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就是能进球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皮萨罗:我一定要学会这一招!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六章 皮萨罗:我一定要学会这一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豪克-布吕克纳,后腰。

埃尔察-比尔特兹,右边前卫。

“后腰换右边前卫?”一个有些说不通的换人调整,明眼人都能看出背后的意义。

圣保利场上是442阵型。

两个中场中路球员中,苏伦蒂克是阵型核心,进攻、防守都做的不错,可以算作是后腰球员,再加上布吕克纳,就等于有了两个后腰,哪怕把博尔算作是右边前卫,阵型也变成了奇怪的4222。

如果把苏伦蒂克当做是前腰,博尔算作是右路球员,阵型则变成了4132。

这两个阵型只能说出来,实则是完全不成形的。

贝格曼做的换人调整,根本就完全说不过去,会让圣保利的阵型变得混乱,反倒用布吕克纳换下卢兹才更说的通。

但卢兹没下场。

这就说明了一点:贝格曼没有完全放弃进攻,他放弃的是正面推进,没有正常阵型支持的前提下,正面推进就会遇到‘有位置没球员’的尴尬,就很难打出威胁了。

在换人调整以后,圣保利的打法更加倾向于防守,不能说完全的死守,但布吕克纳、苏伦蒂克加上博尔,三名中路球员顶在禁区前沿,可以大大加强禁区防守的厚度。

各路媒体也针对换人讨论起来--

“布吕克纳是一名不错的后腰,他的风格很强硬,会大大加强禁区前沿的拼抢能力。”

“这个调整过后,圣保利失去了打正面的能力!”

“圣保利是打算死守了!”

“面对强大的拜仁,这也是个不得已的决定!”

“……”

伴随着比赛的不断进行,场上的情况也证实了判断。圣保利的进攻次数,明显要比上半场少,他们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稳固防守上。

“这是正确的决定!”

在许多人看来,圣保利选择加强防守是正确的,没有人会因此指责贝格曼,因为双方本就不是同一水平的球队。

弱队要胜强队,就必须要稳固防守。

比赛进行到这一步,双方打平已经是个奇迹。圣保利想要抓住机会,唯一就只能去加强防守。

死守!

拖时间!

最好是拖过120分钟,以点球大战的方式决胜负!

这种打法听起来十分负面,但过往无数的比赛结果证明,只要这样才有机会击败强队,而那些放开了和强队打对攻的队伍,大多都输的很可怜,被虐个大比分一点都不意外。

当看到圣保利一心防守,连作为对手的拜仁慕尼黑,都一点不感到意外。

这才正常。

如果圣保利在追平的情况下,还继续和他们打正面推进,才会让人感觉奇怪。

那不是勇气。

唯一能说明的就是,对方主教练的执教能力不合格。

————

所有人都能理解,圣保利为了争取胜利希望,放弃正面推进一心进行死守,但能理解不表示能接受。

作为拜仁的主教练,马加特就感觉很郁闷。

他正头疼的看着比赛。

圣保利一心放在防守上,所有球员都回撤到禁区附近,拜仁就要面对一个重大考验:破密集防守。

对任何球队来说,‘破密集防守’都不容易。

当对手选择全线退守时,会让禁区附近的人数激增,别说是跑动的球员,哪怕十根固定不动的柱子立在门前,都能够挡住大部分角度了。

比赛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马加特郁闷的地方就在这里,拜仁本有机会用半场决出胜负,他们的表现也很不错,四十五分钟时间,两次攻破了对方球门。

但是对方的表现也不错。

不。

应该说对方的十三号表现很不错,卡恩唯一一次失误就被对方抓住了。

上半场后面的进球,让队中许多球员都惊为天人。

中场休息的时候,以皮萨罗为首的几个球员,都在不断实验‘后脚跟回旋球’。‘背转身’、‘穿裆’、‘人球分过’,再加上‘后脚跟回旋球’,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卢西奥被晃开导致失球,都没有人去责怪他,因任谁突然面对那种过人,也不太可能做出反应。

不管怎么说,拜仁丢了两个球。

当下半场比赛开始的时候,拜仁连一个进球优势都没有,就不得不面对破密集防守的挑战。

好在圣保利实力确实差。

从下半场第一分钟开始,足球就彻底被拜仁所掌控,他们的控球率超过百分之八十,可以说,足球就一直在拜仁的控制下,圣保利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力。

圣保利阵中的大部分球员,二十分钟都没有过中线。

他们就一直在防守、防守。

在不断的防守过程中,有的圣保利球员,表现的也可圈可点,比如新上场的布吕克纳,连续两次破坏了拜仁的传中球,但表现最出色的还是中后卫吉恩,电视解说员介绍吉恩,都用了‘圣保利著名的恶汉’,可想而知,他的风评究竟差到了什么地步。

恶汉,有恶汉的能力。

吉恩的防守非常强硬,防守技术也相当不错,强壮的身体让他在对抗方面很突出,不错的身高也具有一定的防空能力。

皮萨罗被吉恩重点照顾。

哪怕皮萨罗的水平相当出众,但面对密集防守的圣保利,配合是很难打出来的,他不是那种能个人完成破门的球员,在吉恩的盯防下,他连续几次都没能触到球。

吉恩把皮萨罗防的没办法。

哪怕依托是整个球队的密集防守,吉恩的表现也是相当出色了。

拜仁最活跃的球员,是另一名前锋罗伊-马凯,马凯要身高有身高、要身体有身体、要技术有技术,在面对密集防守中,依旧表现的非常活跃,二十分钟时间里,就制造了两次威胁射门。

一个是头球!

一个是凌空抽射!

两次射门都没能打进,但圣保利也是运气不错,尤其是马凯右侧的凌空抽射,直接打在了门将贺拿列夫怀里,只要偏离上一点,贺拿列夫都不可能反应的过来。

在拜仁的激烈进攻中,摄像机镜头大部分时间,都指向圣保利半场,甚至是大禁区范围,但偶尔镜头也会指向拜仁半场。

那里只有一名圣保利球员--

甄少龙。

下半场比赛开始后,圣保利全员都在防守,就只有甄少龙一个人在前面,完全没有参与防守的意思。

圣保利长时间不进攻,甄少龙也依旧站在前面。

“他怎么不回去?”

“比赛都踢成这样了,站在前面有什么用?”

“圣保利应该把他换下来!”

那些了解甄少龙的球迷说法是这样的,“甄还真是沉的住气!他一直都是这样,从来都不参与防守!”

“他在等机会!”

“谁说就没机会呢?也许下一分钟就有了,他长期就站在前面,但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在媒体和球迷看来,甄少龙像是圣保利的吉祥物,他的运气一直都非常好,只要站在球场上,圣保利整体的运势就不会差,另外,哪怕他不参与到防守中,对防守没有任何贡献可言,但他已经打进了两个球,也不会有其他人比他的贡献更大。

拜仁球员就是另一番感受了。

拜仁的场上球员可不同意媒体、球迷的看法,‘吉祥物’就摆放着没有用处的东西,但对方的十三号,哪怕是没有任何表现,单单是站在前面,也让拜仁如鲠在喉。

他就是卡在喉咙里的鱼骨!

尖锐的鱼刺!

要是比赛开始的时候,他们肯定不会在乎甄少龙,但上半场比赛的两个球,可不都是凭借运气打进的,哪怕第一个球是卡恩的失误,但一般前锋能抓住那种机会吗?

第二个进球更不用说,完全是个人的精彩发挥!

这样一个颇有威胁的球员,肯定不能放任呆在前面的,哪怕足球大部分时间,都控制在拜仁球员的脚下,他们也必须分出精力注意防守,唯恐有什么意外发生。

没有甄少龙,拜仁可以一心进攻。

有甄少龙,他们必须分心。

拜仁反倒非常期望看到,甄少龙也和其他人一起,回撤参与到后场的防守中。

可惜对方没有。

拜仁没办法施展全力去进攻,似乎也影响到了进攻的效率,下半场进行了三十五分钟,他们依旧没有能攻破圣保利球门。

中途圣保利的防守也很艰难的。

一次次的拼抢、犯规、冲突,一次次门前的危机,每一次足球被送入禁区时,都仿佛下一刻球门就会被攻破,圣保利经历了极为艰难的半个小时,他们成功挺了过来。

比赛进行到第八十一分钟,圣保利终于打出了一波攻势,因为长期的防守,场上连阵型都不齐整,进攻自然没什么配合可言。

这次是依靠菲利普-阿尔布雷希特。

面对强大的拜仁慕尼黑,阿尔布雷希特的技术实力没有任何优势,他唯一能依仗的只是带球速度,在接到传球以后,阿尔布雷希特就闷头带球往前冲,他连停下来都没办法,减速就可能意味着被抢断。

阿尔布雷希特带球直达底线,随后教科书般的急刹车,把球朝后一搓想要甩开拉姆,但拉姆却跟上一脚踢到了球。

两人对脚。

足球被踢出了底线!

因为拉姆是朝着底线外踢的,主裁判还是把球判给了圣保利,圣保利得到了角球机会。

这是极为稀少的机会。

比赛开始到现在,圣保利只得到了两次角球,上一次还是在上半场,现在只是第二次。

阿尔布雷希特要罚脚球。

在走向角旗杆的过程中,阿尔布雷希特就注意到了甄少龙的手势,“用……那个战术?”他转头看向了苏伦蒂克。

苏伦蒂克点头,他也接到了信号。

同时接到信号的还有卢兹和博尔,卢兹不由得撇了下嘴,对‘那个战术’完全没有信心,可他还是隐秘的点头,哪怕对‘那个战术’全然不看好,但在比赛场上,他的发言权也不够。

圣保利的比赛中,最有发言权的是苏伦蒂克和甄少龙。

苏伦蒂克是球队的队长,也是‘其他球员’中表现最好的,自然非常有发言权。

另一个就是甄少龙。

甄少龙有发言权,原因是最简单的,他是球队的一号射手,表现非常的出众,是大多数比赛赢球的关键。

甄少龙说要打配合,苏伦蒂克也没反对,阿尔布雷希特、卢兹和博尔等人,自然就是无所谓的态度。

那就试试吧!

————

“那个战术”,是甄少龙想出来的,到现在还没有名字,因为还没有在实战中运用。

哪怕在训练的时候,成功率也极为渺茫。

甄少龙提出来要用,其他几人也没有反对,比赛进行到这一步,一切就看运气和临场发挥,怎么去踢反倒是其次了。

接下来所有人就看到了‘那个战术’--

当主裁判示意可以罚球,阿尔布雷希特后退两步,小跑着向前一脚把球传给了过去接应的苏伦蒂克。

卢兹斜侧着往禁区外跑,仿佛是要去接应苏伦蒂克。

博尔也朝着外围跑,但他的方向是另一侧。

圣保利球员中,善于争高空球的,就是卢兹和博尔,甄少龙反倒被忽略了,因为他的对抗能力不强,也没有出众的身高,被卢西奥贴身防守,几乎是没有机会的。

卢兹、博尔一跑,拜仁防守自然跟上。

同时。

甄少龙似乎是在往回撤,他后退了几步,卢西奥马上跟上,但在苏伦蒂克停球的瞬间,他就猛地冲向了右侧。

这个转折幅度有点大。

卢西奥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甄少龙身后。

这时苏伦蒂克把球捅了过来。

卢兹、博尔帮助吸引了太多的防守注意力,拜仁门前都为之一空,就连门将卡恩也后退两步,退出了‘防角球模式’的站位。

甄少龙身边只有卢西奥。

另一个近一些的防守球员,是准备冲上去封堵的德米凯利斯,他放弃了对卢兹的防守,想要去跑过去拦在苏伦蒂克和球门之间,但谁也没有想到,苏伦蒂克没有横传转移,或者是大脚把球开向中间,而是把球传向了甩开卢西奥的甄少龙。

德米凯利斯没能拦住球。

“那个战术”的目的就在于,让甄少龙在小禁区角拿球,甄少龙和队友的说法是,“如果后卫没跟上,他就能转身抽射。”

确实如此。

但卢西奥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堵在了甄少龙的身后,他就不可能转身抽射。

所以甄少龙的选择是,等在小禁区角上,迎着球来了个后脚跟……

《必杀》,触发!

接下来拜仁全体球员,真真实实的看到了什么叫做‘后脚跟弧线射门’。

足球往前滚的过程中,遇到了甄少龙的后脚跟,瞬间就产生了加速和旋转,随后足球以正面内脚背弧线的轨迹,成功绕过了完全没有反应的卢西奥,毫不犹豫的一头钻进了球门的底角。

不止卢西奥没反应。

卡恩的视线被阻挡,也没能做出反应,等注意到的时候,足球都已经转过了门线。

那一瞬间。

拜仁门前的球员动作都跟着停顿了,每个人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惊人的事情。

“后脚跟弧线?”

“真的是后脚跟弧线!上帝啊!我不在做梦吧!”

“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家伙的后脚跟,不仅仅能踢回旋,还能够踢弧线……究竟是有多灵活?”

在一片震惊之中,皮萨罗惊呼一声,用力甩着拳头,坚定的喊道,“我一定……要学会这一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