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十二章 叫我谷师叔

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十二章 叫我谷师叔

  后良走进屋子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哪怕是见到白皮,他心中依旧充斥着疑惑。

  “杂役弟子后良,你可知错?”

  站在下首的釜山执事,劈头盖脸的向后良问道。

  “弟子并不知错。”

  后良先是对上方端坐的修士拱手,随后答道。

  “哼,无知之徒。”

  釜山执事甩了甩衣袖,望向上首修士,道:“师叔,我检举后良用下品灵石贿赂我一事。”

  那修士听了釜山执事的话,点点头把目光望向后良,等他答话。

  后良则一脸讶色,无辜道:“师兄,你与白朴仇怨,与我确无关系,何必这般空口白牙的诬陷于我?”

  釜山执事听了他这话,比他还要惊讶。

  “你敢不认?”

  后良只是无辜摇头,并不答话。

  “那一日,你要外出领取魂花,我没让……”

  “师兄为何不让?”

  后良突然插话,打断道。

  “我……我自有我的考量。”

  釜山执事怯怯的望了端坐在上位的修士一眼,见他眉头皱起,赶忙继续说道,“那日我没许你,你便拿出灵石贿赂我。”

  “荒谬。”

  后良奋力跺脚,“我照顾那招魂树,一个月才一颗下品灵石,怎能轻易舍弃。”

  “可你确实把灵石拿出来了啊。”

  “我那是把灵石压在你这,免得你怕我逃了。”

  “你……”

  釜山执事气结,一时竟无话可说。

  后良只是挺着无辜脸,这事他是打死都不会认。

  拿人拿脏,捉人捉双。

  你釜山执事胡思乱想,关我后良什么事。

  “他有跟你说过行贿的事情么?”

  上位修士开口,釜山执事支支吾吾,却是没敢扯谎。

  后良摇杆笔直,他当时确实想行贿,可他话还没出口就被拒绝了。

  若是釜山执事敢撒谎,他就敢敲天钟,不行咱们就搜魂,看看谁说谎。

  “好,不说这事,可还有别的事情?”

  那修士见釜山执事不说话,也就明白了,便又向他问道。

  “白皮,状告后良的是你,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说。”

  釜山执事见自己言语落了下风,便不准备自己再说,把话头留给白皮。

  白皮狠狠的点头,事已至此,他也没得选了。

  “禀报大人,他后良虽然担着巡游使的事务,却不安规矩办事。”

  “他入村,不看村册,也从未核对过村册。”

  “巡游心得也从未曾整理成册,上报杂役执事。”

  “最无耻的是,他与魂豕有染。”

  白皮说完话,双目愤恨的望向后良,正看到后良惊奇的看着他。

  核对村册、整理心得什么的且先不说,与魂豕有染,这是什么鬼?

  鬼域的道德底线,已经这么高了?

  “那些龌龊事,说来作甚?”

  上首的修士不满的呵斥白皮一句,又把目光望向后良,“这两条罪证,你怎么应答。”

  后良略作沉思,后拱手道:“请师叔让人取来村册,及我家中所记心得,以此佐证。”

  听了后良家中有心得笔记,白皮眼中闪过惊慌。

  可想到后良确实不曾见过村册,他便又有了底气。

  上首修士摆摆手,自然有人去取这两样东西,屋子里一时无言。

  不久后,便有人送来两个本子。

  “此村册,你见过?与村民核对过么?”

  上首修士拿起村册,随意翻看几眼后望向后良。

  白皮已经面带微笑,他觉得自己赢定了。

  “看过。”

  后良一句话,便让他面容僵住。

  “不可能,每次你去村子我都跟着,你根本没看过。”

  后良看着他,点头道:“我确实不曾在村子里看过。”

  众人都疑惑的望向他。

  “村册一式两份,一份在村中,一份在杂役执事手中。

  为了方便我管理,杂役执事把他手中的村册给了我,而我,早已把村册众人名字,全部记忆在脑海中。”

  后良拱手,请求上首修士把村册给他。

  拿过村册,他随手翻开一页,指着上面第一个名字。

  “这个人受了风寒,前两天的事情。”

  手指向下,落在第二个名字上。

  “这个人媳妇最近怀孕了,他想要个儿子,因为之前的都是女儿。”

  手指继续向下,点在第三个名字上。

  “这个死了,种地的时候被山狼吃了,我的心得上有写,希望修士帮忙驱逐田野附近的野兽。”

  一个个名字指下去,每一个后良都能说出所以然来。

  “不可能,你幽冥识海还没开,怎么记得住这些名字、这些人、这些事?

  一定是骗我,你一定是骗我。”

  白皮疯狂的嘶吼,惹来上首修士的不满。

  他伸手向他一指,一道魂影咆哮着冲向白皮,一瞬间把他扑倒在地,吓得他不敢言语。

  “你,拿着村册去问问,是不是这个情况。”

  上首修士点了一个杂役,目光转而望向釜山修士,眼眸中已经有了责备之意。

  这哪是玩忽职守,这明明是恪尽职守。

  便是这样的弟子,也要被冤枉,那宗门内的人,还要不要做事了?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那眼神,还是吓得釜山执事打了一个冷颤。

  “等消息这一会,我看看你的心得。”

  上首修士说完,便低下头观看起来。

  他看书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在不停的翻页,但无人觉得他是敷衍。

  能被他们这些弟子称为师叔的,除了那些辈分特别高的,便只有金丹期修士了。

  而眼前这位,恰好就是金丹期修士。

  金丹期修士神识强大无比,一目千行,不在话下。

  不一会,他便把所后良的心得笔记翻了个通透。

  微微闭眼思索一阵,再次睁开眼,他直接望向后良:“这里所说,精气神俱佳的魂豕,死亡后产生的魂魄魂力更强,可是真的?”

  “是。”

  后良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个发现,源于我对入职后出现的魂魄,进行了对比。”

  他请示上前说话,在得到允许后来到上首修士身边。

  “唰唰唰……”

  翻阅一阵,后良找到自己制作的表格。

  “把魂力十分,我入职前期的魂魄,魂力明显偏低,多在四、五左右。”

  后良翻了一页,来到后面的表格处。

  “后期改变居住环境,加强乐观、积极的心理教育后,魂力有明显提升,大多在六、七数值。”

  上首修士不停颔首,细听后良解释后,认真道:“若此为真,你有大功于宗门。”

  听了这话,后良后退,躬身行礼。

  “敢请师叔去招魂树处,一一对比,后良若有谎言,甘愿受罚。”

  对于后良攀交情的叫法,上首修士并不反对,他反而笑着起身,亲自扶起后良。

  “叫我谷师叔,走,带我去招魂树处看看。”

  他大笑着,携手与后良向门外走去。

  望着他们二人把臂跨门而出,釜山执事与白皮对视一眼。

  釜山执事从白皮眼中看到绝望。

  白皮从釜山执事眼中看到惊恐。

  无论是哪一种,都预示着事态对他们不利。

看过《我真的斩了天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