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我的搜查一课> 第一百零二章:「再暴丑闻,天家父子终离心⑥」

我的搜查一课 第一百零二章:「再暴丑闻,天家父子终离心⑥」

  “儿臣没有做过!”

  “都到这个时候了,太子殿下还要在这跟朕玩‘死不认账’的小把戏吗。”

  “若父皇不信儿臣,儿臣便只有以死明志,向父皇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懦夫!动不动就言死,哪里还有半点储君的样子!”

  “是……儿臣确实不像一个储君,也再做不了这个储君。儿臣这便回去拟写一份自请废去太子之位的奏章,到时还请父皇大发慈悲,傅允了儿臣的奏章!”

  “逆子!”皇帝一时怒急,竟差点摔倒,好在内大臣德川及时搀扶住了他。皇帝看着跪在原地,全程无动于衷的太子,脸上的神情渐由愤怒转为失望,道:“将太子送回东宫,从即日起,关闭东宫各门,无宫内厅许可不准任何人进出东宫。即日起……停用太子一切印信。朕与此人,父子恩情绝矣。”

  “太子殿下,请吧。”德川走到太子身边将他扶起,用向他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已可以离开。

  ……

  某茶室包间中,一帮中老年人正围坐着,你看我我看你,却谁都不先开口说话。突然,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忽然拿起面前的茶杯,将茶一饮而尽道:“诸位都是竹下派的老人了,眼下咱们可以说全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这旧太子就要被废,新太子即将拥立,这咱们往后该怎么办……大伙还是一起拿个主意的好。”

  “渡边兄,兄弟我早就劝你改投礼王爷门下,别跟着那随时就要倒台的太子党一起殉葬,可你偏就不听。眼下这当口,我看也只有四个字——‘听天由命’。”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可别忘了当初是谁把你从小小的一个秘书一手提拔进众议院的,难道你当真忍心看着竹下公一手创立的竹下派从此在大和的政坛上消失吗!”

  “竹公被罢黜首辅遣返归乡都这么多年了,这什么所谓的竹下派早就已经名存实亡了。渡边兄难道就只顾念竹公一人的恩情,却将整个‘自民’的利益全都抛在脑后了吗?”

  “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什么遣返,那叫‘告老还乡’!”

  “渡边兄如此喜欢扣人的字眼,这么多年跟在太子殿下的身边,难道就从来没有劝谏过你家殿下平时要谨言慎行吗?”

  “服部!”渡边当即拍桌而起,“太子殿下尚未失宠时,你这家伙见到殿下还不是跟条狗一样!眼下太子失势,你便在此趋红踩黑,你这样的家伙还配称作是人吗?看来我今天当真不该请你来!”

  这时,一个年纪稍长的老者开口道:“渡边,你今天请我们来到底想怎么样,还是明说了好。”

  “我没什么说的。若硬要我说,那就一句话。倘若太子当真被废,那咱们这伙子当初投奔太子殿下麾下的二十多名议员,连同全国各地的二百多名同僚,只怕都少不免要收些牵连。因此若皇上执意要废太子……我等必需力保。”

  “力保?怎么保啊!”服部道,“废太子那是皇上的意思,你这家伙莫非还敢跟皇上对着干?你自己嫌命长是你自己的事,可别拖着大伙跟你一起!”

  “哎,你让他把话说完。”老者道。

  渡边继续说道:“这回幽禁太子,虽是皇上拿的主意,但这背后却少不了有奸人挑唆、暗害太子殿下。诸位请想,倘若太子当真被废,那么剩下二位殿下中……谁最有可能成为这个新太子?”

  “你是说……”老者不敢说出那人的名字,却用手指沾了沾茶水,在桌子上写出了一个「泰」字,随即又立即用手擦去。

  “没错!”渡边道,“太子如若被废,那么最有可能成为这个新太子的,便是剩下二位殿下中唯一已与王妃育有男嗣的、素有三贤王之称的启仁殿下!”此言一出,在场众人无不心中一惊。

  而然他们心中所惊的,却并不是渡边的见解,因为他的这番见解在场的诸多老狐狸心中没有哪一个是不清楚的。他们心惊的是,这个小子居然真的敢把‘那个人’的名字给说出来。

  “渡边,你可不要乱说话。”

  “晚辈岂敢乱说。”随后渡边向在场的众人说出了自己心中所认为的、能够保住太子的最佳办法。

  那就是将一切的罪责全都推到太子妃小和田氏的身上,然后请求皇上废黜太子妃。并且还对刚刚跟自己吵了一架的服部说——「届时只要礼亲王也参与进保太子的行列中,那么此事便更加好办了。」

  服部冷笑着问他:“那这对我家殿下又有什么好处呢?”

  渡边道:“保住太子,即保住了礼殿下自己。试想如果泰宫入主东宫,日后坐上大位,这朝堂之上哪里又还有礼王的位置?就算这次太子当真保不住,礼王此举,亦可示陛下以‘手足情深’,在之后的太子争夺中,亦是相当有利的。”

  听了渡边这话,服部当即道:“渡边兄这样说,就是在暗指我家殿下同样也有争储夺位之心咯?”

  “我并没有那个意思,服部兄还请不要多心。”

  “就当你没有那个意思。但是这连你都能想到的事,莫非别人就想不到?要我说还是那句话,既然事已至此,大家还是都听天由命的好。至于太子倒台后会否会牵连到‘自民’跟‘经世’,渡边兄的看法则未免太过杞人忧天了一些。既然昔日竹公遭到罢相之后竹下派可以转投东宫,为太子办事。如今太子被废,又何尝不可再转投新主呢。至于渡边兄刚才所说的,让太子自行向皇上请罪,并废黜小和田氏的太子妃位,然后再让我们这些议员们上奏附和太子,最后礼王殿下再出来向皇上求情……你这计策虽好,但只怕就连这第一条就进行不下去!”

  “服部!我看你名义上是礼王殿下的属下,实际上却只怕早已归顺泰宫一派了吧!你这样帮着泰宫说话,究竟是何居心!”

  “我究竟是在帮着谁说话,这并不重要。你想要我家礼殿下帮你们保太子,很容易啊,你只要先说服你家太子殿下,让他先把你们计划中第一条的「自请废黜太子妃」给做到了,我们礼宫派的议员自然会上褶子附和。如果连这都办不到,就想以那三寸肉舌头哄得我家殿下受你们利用,去帮你们得罪皇上跟泰王爷,那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诸位经世会的老前辈,晚辈告辞。”说罢,他连茶都没有喝一口,便推门而去了。

  不久,在场的几个老头跟中年男人也都纷纷找理由离开了茶室。

  ……

看过《我的搜查一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