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小说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52章 密室逃脱

第52章 密室逃脱


池远眠和宋自安谈恋爱的事儿在贴吧被扒了个底朝天,连带着一些零散的闲言闲语便传到了老陈耳朵里去。

老陈本来也想把两人请进办公室来好好询问一番,但一看到宋自安每次大小考都稳钉在第一的成绩和被他拽着一路从底层往前飞的池远眠的排名,又有些犹豫。

最后一点犹豫在池远眠的阔总爸爸给学校捐了栋楼后也消失不见了。

反正两孩子既没影响学习,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早恋就早恋呗,别被他现场抓住就成。

不过还真就被他现场抓住了一回。

平城一中的食堂是学生和老师共用的,那天老陈打完饭正托着餐盘往回走,就眼尖地看到他们班上挺火的那对小情侣正面对面地坐着吃饭。

本来也没什么事,吃饭就吃饭吧。重点是旁边的池远眠还伸出勺子来勺了一口自己的菜伸到对面的宋自安嘴边。

老陈扶了扶眼镜,大为感叹:因为的年轻人谈恋爱都这样吗?换做他们以前,就算结婚了也没他们这么能腻歪,吃个饭还要互喂。

在经过他们的时候就象征性地咳了几声,示意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要做得太过分了。

宋自安一见他过来了,连忙缩着脖子,头心虚地低下来。

“哟~可以呀你俩,瞧把老陈气的,眉毛都要皱到天上去了。”贺繁叼着勺子,端着饭盘丝毫没有眼力见地坐在了宋自安旁边。

对面的池远眠凉凉地暼了这个超大号电灯泡一眼,埋头吃自己的饭。

“我坐在这里,不会打扰你们吧?”贺繁眨巴着眼,一脸无辜。

宋自安觑了眼对面突然冷着脸不吭声的池远眠,尴尬地笑了笑,“不会呀。”

“那就好!”贺繁咧着嘴笑。

池远眠眯了眯眼睛,余光一瞄不知看到了什么,突然往前面招了招手,朗声喊:“周扬,这边坐!”

“……”刚才还得意洋洋的贺繁立马悲愤地去拉宋自安的胳膊,眼神里充满了怨怼。

你男朋友怎么这样啊?你管管他!

宋自安知道他最近在躲周扬呢,但池远眠明显想和他闹,一时间不知道帮那个,只能哭笑不得地扶额。

对不起啊,我管不了。

这边周扬正打完饭找座呢,突然被校霸这么喊一声,差点以为校霸要找他的麻烦,毕竟他们本来就不熟。但转而又看到了宋自安身旁坐着的贺繁,一瞬间便又忍不住胡思乱想。

omega都是被动害羞的,贺繁肯定是不好意思喊他过去,才拜托校霸喊的。

对,一定是这样!

周扬羞赧地笑了笑,端着饭大步走了过去,蹭地坐在池远眠旁边,正好和贺繁面对着面。

贺繁一抬头,就收获到了一张炽热中带着羞赧的脸。

“……”

本来甜甜蜜蜜的两人用餐,变成了气氛尴尬的四人行。

连宋自安都被他俩之间的迷之气氛弄得不怎么好意思开口了,只小口地扒着饭。

只有旁边的池远眠心情甚好,大口大口地吃着,一副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们的表情。

想搞点事结果反惹自己一身腥的贺繁:“……”

他摸了摸鼻子,终于率先打破了沉默,“安安,听说市中心新开了一家密室逃脱,这周六一起去玩玩呗!”

宋自安还没开口,旁边的周扬已经兴奋地两眼冒光了,“好呀好呀!我周六有空的!”

贺繁没理他,转而望向宋自安,“你去嘛?我朋友上周去玩过,说是很刺激的!”

宋自安看了看池远眠,“去吗?”

被他看着的人轻挑了一下眉,语气低沉,“不怕?”

“我陪我去的话,我当然不怕了。”宋自安轻咳了一声,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池远眠抿唇笑了笑,眼尾勾出温柔的弧度,“行,我陪你。”

他说完,伸出手来在宋自安发顶轻轻地揉了一下,引来了旁边周扬异常火热且羡慕的目光。

另一旁默默吃了一把狗粮的贺繁恨恨地在心里骂了一句狗情侣,端着餐盘就站起身来。

“你就吃完了?”周扬惊异地问。

贺繁凉凉地斜了他一眼,转身大步离开,“他俩太肉麻了,我吃不下。”

“……”

密室逃脱开在市中心的商业大楼里,因为是新开的,也没什么人。

宋自安和池远眠刚到,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等他们的贺繁。

意外的是,周扬居然也来了。

哟~看来有情况啊……

贺繁抬头正看到他们进来,不满地嘟囔了一句,“你俩是蜗牛吧?走这么慢!”

“不好意思嘛,我今天出门晚了点。”宋自安走过去抱着他的肩,撒娇似地哄了两句。

贺繁把手撑在背后,轻哼了声,“要不是等你们,我们刚刚都凑够人数进去了。现在好了,就我们四个人,还得最少等两人才能进去。”

宋自安搂着他的脖子,语气软软柔柔,“等就等呗,就一会儿的事儿嘛!”

一直站着当背景板的周扬看了看坐在沙发上勾着脖子说悄悄话的两个omega,又看了看同样被晾在一旁的校霸大佬,秉着同病相怜的原则,扯出一抹笑来跟他打了个招呼,“早啊。”

校霸觑了他一眼,语气平淡地应了声。

行吧,果然校霸只有对着他同桌时才会笑几下,平时对着别人那张脸直接能冷死人。周扬悻悻地摸了摸鼻子,低头看地面去了。

或许是还没到饭点的原因,再加上这家店又是开在商场的5楼,有点偏僻,他们等了20分钟也没凑到6个人。

周扬耐不住性子,蹲在门口看能不能遇到两个熟悉的同学,抓进来凑数。

也是他运气好,还真让他看到了一个。

看到前面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周扬不确定地喊了一句,“班长?”

对面那身影愣了一下,随后低低地应了声。

“班长,我在这里!”周扬激动地朝他挥了挥手,往他所在的地方跑了几步。

等走近了才发现他身边还跟着个人,而且还是个熟人。

“咦,校草也在呀?”周扬诧异地望向他俩。

习睿冲他礼貌大方地笑了笑,旁边的陈颂脸上却出现了几分慌乱,敛着眸解释道:“我们今天是去博物馆参观的,参观后觉得有点饿了就过来这里吃个饭。”

“吃饭?”周扬皱着眉,“可是现在才十点钟啊!”

习睿在旁边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被涨红了脸的陈颂踹了一脚。

“我看时间还早,要不你们陪我们玩一把密室逃脱再去吃饭吧,我们就差两个人了,一直凑不到数。”周扬边说边拉着他们往密室逃脱那儿带。

陈颂本想推辞了,却听见旁边一声“密室逃脱啊,我还挺喜欢玩的”然后就被半推半就着和两人一起走了过去。

“好了,人齐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周扬的声音在店里显得格外响亮。

宋自安和贺繁一抬头,就看到他左手挽着陈颂右手拉着习睿站在他们面前。

“……”众人面面相觑。

然后是一片诡异的安静。

陈颂和习睿显然也没想到他说的朋友是宋自安池远眠他们,表情都有些讶异。习睿倒还好,依旧优雅从容地微笑,陈颂的脸色就有些不自然了,连眼神都瞥向了别处。

贺繁看着这修罗场的一幕,又看了看旁边池远眠逐渐沉下来的脸,在心里暗骂周扬这个傻逼是不是脑子里装得都是浆糊!

当着人家校霸的面,把曾经追求过他男朋友的情敌给邀过来,还一邀邀俩?他要是校霸,一定先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

偏偏周扬这个木头一点也没察觉出来,十分豪气地冲到前台付了款,“小姐姐,我们人数齐了,可以进去了吧?”

“……”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周扬挑的这个本叫什么鬼墓暗影,推门而入便迎面吹过来一股阴森冷冽的寒气,再加上昏暗的灯光,确实气氛感十足。

宋自安向来怕这些东西,半捂着眼睛缩在池远眠怀里,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模样。

“哎,这里有字卡,应该跟出去的线索有关系吧?”走在最前面的习睿喊了声,紧跟在他身后的陈颂也快步跟了过去。

周扬和贺繁在中间,宋自安和池远眠走在了最后面。

昏暗的光线下,宋自安往前瞥,正好看见习睿伸出手来在陈颂腰上捞了一把,后者似乎回头瞪了他一眼,脸上有点红。

哟~有情况!宋自安挑了挑眉,兴致勃勃地往他们那儿看。

脖子却被人掰着往上,正对上池远眠那张暗下去的脸。

声音也是暗沉的,带着几分性感的哑:

“不许看他们!看我!”

话音刚落,温软的薄唇已经覆了上来,强势地亲了好几秒来宣誓主权。

被突然强吻的宋自安耳尖都红了,暗自庆幸还好他们走在最后面,没人看得见。

手也被他握在了掌间,暖乎乎的,安全感十足。

好像忽然便也没那么怕了。

走了几步,只听得“咚”地一声,一团东西直直地从周扬他们头顶掉了下来,正好落在他怀里。

周扬吓得一哆嗦,低下头去看却正好对上一双空洞的眼睛,乌黑的头发散落满脸,一个脸上满是血的女头正诡异地咧着嘴对他笑。

“啊啊啊啊!”alpha粗犷响亮的尖叫声响彻在灯光昏暗的密室内,叫出荡气回肠的回声。下一秒,道具女头被他迅速地往后抛了出去。

宋自安刚被他的尖叫声吓了一跳,此刻却迎面摔过来一团黑糊糊的东西,下意识地往池远眠怀里缩。

道具女头滚落在脚边,池远眠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踹开了。

“周扬,你有病啊!你快放开我,我不能走路了!”正前方,被道具女头吓得厉声尖叫的alpha慌张地搂在了贺繁身上,两人抱得紧密相连,宛如一对连体婴。

“繁繁,我害怕!”黑暗中传来周扬委委屈屈的声音,语调里还带着些颤抖。

贺繁拧着眉,试图把挂在他脖子上的爪子拍下来,“起开!你是alpha还是我是alpha?你看你那点出息……”

奈何某人死皮赖脸地巴着他不放手,“我不放!我害怕……”

宋自安抬头捂了捂眼睛,这画面简直没法看了。

接下来果然又有好几波来吓他们的npc,其他几个人不怕鬼的还是应付自如,该解密的解密该找线索的找线索。池远眠也不参与解密,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好宋自安,让宋自安和其他玩家解谜。

就是苦了贺繁了,一直被人当抱袋抱了一路,完全就碰不到道具,只能在一边干看着翻白眼。而且周扬老是在他耳边叫,看到一点鬼影就把他箍得死死的,就差把他箍断气了。

赶紧结束!我要不行了!贺繁忍无可忍地朝宋自安比手势。

毕竟有几个高智商的人互相配合,没过一会儿他们就找到线索逃出去了。出去之后,众人终于长松了一口气。

终于,不用听周扬的鬼哭狼嚎声了。

外面的世界,真是清静!

“对不起嘛繁繁,我今天状况不佳,可能是被那个女鬼头吓的,我保证,下次一定……”出来后,周扬第一时间委屈兮兮地认错。

“下次个屁下次!”贺繁怒骂了句,飞快地朝他踹了一脚,“我以后再跟你玩密室我就是猪!”

“繁繁,我错了……”

“闭嘴!”

宋自安挑了挑眉,只觉得眼前这一幕异常熟悉。

像那个什么来着——电视剧里的小两口吵架。

转而又往陈颂习睿他们那边望了眼,在心里暧昧地啧了句。

这俩关系,估计也不简单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