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小说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40章 你好过分

第40章 你好过分


“哎!池哥!你怎么在这?”旁边突然出现一声惊呼,宋自安一愣,下意识地抬头望过去。

池远眠旁边站着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高高瘦瘦的,浓眉大眼,长得挺阳刚帅气。就是这么冷的天只穿了件毛衣,而且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脸上居然染着两坨红晕,看起来怪异得很。

那人亲热地拍了拍池远眠的肩膀,“池哥…你不是在m国吗?啥时候回来的,回来了居然也不告诉我一声,我给你发这么多消息你都不回我,你还拿不拿我方宇当兄弟了?”

池远眠掀了一下眼皮,没什么诚意地回答,“我在m国,有时差。”

宋自安听着他的话,忽然想起之前自己经常一时兴起打过去的电话,有时候他都不知道池远眠那边是什么时候,但发过去的信息,打过去的视频,总是会被马上回应,给人一种踏实的被重视感。

他轻轻咬了一口之前池远眠给他剥好的虾肉,在孜然粉和辣椒面里居然尝到了一丝甜味。

那边的方宇还在向池远眠诉说自己对他的深刻思念,小脸红得跟上了胭脂似的,“池哥,好不容易碰到了,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呗!”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打了个酒嗝,两人这才闻出他身上浓郁的酒味儿。

“你喝了多少啊?”池远眠皱眉问。

“呃…没多少。”方宇抓了把头发,笑得憨里憨气,“我们班有人过生日,包了个包厢呢,就吹了几瓶,高兴嘛~”

“这帮孙子不停灌我,我好不容易才去洗手间吐完出来…”他亲热地拍着池远眠的肩,“走嘛池哥,你帮我去干翻那帮孙子!”

池远眠拧着眉看他,淡声道:“今天不行,我约了人。”

“约人?”方宇喝懵了的眼睛转了转,这才注意到一边被他忽视许久的宋自安。

宋自安见他是池远眠的朋友,冲他礼貌地笑了笑,“你好。”

“咦,你不是那谁吗?”方宇看着他愣了片刻,突然兴奋地比了比手指,“那个…池哥班上的那个学霸么?叫什么宋自安?”

“我们班有好几个alpha兄弟暗恋你呢!”方宇说得一脸兴奋,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旁边某人越来越黑的脸色,“可不是巧了吗?那几个兄弟今天也在包厢里呢?刚刚还在那儿打赌说谁能先追上你,一个个的在那吹牛批……”

路过的服务员的都往他们那儿瞟了几眼,但旁边越说越兴奋的某人毫不在意。

宋自安看着仿佛有个社交那啥症的某朋友,又觑了眼旁边脸色黑得像个锅底的某人,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哎,大家都是同学,你要不也过来和我们一起喝两杯?我介绍我同学他们给你认识啊……”方宇还想说什么,突然被一双手按住了肩膀,身后升起了一股喘不上气的压迫感。

他诧异地回头,正对上脸冷得像个冰块的某人。

“池…池哥,你怎么了?”

池远眠懒得跟醉鬼解释这么多,要不是这家伙喝醉了说话不过脑子,自己早揍人了。

他上前轻柔地握住宋自安的手,将两人十指紧扣的双手怼在一脸懵逼的方宇面前,冷声道:“刚刚忘记介绍了。宋自安——我男朋友。”

“你还有事吗?”

空气里忽然变得死一样的寂静,方宇以一种懵逼脸的状态持续了很久很久,脑子里却像是炸开了花。

池哥、他说…宋自安…是他的谁?

男朋友!!!池哥有对象了!!!!

怪不得两人一起在这吃烤肉,合着是约会呀……

方宇一想到刚刚自己说要把宋自安介绍给自己同学的疯言醉语,突然很想死。

“那个…池哥,我不是有意想要绿你的……”方宇哭丧着脸说。

“……”池远眠冷漠地甩了个眼刃过去。

方宇欲哭无泪,又对着宋自安拜了拜,“嫂子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不知道池哥背着我偷偷脱了单啊!这兄弟没得做了!

方宇向天长叹一口气,准备趁池远眠杀了自己之前,先开溜。

他还没开始跑呢,却被一只手拦了下来。

“池哥…我真喝醉了,你就留我一命吧!”方宇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池远眠将手按在他肩上,抬头望了眼宋自安,低声道:“别说出去。”

“好的好的,我一定保密!”方宇比着自己的嘴巴,做了一个贴胶带的动作。

“你朋友真有意思啊。”方宇走了后,宋自安想着刚刚的乌龙局面,突然笑了声。

池远眠挑了挑眉,轻声道:“不如宋老师有意思啊,他们班好几个alpha都想追你呢!”

宋自安眨着眼睛笑了笑,“你吃醋啦?”

“嗯。”池远眠眸子暗了下来,“甚至想去和他们打一架。”

等方宇酒醒后一定要问清楚那几个alpha的名字,池远眠在心里暗暗记下了这件事。

望着被他说得一脸不知所措的宋自安,池远眠玩心忽起,有意想逗逗他,故意冷着脸说,“我生气了,怎么办?”

他本来就是生得冷峻的模样,突然冷下脸来显得整张脸都覆上了一层寒霜,令人心生怯意。

宋自安也被他唬住了,眨着眼睛嗡声嗡气地问:“那你想怎么办?”

池远眠盯着他那张微微收合的淡粉嘴唇,语气里带着几分痞气,“你再让我亲一口,我就不生气了。”

闻言,宋自安几乎是条件反射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蹙着眉毛瞪他,“都快被你亲肿了你还要……”

他结结巴巴地说着,半天才凶巴巴地说了一句:

“你好过分!”

池远眠被他这副可怜又可爱的模样逗得心里软塌下来一大片,伸出手来在他柔软的发顶薅了一把,眼眸里绽出幽深的光。

“我还想更过分一点……”半响后,又勾了勾嘴角道,“怕吓着你。”

“……”宋自安拧着眉露出一个超凶的表情,脸颊上却浮起几分薄红。

臭流氓!

平城一中的寒假向来短,老陈在初七那天发了条返校通知,虽然早就知道具体上学时间,但是并不妨碍大小班级群里一片不想开学的鬼哭狼嚎声,吵闹得厉害。

不过最多的还是问作业的声音,宋自安作为平时最靠谱的三好学生,很荣幸的成为了群里被最多的那个人。

[姚语萱:学委救命啊!我寒假作业一本都没写呢!能不能借你的看看宋自安]

[陈业:谁做了数学第五至十五张的卷子,我全是空的!学委肯定做了吧?宋自安]

[文思:学委,能不能把你做的理科大题拍照发一下群里啊?/哭泣/宋自安]

[许婷婷:安安你的作业应该都做完了吧?我明天能来你家借吗?就抄一天!宋自安]

[贺繁:还有我还有我!我也想来学委家抄作业宋自安]

[周扬:要不我今晚过来吧,我一个字都还没动呢!明天肯定来不及了!同桌求收留!宋自安]

桌子上的手机微信提示音响个不停,宋自安揉了揉写得酸痛的手,点开屏幕看了眼,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打了几个字发送了出去。

[宋自安:实不相瞒,我也正在赶作业呢/裂开/]

他一回复,下面立刻一水的质疑声。

[姚语萱:/震惊/不可能吧!学委你不是每次放假前都会提前把作业做完的嘛!]

[周扬:是啊,他不仅把学校的做完还要额外做自己买的呢!]

[刘祁应:我才不信学委没有做完作业,如果他都没做,那我们班就没人做完了。]

宋自安苦笑了声,把自己桌子上叠着的厚厚一叠空白卷子拍了照张传了上去。

[宋自安:现在信了吧?/流汗/]

[刘祁应:好吧我被打脸了。/大哭/]

[许婷婷:/惊恐/学委你居然真的没有做?快告诉我这是你之前拍的照片。]

原来自己拼命三郎的学霸人设这么深入人心吗?宋自安拿着手机,无奈地叹了口气。

正叹气呢,突然弹出一个视频通话。宋自安看了看来电显示,调整了一下角度点了接听。

“真的在补作业呀,大学霸?”池远眠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屏幕里也映出他那张望过来的脸。

宋自安把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桌前摆满的一大堆书和卷子,生无可恋道:“老实说,我也从来没想过,我有一天也会沦落到要在开学前熬夜补作业的时候。”

他把手放在桌面上,歪着头趴在自己臂弯里,嗡声埋怨道:“都怪你!”

池远眠挑了挑眉,“怪我什么?”

“之前你出国的时候天天要和你打视频电话,等你回国以后又天天拉着我出去玩,我都没时间做作业了……”他趴在桌子上,皱着眉毛小声嘟囔道。

池远眠看着他嘟着小嘴闷闷不乐的模样,好脾气地揽下罪责,“行,怪我怪我,我错了,不该打扰宋老师学习。”

“唉…谈恋爱果然会影响学习,校长在国旗下的讲话是正确的。”宋自安叹了口气。“今晚我可能要做到很晚了,不然根本做不完……”

“那…需不需要男朋友陪你啊?”池远眠轻笑了笑,“我可以陪你聊天。”

“不行!”宋自安开始跟他讲道理,“你的作业肯定也没做完!要不这样吧,你也拿出卷子来做,我们把手机摄像头正对着自己,互相监督对方做作业,好不好?”

“……”听完他的建议后,校霸的脸都木了。

但秉着自家小祖宗的建议就是命令的原则,他还是乖乖地把角落里积了一层灰的寒假作业拿了出来,摊在桌子上写。

没有人知道,从来没写过寒假作业的一中校霸竟然会在开学倒计时第二天的晚上奋笔疾书,只为了陪视频里的媳妇一起补作业。

两盏台灯明晃晃地亮着,像黑夜中燃放得最璀璨的星子,映照在两个不同空间的少年眉眼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