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八章 七世

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八章 七世

  俊杰家的很温柔,她跟别人说话,都是吴侬软语。

  俊杰家的很凶,她跟后良说话,总是扯着嗓子。

  这让村民总是在她背后指指点点,说她不懂得尊重神树。

  唯有后良与后俊生,知道她为何如此。

  那一日,他与后俊生查探自己肉体资质,结果证明没有灵根。

  “这一世肉身,无用了。”

  后良叹息着说完,扭过头,便看到俊杰家的瞪大双眼,泪水婆娑。

  从那一日后,俊杰家的,终日以泪洗面。

  而后良,在无数次生死徘徊间,总能看到那双瞪得滚圆的眼睛。

  那眼睛里有惊恐、有慌乱、有无助。

  唯独,没有恨意。

  “如果我自杀,魂归桃树,你……会恨我么?”

  那一日,后良忍不住问出这个残忍的问题。

  “怎么会,你是我儿子,我怎么会恨你。”

  俊杰家的用红肿的双眼看着他,摸着他的头,温柔疼爱的说着。

  她摸向后良右耳的手,忽然用力一抓,双指一捏,手腕一扭。

  “你说,你想怎么死?”

  “来,就今天,我掐死你得了。”

  “你不是想死么?你死啊,我看你死不死。”

  “疼疼疼……”

  “真疼、真疼、真疼……”

  “不死了,不死了,我真不死了……”

  ……

  那是俊杰家的,第一次扭后良耳朵。

  那天过后,好多人踏上俊杰家,为后良讨说法。

  便是后俊生,也带着怒气而来。

  但所有人,都被后良拦住了。

  听着俊杰家的在草泥屋内,撒泼打滚的哭闹,后良长叹一声。

  “我们的事,我自己解决,你们,都别插手。”

  从那一日后,日子就变成这样了。

  俊杰家的,把话语幻化成长鞭,死死的拴住后良。

  每隔几分钟,后良便能听到俊杰家的呼唤声:

  “后良啊,到娘这来。”

  “后良,饿不饿?吃奶了。”

  “兔崽子,又跑哪去了,快滚回来。”

  “河边危险,以后不许去。”

  “又在那看热闹,打打闹闹的,多危险。”

  ……

  碎碎念啊,碎碎念。

  这话语就像紧箍咒,无数次把后良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他也想狠心一死,奈何心中柔弱,不舍俊杰家的落泪。

  “刁蛮恶妇,欺负老实人,欺负老实人啊。”

  这几乎成了后良的口头禅,伴着他成长,伴着他变老。

  俊杰家的特别耐活,她高寿九十有四,后良便也生生活到七十有五。

  “娘要死了,娘不求你在娘死后,依然活着,娘只有一个愿望。”

  老态龙钟的俊杰家的,用瘦骨嶙嶙的手,握着后良瘦骨嶙嶙的手。

  “你叫一声娘,就一声,只一声,娘就安心了,好不好?”

  望着那混沌的双眼,后良几次张口,却吐不出那个字。

  “娘……娘不行了,娘……娘心疼……”

  俊杰家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双眼缓缓闭上,口鼻间再无呼吸。

  “娘,我叫娘了,好不好?”

  后良握紧俊杰家的双手,落泪说道。

  “好,娘听到了,娘听到了。”

  俊杰家的睁开眼,褶皱挤在一起,像是盛开的菊花。

  “你……没事?”

  “娘怎么能有事呢,娘还要再陪你几年。”

  于是,又是两年的等待。

  七十有七的后良,每日都阴沉着脸,终于在这一天,送走了俊杰家的。

  把俊杰家的灵魂送上魂花后,他便迫不及待的把自己活埋了。

  他要痛苦的死,以此惩戒自己的心软。

  那一日,俊杰家的在魂花中哭的昏天暗地,但后良什么都不知道。

  他于第二日苏醒,重生与桃树之中。

  “后良啊,你可心疼死娘了,我的后良啊。”

  俊杰家的游魂,生生不息的哭嚎着。

  “闭嘴,树神刚刚回归,让他休息一阵。”

  后媪怒斥,俊杰家的立刻闭嘴,讷讷不敢言。

  后良长出一口气,可算有人能惩治这个刁蛮恶妇了。

  重归树体的他,没有立刻转生,而是休息了一年。

  灵魂,也是一种能量。

  辗转之间,总会有损耗,后良能感受到转生对灵魂的伤害,因此他不敢立刻再次转生。

  这一年时间,后良也没闲着,他开始寻找下一世的肉体。

  有了第一次经验,他赶忙与村民约法三章。

  转生,只是借体,不存在母子关系。

  不得以肉体关系,约束他。

  更不准,一哭二闹三上吊。

  愿意的,自己报名,不愿意的,他不强求。

  好在村民中识大义者不少,六成都参与报名。

  而后良在修整好后,便迫不及待的再次转世。

  第二世,他依旧没有灵根,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了结自己的生命。

  “疼……”

  魂归桃树,后良立刻感受到灵魂上的痛楚。

  回归的太快,让他灵魂承受太大的伤害,无奈下,他只能养魂数十年,才再次转生。

  等待、出生、成长、测试。

  没有灵根,养魂调息,死亡回归。

  后良进入这样一个循环,一次次,一回回。

  ------------------------------------

  小溪源头,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相对而坐。

  他们的面前,小火炉上煮着酒,蒸腾着冒着热气。

  “筑基三境,寿五百年,你还有三百年好活?”

  略小的身影,第三次转生的后良,倾倒酒盏说着。

  “差不多。”

  后俊生拿起酒杯,猛嘬一口,放下应道。

  “下山,寻一宗门,习得后续功法,不好么?”

  后良眉头皱起,端起酒杯轻抿。

  “等您老下一世测试后,我就下山,再等等,不急。”

  后良略作思索后颔首,道:“也好,我这一世准备推广学堂,也需要帮手。”

  “那我更要留下了。”

  后俊生兴奋的应道。

  ……

  庭楼之上,第四世后良轻慢煮茶。

  “我这一世还小,你快些下山,快些回来,正好赶上我下一世出生,如何?”

  坐在他对面的后俊生,眉宇间并无急切之色。

  “你这一世要推广强身健体之法,这个我有经验,等您老下一世转生后,我再走,不急,不急。”

  后良皱皱眉,没有说话,算是应下。

  ……

  田间地头,第五世后良指导村民培育良种。

  间歇,他扭头望向桃树下端坐的后俊生,眉宇间尽是不爽。

  这老头子,太过固执,无论怎么劝,就是不下山。

  亦如当年,他冒险出山,查看山鬼穴一般,执拗的让人讨厌。

  而他这一次给出的理由也无可反驳:“山鬼肆掠,不能轻离。”

  ……

  桃树之下,第六世后良为受伤的母狼包扎伤口。

  母狼呜咽,似有灵智一般感谢着后良。

  “狼啊狼,你尚且知道死里求生,而有些老东西,一心求死啊。”

  后良说着,目光不满的瞥了一眼端坐树下的后俊生。

  此时的他,发鬓斑白。

  忽然,山谷入口处有山鬼冲出,后俊生双眼猛然睁开,有草绿色戾芒从他眼中一闪而过。

  “山鬼,还敢来?”

  他怒喝一声,飞身斩向山鬼。

  ……

  山谷入口,后俊生一人独战八只凶戾山鬼。

  一柄桃木剑,让他舞得虎虎生风,八只山鬼,不能近身。

  第七世后良蹲在战场不远处,质问连连。

  “后俊生,你已经被我革职了。”

  “山谷不准你入,村落不准你回。”

  “你不下山,在这里逗弄山鬼,做什么?”

  面对后良的质问,须发皆白的后俊生神色淡然。

  “我不入山谷,只在这里起居,不曾妨碍神树。”

  “若神树觉得我碍眼,我去外面瀑布下蹲着。”

  后良起身跺脚,怒斥道:“好话赖话,你都听不进去是不是?”

  “神树转生,需要山鬼,村庄安全,需要守护,不是我不听,实在是心系家园,下山……心难安。”

  “只望神树,不要怪罪。”

  后良怒哼一声,转身离开,找地方死去了。

看过《我真的斩了天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