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小说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36章 喜欢

第36章 喜欢


冬日的夜晚总是来得更早些,不过五点多,天边便已经暗成一片了。

街头的路灯亮了起来,可能是因为下班了的缘故,街道上来往的行人也比白日里更多了些。

宋自安和池远眠也跟在人潮中走着。

宋自安被冷风吹得鼻子都红了,一双眼睛却亮亮的,时不时往怀里的花束看,唇边漾着浅笑。

脑海里也忍不住回放下午的那一幕。

下午池远眠带他去看了电影,可惜他们运气不好,挑了个烂片。剧情槽点太多了,看得人兴致缺缺。

因为电影太烂,影厅里走了许多人,剩下的人也都不怎么在看电影,都在小声讨论这个烂片。

宋自安也对影片没了兴趣,坐在座椅上专心吃爆米花。中途池远眠有个电话打过来,就出去接了。

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束包好的玫瑰。

身旁突然多了些响动,宋自安一回头便看到眼前的一大捧花束。

香槟色的玫瑰被满天星簇拥着包裹在蓝色束纸里,花瓣上的水珠在亮起的星星灯旁闪烁着晶莹。

手捧玫瑰的主人面容隐在影院的暗色中,只能看清分外柔和的轮廓。

宋自安愣愣地接过花。

“喜欢吗?”池远眠问。

“嗯。”宋自安仰头看着他,眼睛里亮亮的。

他还……从来没有收到过花呢。

池远眠似乎笑了一下,凑在他耳边小声说:“我也很喜欢,尤其是香味。”

香味?

宋自安晃了一下神,刚刚便发觉这花的香味有些熟悉,又低头轻嗅了一口。

这是…他信息素的味道。

他低着头,耳垂不自觉地染上一点薄红。

……

“冷不冷啊?”池远眠握住身旁人的手,心中一惊,只觉手机的温度凉得沁人。

宋自安缩了缩脖子,倔强地摇头,“不冷。”

话音未落,便觉得肩头一暖,抬起头来才发现池远眠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到他身后。

池远眠脱了外套后里面就穿着一件纯色毛衣,宋自安怕他冷着,自然是不肯。可是他抱着花又不方便脱下来,正想开口,嘴巴却被一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抵住了。

似乎是感觉出了宋自安不情愿,池远眠说,“我说过的,我们alpha都比较抗冻。”

宋自安反抗无果,只能接受现实,心里却有些后悔早上为了图好看穿得那么凉快。

他正自责着,冰冷的手却被一个温暖的大掌包裹住,指缝也被强行插过来的手指扣得满满当当。

源源不断的热流从两人肌肤相贴的地方传入到全身,仿佛全身上下都起了暖意。

宋自安唇角边勾起几缕笑,紧紧回握住那只温暖的手。

冬风自然冷冽,但他却觉得,整个世界都像是笼在了春天里。

“我…到家了。”宋自安往不远处的家门口看了眼,又望了望旁边的池远眠。

“嗯。”池远眠应了声,眼眸却一直盯着他看。

宋自安右手抱着花,左手还被某人握在手里,偏偏某人像是没察觉到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我该走了…”宋自安小声说。

“嗯。”

“……”

宋自安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的手…”

身侧的人终于有了反应。

他缓缓松开了宋自安的手,语气低沉地道:“要好久见不到你了。”

是啊,要分开十多天呢!

宋自安被他说得也有些不舍了。

他轻声安慰道:“没关系,能打视频呢……”

他还没说完,便觉身前一黑,被强劲的手臂抱进了怀里。

alpha的怀抱里舒服极了,宋自安鼻间酸酸的,有些不想出来。

周围静悄悄的,宋自安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两人就这么在冰冷的夜风里沉默着抱了会。

“我走了…”宋自安从他怀里退出来,轻声说道。

“嗯。”

宋自安抱着花往家门前慢慢走着,走到一半时突然听到背后池远眠喊了他的名字。

“宋自安!”

他脚步顿了顿,连忙回头望去。

路灯下站着的少年身姿挺拔,正定定地望着他。淡黄的灯光落在他身上,像是把他拢在了一个光圈里。

池远眠看着他,缓缓开口道:“香槟玫瑰的寓意是我只钟情你一个,这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我只钟情你一个……

宋自安脑中一空,他愣愣地望着几步之外站在路灯下的少年,心中翻涌出又酸又甜的情绪来。

怀里的香槟玫瑰娇艳美丽,散发着清新淡雅的香气。

他心头忽然涌上一个念头,下一秒便抱着花向池远眠跑了过去。

池远眠似乎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身体却还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来接住了他。

宋自安飞奔而来,扑向他怀里,手勾着池远眠的脖子往下压,嘴唇贴上他的脸颊亲了口。

“我会想你的。”他看着池远眠说,耳尖还染着浅淡的红。

说完却又快速地转身,往家里的方向跑了。

池远眠望着飞奔过来亲他,亲完他后又跑得比兔子还快的某人,唇边终于漾起一抹笑,连眉眼也往上扬了扬。

他突然有点…舍不得走了。

宋自安一大早便迷迷糊糊地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

他闭着眼睛就往枕头下面摸,摸了半天才把手机找到。

还残存的瞌睡在看到来电显示时猛然间都醒了。

“喂…”他按下了接听键,刚睡醒的声音还有些沙哑,“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呀?”

“你…刚睡醒?”池远眠有些迟疑地问,“我是不是吵到你了?”

宋自安抓了抓睡得乱糟糟的头发,轻声说:“没有,我也刚起…”

听筒那边似乎传来了一声极轻的笑声,之后便是少年好听的嗓音:

“我马上就要上飞机了,提前给你打个电话说一下。”

“这么快呀?”

那边轻轻嗯了一声。

“你特意打电话来给我,就是说这个的呀?”宋自安问道。

池远眠顿了顿,“飞机上不能开信号,我差不多傍晚才能到,怕你等会找我又找不到。”

听他解释完,宋自安心中微暖,小声说了句我知道了。

“还有就是……”池远眠停顿了片刻,突然说,“我不在的时候,不要和其他的alpha单独出去。”

就比如约他今天去天文馆玩的那个别班的alpha。

宋自安却被他的话逗得一乐,打趣道:“怎么啦?你还会吃醋呀?”

出乎他意外的,对面居然应了。

“嗯,我会。”池远眠的语气异常认真,“或许我会醋到直接飞回来找你也说不定。”

“……”

宋自安的耳尖又红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跟别人出去的。”他小声说。

习睿的邀约,他那天晚上就拒绝了。本来就是想拒绝的,只是当着这么多人面不好说。

宋自安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你出国了,那绵绵冰怎么办?你把它一起带走了吗?”

“现在才想起你儿子来呀?”对面懒懒地笑了句。

“放心吧,家里有阿姨,会照顾好它的。”池远眠说。

其实他想过把小猫还给宋自安,但是只要一想到这只小猫老是半夜爬到宋自安床上睡觉,他心里就莫名的不舒服,所以还是先不要把它送过去好了。

完全不知道某人心里打什么如意算盘的宋自安这才放心下来。

他儿子离开这么多天,说实话他也确实挺想它的。

不过可能要等池远眠回来才能见到了。

挂断电话后,他又仰面倒在了床上,脑子里想的全是和池远眠在一起时的一幕幕。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们都有这么多回忆了呀……

他的眼睛一瞥,看到了桌角上放着的花。

香槟玫瑰被他一枝枝挑拣了出来,插放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它们肆意地绽放着,花香弥漫了整个房间。

香槟酒和香槟玫瑰。

池远眠和他。

我只钟情你一个。

晨间的阳光透出窗帘缝隙洒进来,将少年笑着的眉眼都镀上了一层浅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