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小说 > 拯救了病娇妖尊后,他嗜我如命 > 第295章 番外之生活日常2

第295章 番外之生活日常2


孩子们十岁的时候,迟夙以孩子大了,该出去历练历练了为由,将他们送到了灵剑峰开办的太和学宫。

虽然晚晚很不舍,但迟夙先斩后奏,她仅仅是出去了一趟,回来后孩子们就已经被送走了,此时的她除了唉声叹气不理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恰逢魔界有一股势力作乱,需要迟夙亲自前往平定叛乱,事不宜迟,他还未来得及哄好老婆就出发了。

在经历了万剑宗事件后,灵剑峰又夺回了修真界第一仙门的名头,即便白泽神剑已归迟夙所有,但剑道第一尊者仍是溯流光,后来,三十六峰一一归顺,第一仙门渐成规模。

修真界太平已久,三界相处融洽,也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世间便少了许多喊打喊杀的修士,但出人意料的是,太平安宁的环境竟然促使修真界的生育率大幅度提升。

这时,谢无渊为解决自家孩子上学难的问题,便提出开办学宫,与季闻笙商量后,两人一拍即合,干脆在灵剑峰下办起了太和学宫。

昔日无所事事的长老们终于找到了新的人生价值,每日干劲满满,慕名而来的学子简直快要踏破了学宫的门槛。

而第一批入学的,便是这些承办人的熊孩子们。

谢无渊两口子三年抱俩,六年抱四,孩子太多,褚灵均照顾不过来,便将谢瑶和谢灼等两个弟弟送进了学宫。

程砚微和季闻笙生了个儿子,名叫季知衍,今年六岁,小家伙生得漂亮极了,性格却不知道随了谁,冷了要哭,热了要哭,不高兴了也要哭,俨然一个小哭包。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阿衍进了学宫就成了各位哥哥姐姐手心中的宝贝儿,他尤其喜欢黏着迟恋恋,每天都跟在她屁股后面到处闯祸,像个小跟班一样。

迟遇出生时就高冷,长大后除了自己的娘亲,对谁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小大人模样。

他读书修炼都很刻苦,是众长老眼中的优秀学生兼正面教材,而恋恋却很调皮,整天逃课捉弄长老们,每每让灵玺剑君头疼不已。

于是,在年终的学宫大比中,恋恋除了法术实操和剑术是满分,理论全是零分,鲜红的大鸭蛋排排坐,这成绩看得众长老连连叹息。

再看看迟遇,小小年纪便沉稳无比,门门功课都是满分,剑术一道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同样是妖尊和神尊的孩子,这两个孩子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偏偏小丫头还振振有词,说长老们迂腐顽固,拿应试教育那一套出来毒害他们的思想。

在接到灵剑峰的传信和学宫考试的结果后,晚晚才知道,这个小丫头在罗浮宫表现出来的乖巧懂事都是装出来的,偏偏恋恋每次闯祸,就有她爹和四位妖君叔叔帮她兜底,她这个亲娘每次都被蒙在鼓里。

晚晚匆匆给迟夙发了一条传音,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太和学宫参加家长会,谁知让她头疼的事情还不止一件,恋恋成绩太差需要补考,只有通过考试,她才能在第二年与哥哥一道修习新课程。

于是,晚晚便升级为陪读妈妈,每日监督恋恋复习功课,只是这么一耽误,她就在灵剑峰住了半个月。

这日,晚晚从洗剑池出来,碰到程砚微,程砚微告诉她,近日,太和学宫内有贵客来访,还是他们的老熟人,要带她去见一见。

只是程砚微还没来得及说是谁,便被其他的杂事给绊住了脚步。

晚晚闲来无事,就在学宫内闲逛。

两个孩子有晚课,此时都不在身边,她难得轻松,便朝着学宫后的一片花园走去,打算散散步。

此时已是深秋,满园萧瑟,草木扶疏,太和学宫为让孩子们感受自然变化之美,不再以灵气控制这些四时之景,而是让它们自然生长。

在转过一座假山时,一道清隽悦耳的声音传来:“云姐姐。”

晚晚抬头,看见满园子的红枫中立着一道身穿玄色衣袍,挺拔修长的身影。

他笑吟吟地望着自己,棱角分明的脸庞和熟悉的眉眼仍旧让晚晚在一瞬间认出了他。

“贺玄?”

贺玄微笑点头,慢慢地朝晚晚走了过来。

晚晚仔细打量他,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原本漆黑的眸子越发狭长,气质沉稳内敛,更像一国之君了。

他请晚晚落座,亲自为她煮茶。

晚晚看他娴熟的煮茶动作,回忆起当年之事,便道:“贺玄,当年真的谢谢你了。”

贺玄忙碌的手指一顿,笑意荡开:“云姐姐不必客气,说起来,还是我连累了孩子们。”

贺玄因为当年之事,对两个孩子充满了内疚,每年都从长白送来许多精致的小玩意或吃食给孩子们,特别是贺玄送给恋恋的宝石首饰,跟不要钱一样堆得满屋子都是。

两人寒暄了几句,话题便不由自主地扯到了两个孩子身上。

“我今日见到恋恋和阿遇了,他们长大了,也懂事了,还唤我叔叔。”

“恋恋说,她还留着当年我给她买的小水囊。”

贺玄垂下眸子,往煮沸的茶水中加入茶叶,“她是个乖孩子,学宫里的长老们都夸她是学宫里最聪明的孩子,你也不要太过责怪她。”

晚晚对这话不敢苟同,但说起女儿晚晚就发愁。

“有时候我真怀疑恋恋与阿遇是不是该换换性别,明明一样大,一个少年老成懂事体贴,一个皮得像个男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贺玄闻言哈哈一笑,“恋恋天性如此,多加引导也就好了,再说了,我一直拿恋恋当女儿,不就是个学分么?她以后又不用靠这个吃饭,大不了来长白,她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只要她高兴。”

晚晚忍不住扶额:“……你这些年都是孤身一人么?”

“是啊。”

他看向晚晚,目光落在她中指的戒指上顿了顿,又默默移开,“自由惯了,不喜欢身边有其他人。”

晚晚点点头,也没再多问。

两人多年不见,忍不住把茶言欢了一个时辰。

当天边最后一抹霞光散去,晚晚与贺玄告辞回到烟霞峰,刚一踏进院子就看见一尾身姿轻盈的玉蝶,扑扇着翅膀,飞进了她的怀中。

这是她的本命玉蝶,能给她用玉蝶传信的,只有迟夙。

她轻触玉蝶翅膀,小东西便幻出一道影像。

影像中是人间小院中的景象,时值冬日,大雪纷飞,院中红梅怒放,地面上落了厚厚一层雪。

整个画面都没有人,也没有声音,正当她好奇时,画面移动到雪地上。

晚晚定睛瞧去,看见那里有人用树枝写了一些字画了一些图形。

一个大大的心形,里面写着“云归晚×迟应怜”几个字。

底下还有一排小字:

“姐姐,离新年还有三日。我想你和孩子们了,早点回来好么?”

句尾还画了一只带着笑脸的小兔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