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忱幸看到灰原哀要玩的东西后,不禁愣神。

  “怎么?”灰原哀仰头,“既能锻炼动手能力,又陶冶情操。”

  忱幸刮了刮脸颊,附和一笑。

  那边,柯南捏着雪球走过来,“灰原,忱幸,你们两个不来一起打雪仗吗?”

  “不玩。”灰原哀轻哼,“玩雪也不符合我的个性。”

  柯南撇嘴,“要不然你在做什么?”

  “这不是玩,是艺术活动。”灰原哀拍了拍手上的雪,脚边已经完成了一个兔子的雪雕。

  “这不还是雪吗?”忱幸不太会看眼色。

  灰原哀眼皮一低,“我说是艺术!”

  忱幸选择认输。

  然后偷偷在笑的柯南脑袋上就被雪球丢中,落了一脖子的雪。

  “打中了!”步美跟光彦笑着击掌。

  “奇怪,元太呢,怎么没看到他?”灰原哀左右看了看。

  “他回民宿擦脸了。”柯南说着,将之前自己滚了个大雪球丢到元太脑袋上的光荣壮举很自豪地讲了讲。

  灰原哀摇头,“你可真是个魔鬼。”

  “不过元太他也太慢了吧。”光彦说道:“要去这么久吗?”

  “我去看看。”忱幸马上说。

  灰原哀眼睛眯了眯,“你不要一起参与艺术活动吗?”

  忱幸干笑,“下次,下次一定。”

  ……

  “你怎么也进来了?”

  民宿的走廊上,忱幸随口道。

  柯南枕着手,白他一眼,“难不成我还要在外面当步美他们的靶子吗?”

  “我看你刚刚玩的很开心。”

  “开心是开心,但不代表不冷。”

  “所以其实是逞强?”

  “才没有。”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拌着嘴,然后就听到从洗手间里传来的争吵声。

  莫名的,两人脚步齐齐一顿,很有默契地相视,接着同步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洗手间门口。

  柯南抬头,眨了眨眼睛: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

  忱幸:嗯...

  当柯南悄悄推开一条门缝后,这一幕就更加熟悉了。

  柯南咧着嘴笑: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

  忱幸低头:是被你带坏的。

  柯南无语:合着还是我的原因?

  忱幸无辜:不然呢?

  腹诽不已的大侦探深吸口气,转而趴在门缝上往里瞅。

  是冰室两姐妹还有一个穿着毛衣的男子,只不过从所站的身位来看,两姐妹倒不像是同心。

  “别开玩笑了!”冰室二姐冰室绫断然道:“树里,这件事我绝对不赞成,你快跟这种男人分手吧!”

  “别这样,小绫姐。”看起来乖巧的冰室树里,说话也软软的像是没有主意。

  “呵,我想我没必要被你这种人羞辱吧?”边上,抱着胳膊的毛衣男冷笑。

  “你这家伙!”

  “少啰嗦。”

  门外,忱幸悄悄把门带上。

  柯南:咋?

  忱幸靠墙一站,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吵闹接近尾声,人马上要出来了。

  果然,很快人就陆续走了出来。

  毛衣男神情淡然,手插裤兜走得潇洒又干脆。

  “雅彦,等一下!”冰室树里着急道。

  只不过她没有得到回应,而自己或是因为喊得着急,或是身体有恙,总之她一下蹲在地上,捂着胸口急促喘息起来。

  “树里,你不要紧吧?”冰室绫连忙跑出来。

  “小绫姐,你太过分了。”冰室树里隐含哭腔,起身跑开了。

  冰室绫张了张嘴,神色黯然。

  她叹了口气,看向门后贴墙站着的一大一小两人。

  “不好意思,让你们看到尴尬的场面了。”

  “没有,刚才那个人是谁啊?”柯南问道。

  “藤田雅彦,他是树里的男朋友。”冰室绫在提起对方的时候,脸色明显难看了许多,“他在这里可是有名的坏男人,我和凉子姐都反对他们两个交往。”

  说着,她又担心妹妹,赶紧跟了上去。

  这时,忱幸偏头,看到了一脸满足地从厨房走出来的元太。

  “忱幸哥哥,柯南,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小胖子吓了一跳。

  “奇怪了,你脸上怎么还有雪?”柯南狐疑道。

  元太一脸慌张地捂脸。

  “洗手间在这。”忱幸朝旁边指一指。

  “噢噢。”元太拔脚就跑了进去。

  “真是的,他到底在做什么啊?”柯南说着,也走进了厨房,显然是要看看元太之前在搞什么鬼。

  厨房很干净,桌上的食材有菜有肉,也很丰盛。

  “你们在做什么?”一道声音传来。

  忱幸转身,“小孩子迷路了。”

  正在厨房里四下打量的柯南白了他一眼,这锅甩的可真自然。

  “小孩子不能随便进厨房。”冰室凉子叉腰看着乖巧走出的小学生,语气却温柔,“因为这里有刀子,很危险的。”

  “好~”柯南面露微笑。

  ……

  之后,忱幸就去了客房,一觉睡到了傍晚。

  黄昏时分,晚霞映在雪山上,美轮美奂。

  “小哀好厉害!”步美看着雪地上堆砌的小动物雕塑,惊叹开口。

  “既洒脱又细致,这的确是一种艺术。”光彦一向会夸人。

  “还好吧,差强人意罢了。”灰原哀话虽如此,昂首的小表情却暴露了内心的欣喜。

  而她若有若无地看着民宿那边,客房开着窗,在晚风中飘动的窗帘旁,一道身影静静坐在那里,同样望着这边。

  她突然就觉得心情更好了。

  “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元太憨笑道:“我肚子也饿了。”

  回民宿的时候,他们刚好碰到了好像是散步回来的冰室绫。

  “玩雪玩的开心吗?”冰室绫笑着问。

  “玩得很开心。”

  “如果大姐姐也能一起玩就更好了。”元太这时候也不想着吃饭了。

  冰室绫笑了笑,“那怎么行呢,我是大人了。”

  柯南忽然就有一点窃喜:我也是大人,但我就能玩雪。

  “走了。”灰原哀一眼就看穿他在想什么。

  夜幕降临时,晚餐也做好了。

  因为这家民宿的规格本来就高,再加上阿笠博士的慷慨,所以餐桌上的饭菜格外丰盛,当然也合胃口。

  “这些全都是大姐姐做的吗?”步美惊喜道。

  “凉子姐做菜的手艺是一流的。”冰室绫夸赞道。

  旁边,藤田雅彦故意道:“两个妹妹就完全不行了。”

  “你说什么!”冰室绫手里还拿着托盘,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别这样。”阿笠博士当然说着圆场话。

  而忱幸已经拿起刀叉开动了。

看过《柯学的空想物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