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就是能进球 > 第一百零一章 抗议精神暴力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一章 抗议精神暴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是射手榜第一了?”甄少龙确实感到非常惊讶。

他没关心过射手榜。

前世,成为职业球员,只是个美好的愿望,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甄少龙和很多球迷一样,看的都是顶级的比赛。

英超、意甲、欧冠、世界杯……

等等。

德乙联赛?英冠联赛?意乙联赛?谁会关心呢?哪怕有些球会中,有中国球员效力,也只会当成个新闻看,根本不会太关注。

毕竟。

中国足球……咳咳。

在不关心低级联赛的情况下,低级联赛的情况就只能凭借想象了,甄少龙对德乙联赛射手榜的看法是这样的--

每个赛季的射手王,都会打进三、四十个进球。

这种看法是基于推理得来的,像是五大联赛,射手王一般会进二十五个球左右,单赛季进三十球,也不是没有可能发生,德乙是次一级联赛,进球肯定会容易一些。

自然。

射手王要进三十球以上。

现在听到记者说起,他已经是射手榜第一,甄少龙都感觉世界观崩塌了,“十五个进球就是第一了?德乙射手王也太不值钱了。”

这倒是实话。

德乙射手王确实是不值钱。

历届的德乙射手王,单赛季进球在二十个上下,还要包括点球在内,所以赛季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十五个进球就已经很多了。

德乙射手王不值钱,不是指的进球数字,而是说这个名号没有多大的价值。

历届的德乙射手王,除了像是波多尔斯基这样,相当有名气的德国天才,很多还是继续踢德乙,不会因为夺得射手王,就被顶尖球会看中看重,或许可以这么说,不能在德乙射手榜单,以碾压优势脱颖而出,拿到射手王的意义就不大。

甄少龙是例外。

甄少龙的进球数没有碾压优势,但考虑只参加了十一场比赛,就打进了十五个进球,如此高的效率,哪怕是无法拿到射手王名号,也足以引起诸多顶尖球会的注意。

所以记者们才说,“他成为今年夏天里,德乙最炙手可热的球员之一。”

————

甄少龙接受了几句采访后,就没有在理会记者,把注意力放在了四周看台上。

他在等。

等到大部分球迷离开,他就可以继续行动了。

在等待的过程中,又有记者过来采访,本来甄少龙不想理会,但看到是中国记者,还是棘手了采访。

“我马上要去忙了。要问什么尽快。”甄少龙有点着急,“再过半分钟。我会认真回答一个提问。”

难得有能采访到甄少龙的机会,一个提问也很不错,中国记者立刻抓紧时间,“这场比赛里,你打进了两个球,联赛总进球数达到十五个,排名德乙射手榜第一位。”

“能不能说说,你此时的想法和感受?”

“惊讶。”

甄少龙指着一边的德国记者,“他们刚才问过了,我感到很惊讶。”

“为什么?”记者对这个答案难以理解,在他们的想象中,甄少龙应该表达下激动,随后展望一下未来,谈谈会继续保持,努力、奋斗、向上。

总之,应该是正面色彩的回答。

惊讶?

为什么会惊讶呢?

甄少龙没有解释的心情,他发现四周看台的球迷,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再不开始工作清洁工就要工作了。

他跑开了。

在众多记者惊讶的目光下,他像是个拾荒者一样,围着四周看台边走着,边低头看底下的东西,每当看到布料的物品,他就会弯下腰触摸一下。

有记者注意到--

当甄少龙触摸到一件胸衣时,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是满足吧?

反正是笑容就对了!

甄少龙花费了超过五分钟时间,围着球场转了整整一圈,连一个角落都不放过,随后似乎是犹豫了下,就孤身走上了看台。

然后记者们看不到了。

他们不可能追着甄少龙上看台,另外,有些地方是不对记者开放的。

“这家伙到底是在干什么?”一群记者们议论纷纷,怎么也想不出答案,有人干脆带着疑问,去了新闻发布会现场。

————

每一场正式比赛,都会在结束以后,举行公开的新闻发布会。

一般情况下,参赛球队的主教练,会针对比赛相关回答记者的提问,帕德博恩输掉了比赛,主教练布莱登敷衍的说了几句,就把场地留给了贝格曼。

现在是贝格曼发挥的时刻。

在赛季初期,圣保利成绩不好的时候,贝格曼很讨厌参与新闻发布会,因为圣保利往往是输球的一方,根本没多少记者会对失败的一方感兴趣。

随着圣保利成绩变好,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

这场比赛以后,圣保利的排名稳定了联赛第七位,再往上都快摸到升级的门槛,贝格曼自然就变成兴致勃勃,新闻发布会就成了他发挥的舞台。

会场里。

贝格曼正在大喷口水,谈起对比赛的打法、布置,让记者们能更清楚,比赛取胜的关键,是在于他的运筹帷幄,布置了好的战术打法,球队斗志昂扬、发挥出色,也在于他给球队激励了士气。

当然,低调还是需要的。

贝格曼把自己的功劳说的很隐晦,也顺便夸奖了比赛中表现出色的球员,对甄少龙也是不吝啬夸奖。

“甄是非常优秀的球员。他是那种天生的射手,拥有敏感的门前嗅觉,在他身上能看到一些顶级球员的影子。”

“甄才只有十八岁,我相信他的未来无比广大……”

其实贝格曼为了照顾甄少龙,是不愿意在媒体面前提及的,因为甄少龙的年纪太小,有太多报道并不是好事情。

计划赶不上变化。

甄少龙有‘一点’出色倒是没关系,可他的表现太出色了,十一场比赛打进了十五个进球,想不被人注意都不可能。

发布会进行过程中,十个记者提问有八个都和甄少龙有关。

他还能怎么办?

下一个记者也进行了提问,还是有关甄少龙的,“贝格曼先生,也许你还不知道,就在比赛结束后,甄再次给球迷展露了写满大字的……”

记者详细告知贝格曼,刚才具体发生了什么。

贝格曼听罢有点头疼,心里恨恨的想着,“这家伙去摸……摸那些女性内衣做什么?难道是怪癖?”多数人第一时间都会这么想。

贝格曼肯定不会这么说。

他思考了一下,严肃的说道,“我相信甄。他是个很棒的年轻人,在他身上,能看到阳光,看到开朗,看到积极向上,那些负面色彩的东西,都和他无法产生联系。”

“比赛开始前,我就知道他要做什么,因为他对女性内衣很抵触,认为球迷朝扔女性内衣,就是对他最大的羞辱。”

“那是一种精神上的羞辱。他就是在进行抗议!”

“任何人都权利表达自己的想法。在一些人看来,甄的做法有些奇怪,但站在一名备受羞辱的球员角度来考虑,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贝格曼的发言得到了记者们的认可,因为他们也想不出原因,总不能说甄少龙有触摸女性内衣的怪癖吧?

为了这个怪癖,他故意惹恼客队球迷?

这是说不通的。

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以此进行分析报道,会被球迷认为是制造‘阴谋’,故意去污蔑一名球员。

媒体记者们还是认可贝格曼的说法。

甄少龙的行为看似怪异,其实目的就只有一个,“对职业球员遭受的精神暴力,站出来表达正面的抗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