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苍穹归途 > 第七十八章:局!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八章: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的搞笑,为什么要杀这些狼族,我说我不是这幅身体的原主人,而是与他做了交换,我帮他杀了这些狼族,他从此之后把身体交给我掌控,而他消失在世间,这话说出来你信?
简直搞笑,别说你可能不信,若非这就是事实,说出来老子也不信,这世间还有人会傻到这个程度,为了那么屁大点的事就来屠族,最后没那个实力屠族自己差点让人给干掉。
就为了这个然后他把身体给了我,由他常年所积累的怨念而生的我,你以为这是在唱戏还是在说书,再说了,就算你信,老子有必要告诉你,就算你长的漂亮,但别的不说,就你这样的与玄晨这小子的那个玄熙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所说不是天然之隔但也没得可比性,若是你跪下认老子为主,老子可以考虑考虑告诉你,但这可能也不现实。
想着想着,其目光不自主的落在了女子身上打量了起来,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见状,女子眉头微皱,嘴角微抽,心里骂道:玄晨这小子说的果真不错,他这怨念就是一个龌龊至极的废物!败类!看他这一幅猪哥笑,就知道脑子里想的绝对是些肮脏不堪的画面……
念至此,女子眼眸一眯,一丝怒意与杀意缓缓流动,目光一转老向身后一名黑袍人,眼中的杀意瞬间犹如实质,吓得那名黑袍人肝胆接帽,冷汗一瞬间就流了下来,在其心中已经将此刻的玄晨祖宗十八代问候了无数遍,虽然骂来骂去也只有他一个,但他就是气……而且还不能骂出来!
女子看了一眼这名黑袍人,目光便是重新落在了玄晨身上,挤出一抹微笑,道:“公子这般看着我笑,可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女子强忍着怒意,说道,但心中却同样将此刻的玄晨祖宗问候了一遍,她看着此刻的玄晨,心中已经厌恶到了极点,甚至是一刻也不想与之多呆。
但却没有办法,谁让玄晨是她计划中尤为重要的一部分,虽说没有玄晨也能成功,但那却是在她要付出一种极为惨烈的代价之下,不然想成功,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
念至此,她深吸一口气然后呼出,将心中那股要杀人的冲动压了下去,与此同时脸上那被挤出来的笑容也自然了许多。
“没有,只是觉得姑娘生的着实好看,让我一时间有些移不开眼,想要多看几眼。”玄晨微笑着说道。
呵……老娘好看这用的着你说,这要是换在从前,你敢说这种话,老娘保证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而且还是那种凉的不能在凉的那种尸体!
“公子严重了,小女子的容貌只是略微好看了一些,算不得什么的,倒是公子这容貌,怕是在这无尽山脉外的那些城镇乃至是诸国之中也是一言众生倒的存在呢。”
“姑娘严重了,不过这说的倒是真话,就小爷这相貌,不说第一,至少能出其右的也不会超过双手之数。”
一旁,众黑袍人听着二人互捧,众人顿时有些无语,想说点什么又不敢说,生怕自己突然打断二人,然后迎来一顿暴打,想到这众人也就释怀了,全当听风语,就静静的听着。
就在这时,女子突然看了看天际圆日,嘴角露出一丝异样的笑容。时间到了,老娘就不跟你废话了。
念至此,女子眼中突然流露出一抹历色,旋即轻咳一声,众黑袍人闻声会意,眼中皆是露出一抹阴狠,上前踏出几步将玄晨围了起来,手中同时出现一柄长刀。
见状,玄晨飘了一众黑袍人,随后落在女子身上,声音阴冷而深沉的说道:“姑娘这是何意?”
“何意?公子莫不是误会了,小女子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呀,让他们为护法呢,这样公子恢复伤势也能放心不是?”女子嘴角依旧带着笑,却是与之前截然不同,带着阴狠与杀意的笑。
闻言玄晨没有任何言语,目光环视一圈,最终看向一名黑袍人手中的长刀,缓缓闭目,疯狂回复自身伤势。
想杀我吗?还是说你们想杀的不是我而是玄晨那小子。想到这他心中不由得升起怒意,好你个玄晨,原来在这等着我呢!我说你小子怎么突然就主动把身体给我,就那些小狼崽子就算你无法杀绝,但跑的能力你绝对有,好!好!很好!很好啊!原来挖了个坑,等着老子跳,好小子,等老子出去绝对把你那个玄熙玩死,人人都可以玩!老子要让你死不瞑目!死了也让你盯着一片草原!
但他不知道,他的这些心中话,全让他体内最深处的一个角落之中一团逐渐变白的一团气体听的明明白白一字不漏。
只见那团气体顿时变得狂暴起来,但只有片刻便沉寂下去。
“公子,小女子帮你护法,你难道就没什么表示吗?”女子死死盯着玄晨。
“表示?”玄晨突然睁开双眼,看向一旁那被地狼血染红的土地,继续道:“这些被狼血染红的泥巴给你,可够?”
“你确定?”闻言女子眼中杀意缓缓升起。
“你也别看不起这些泥巴,这些可是被狼族强者的鲜血浸泡过的泥巴,与别的泥巴可不同,你们若是吃了,说不定能提升肉体强度,甚至是提升修为也不是不可能。”说着,玄晨的眼中故意露出一抹不舍,就像这些泥巴是他的心肝宝贝一样。
“哈哈哈哈……公子既如此说了,那小女子也没必要在与你废话了!”语落,女子手中突然出现一柄戟,戟尖指着玄晨眉间,道:“公子,这幅身体住的可还习惯?要不要小女子帮你一把,让你去跟这幅身体的原主人见面。”
闻言,玄晨眼眸微眯,眼中露出一抹惊意,“小爷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一个由主人怨念而生的意识,竟然主掌了身体,难道你就不好奇,你为什么能这么快便适应吗?你为什么会毫无阻拦的掌握了这具身体?这些想来你这个怨念也不会去想,跟何况你不过是被当做一个打手,还真以为你出来就是你主掌身体的开始?呵呵,别做梦了,你注定活不过今日!”语落,女子不给玄晨反应的机会,继续道:“起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