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汉末之并州匪政> 第三章文武纠纷,严惩军人干政

汉末之并州匪政 第三章文武纠纷,严惩军人干政

  关西文武的纠纷,与固有印象不同。是文臣主张强势干预,绝不能让曹操取得优势。而武将则不愿干预,清晰的表达了愤怒。

  这形成了一个极为恶劣的后果,军人干预了政治。所以对高顺、段文的处罚远高于文臣数倍。

  虽然张瑞清楚军人的本心并不是干预政治,只是要以血还血,但还是不能纵容这种苗头产生。若军人干政的第一次行为没有被严厉惩罚,日后这条铁律便不再是一条雷池,军人会一次次的尝试越过这条线,去干预政局。

  在与张超定下了协议的大致框架后,剩下的具体细节内容,张瑞便不再关注,交由内阁辅臣司马芝去与张超详细协商,该如何交付物资,双方如何交接郡县。

  而后张瑞则召集了麾下文武,筹措另一件大事。

  高顺、段文最近都在休假,抵达时其他人还没有到府。见到张瑞,二人恭敬的行礼,说道:“拜见太尉,恭问太尉金安。”

  张瑞继续看着手中册文,对二人完全不予理睬。片刻后对赵云吩咐道:“让其他人先在偏殿等候。”

  高顺、段文躬身行礼的姿势不敢稍动,额头上顿时浮现一层冷汗。

  作为军中重将,主公嫡系。在众人面前,主公无论如何都会照顾其颜面及权威。但若四下无人,二人都清楚必然要面对主公狂风暴雨般的训斥。

  平静了这么多天,二人可谓是倍感煎熬,显然今日就要面临主公怒火了。

  待房间里只剩下三人,张瑞愤怒的将册文砸在了桌案上,右拳重重捶案,怒喝道:“说啊!汝二人不是很能说吗?孤当初如何定下的制度?文人不得指挥军队,军人不得干预政治!”

  “啊?汝二人意气风发的豪迈呢?指点江山的慷慨呢?现在又在孤面前装聋作哑?”

  “说啊!”

  二人连忙回道:“末将知罪。”

  “知罪?孤看汝等不是知罪,而是知错!知道一切过错都是因为孤之存在,限制了汝等才能,让汝等不能出将入相。如今汝等羽翼丰满,可以尝试挑战孤之法度了!”

  二人立即推金山倒玉珠一般的跪下,重重的以头撞地,无比庄重的说道:“太尉,吾等绝不敢有此大逆不道之念。明神上帝,山川百神,其明鉴之!”

  张瑞右臂用力一挥,将桌案上堆积成山的册文扫到二人面前,说道:“自己看吧!这几日以来,十三道监察御史,六科给事中,参汝等嚣张跋扈,弄权僭越,结党营私,目无君上的奏折!”

  二人只能以头贴地,不敢申辩。都无比清楚,若非主公压着,这些内容,任何一项坐实,都不是自己罚俸三年能够抵偿的。

  毕竟是自己的嫡系,不然张瑞也不会为其压下所有御史的弹劾。给了二人一个深刻的教训,张瑞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只此一次,若下次再犯,交了印绶,回家颐养天年吧。”

  终于熬过了这场狂风暴雨,二人皆暗自深深松了口气,连忙说道:“末将必牢记于心,不敢越雷池半步。”

  “起身吧。其余十三名参与此事之将校,若在此次升迁名单,则尽皆罢黜。下一期禁军退役,将其尽皆清出军籍。”

  张瑞终究不是个残暴之人,有功将士只是被安稳退役,可以归乡安享荣华富贵。远离政治漩涡,洗净戎马征尘,对普通人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二人起身应诺,再次感受到了嫡系的优待。

  作为嫡系,最大的好处就是,哪怕君主通篇都是训斥之言,到最后的结尾也定然是允其戴罪立功,下不为例。

  而非嫡系,自始至终君主亦不会恶言相向,通常还会安慰勉励,但最后的结局却一般无比生硬,允其免职归家,颐养天年。

  私下里没有他人,二人亦不再有何顾忌,高顺坦诚的说道:“太尉,吾等并不敢干预政治。只是欲救济吕布那厮,吾等仍旧气不过。晟武在潼关死的何其凄惨,其死前该何等痛苦?吕布与吾等有血海深仇啊!”

  张瑞伸出手指,感受着桌案上一刻一划留下的痕迹。这是自己听闻晟武死讯后亲手刻下的字迹:“吕布残虐,不得其死!”深深的痕迹,可见其中恨意。

  张瑞说道:“晟武之仇,孤不敢稍忘。必令吕布亲身感受晟武死前绝望!”

  “只是如贾阁辅所言,既然吕布早晚必死,孤何必急于一时?先杀曹操与先杀吕布,对吾等有何区别?”

  这也是文官的主张,一人之仇,如何能比得上兖州数十万百姓性命?让曹操占据兖州,对关西有百害而无一利。

  不要看吕布是个关西猛将,但其心不如曹操狠辣。不敢得罪兖州豪强,这就注定了他对兖州的统治流于表面。无根之木,一战可擒。

  而曹操不同,他是真的敢屠戮豪强,切实掌控户籍。而且让曹操占据了兖州,且不提有多少百姓被屠杀,仅大量百姓被当作军粮这一点,就让人不能忍受。

  且在战略上,曹操占据兖州将与袁绍守望相助,组成联军,一同攻打关西。

  这种局面,恐怕是任何穿越者都不想面对的。去与汉末最强大的两大诸侯袁绍、曹操组成的联军作战。张瑞恐怕要重演赤壁之战的惨淡结局。

  文官并非不为晟武报仇,只是主张暂缓半年左右,在合力击破曹操这个屠杀近百万人的屠夫之后,再去进攻吕布。

  对于魏武帝曹操,张瑞比对任何人都重视。不惜使出十二分精力。

  兖州之战,是曹操最虚弱的时刻。

  击败吕布之后的曹操,一直坐拥大军,无任何后顾之忧。到时候,张瑞就要与全盛的曹操打一场中原会战了。

  所以张瑞坚定支持了文官的提议。此时,张瑞身上的诸侯特质,明显压过了张瑞的人性。

  个人情感,快意恩仇,热血冲动,在皇图霸业面前,都要靠后。

  曹操为了霸业能善待有杀子之仇的张绣,张瑞没有曹操那种胸襟,只能做到将向吕布报仇的时间往后推延半年。

看过《汉末之并州匪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