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九章 四十有五 苟心难安

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九章 四十有五 苟心难安

  后良躺在床上,双眼出神的望着破败的屋顶。

  这是度娘的家,洗漱过后,他已经准备休息了。

  度娘没有进来,他便也没睡去,依旧有些浑噩的思索着一些杂乱的问题。

  “咯吱。”

  房门打开,一道身影借着月光爬上床。

  后良习惯性的伸手一揽……

  “你是谁?”

  后良惊起,望着眼前暴露又丰满的女人质问道。

  “是……是度娘妹子让我来的……我……她……”

  女子语无伦次,神色慌张。

  “是我让她来的。”

  度娘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一张小脸上,满是倔强。

  “你这是做什么?”

  后良不解的问道。

  “你不碰我,今天车上,你明明动了情,也不碰我,那一定是不喜欢我,我就找了春娘,我想着……你可能喜欢李忱婆娘那……”

  度娘梨花带雨,后良有些心疼,只是这话越来越不靠谱了。

  “闭嘴。”

  苦笑着阻止了她说下去,长叹一声,向春娘摆摆手让她出去。

  拉过度娘上床,后良想解释,可看这小姑娘委屈样子,喟然一叹。

  万千言语,也解释不清啊。

  “天黑了,睡觉吧。”

  后良轻声说着,却缓缓伸出双手……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

  小姑娘长大了,虽然走路姿势有些别扭,但她显得很开心。

  她跟母亲弟弟告别,小声的嘱咐着一些事情。

  后良默默的站在一边,脸上挂着微笑,目光有些宠溺的望着度娘。

  一夜春风,倒是吹走了他心中沉重。

  他无法改变世界,便只能顺应这个世界去生活,亦如前世一般。

  “我们走吧。”

  告别了母亲和弟弟,度娘来到后良身边,羞涩的说道。

  后良颔首,伸手握住她的小手,携手向村外走去。

  眼看走出村庄,突兀的遇到几名杂役弟子,他们远远便向后良行礼。

  后良颔首,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其中一人手上拿着的斩首刀。

  度娘的手传来阵阵颤栗,后良把另一只手覆在她的手上,用力握了握。

  “你先去村外马车上等我。”

  度娘乖巧的绕过几人,小跑着离开。

  “不知巡游使在这里,我等孟浪了。”

  主事之人走上前,再次向后良拱手。

  “无妨,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面对后良的询问,主事之人神色如常道:“村中有长者年寿到了,正该上魂花中候着,我们这是请他们去招魂树下走一朝。”

  后良张张嘴,却一时无言以对。

  “我等不打扰巡游使了。”

  这人拱拱手,便要跟后良错身而过。

  “寿……寿几何?”

  后良声音忽然有些沙哑,但他还是询问出来。

  那人微微错愕,随后便立刻解释:“寿四十有五,有案牍记录,我等不敢有私。”

  后良木然的点点头,又摆摆手让这人去办事。

  等他们进了村子,后良也迈步向外走,可走了几步,终究还是停下脚步回望。

  此时村子里已经传来嘈杂声,不多时更是有哭嚎声响起。

  后良咽下一口吐沫,忽然觉得嘴干的很。

  想要迈步去马车上喝水,却又踌躇着没有离开。

  这么呆站了一会,便看到一群人走了出来。

  他们身后,跟着几人,具是被长绳捆绑着双手,攒成一串。

  在后方,有哭喊的村民,被拿着斩首刀的壮汉阻拦,不敢近前。

  后良看到昨晚见过的春娘,此时已经哭成泪人,不停的呼喊着“娘啊”,声嘶力竭。

  这些人见到后良没有离开,又上前见礼,询问他是否有事。

  后良精神有些恍惚,张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却只是叹息一声,摆摆手,让他们先走。

  杂役弟子走过,将死之人走过,最后就连村民也从他身边走过。

  春娘经过他的时候,后良微微低着头,心中却也有些期盼。

  他期盼着春娘喊他,这样他便有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哪怕救下一人,他苟心也就安生了。

  可春娘没有叫他,甚至没有看他。

  就仿佛春娘的哭喊,只是一个形式,她的内心,并不曾觉得这是一件可以挽救的事情。

  “呼。”

  长出一口气,后良扭头换了一个方向走出村落,又绕了一大圈来到马车旁。

  此时村口只有一些村民的哭嚎余韵,拿人的人,和被拿的人,早已不在。

  “怎么偏生就是今天。”

  上了马车,后良忍不住抱怨。

  昨夜一晚鱼龙舞,他已然看开这一切,定了心当一个作壁上观的君子。

  怎奈何早上这一幕……

  “哎……”

  “夫君不必叹息,这都是魂豕的命。”

  度娘跪坐在后良身旁,搂着他的头,安慰着他说道。

  “我的老家,有一种鸟。”

  后良把头枕在度娘怀中,闷声说道。

  “丈高,脖颈如蛇,头小,短而扁平,不可飞,生有二趾,奔跑如风,可偏偏每遇强敌,便把头藏进泥沙之中,以遮双目,以不见应万变。”

  度娘开始还认真的听着,听到后面,赶忙松开双臂。

  后良就势抬起头,眼中带着感怀。

  “这鸟叫鸵鸟,我又听人说,它们不曾如此,只是人要如此,便借鸵鸟之名,隐喻而已。”

  “夫君……”

  后良抬手,阻止了她的言语。

  “我明白,我都明白的,只是……苟心难安。”

  车厢陷入沉默,唯有马车行走间,缝隙挤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巡游使,到魂豕村庄了。”

  马车外,车夫的声音响起。

  “绕着村子走一圈,便当看过了吧。”

  后良的声音依旧有气无力,外面的车夫应了一声,便照着他的安排去办。

  就这么转了一圈,又向着下一个村落而去。

  下面一个村庄依旧如故,后良都不曾下车,直至绕完了最后一个村庄,马车终于走上归途。

  “做点什么吧,可能不多,但总要做的。”

  后良忽然开口,度娘望向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四十有五,这是我改变不了的,可饥饿、脏乱、清苦,总是我能管的。”

  后良似是在对度娘说,又似是对自己说。

  “公子刚被那白朴连累,如今再……公子,还是小心为上。”

  度娘担忧的望着后良,轻声的劝说着。

  后良握住她的手,在上面轻拍两下,示意她不要担心。

  沉默里一阵,终究还是开口:“不做点什么,实难心安。”

  度娘没有再劝说,后良脸上的纠结犹豫,她又怎会看不到呢。

  “只是公子要小心些,我等魂豕生死不重要,公子前途才是最要紧的。”

  后良点点头,搂过她,在她额头上狠狠亲了一口。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搂住度娘。

  仿佛在这个冰冷的世界,只有彼此相互依偎,才能取暖。

看过《我真的斩了天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