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四章 苦舟怨海 何以渡人

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四章 苦舟怨海 何以渡人

  幽黑的魂魄在肌肤上游走,森冷的气息让后良稚嫩的身体冷颤连连。

  不理会生理上的反应,后良只是遵循着功法中的要诀,不停的打碎魂魄,使其融入皮肤。

  这是祖魂宗功法【极魂炼体】的奥义所在,亦是后良这半年修炼的主要功法。

  待得魂魄在身体上盘旋一圈,后良睁开双眼,把残破的魂魄凝聚在手掌中,缓缓放入不远处的魂花之中。

  “呜。”

  魂魄发出一声痛苦却轻微的哀嚎,后良忍不住仔细打量一眼。

  “半个月?或是更短?”

  他说的,是这灵魂的使用期限。

  半年的修炼,这灵魂早就残缺不全。

  以后良的经验判断,即便这灵魂有机会转世,也未必能再酝酿出神智。

  “此魂灭后,炼皮算是完成,之后是肉、筋、骨、血、髓,然后是五脏六腑,这其中需要魂魄数量极大,而宗门只为记名弟子提供三朵魂花,要早做打算。”

  口中说着,后良的目光忍不住西望,那是桃花源所在。

  他想得到灵魂,只能通过桃花源,那里的桃树树体上,依旧有一些山鬼魂魄。

  虽说山鬼魂魄不如人类魂魄修炼起来舒服,可目前也只有这一个选择。

  想要让宗门提供更多魂花,以他一个记名弟子的身份,想也不要想。

  即便是内门弟子,也只多了三朵而已,想来被无限供应的,也就只有真传弟子。

  “先把宗门的三朵魂花用完,然后回去一趟。”

  心中做了打算,后良小心收起魂花,随后推门而出。

  负责照顾自己,兼着生孩子重任的度娘,早已准备好饭菜。

  “吃了饭,我要去藏书阁,可能回来晚点,你自己先睡。”

  吃着饭,后良轻声说道。

  “要留夜宵么?”

  度娘糯糯的问道。

  “留。”

  说完这句话,二人便再无交流,只是安静的吃饭。

  饭后,后良直接出了院落,拿出记名弟子腰牌向天上一挥。

  天空有黑雾凝聚,落下后拖着后良,飞上天空。

  到了九祖山巅,落地后,后良直奔藏书阁。

  藏书阁很大,内里书籍盈架、卷帙浩繁。

  后良对这里非常熟悉,并不观看一楼前人的修炼笔记,而是直奔二楼游历类书籍所在。

  穿过一排排书架,直至二层最深处,方才停下脚步。

  略作寻找,后良便从书架中拿出一本厚重书籍,当即翻到上次留有印记处,继续观看起来:

  我所猜测,祖魂宗曾有契约招魂树之事,并非发于臆想。

  纵观宗门功法,只需略作调整,便可达成修士与魂魄之共生。

  然,历史浩渺,往事如烟,真相无从追查,师尊亦不支持,师兄弟只嗤笑我呆傻。

  行路难,行路难,苦舟怨海,何以渡人?何以自渡?

  我不知,但,我愿做那痴傻儿郎。

  极魂炼体,皮、肉、筋、骨、血、髓,是必须消耗魂魄的。

  但,五脏六腑之修炼,我认为可噬,亦可养。

  我将以身试法,拼得魂死道消,亦不悔……

  后良专注的看着书籍,夕阳西沉,油灯点燃他也不曾在意。

  就这般僵直着站立到深夜,在轻咳声中被惊醒。

  “啊,九长老。”

  后良惊讶的望向提着油灯的九长老,赶忙躬身。

  “无碍,我也是过来找本书,正好看到你在这里。”

  九长老温和的笑着说道,目光扫过后良手上书籍。

  “这书放错地方了,这是修炼笔记,应该放在一楼。”

  后良收起心中惊诧,举了举手中书籍道。

  “可不敢放在一层,那不知要祸害多少弟子。”

  九长老做出一个恐慌的表情,随后又温和的笑着指了指书籍,道,“感觉如何?”

  问的很随意,后良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这书自然是好的,否则后良不至于发现这本书后,便苦读不倦。

  可这书究竟是内容好,还是那写书之人的大气魄、大胸怀好,后良不好判断。

  毕竟这书中内容,与师兄讲解的修炼方式相左,貌似有些……离经叛道。

  “放心大胆的说,咱们九祖山这一脉,最是开明。”

  九长老一张圆脸上满是笑容,鼓励着说道。

  后良点点头,整理一下思路,便开口道:“我还没看完,不知这位前辈结果如何,但只以看过的内容来说,写这书的前辈,有大气魄、大胸怀……还有大毅力,我敬佩他。”

  九长老连连颔首,眼中充斥着肯定之色。

  “修炼方法呢?你怎么看?”

  “我看得懂,但不知对错。”

  后良实话实说,苦笑着举了举书籍,“我炼皮还没修炼好。”

  九长老点点头,捻着胡须思考一番后,右手向上一撩,一道魂影出现在身旁。

  “去拿【心神断魂法诀】玉简给我。”

  那魂影盈盈一拜,便飘然去了三楼。

  “这书中对功法的改变,起于炼七体的五脏六腑之处,你若是有心于此,那玉简对你倒是有些帮助,你若是无心于此,那玉简中内容,对你将来也多有益处。”

  九长老说话间,魂影已经拿着一个玉简飞了过来。

  接过玉简,九长老把玉简给了后良。

  “这玉简的事情,你知我知,不要张扬。”

  后良赶忙双手接过,并保证会谨守秘密。

  九长老的圆脸上露出赞赏的笑容,随后迈步离开,后良躬身相送。

  不想走了几步的九长老忽然停住,回过头问道:“那日闯仙途,你为何帮李忱?”

  后良一愣,随后心中一惊。

  这九长老,居然从入宗门的时候便关注自己了,难道自己身份有所暴露?

  “我那时觉得自己入内门无望,不如帮着李忱上一个台阶。”

  压着心慌,后良尽量平静的继续说道,“多个朋友多条路,总好过一个人,在宗门中孤孤零零的。”

  九长老好似没有发现后良异样,颔首道:“聪明的孩子。”

  话落,九长老飘然而去,独留后良心中打鼓。

  就这般僵站了好一阵,后良才长出一口气后,放回书籍拿好玉简,转身离开。

  他却不知自己踏上黑雾离开时,九长老就站在三楼窗口望着他,目光颇为深邃。

  “心神断魂,金丹期的手段,你就这么看好他?”

  九长老身旁的魂影,疑惑的问道。

  “总觉得有点不同。”

  九长老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心口,“这里告诉我的。”

  “心鬼都死了多少年了,他能告诉你什么?”

  九长老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捏动起胡须。

看过《我真的斩了天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