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就是能进球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屁股也能制造精妙助攻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三章 屁股也能制造精妙助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讽刺,还是讽刺?”

甄少龙听着“被迫倒地次数积累到一百次”的触发条件,心里就不由得涌现出一股极度的哀伤。

被迫倒地一百次!

一百次啊!

自从正式进入圣保利一线队,到现在参加的正式比赛,也就四十场左右吧?或者更多一点?但怎么算也不会达到五十场,平均算下来,一场比赛被迫倒地,就超过了两次,甚至都快要高达三次。

这可是‘被迫倒地’!

在一场比赛里,出现两次倒地是很正常的,但很多时候不是‘被迫’,‘被迫’指的是被对方球员放倒,但比赛中大部分倒地,或者是自己带球太快,保持不了平衡,或者是躲避危险自发的摔倒。

比如当被对方飞铲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躲避。

那不是被迫,是主动。

所以说单场平均两、三次被迫倒地,还是很让人伤感的,甄少龙感叹自己被针对的厉害,都有点觉得系统是丢出个称号,来对自己进行无情的嘲笑。

不过……

“这个技能看起来,还真是不错啊!”甄少龙的心情顿时变好了。

‘蛊惑’效果能让强行修正对方的传球路线,让对方直接把球传给自己,若是传球位置在对方半场,甚至是大禁区附近,岂不是很容易形成单刀?

那就等于一个进球。

另外,技能效果出现是可控的,《缴械》技能激活使用,是可以提前知道的,直白来说,他知道对方哪个球员,会在下一次把球传给自己,他就可以针对性的去跑位,让进球的机会更大一些。

“这对对手太不公平了吧?”

这个念头只出现了一秒,就被甄少龙抛到了九霄云外,看看技能触发的条件把,“被一个对方球员,单场比赛里五次放倒!”

这是什么条件?

一般的比赛里,几乎是不可能的。

哪怕对方针对自己,进行紧密的贴身防守,也很难出现连续放倒的情况,尤其还是单独一个球员。

主裁判的执法严一些,五次中有两次犯规,差不多就能红牌下场了。

当然情况还是可能发生的。

比如,现在。

甄少龙看向马蒂森的目光,不再是那么恶狠狠,反倒柔和了许多,因为他知道,马蒂森下一次会把球传给他。

马蒂森,也许是个好人!

————

甄少龙从技能中回过神,就已经站在了球前,准备罚定位球了。

这个罚球的位置相当不错。

足球距离球门不到二十五米,位置正对右侧门柱线,是任意球最恰当的位置,距离再进一些,人墙也会拉近,就不容易踢过人墙,距离再远一些,就很难打上力道。

甄少龙站在球门,等待汉堡排好人墙。

汉堡非常重视这个球,他们排出了四人人墙,差不多挡住了所有角度,但他们依旧很紧张,因为罚球的位置太好。

另外,甄少龙也踢进过几脚任意球。

虽然相比他的总进球数,任意球破门的比例并不大,但主要是因为,他的进球实在太多,可若是相比其他前锋,破门的几率就很高了。

只要了解甄少龙,就知道他能够在这个位置,对汉堡球门造成直接威胁。

“这个球,甄少龙来主罚!”

“甄少龙是圣保利队中,射门脚法最出色的球员,任意球也是一样,只要有机会直接打进的球,一般都是他来主罚。”

“汉堡这次有点危险……”

“我们来看这个球,人墙差不多准备好了。”

终于主裁判示意可以罚球。

甄少龙原地深吸了一口气,双眼死死盯着球门,他向后退了两步,在他的眼中其他都不存在了。

人墙没了。

周围的喊声没了。

门将也没了。

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他,足球以及球门。

他看准了球门的一角。

迈步向前。

一步。

两步。

在迈出第三步的节奏中,他高高的挥起右脚,旋即脚尖正直踢中了足球下沿。

“嘭!”

随着一声仿佛配乐般的闷响,足球冲天而起瞬间掠过人墙,朝着空中高高的飞去。

“看这脚!”

在电视解说员的喊声中,足球仿佛要一口气冲出球门,但飞到高空以后,速度忽然减慢,还不断左摇右晃着,仿佛是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刻,足球突然改变方向,猛然从空中坠落。

“落叶球!”

“甄少龙经典的落叶球!”

这次甄少龙选择是近角,足球直接坠向球门右上角,门将基什施泰因对方向的把握是正确的,但足球坠落的速度太快,他根本无法提前预判轨迹。

基什施泰因跳起双手高举,但动作还是慢了一刻。

足球先一步从指间传了过去。

球进了!

米勒门球场观众看台,顿时爆发出惊人的欢呼声。

随着主裁判宣布进球有效,比赛解说员也激动的喊道,“落叶球!落叶球!”

“甄少龙踢出一脚精彩的落叶球,直接攻破了汉堡球门!”

“这是比赛的第一个进球!”

“甄少龙!甄少龙!这场汉堡德比,从一开始就非常激烈,甄少龙一直都在和马蒂森对抗,了解甄少龙的球迷,都应该庆祝,他不是那种身体对抗能力强的类型。”

“但他一直都在坚持,直到获得这次机会。他抓住了机会,用精湛的射门技术,帮助圣保利领先了汉堡!”

“这是一个伟大的进球!”

“伟大的甄少龙……”

电视解说员都用‘伟大’来形容甄少龙,圣保利上下有多兴奋就可以想象,进球来的太不容易了。

从比赛开始一开始,双方就陷入激烈的拼抢。

‘德比的气息’仿佛在开场哨声响起的一刻,就彻彻底底的迸发出来,每个球员在努力投入比赛中,努力投入和对方的对抗中。

技术,无用。

配合,无用。

每个人都用尽全力的去拼,像是‘决斗’一样的比赛,想进球实在太难了。

现在甄少龙完成了破门,每个球员都很兴奋,因为进球就证明,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进球也代表了优势,甚至是代表了胜利,是他们努力收获的成果。

场边。

圣保利替补席都冲了出来,每个人都在相互拥抱、忘情呼喊,主教练贝格曼也和助理教练来了个拥抱,“我就知道会进球!”

“关键时刻,还是要靠甄!”

“他实在太出色了!只要抓住机会,就能把球打进!”

贝格曼一边说着,也在犹豫一个问题:“你说,要不要换下甄,这种比赛,他的体能支持不住。而且,也很容易受伤……”

助理教练也犹豫了。

甄少龙对球队的意义,比单独一场比赛重要多了,哪怕是输掉了‘汉堡德比’,球队也不愿意看到甄少龙受伤。

那影响的就不是一场比赛了。

最后助理教练说道,“换人,怎么也要下半场,再看看吧!”

贝格曼点头。

另一边汉堡主帅多尔,已经紧紧皱起了眉头,比赛变成了‘肉-搏战’,倒是有心里准备的,毕竟是汉堡德比,想要正常比赛,几乎是不可能的,‘肉-搏战’也是汉堡主动带起来的,因为他们必须守住甄少龙。

赛前多尔重点交代,要守住甄少龙的点。

上一次的比赛情况,足以被汉堡上下记忆很久,‘三次被拍脸’的回忆是痛苦的,比赛中甄少龙的表现,也是相当的惊人,仿佛只要找到机会,他就能把球打进。

这样的球员防不住,后果就是汉堡进多少球,也无法赢下比赛,因为对方会进更多的球。

所以多尔派出了最信任的马蒂森。

马蒂森也做的不错,拿到一张黄牌有点危险,但他不断的和对方‘肉-搏’,带来的不仅仅是防守,还是体能的巨大消耗。

在体能消耗方面,多尔一点都不担心,因为马蒂森就是那种,体能非常充沛的球员,‘牺牲’一个马蒂森也不要紧,换来让对方体能剧烈消耗,没有任何表现也值得了。

这种做法有些‘卑鄙’,但职业足球不是无所不用其极,也会用尽手段来击败对手,拼体能实际上只是常规手段。

多尔没有想到的是,如此针对的情况下,对方还能够进球。

一个定位球。

这个球没什么好办法,马蒂森的犯规也是正常情况,他不犯规就会被对方突破,当对方靠近球门起脚,危险性就会变得非常高。

“这个十三号真是太出色了!”

多尔知道不应该怪马蒂森,实在是对方表现太好有什么办法,但理解也不能掩盖心急如焚,对其他人来说,比赛只是‘汉堡德比’,或者说是一场联赛,但汉堡排名联赛倒数第一,再输掉了‘汉堡德比’……

他是主教练。

多尔觉得应该主动递上辞呈。

————

场上。

圣保利完成了庆祝后,比赛很快重新开始。

马蒂森依旧防守甄少龙。

之前连续的对抗,马蒂森感觉浑身都疼,已经不敢小看甄少龙了,当甄少龙完成了进球,他知道自己的防守失败了。

不管防守的再成功,只要对方进球就等于是失败。

马蒂森感觉非常的郁闷,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投入到防守中。

当足球在汉堡脚下的时候,马蒂森还是感觉轻松的,因为他不用主动和对方去对抗,但马蒂森很快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

对方似乎有意贴近过来?

不对!

不是贴近!

对方是在躲避……也不对……马蒂森仔细的看也没明白对方是在干什么,只要他跑过去,对方就拉开一点距离,但不是为了接球的拉开,只是单纯的想远离他。

对方的位置也很奇怪。

一般顶在前面的锋线球员,站位不可能太靠前,因为其他队友忽然抢断、长传,站位靠前就可能会越位。

对方不同。

对方似乎没有在意位置,偶尔越位也没有注意到。

“难道是完成进球太高兴了?”马蒂森猜测着。

当足球被破坏出边线,摄像机镜头重新指向甄少龙,电视解说员看到甄少龙的位置,都犹豫着说道,“甄少龙的站位太靠前,如果这时候,后场把球传过来,他肯定会越位……”

“这大概就是经验问题了。”解说员帮忙解释一句,“甄少龙踢职业联赛的时间还很短,有时候场上就忘记注意位置,尤其足球在对方控制的时候……”

马蒂森干脆不理会甄少龙。

对方‘精神恍惚’找不好站位,对防守是有利的,另外,他也可以轻松用‘造越位’的方式完成防守。

这么想着的时候,马蒂森往前跑了一点,还朝着队友用眼神示意,队友看到甄少龙的位置,明白过来也位置前提了一些。

等过了几秒钟,甄少龙左右看了眼,仿佛才意识到位置不太好,慢悠悠的往回走了几步,一点不着急的样子,倒是也能够理解--

毕竟是汉堡在控球啊!

汉堡的攻势到禁区前沿,差一点被直接抢断,范德法特在边路,回传交给了马达维基亚,马达维基亚准备往前带,但卢兹跑过去拼抢,为了防止意外发生,马达维基亚横传转移给了中后卫孔帕尼。

孔帕尼往前看了眼,发现卢兹再冲过来。

“这个傻大个儿还真拼!”孔帕尼觉得有些好笑,就再横传转移交给马蒂森。

马蒂森的站位比甄少龙靠前近三米多,基本不可能有危险。

孔帕尼没有多想。

马蒂森也没有多想,他接到传球扫了一眼前面,就打算大脚把球踢向右前方,亚罗利姆正单独站在那里,四周并没有对方球员。

马蒂森挥起了右脚!

因为对技术的绝对自信,他都没有低头看一眼,就一脚抽了过去,甩腿到一半儿才发现不对劲,因为右脚没有碰到球。

球呢?

马蒂森下意识低头,发现球就在脚下,但因为用力的挥脚,已经无法保持好重心,结果一脚把自己甩到在地。

在全场所有人的目光中,马蒂森一脚踢空后,斜侧着身体一屁股坐倒在地。

“他在干什么?”

“这种失误?”

“哈哈哈……太好笑了!”

别说是四周看台球迷,就连主裁判,以及传球过去的孔帕尼,都不由得笑出了声,但孔帕尼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足球被马蒂森一屁股坐在了前沿。

足球受力迅速往后滚,顺着足球的方向看过去,就发现了一个圣保利球员身影。

甄少龙!

甄少龙等待多时……咳咳……不,甄少龙感到非常的意外,还露出了惊讶的表现,但惊讶没能影响他的反应,足球滚到脚下的瞬间,他就抬起右脚一个回来,随后转身一百八十度,正是朝着汉堡球门飞奔而去。

没有能阻止他!

甄少龙本来就处在越位的位置,距离最近的马蒂森,还摔在草地上处在发蒙状态中,其他后卫就孔帕尼近一些,但距离也超过十五米。

十五米什么概念?

甄少龙在原地站着不动,孔帕尼加速冲三秒都不一定跑的到,他可以轻松往前带球,快到禁区线时再来个减速。

随后再来个花样小变向,闪开跑出了大禁区,却被规则限制无法用手阻拦的门将基什施泰因,然后一脚把球踢入了空门。

当足球飞入球门的一刻,根本没人去看进球的甄少龙。

所有球迷。

所有摄像机。

所有球员。

每一个能映照景象的视线,全部都看向坐在草地上,正扶着草地起身的马蒂森。

马蒂森转头看向门将基什施泰因,露出了个僵硬到快哭出来的微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