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小说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16章 报名

第16章 报名


初秋的傍晚,夕阳分外好看。

落日余晖透过玻璃窗照在木质书桌上,头顶的小风扇慢悠悠地转动着,吹起书桌上的书页。

白净的手压了压被吹翻的书本,继续道:“所以把这个公式套入进去,就能计算出结果了。”

宋自安拿起旁边放的冷饮喝了口,瞥向一旁:“我讲得可能有点快了,你要是没听懂的话可以跟我说。”

“嗯。”池远眠淡淡应了一声,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宋自安看。

嗯是什么意思?所以到底他听懂了没?

他的眼神明明很普通,却看得宋自安脸颊发烫。不由自主地将视线转移到了他的嘴唇上。

略显单薄的唇轻轻抿着,唇色是轻浅的淡红,对于他来说极具诱惑力。

此刻他的脑海里开始回放池远眠第一次“帮他”临时标记时那一幕幕说不出口的图像。

由恍惚到清晰,似乎就在昨日。

宋自安的心突然间扑通扑通地跳着,眼神也逐渐放空,变得茫然。

他正在幻想与现实中游离,却见一只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指尖轻轻地在自己唇边蹭了一下。

看着他指尖粘着的一小抹白色奶油,宋自安回过神来,脸不自在地红了红,连忙扯了一张餐巾纸帮他擦。

“宋老师讲得很好,语速也很合适。”池远眠擦干净手,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就低头做题去了。

他用宋自安刚刚讲的公式代入进去,果然很快就把这题解出来了。

宋自安在一旁看着,心里莫名涌上几分成就感来。

不过瞧了瞧,池远眠似乎依然板着个脸,一副什么事都不能让他高兴的模样。

又冷又暴躁的模样,像极了之前老师在课上提到的alpha易感期。

宋自安瞟了他好几眼,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你…是不是…易感期到了呀?”

正在做题的某人笔尖蓦然间顿住了,转过头来一脸古怪的看着他,半响才说:“我看起来很像进入了易感期?”

不是很像,我感觉你已经进入了易感期。

宋自安眨着眼睛,轻点了下头。

池远眠垂着眸子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没有,我只是家里出了些事情,心情有点不大好。”

“另外,alpha易感期…或许你可以去网上查查资料?”池远眠挑着眉补充了一句。

宋自安:“……”

人家都说了是因为家里的事情心情不好,宋自安没有打探别人隐私的习惯,便也没有再多问,继续给他讲题。

因为性别的关系,两人不便在学校里辅导功课,以免被人看到传出闲话声,所以宋自安另外找了个地方。

他们补习功课的地方是离学校不远的一家奶茶店,因为开在小巷子里,平日里人也不是很多。就上放学这一时间段人流量大一些。一楼是卖奶茶的地方,二楼是个小书吧,没什么人上来。

他跟奶茶店的店主姐姐挺熟的,说好了以后放学后来这里跟池远眠补习。

宋自安正讲着,忽然感觉自己脚下蹭过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拱着他的脚踝一阵痒。

他正疑惑呢,池远眠已经把罪魁祸首提了起来。

alpha强硬而有力量的掌间,提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狗。

小狗长着一身白色的长毛,两只眼珠黑漆漆的。被他们抓住了也丝毫不慌张也不挣扎,还冲他们吐舌头。

“麦芽糖!”宋自安惊喜地叫了声,把小狗狗抱进怀里薅了薅。

名叫麦芽糖的小狗狗,在他腿上舒服地蹭蹭,似乎与他十分亲昵。

手中一空的池远眠眯了眯眼睛,往后靠在桌上看一人一狗的互动。

在它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能看见少年那节白皙细腻的脖颈。

那方的肌肤上有一个薄弱得几乎看不清的器官——是omega的腺体。

宋自安的腺体比平常人的更淡,不仔细看几乎都看不出。

他说他的腺体和信息素异于常人,临时标记的话只能接吻。

那终身标记呢?总要咬腺体吧……

他望着那处细腻微微出神。

“麦芽糖,你怎么胖了这么多呀?我都快抱不住你了?”宋自安顺着小狗狗的毛吐槽道。

“天天吃,又不爱运动,当然就胖啦!”楼梯处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

一个穿白色长裙扎着丸子头的女人走了过来,保养得很年轻的脸上带着清浅笑意,充满亲和力。

“小秋姐姐!”宋自安乖巧地叫了声。

谭小秋是这家奶茶店的老板娘,也是宋自安妈妈的朋友,年龄虽然只比他妈小几岁,但这张脸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了。

宋自然嘴甜得很,本该叫她姨的,每次都叫她姐,谭小秋听得也很开心。

“哎!”谭小秋笑着应了声,蹲下身朝麦芽糖温柔地招了招手。“宝贝,你怎么偷偷跑上来啦?安安和他同学要复习功课,妈妈带你去别处玩好不好?”

麦芽糖听到主人的呼喊声,撅着屁股在宋自安怀里拱了拱,然后撒开腿跑到了主人那儿去。

谭小秋宠溺地摸了摸狗狗的头,又冲宋自安他们笑着点了点头,抱着它下去了。

木制楼梯上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

“有时候我还挺羡慕小秋姐姐的。”宋自安突然感叹道。

谭小秋和她的爱人都是bate,bate生育孩子天生就比易孕的omega更加困难,她和她爱人决定了不生孩子。她爱人是做编导的,她自己开了一家小奶茶店,自己没事便守守小店,闲暇时和爱人一起去旅游度假,过得非常恣意舒服。

一旁的池远眠却没有理解他的脑回路,抿唇问:“羡慕她什么?养狗?”

刚刚看他的反应,他好像很喜欢那只毛茸茸的动物。

宋自安讶异:“不是啊,我是说她的生活方式,我感觉她真的活得很自在,从来也不管外界的眼光,只专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他把谭小秋的事说给他听时,语气里还带着不加掩饰的羡慕。

“这有什么?”池远眠往后靠了靠,一双深邃的眸子却望着宋自安,“你也可以呀!”

宋自安的眸光却暗了下来,手指蜷着缩在桌面上。

他以前也以为他可以的。但是自从他分化成omega之后,这种想法就离他越来越遥远了。

尤其是,他还不是一个正常分化的omega。发情期缭乱时连抑制剂可能都不起作用,自己也完全不能意识清醒地控制自己的行为。

就像刚刚,他又对着池远眠…脑子里想着一些难以启齿的事。

宋自安垂头丧气。

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主动提出来帮他补习的,现在好了,这么独处几次下去,他真的害怕自己,某一天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就对校霸下手了。

虽然他答应了会帮自己,但他总有一种自己在占人家便宜的感觉。

池远眠盯着表情变化莫测的宋自安,完全想不到某人正在心底悄眯眯琢磨着如何不动声色地占他便宜,还不让他看出来。

这一阵诡异的气氛中,宋自安的手机铃声把他拉回到了现实。

他刚按下接听键,另一方就传来周扬激动的声音。

“同桌同桌!报名的人员齐了!啊,不愧是我!”

“那恭喜你了!”宋自安没什么诚意地恭喜道。

“不过……”那边传来了一句很小的声音。

宋自安:“怎么?”

“目前各个项目都能安排人上,但是就剩下个长跑没有人报啊……”

宋自安眼皮跳了跳:“所以?”

周扬卑微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祈求,透过听筒传了过来:“所以同桌…如果我说我帮你报了个五千米,你不会杀了我吧?”

“……”

空气似乎有一丝凝结,宋自安差点原地裂开。

“五千米?”

周扬我是跟你有仇吗?

不带这样坑他的!

一旁的池远眠也挑了挑眉,望过来。

运动会的事他今天也听说了,知道周扬满教室的抓人,但他没想到周扬会把宋自安也抓过去,还要让他报名5千米的长跑。他难道不知道宋自安是omega吗?

不过随即一想,宋自安的确隐瞒了性别是bate,全校好像就他一个人知道了他是omega。

只有他知道。

池远眠垂眸愣了下。

再转头,却看见宋自安已经挂断了电话。挂断之前似乎还说了句好?

“你真的要参加五千米长跑?”池远眠有点不敢置信。

再怎么说宋自安也是一个omega,在体力和身体结构上面,本就是不适合做这种强力运动的。别说是omega了,就连一些bata可能都撑不过5千米长跑。

宋自安:“还好吧,我经常早上起来跑步的,5千米也还好,不过可能我跑的比较慢,拿不到名次就是了。”

反正他们3班每次运动会都倒数,名次什么的不重要,重在参与就行。

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池远眠又说:“跑不了也别逞强,如果真找不了人的话,我可以去。”

他定定地看着宋自安,黑白分明的眼瞳睁开,长卷睫毛轻轻拢下来,分外吸引人。

宋自安忍住自己想强吻眼前这个人的危险想法,滚动了几下喉结轻声说:“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说完便赶紧撇过头去,头缩得像个鹌鹑,不敢再看他。

望着某人的迷惑行为,池远眠皱了皱眉。

怎么感觉宋自安一副怕被他非礼的样子。

他看起来很像个流氓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