华的办公室。

  当她赶到特高课的时候,听说李华在电讯室,便又赶往电讯室。确实,李华就在鬼子的电讯室里,他得为自己撇清所有关系,也给每个电讯员发了一些军票。

  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鬼子的电讯员全部为“川田古浚”作证,称“川田古浚”晚饭后一直没有离开过特高课,并在供词上按了手指印。

  由岛大里还不解恨,质问“川田古浚”:为何听到附近竹机关枪声大作而不救援?“川田古浚”说:“那不添乱吗?谁人不知你与岩黑课长不和?”

  由岛大里一时语塞,悻悻而去。

  继而,她又亲自赶往鬼子驻屯军司令部,状告岩黑。驻屯军司令部参谋长急和由岛大里赶往鬼子陆军医院,质问岩黑,并要求岩黑尽快交往出谷田樱子。

  岩黑接二连三出事,明知是由岛大里所为,但是,苦于眼前没有证据。他看到又是驻屯军参谋长出面,心里也有害怕。他指证谷田樱子是冯天祥找来的,有罪也是冯天祥的罪。

  由岛大里当即请求提审冯天祥。

  驻屯军参谋长自然同意。

  由岛大里将刚做完手术的冯天祥带回特高课,即时用刑,冯天祥疼得死去活来,硬扛不下去,他的肋骨刚接驳好,由岛大里随指一按,冯天祥便疼得无法忍受,哭爹叫娘!

  何况还有其他刑具侍候他呐!

  冯天祥只得承认谷田樱子原是他的亲戚,是他早早将谷田樱子送入鬼子特务特训班的,也是他找来打击岩黑的。他还说他出卖过秦花、游击队和郑功,请求给他一条活路。

  驻屯军参谋长便命人将冯天祥抬回鬼子陆军医院,重新做手术,这可把冯天祥又折磨得死去活来,失血过多,奄奄一息。但是,鬼子不让他死,用氧气吊着他的命。

  不过,鬼子也不可能给他输血。

  战场上送回来的鬼子伤兵也不少,有血也得先给小鬼子的伤兵输血。

  由岛大里拿着冯天祥的这纸口供,来到她的电讯室,让人将口供全文发报给土肥。

  因有驻屯军参谋长作证。

  土肥这次快速回电,称赞由岛大里破案有功,由由岛大里暂以竹机关长的名义兼管特高课,即时起指导特高课的工作。他还说会尽快的到津门来调研。

  土肥的这份复电,同时发于特高课。

  此事,在特高课内迅速轰动起来,毕竟由岛大里曾是他们的特高课课长,由岛大里虽然没有兼任特高课课长职务,但是,也算是回来了。

  由岛大里却没半点喜悦感,心里反倒是盈满了失落。

  她想揽权,想兼任特高课课长,或者回去特高课当课长,特高课课长的权力非常大,她并非想揽事。但是,她现在兼管特高课的工作,指导特高课的工作,变成了揽事了。

  现在,追查谷田樱子的下落,成了由岛大里最重要的任务。她把盗墓跟踪落实一事,交给了芥川龙夫。她让村上桃止调查谷田樱子是怎么离开特高课禁闭室的。

  这个案子非常好查,村上桃子命人找来禁闭室的两名看守。

  两名看守说是岩黑的卫兵说的,并说卫兵是岩黑只让看押谷田樱子一个小时的。村上桃子当即追查那名卫兵去哪里了?但是,没人能说出来。村上桃子即时将此案列为重案。

  其时,那名卫兵此时在鬼子的陆军医院里,看望岩黑时,也被岩黑怒骂了一顿,但是,那名卫兵说是岩黑让他来看岩黑的,又被岩黑打了两记耳光。或许,两记耳光打得那名卫兵清醒了些许。

  可他又不记得怎么回事?

  他愰愰惚惚的离开鬼子陆军医院,头脑越来越清醒,越来越害怕,再也不敢回归特高课,赶紧的连夜买了张船票,乘船去上海,又从上海乘船回国,躲回乡下老家去了。

  ……

  芥川龙夫看到由岛大里成了土肥的红人,不敢怠慢,严格照办去了。而对于李华来说,最重要的是迅速查到那份绝密文件的下落。但是,那份绝密文件又不知道被岩黑藏在哪里?或者说,那份绝密文件到底在谁的手上?

  李华决定铤而走险,利用夜幕掩护,出门到公用电话亭给秦花打电话,让秦花找个夜晚去岩黑家里查查那份绝密文件。

看过《谍海谍中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