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十二章 一剑封神

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十二章 一剑封神

  铜棺虚影,浮于山脉之上。

  后良骑着巨狼,登高远望。

  透过望远镜,可清晰看到铜棺上雕琢的万里山河。

  那山河颇为立体,凝望久了,有身陷其中的错觉。

  此时李剑白正护着左青虹与这铜棺对峙,而左青虹,已陷入昏厥。

  这一切的源头,始于后良告知李剑白山鬼溶洞所在,李剑白便带着左青虹去斩山鬼,为诛邪剑开光。

  谁想到只盏茶间,李剑白便带着昏厥的左青虹破开山壁冲出,青铜巨棺虚影紧随其后。

  此时二者对峙,后良是完全摸不清头脑,只是看李剑白状态,似乎不占上风。

  元婴期大能,居然也斗不过山鬼溶洞中的存在?

  若不是山谷中村民太多,眼前二者又在出口之上,后良早就让大家收拾东西撤了。

  奈何退路被封,后良只能让人组织村民,躲到山谷最深处。

  “此处……不是久留之地。”

  后良思索着,忍不住拍拍巨狼,让她也退一退,离战场远一些。

  巨狼正要后撤,忽有声音响于天际,伴着浓浓雷音,摄人心神。

  “此女有仙脉,当为我躯。”

  话落,一道金色光影从青铜巨棺中闪现出来,奔着昏厥的左青虹而去。

  “敕神,尔敢!?”

  李剑白怒喝一声,手指似剑,向那金光一指。

  他脚下飞剑“嗖”的一声,似慢实快的刺向金光。

  “啊。”

  金光中传来短促叫声,随后退入铜棺虚影。

  “逆天而行,不怕天雷诛你?”

  声音已带怒意,李剑白凌然站于虚空,抿着双唇,闭口不语。

  “好,好,好,今日我先诛你,再夺仙躯。”

  话落,山脉震荡起来,巨狼连连换位,才没随着散落巨石掉落山谷。

  而那被李剑白劈开的山体,裂的更加彻底,不多时便有一实体铜棺显现出来。

  山体震荡,天地轰鸣。

  忽有仙音响起,时而轻柔如春风拂柳,时而激昂如江山战场。

  后良瞥了那铜棺一眼,便觉灵魂都要被铜棺上的山河吸引过去,赶忙扭头,不敢细看。

  “囚囚的仙躯,不能给你。”

  李剑白的声音响起,坚定不移。

  “凭你?”

  铜棺虚影与实体融合,声音中充斥高傲。

  “不。”

  李剑白摇摇头,伸手摊开手掌,飞剑“啪”的一声,被他握在手中。

  “凭剑。”

  青铜巨棺微微沉默,但随后棺材盖缓缓张开,似有什么人要从里面出来。

  后良忍不住瞥了一眼,正看到一只玉足从缝隙间伸出,玉足上还有红绳穿着一个金色铃铛。

  “铃铃铃……”

  铃声响彻天地,后良的目光逐渐变得呆滞,灵魂急速的衰弱,似是要奉献一切,给那玉足主人。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李剑白忽然感叹,后良打了一个哆嗦,惊醒过来。

  他急忙拍拍巨狼,让她后退,继续远离战场。

  巨狼口中发着“呜呜”声,谨慎的向后退却。

  后良把目光望向李剑白,不敢再看铜棺一眼。

  感叹后的李剑白,并没有用什么经天纬地的招式,而是缓缓把躺在诛邪上的左青虹,移到他的身前。

  甚至又向前推了一下,主动让左青虹迎了上去。

  后良用余光看到,一道金色身影,在响彻天地的铃声中,缓缓与左青虹合二为一。

  “这……”

  后良心中充斥着疑惑,不明白李剑白的操作。

  “原来你也是怕天谴的……咯咯咯……”

  那声音再次响起,没了高傲,反而带着娇笑。

  后良拿起望远镜,打量李剑白的脸色。

  只见他脸上眼中,尽是无奈。

  但随后,他眉头一拧。

  就在这一瞬间,天地定格了。

  巨狼定在后退的路上,倾倒的山石凌空悬立,飞鸟如挂件般横在空中……一切的一切,都如画一般,唯有李剑白的黑发,在后良的眼中飞快变白。

  只一瞬间,他便苍老的不像样子。

  “你……你是那个斩了轮回……”

  惊恐的话语还未说完,李剑白动了。

  他向前迈步,走出后良望远镜中的视线,右手挥剑向前一刺。

  普通的一刺,就像一个拿着木剑的孩童,学着大人一般随意的刺出一剑。

  然后,静止的巨狼变成了一柄剑,悬空的巨石变成了一柄剑,天空的飞鸟变成了一柄剑。

  山峦大地,红霞青天,全部化为一柄剑。

  甚至后良,也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柄剑。

  所有的“剑”,在这一瞬间刺向左青虹……更确切的说,是刺入左青虹的肉体,刺入金色光影。

  “你怎么敢?我可是天道所选,敕为神魂,你……”

  声音戛然而止,一切瞬间恢复正常。

  巨狼继续后退,山石继续掉落,飞鸟继续翱翔。

  山河流转,晚霞流动,万事万物重返自然。

  只有李剑白,中年模样的他,此时已经化为一个耄耋老人。

  他伸手揽过女儿,又把飞剑插回剑鞘,拉过青铜巨棺,凌空走下山谷。

  后良拍拍巨狼,让她跟着下去。

  “刚刚……”

  “当做没看见最好。”

  李剑白摇摇头,伸手指了指天:“祂看得到。”

  后良闭嘴,疑惑的向天上看了一眼,却终究不明所以。

  “死了?”

  忍不住好奇,他还是问了一嘴。

  “没,封印而已,只要我还活着,囚囚便无事。”

  李剑白伸手摸了摸囚囚的头,眼中满是慈爱。

  后良颔首,却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

  “师父,您的境界……”

  后无常走过来,望着李剑青一脸的惊讶。

  “金丹期,又退步了。”

  李剑白苦笑着说完,又望向昏迷的左青虹:“是要找个办法,延续寿元了。”

  后良和后无常沉默以对,李剑白苦恼的问题,不是他们能给出答案的。

  “我要去鬼域走一遭,寻一些延寿的法门。”

  李剑白目光望向后良,却伸手拍了拍后无常的肩膀:“他不适合当村长,换个人管事吧,让他专心修炼。”

  后良自然答应下来,李剑白便拉着后无常到一边,嘱咐他功法上的事情。

  好一阵后,李剑白挥手与众人告别。

  他收了铜棺,抱着女儿,踏着飞剑,洒然离去。

  后良让人组织村民重新回到村落,安排人收拾倒塌的房屋,很是忙活了一阵。

  待得一切落定,又要考虑村长的问题。

  管理型人才不少,可挑选一个满意的,却也麻烦。

  “你只管修炼,村子里的事,你暂时不用管了。”

  面对后良的吩咐,后无常倔强的摇头。

看过《我真的斩了天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